小龙虾是如何成为直播间爆款的

有多少人的夏天是从剥开一只小龙虾开始的?

据说中国人一年要吃掉120万吨小龙虾,啤酒、烧烤、小龙虾成为夜市文化标配。疫情影响下,人流聚集的夜市不再,小龙虾品牌们选择频繁在线上直播间“出风头”。

罗永浩首次带货小龙虾即创下近2000万元销售额;盒马总裁做客薇娅直播间,5秒卖光600万只小龙虾;长沙老字号文和友来到陈赫直播间卖出超过200万,一举登上618抖音直播间Top100品牌销售额榜单(点击回顾)。

谁是线上小龙虾性价比之王?

这张图上的小龙虾品牌,你在抖音见过几个?

它们都是近期频繁出现在抖音短视频和直播间里的小龙虾品牌,大多不是传统的线下店,而是真正的“网生”品牌。

我们挑选了其中5个头部品牌,来看看他们为何能成为“网红”。

比较后发现,这5个品牌单位价格差异不小,但总体都平易近人。

信良记、红小厨、良仁的热销商品都是整虾,最便宜的红小厨1斤22元,最贵的信良记1斤30元。食用方便的虾尾差价更大,文和友1斤虾尾要价66元,天海藏却低至1斤33元,仅比信良记整虾高3元。

根据文和友以及天海藏各自产品详情页面的介绍,至少需要4斤小龙虾才能剥出1斤虾尾,熟食虾尾的成本比整虾要高出不少。这么比较下来,天海藏的定价低得有些不可思议。

(左为天海藏抖音小店中“麻辣小龙虾虾尾”的产品详情页面,右为文和友官方旗舰店中“麻辣小龙虾尾”的产品详情页面)

印象当中,小龙虾作为网红美食,每年价格居高不下,为何上线之后却平易近人了起来?

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在水产行业中,小龙虾本就不属于高利润的品类。当它成为电商标准品后,生产链上的各个环节都可以严格把控,商家反而可以降低成本。

首先,从小龙虾的源头上来讲,其进价本身就有波动性。

南通餐饮品牌良食站的创始人司维告诉腾鱼,3月到9月都可以收虾,但门店的销售旺季要到“5月份朝后”。小龙虾的进价曲线呈抛物线状,司维表示,从3月到5月,1只1两左右的虾进价就相差20块钱。

对于电商品牌来说,在小龙虾成本较低时进货,再通过保鲜技术制作、封存,成为通用解法。这类“线上虾”的保质期通常在1年或更长,因罗永浩首播而一夜成名的信良记就曾因此受到过质疑。

长保质期得益于液氮速冻技术,这种技术最早发展于医学领域。上世纪80年代起,液氮就在欧美国家大规模应用于食品保鲜,现在已经发展得十分成熟。通过液氮速冻,以小龙虾为代表的水产食品可以实现全年销售,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它的季节性不可控因素。

实际上,保质期较长的冷冻水产食品早已进入了我们的生活。盒马APP内“美威欧式原味三文鱼排”保质期达到2年(24个月),“TRF泰国活冻白虾”保质期也有2年。

其次,通过在抖音的大量投放,这些品牌能够在短时间内一跃成为网红,以销量取胜的同时,大大减轻了库存压力,进一步摊薄成本。

当然,各家品牌的投放逻辑略有不同。

信良记和红小厨“财大气粗”,非常注重借助明星提升品牌声量,前者出现在罗永浩、薛之谦的直播间,后者投放了李小璐、陈赫的首秀。在投放500万以上粉丝的头部账号方面,红小厨显得更为阔气,投放超过20个。

比起两个头部网红,从线下起家的长沙老字号文和友就要谨慎许多,他们更青睐腰尾部垂直账号。根据新抖数据,500万粉丝以上的头部账号中,文和友仅投放两个,其中一次就是陈赫的第三次直播。借由这场直播,文和友也一举进入618抖音直播间销售额Top100品牌榜。

湖北潜江的良仁和江苏苏州的天海藏,在头部账号的投放上显得非常生猛。据不完全统计,良仁至少投放了28个500万以上粉丝级别的红人账号,天海藏的这一数量至少为14个。

线下小龙虾早就热度不再

相比小龙虾在短视频和直播间营造出的火爆,线下市场却显得颇为冷清。

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小龙虾生意的热度从去年起就开始下滑。百度指数也验证了这种判断。

往年数据显示,小龙虾的搜索热度在达到最顶点的那一刻就开始断崖式下滑。每年小龙虾的热度都集中在5月初到6月中旬,而今年小龙虾的人气直接“腰斩”,声势大不如前。

一方面,火锅店、烧烤店、中餐厅等大众餐饮店都在拿小龙虾引流。小龙虾变得非常普遍,自然就褪去了光环。另一方面,作为社交性食物,因为疫情,消费者聚餐意愿大幅降低。更重要的是,虾源也遭到疫情重创。

不等食品的线上渠道负责人芥末向腾鱼坦言,今年小龙虾原材料“都不太好”,原因是上游的养殖基地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引起下游市场的连锁反应:饲料短缺、运输不畅,产量没变,质量就不及往年,直接导致“今年大的虾很贵”,个头小的虾却可以低至1斤20-25元。

(不等表示电商常见的小龙虾规格是4-6钱,而不等的“豪横小龙虾”每只在9钱以上。图片来源:不等食研院公众号)

像不等食品这类应季制作的生鲜电商,和线下实体店有着同样的问题,都受限于原材料。在价格上,他们无力与直播间里的网红小龙虾们竞争,于是只能比拼品质和口味的差异化。

不等食品今年为盒马工坊代工了一款白兰地熟醉小龙虾,这类熟醉系列水产品是不等食品的品牌护城河。“如果是传统麻辣、十三香口味,就只能打低价,我们有口味差异,相对不那么被动。”芥末表示。

在南通,良食站一直走高端品质路线,每天店内限量做100斤小龙虾,一份2.5斤的小龙虾定价高达188元,普遍比当地同类产品高出30%左右。

(良食站的线上小龙虾定价,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但在不等食品和良食站之外,还有成千上万家小龙虾餐饮品牌。

5月末,餐饮行业垂直媒体餐饮老板内参探访了以小龙虾文明的北京簋街。多名商家表示,今年客流量比去年普遍下降3-4成,网红店的排队也少了很多。

半个月后,北京最大的批发市场新发地出现疫情。据一些媒体报道,这次疫情之后,簋街的人流量下降到5月的25%左右。以小龙虾为代表的餐饮业努力步入正轨的节奏,再次被打断。

今年的小龙虾旺季还会如约而至吗?但不管如何,这些小龙虾商家们仍将奋力一搏。

封面图来自站酷

作者 | 顾拉风、张晨曦

数据、制图 | 张晨曦

编辑 | 堆堆

设计 | 庄聪婷

关于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是由第一财经和阿里巴巴共同发起成立的国内领先的商业数据研究机构和内容运营服务商。依托阿里巴巴和第一财经的优势资源,「CBNData数据服务」以数据培训、数据咨询、数据整合营销为核心,构建了跨领域的商业数据库和面向不同商业场景的数据服务体系及数据工具产品;「CBNData内容服务」主要面向金融领域等商业场景,为客户提供金融场景一站式资讯解决方案。CBNData始终致力于用数据驱动商业,用内容连接用户,以“数据+媒体”的倍增效应,全面提升中国商业世界的运行效率。

喜欢今天的内容记得点在看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