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高压VS页岩油:中美能源策略之战,谁才是未来?

2006年,一队电力工程师来到湖北荆门。过去的两年,他们刚刚在西北凛冽的风霜中完成了中国第一条750KV超高压输电线路的壮举,国产率达到了90%以上,并创下了世界最高绝缘水平的记录。

才下西北,又入楚地。这次压在中国电力工程师肩上的,是挑战世界第一条1000KV特高压工程。


同年,美国“页岩先驱”切萨皮克公司花费巨资,在十几个州获得了44550平方公里的钻探权。为此,他们的债务规模骤然膨胀十倍,突破百亿。而这些,全被美联储兜底笑纳。


这是中国加入WTO的第5个年头,随着大国制造的崛起,化石能源也迎来了一段波澜壮阔的涨价周期。中东土豪们赚的盆满钵满,北非的卡扎菲风生水起,萨达姆则被推上了绞刑台。


而在一片腥风血雨的产油地之外,中美也分别拿出了代表各自能源方向的最强武器——特高压与页岩油。


如今,14年过去了,国际能源市场几经跌宕,中美也来到了国运之争的关键节点。回头再看当年的选择,却是隐喻了双方截然相反的底色,以及对未来世界秩序的想象和期许。


有人纵横捭阖,宏图渐展;有人却在贪婪资本的裹挟下日暮黄昏。


01 中国能源的奋进与选择

1940年,宜昌永耀电力在日寇入城前一天,将重达千吨的发电机组抢运至“鸿运”号货轮,连夜由水路入川。半路,创始人刘梅森在搬运设备时被压断左腿,副手唐绍基积劳身故……


战火纷飞中,宜昌、汉口、长沙、湘潭、常德,各地发电厂纷纷千里跋涉,转战西南。中国电力的火种,就这样在日寇的铁蹄下顽强的保留下来。


可即便如此,新中国成立时的人均发电量只有可怜的2.76KV/S,仅仅是印度的三分之一。而在化石能源方面,年产3243万吨煤炭已经是唯一拿得出手的数据,却也只是美国的十分之一。此外,原油年产12万吨,天然气年产700万立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此后20年,新中国涌现出了以刘广志为代表的一大批地质勘探专家,还有“铁人”王进喜这样英雄般的产业工人,助力能源产业突飞猛进。到了1974年,中国原煤产量比1949年翻了十倍,原油更是实现了质的飞越,年产6485万吨,冲到了亚洲第三。


但随着勘探工作的持续推进,中国并不优越的能源条件逐渐显露。煤炭占据了化石能源存量的96%,油气只有可怜的4%。更要命的是,它们集中分布在西北、西南地区,距离能源需求旺盛的东部千里之遥,极大增加了运输成本。


于是在1974年,我们迈出了未来能源方向的第一步。黄河上游的刘家峡水电站拔地而起,与之配套的我国第一条330KV高压线路,实现了100%的国产化。


清洁能源+高压输电,从此成为中国能源安全的曙光,让一代代电力人前赴后继,在苍凉的西北砥砺前行。


有趣的是,同样是在1974年,大洋彼岸的美国却遭遇了二战后最大的能源危机。


02 中东与美国博弈的源头

二战后,欧洲依靠“马歇尔计划”迅速恢复元气,开启了长达20年的高速发展期。美国也实现了增加地缘影响力的目标,并为国内冗余的生产力找到了出口。但在西方经济腾飞的背后,却是中东被压迫的血泪。


50年代,阿拉伯世界迎来了历史上最大一波石油开拓,但主导者却是西方资本旗下的“石油七姐妹”:


英国石油、皇家壳牌、新泽西标准、加州标准、海湾石油、莫比尔、德士古……


在他们的压制下,石油价格长期处在1-2美元一桶,仅仅是煤炭价格的一半。而西方对阿拉伯宿敌以色列的支持,更激化了二者的矛盾。最终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中东国家开始将石油当做武器,一边大幅减产,提高石油价格;一边开启国有化进程,将“七姐妹”赶出中东。


这就是影响深远的“第一次石油危机”。


1973年底,国际油价暴涨至11.6美元,西方建立在低油价基础上的工业体系瞬间崩盘。而中东却从穷小子一跃步入土豪之列。以最大产油国沙特为例,2年前,他们的年财政收入仅有14亿美元,石油危机爆发后则迅速超过了千亿。


残酷的现实让美国重新认识了石油的重要性,同时对中东心生警惕。此时,尼克松——这位一手终结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美国总统,划时代的打造了“石油美元环流”,奠定了日后白头鹰的“不败金身”。


03 石油美元环流的强大

想象一下,当尼克松搂着刚刚被以色列痛打的沙特国王的肩,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说“我来保证你的国防安全,但以后卖石油必须用美元结算”时,沙特确实没有拒绝的余地。


如此一来,所有石油进口国都要拼命囤积美元以换取石油。而石油输出国手持巨额美金,往往又选择购买美国武器、国债,以确保自己的国土安全和资金安全。


“环流”就此而成。


从此,每年巨额的“石油美元”变成了美国银行里的存款,以及股票、国债等证券资产。这不仅填补了其贸易、财政赤字,还极大促进了金融市场的蓬勃发展。70年代末,美国逐步开启了金融自由化、去监管化,抢占世界金融体系至高地,甚至将金融当武器,收割他国财富;另一方面,却也埋下了“产业空心化”的伏笔。


但总体而言,70年代初的美国内忧外患,越战的泥沼、苏联的紧逼让白头鹰左支右拙,石油危机的爆发更是雪上加霜。但美国人却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依靠石油美元环流绝处逢生,堪称神操作。


然而,石油输出国与美国的博弈,还远远没有结束。


04 大棒与金元

1980年,中东爆发了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国际油价剧烈波动,美国GDP应声大跌3%。


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这次的美国不再隔岸观火,而是强势介入,秀出了电子战+空中定点清除的全新打法。号称世界第三的伊拉克军队毫无还手之力,在伊科两国间的6号公路上留下了长达36公里的装甲残骸。


从此,凡是敢于挑战石油美元体系稳定的国家,美国都会毫不犹豫的挥动大棒。例如2000年后想用欧元结算的萨达姆,和2010年后想用黄金结算的卡扎菲。


另一边,自从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美国逐步将原油引入期货,通过金融手段操纵原油价格。眼见自己的钱成为美国操纵原油价格的工具,沙特、俄罗斯恼怒万分,他们开始频繁减产对抗西方,双方摩擦不断。


而几乎在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同时,美国本土开启了轰轰烈烈的“页岩革命”,一举赢得了此后20年的能源博弈主动权。


05 页岩油的盛宴

1989年,刚满30岁的麦克伦登用5万美元创办了切萨皮克能源公司。90年代中期,他们掌握了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法两种技术,开始涉及页岩气开发。

但当时的美国携海湾战争余威,将油价牢牢把控,对开采成本高昂的页岩油气并不感冒。90年代末,切萨皮克一度走到出售的边缘。


千禧年后,随着石油商背景的小布什总统上台,美国对油气资源的重视达到顶峰。他们一边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进一步夺取中东石油话语权;一边押宝页岩油技术,将其视为能源自足的最大希望。


为此,美国政府规定谁钻出油气资源就归谁,并为规模巨大的前期投资提供资金兜底。一时间,全美涌现出了7800多家私人钻探公司,他们用“页岩革命”包装出锐意进取的科技形象,并随着国际油价的狂飙一飞冲天。


2008年,“页岩先驱”切萨皮克的股价冲到了惊人的12704美元,创始人麦克伦登荣膺北美富豪榜134位。他买下了NBA联盟的雷霆队,成为了超级球星杜兰特和维斯布鲁克的老板。


而此时,入世7年的中国承受着高油价的痛苦,却还是咬牙关停了中小煤矿,坚定的发展清洁新能源,攻坚特高压技术。中华大地的页岩油气普遍比北美深1000米,这高昂的开采成本,让我们只能望油兴叹。


美国页岩大亨正享受着资本的盛宴,中国能源人却只能啃着白面馍,辗转在广袤的西部大地。在那里,一座座风能、太阳能电站,一架架输电线路正拔地而起……


06 中美能源,狂飙突进

08金融危机后,国际油价从最高147美元一桶暴跌90%,随即走出V型反转,保持在100美元附近的高位。这是美国页岩行业最好的时光。沙特、俄罗斯却再也按捺不住,通过增产发动价格战。但当时美国前期投入已经完成,正值高产期,价格战反而倒逼美国打通了本土页岩油的出口通路。


几乎在同一时期,中国特高压走向成熟,成为世界唯一有能力独立承建特高压工程的国家。2014年2月,国家电网中标巴西美丽山,标志着“中国特高压标准”开始向全球输出。


另一边,我们的水能、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已经做到了世界第一。


更值得一提的是,此时“一带一路”政策面世,“世界能源互联”格局初现。


此时的美国也没闲着。2018年,白头鹰凭页岩油一举跃升世界产油量第一,并从石油进口国摇身一变,成了石油输出国。


“能源独立”,这四个字对于美国人而言重逾千斤,从此再也不用看中东人的脸色。而特朗普更是兴奋至极,对于立志将孤立主义走到底的他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只不过,兴奋劲儿并没有维持多久。2018下半年风云突变,被吹上天的美国“页岩革命”,逐渐暴露出被资本掩盖的本色。


07 进退两难的页岩油

其实,页岩油问题的实质在于,居高不下的开采成本,是否能真的撑起美国能源独立的天空?


如今,北美页岩油平均每桶成本46.6美元,远远高于沙特的10美元。更要命的是,页岩油井会在开采后的2-4年内产量急速萎缩75%。这在经济上行期还能依靠高油价和不断涌入的热钱维持生产。可经济一旦反转,后果可想而知。


特朗普上台后,其“逆全球化”政策让全球经济遭遇重创。2018年四季度—2019年,油价震荡中走低。转过年来,新冠疫情又成了最大的黑天鹅。沙特趁机发难,将日产量提高至前所未有的1230万桶,誓要搞死美国页岩油。双重打击下,国际油价从年初的65美元一桶暴跌至3月底的23美元,甚至在4月出现了油价为负的新闻。美国页岩油企产一桶赔一桶,苦不堪言。


更要命的是,高昂的前期开采成本让全美油企债台高筑,而页岩油田短暂的寿命,又让他们不得不一直举债开发新油田,以弥补前期亏空。这就导致公司债务如同庞氏骗局般越垒越高。数据显示,2023年全美将有2400亿债务到期,其中90%与页岩油企相关。有美国专家预言,一旦这些公司债务崩盘,将直接摧毁美国金融,让白头鹰退回至1974年第一次石油危机前夜。


曾经被吹爆的美国页岩革命,如今却落得个死不了,活不起的下场。


08 特高压,重塑世界

在美国赌命般押宝页岩油的同时,中国却走出了一条截然相反的能源安全之路。


如今,我们的单条特高压线路长度已达5000公里,一个回路送电1200万千瓦,相当于一个葛洲坝发电站,损耗却只有区区的1.6%。而这样的巨无霸,我们已经建成了22个,还有9个在建,总长度可绕地球赤道一圈。


这种规模的特高压网络,已经能够解决部分东西部资源不均的问题。而在我们的未来能源战略规划中,还隐含着更加宏大的目标:


2035年前,降煤、稳油、增气。


2050年前,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


特高压技术,就是我们70%的原油依赖进口,却依然能够憧憬能源安全的底气。


而如果站在更高的维度俯视亚洲,我们的北边是光能、化石能源充沛的蒙古,西北是油气丰富的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库曼,西南是人均发电量全球倒数的巴基斯坦、阿富汗,南边是停电频频的东南亚诸国,东边是能源进口率90%的日韩。只有中国的特高压技术能够将它们串联起来,打造出“未来亚洲的集体能源策略”。


如果更进一步,站在全世界的高度呢?


相比运载、储存费用奇高,流通速度缓慢的原油,特高压有着无可比拟的成本优势。一旦全球能源互联的格局得以成形,美国重兵投入的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巴拿马海峡等能源要道将失去意义,之前70年围绕石油形成的地缘政治格局将会打破。


世界将被重塑。


09 谁才是未来?

至此,也许你已经发现了中美能源战略的底色差异。美国用金元加大棒竭力维护霸主地位,而当自身实力不足以支撑霸权行径时,又开始奉行孤立主义,力图用“逆全球化”阻断其他国家的发展之路。这背后,是贪婪资本编织出的漂亮的页岩泡沫。在我看来,白头鹰下一步会想方设法转移国内页岩危机,就像08年之后的欧债崩盘和阿拉伯骚乱。


另一边,后发的中国却用开放、互联的心态,击穿了由意识形态、人种、国别构建的旧日高墙。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中国能源人冒着西北的寒风、顶着高原的烈日,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他们享受不到华尔街的纸醉金迷,却描绘了未来能源互联的美好蓝图。


所以,如果你问中美截然相反的能源战略,究竟哪个能撑起明日的天空?那我的回答是——安心,时间一定会证明一切。


Android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