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llllllongsnow: 从前在一个报道上读到的,没记住姓名。但是我可以给出很多例子来证明这个论点。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其实很有先见之明地预测到了半个世纪后的红色潮水,青年知识分子嗜好抽象的学理思辨,鄙视朴素的个人情感、传统的伦理道德、神圣的宗教信仰,根据功礼主义的思辨推导出杀一人以利苍生是无可置疑的正义举措,理直气壮地诛杀高利贷者,这几乎就预示了俄国1919之后的大规模处决资本家和地主;而且书里面还提到人人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演绎,谁都不服谁,互相攻击,这几乎就预示了俄共内部的一轮轮的路线斗争。
对比同时代的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和契诃夫的短篇小说,你可以明显看出美国洋溢着一种青春的朝气,民风淳朴,仿佛一个少年人,纵然是讽刺弊端也是掩不住的欢乐戏谑基调。而俄国明显是处于一种冷峻压抑的气氛,人性异化,仿佛一个心事重重、心病难治的中年人。也昭示了20世纪两国的命运。
水浒传里108好汉大多是人性泯灭,视人命如草芥的撒旦,李逵的无差别屠杀平民,宋江的诛杀一村村名以逼反朝廷命官,众好汉在李逵丧母之后狂笑极乐,基本就是一派人心败坏的索多玛景象。非常准确地预示了20世纪无休无止的人斗人惨剧。//@llllllongsnow:回复@曹文景:请问是哪位诗人啊?
雪球转发:1回复:6喜欢:3
引用:
原帖已被作者删除

全部评论

huaeji03-25 17:59

我们现在还遵循着水浒传吗?毕竟之后也没有很多名著。

黑珩03-19 00:45

你阐幽显微,说服我了。
的确,奥威尔是史学家,很尖刻的那种。他写过一本世界史,沙文主义的味道了。余华我保留意见,霸王别姬你写的我无话可说了。“语言的尽头是音乐开始的地方(海涅语)”,我推荐你听赵季平的霸王别姬交响乐,可能从中听到我的悱言。

曹文景03-19 00:14

1949年斯大林已然把totalitarian体系构建地严丝合缝、登峰造极了,1984的预言性在我看来不体现在对苏联后半页的预测,而是新技术时代下的当下,五步一个摄像头十步一个监视器,智能手机更是随身监控器。
而且奥威尔的预测似乎并不是根据对人性和观念的把握,而是根据对totalitarian运作逻辑的演绎。他更像是个思想家而不是文学家。
他的描写中有一点令我十分讨厌而讶异,他对女主人公的外形描写为何频频着眼于臀部?我在经典文学作品里读到的是对面貌神情和身材的描述,特别是在托尔斯泰的描写引领下发现女性的面貌是可以有如此风姿、如此内涵的(雨果描写女性逊色很多),从没见过1984这种给臀部特写的(三流作家余华除外),是奥威尔本身审美趣味所致?抑或他认为totalitarian泯灭人性和扼杀感情的运作体系下男性更多得从动物性的角度去观察女性?
1984最后男女主人公在铁腕下暴露人性和感情的脆弱的那段,让我想起霸王别姬,事实上我认为霸王别姬因其真实性现实性更撼动人心。昔年敢作敢当在妓院为了有过几次枕席之欢的妓女硬斗各位大爷,砖块砸头不皱一根眉毛的霸王,在revolution小将(而非1984里的根据生理弱点精心设计的刑罚)面前揭发相伴数十年的太太。在持枪的国军人马面前挺身而出替师弟出头的霸王,在revolution小将面前揭发风雨与共的师弟。从当年挨师傅打不讨一声饶的小石头,从当年顶撞日本人的楚霸王,到在revolution小将单独审问时战战兢兢的猥琐汉子,totalitarian铁拳之威和摧灭血性也就尽在不言之中了。

llllllongsnow03-18 21:50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如此能洞察人性和社会的天才,对他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印象更深刻。不过我觉得他的作品反映的远不止是俄罗斯的社会和民族性格,他对西方世界比如尼采的影响同样深远。

静心观势03-18 20:32

转发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