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自己从来没有遭遇过如山似海日复一日的无底线狂喷,而且个性本来就比较开朗达观,所以他无法理解、感知受侮辱与伤害的球友的感受。
就我而言,我基本上是以一种类似于宗教使徒的使命感来雪球分享,我认为巴菲特是投资界的牛顿而非爱因斯坦,多数证券分析人员类似于数据处理工人,他们为各种财务数据、业务细节所迷惑,不懂得如何以商道的本源来理解企业,不懂得如何从精神魂魄的角度来审视企业,在他们舍本逐末的视角和对短期可视业绩的追逐压力下,纵然是出类拔萃的上市企业也往往动作走形,沦于平庸,最终的受害者是无辜的消费者和员工。
我就是要以我一己之力改变投资圈的认知范式,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我的观点对一个人有那么一点的触动,我就满足了,纵然喷子肆意狂喷于我何有哉!
雪球转发:1回复:10喜欢:0
引用:
原帖已被作者删除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FlowersAndFruits07-20 21:45

这个宗教使命感,要多多来此发声鸭。

黑珩04-11 07:30

支持你

stimmung04-10 18:25

是的,所以说投资是艺术而不是科学。但艺术创举只能依赖少数天才妙手偶得,而常规科学必须是能进行集团军作战的。从这个角度说,巴菲特可能更接近米开朗基罗或贝多芬,讲究集团军作战的投资机构是无法复制的。

曹文景04-10 18:15

科学方法是用来研究冷冰冰无感情的原子的,企业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构成的,单单用纯粹的量化手法来理解企业无异于是对人的价值、人的内涵的莫大蔑视,理解企业就应该是一种艺术而非科学。当然,我不是说数据可以完全抛之脑后。

曹文景04-10 18:10

谢谢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