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锂业股东大会纪要20220523

作为锂电上游龙头企业,天齐锂业(002466)于5月23日召开2021年度股东大会,吸引了众多机构和中小投资者参与。而更早之前(5月5日),天齐锂业召开的业绩说明会上,参会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合计多达约1300人。


在股东会现场,针对扩产、储量、产能、接班人等外界重点关注的问题,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及其高管团队给予了正面回应。蒋卫平表示,锂电是一个长周期、高景气度的行业,非常理解,当行业好的时候,大家都来关注及投资。风来了,猪都能被吹上天,但如果要去追风,就可能付出代价。目前,在有矿的背景下,天齐锂业发展是从容的,按照自己的规划而来。

关于行业


受益于全球新能源汽车景气度提升,锂离子电池厂商加速产能扩张,下游正极材料订单回暖等多个积极因素的影响,天齐锂业经营业绩实现绝地反转。

据年报披露,2021年,天齐锂业实现营业收入76.63亿元,同比增长136.56%;实现净利润20.79亿元,同比增长213.37%,成功扭亏为盈,2020年亏损18.34亿元,2019年亏损59.83亿元。分季度来看,去年第四季度为天齐锂业贡献最大,当季实现营业收入37.91亿元,占全年营收总额的49.47%;实现净利润15.49亿元,占全年净利润的74.51%。

值得关注的是,行业高景气度持续至今,2022年首季度天齐锂业业绩再度刷新纪录。2022年一季报显示,今年1~3月期间,天齐锂业主要产品继续量价齐涨,实现营业收入52.57亿元,同比增长481.41%;实现净利润33.28亿元,同比增长1442.65%。

在股东会上,蒋卫平指出,总体来说,未来几年内下游电池厂商的扩张速度预计还是远高于上游的锂供应。不过,由于下游扩产周期较短,上游扩产周期较长,因此在短期到中期内锂供应依然将处于较为紧张的局面。

首先,锂矿的开发、开采周期是比较长的,大多数化合物生产商拥有一个或两个原料供应源及经营资产数十年,或具备既有关系。潜在新供货商的锂化合物生产依赖通常仅有有限经验的对手方。

其次,目前主流的锂生产商在资源禀赋、生产技术及工艺、产品开发、研发能力、成本曲线上仍有较大的优势,对于全球锂资源的供给能够起到补充作用,但是否能成为有效供给还取决于供需格局以及其生产成本。而新进入的生产商则不排除会遇到运营经验、技术、成本、开发周期、上下游关系、营销、销售、物流及支持、认证等方面的需要解决的事项和挑战。

蒋卫平提醒到,上游锂资源的开发都需要比较漫长的周期,尤其是盐湖的开发。其中,硬岩锂矿的开发工艺流程相对比较成熟,但从开始的勘探到建设开发到最终投产也需要5~8年的时间。不过,上游资源的开发和建设具有较高的不确定性,包括资源本身的开发难度,以及相关权证的获取/审批、与当地社区的关系、环保相关考量等。

近日,成都兴能新材料持有的雅江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的破产清算股权拍卖落槌,在经历了3448次出价后,成交价最终冲上20亿元。对此,蒋卫平表示:“不便评价此次拍卖的对与错,但的确超过了我们想象,几天几夜的拍卖比较少见,这拍卖的是探矿权,买家将承担相应的债务。只能说明,大家对锂的追求热爱,我们也希望这会是一件好事情。”

在蒋卫平看来,一些大型矿企或下游头部电池商等新进入的企业,有可能增加行业的供应量和价格的稳定性,合理提升良性竞争,对整个行业长期健康发展是有好处的。反过来说,他们的加入也证明了锂行业是长期可持续、具有成长性、处于景气发展的长赛道行业。

天齐锂业预计,未来几年内锂供应将处于较为紧张的局面,因此预计锂价依然会保持在较高的水平。

关于扩产


面对行业的高速发展,众多国内外锂矿相关企业纷纷加码扩产,那么天齐锂业是否也有对工厂的更新,未来三年是否有新的扩产计划?

对此,蒋卫平表示,锂电是一个长周期、高景气度的行业,非常理解,当行业好的时候,大家都来关注和参与投资。风来了,猪都能被吹上天,但如果要去追风,就可能付出代价。目前,天齐锂业在有矿的背景下,会按照自己的计划从容去发展,会根据市场情况的发展变化,来不断调整、不断更改计划。

据悉,在上游锂矿资源供应方面,天齐锂业控股子公司TLEA控股的泰利森在澳大利亚,拥有世界上正在运营的生产规模和储量规模最大、锂矿品位最高、生产成本最低的硬岩型格林布什锂辉石矿。根据BDA报告,截至2021年12月31日,格林布什锂辉石矿的锂资源量约1310万吨LCE(碳酸锂当量)、锂储量约830万吨LCE,基于格林布什锂辉石矿的储量预计,格林布什锂矿的矿山寿命大约为21年。

此外,蒋卫平指出,天齐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尽快重启雅江措拉锂矿的开采,目前正积极与地方政府层面就项目实施计划做好沟通,确保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完成重启手续并进入项目具体实施和开采阶段。据悉,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盛合锂业在四川雅江县拥有措拉锂辉石矿的采矿权;根据BDA报告,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其锂资源量约60万吨LCE。

在中游锂盐产品生产方面,目前天齐锂业在中国拥有四川射洪、江苏张家港、重庆铜梁三个锂化工产品生产基地,可提供4.48万吨锂化工产品年产能,重庆铜梁有2000吨金属锂项目处于规划建设阶段。在四川遂宁安居,天齐锂业正在建设一个年产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的工厂,在澳大利亚奎纳纳拥有年产4.8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的全自动化生产工厂,中期规划锂化工产品年产能合计超过11万吨。

天齐锂业表示,2021年,泰利森锂精矿总产量约为95.4万吨,总销量(不包括天齐自用的)约为55.1万吨。目前,泰利森化学级锂精矿二号工厂已投产,处于产能爬坡阶段;尾矿库工厂于2022年第一季度建成并开始投料运行。天齐锂业预计,2022年泰利森的产销量将进一步提高。

目前,泰利森锂精矿建成产能达162万吨/年,规划产能超过210万吨/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天齐锂业曾在H股招股书中披露,该上市公司行业顾问BDA对于泰利森2022年锂精矿产量的预测为140万吨。

记者了解到,天齐奎纳纳一期氢氧化锂项目经过反复调试和优化,首批约10吨氢氧化锂产品通过公司内部实验室取样检测,并于2022年5月19号确认所有参数达到电池级氢氧化锂标准。产品样品已送往第三方实验室等待独立检验结果。为实现该项目商业化生产,TLK后续将提供产品给不同客户进行品质认证,这一流程预计需要4~8个月的时间。

根据伍德麦肯兹截至2022年1月的预计,到2025年,锂产品供应将达到144万吨LCE,于2031年进一步增加至155.3万吨LCE;到2025年,全球锂需求量将达到116万吨LCE,到2031年进一步增加至约300.9万吨LCE。

关于上下游


作为锂电上游龙头,外界一直关注,天齐锂业在下游整合方面将有什么样的考虑?

5月9日晚间,天齐锂业曾发布公告,上市公司与中创新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双方将结成深度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就电芯及电池材料、新材料、锂盐、锂矿等领域开展共同投资、合作研发等多领域的合作。5月20日晚间,天齐锂业再次公告,旗下全资子公司天齐创锂与北京卫蓝签署完成了《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以共同从事预锂化负极材料及回收、金属锂负极及锂基合金(复合)负极材料、预锂化试剂(原材料)及预锂化制造设备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相关业务。

蒋卫平表示,从目前产业的趋势来看,下游想要有序、有保障的扩产,是需要稳定的上游资源供给的。因此,下游向上走是一个可能的趋势,产业链上下游肯定是需要相互渗透、相互合作、相互支持、共同发展的。由此,天齐一直在与理念相似的下游公司进行合作,并积极关注下游的机会。

他进一步指出,与北京卫蓝的合作,天齐希望通过合资公司平台的搭建,结合双方各自在资源、制造、工艺、研发和知识产权等方面的优势,以应用为导向深度挖掘金属锂产品的附加值,加速半固态电池及固态电池的进一步商业化,促进锂电材料产业革新。作为合作伙伴,卫蓝已经明确表示未来电池可以达到1000公里续航,固态电池和半固态电池是发展方向,这就需要对材料进行革新,天齐是做材料的,而这正是卫蓝相对缺乏的领域,双方协商合作解决,双方拿出各自优势来配合电池研发。

蒋卫平认为,上下游是和谐互赢互利,大家一起承担的关系,并非是欺上压下的关系。此后,天齐锂业将继续战略布局新能源价值链上的新能源材料及包括固态电池在内的下一代电池技术厂家,并与之开展更深入的合作关系,例如在前驱体生产、锂电池回收等业务中进行合作,为更好利用锂在新型电池应用方面的未来趋势做好准备。

此外,未来随着新能源汽车退役潮的到来,电池回收的规模会越来越大。在全球锂资源供应紧张的局势下,锂的回收可以成为供给的一个补充。根据伍德麦肯兹的数据,2021年和2022年,通过回收形成的锂化合物供应量预计分别为1.8万吨和2.6万吨,随着回收技术的进步、回收效率的提升,以及大规模电池的退役,预计到2030年,回收形成的锂化合物供应量将达到20万吨左右,占到全球锂供给的12%左右。

对此,天齐锂业表示,公司较早就认识到了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并在电池回收的技术领域进行了布局,如对废旧三元锂离子电池创新回收模式的研究以及对从磷酸亚铁锂废料中回收氯化锂的方法的研究。天齐创锂与北京卫蓝的合作,就包括了共同从事预锂化负极材料及回收等业务和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不过,蒋卫平也坦言,从技术上还需要一些突破来降低成本、提高回收率,同时兼顾回收过程中的环保问题,天齐也将持续关注锂电池回收领域的技术革新,继续对锂电池回收领域进行合理布局。

关于接班


作为天齐锂业实控人蒋卫平之女,蒋安琪已从非独立董事,被选举成为上市公司副董事长,是否可理解为董事长有安排接班人的计划?

针对该问题,蒋卫平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天齐锂业的是一个上市的股份公司,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和管理体制,也是一个国际化的企业,不会因为董事长一个人而影响企业的发展。天齐锂业是一个国际化企业,超过60%资产在海外,而企业的国际化发展,不仅仅是输出资金,还需要不断的优化管理层结构。

蒋卫平进一步称,对于蒋安琪是否是其事业接班人,首先是要考核她的能力是否胜任,而不是单靠血缘来推测她是否要接班。蒋卫平表示,对天齐锂业是基于经营管理能力,而非基于血缘关系作为管理人员考核机制这一点,也是有信心的。在天齐最困难的2019年、2020年里,蒋安琪慢慢成长起来,承担了远远超出了职责的责任,上市公司董事会目前对蒋安琪参与公司治理的能力很有信心。

谈到国际化,这正是天齐锂业能够崛起的关键因素,当然海外的政局变化也为企业带来了不可预测的风险。

作为天齐锂业旗下重要子公司,SQM(智利化工矿业公司)最新一季报业绩超预期,并预计将增厚上市公司业绩。5月19日,SQM披露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实现净利润7.961亿美元,折算人民币约53.76亿元。该业绩超出此前天齐锂业一季报的预估,并预计天齐锂业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将因此增加约6.2亿元人民币。

但需要提醒的是,今年2月初,智利制宪议会曾初步通过了一项提案,该提案由议会环境委员会提交并通过,旨在于促进铜矿、锂矿和其他战略资产的国有化,这自然让天齐锂业投资者存有担忧。

蒋卫平指出,2022年3月,智利国家矿业协会宣布正式批准天齐锂业成为该协会成员,进一步提升公司在当地相关行业市场的影响力。2022年5月,天齐锂业总裁夏浚诚再次访问智利,并在当地积极传播公司可持续发展理念,表达了天齐锂业希望参与到智利当地社区融合和建设的意愿,肩负起社会责任。

天齐锂业了解到,近日,智利新宪法草案已完成,智利制宪会议投票否决了其中第27条“赋予国家对锂、稀有金属和碳氢化合物的独家采矿权以及铜矿的多数股权的提案”,该提案未能进入到宪法草案中。此外,业界较多观点认为,此次“独家采矿权”提案未能进入到宪法草案等事项,加强了智利锂矿企业经营环境的稳定性,也进一步降低了公司海外资产的运营风险。

$天齐锂业(SZ002466)$ @新能源车ETF @今日话题 @7X24快讯

Android转发:11回复:9喜欢:22

全部评论

半仓神05-28 08:15

干事实的人,不大在乎这些

乾灃馬05-26 18:56

天齐锂业在澳投资扔泰利森产量95万吨,未来2025年达200万吨,作为长周期高景气新能源上游的龙头企业,拥有矿优势,就是印钞机。

只读七年书05-26 05:32

我刚打赏了这个帖子 ¥10,也推荐给你。投资必读!

touzi321005-25 17:40

天齐锂业股东大会纪要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