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和债券会双双下跌么?

从2022年年初开始,算到2月24日,标普500指数(IVV)下跌10%,美国中期国债指数(IEF)下跌2.6%。

纵观美国资本市场过去100年的历史,同时发生股债双杀的年份非常少,仅限于1931年(股票下跌43%,债券下跌2.6%,下同)、1941年(负13%,负2%)、1969年(负8.2%,负5%)和2018年(负4.2%,负0.02%)。这主要是因为,一般来说,股票在经济增长的情况下表现会比较好,而债券则在经济衰退时有保值功能。大部分时间里,两者之间有负相关关系,经常是此消彼长,互相提供对冲价值。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这种对冲价值可能会失灵呢?有一种可能,就是高通胀环境。

首先,高通胀对于债券是不利的。这主要是因为,债券是固定收益类资产,购买债券的投资者,每年可以收到固定的利息,到期可以收到和债券面值相等的本金。在高通胀环境下,名义收入不变,但实际收入在扣除通胀后下降,甚至变负,投资者的购买力大大下降。所以通胀率越高,债券的市值越会受到负面影响,在极端情况下,如果经济体经历恶性通胀,那么债券甚至可能变得一文不值。

相比较而言,通胀对于股票的影响更加复杂一些。一方面,通胀会提高公司生产和运营的成本,因为员工工资,原材料等成本都会上升,进而压缩利润率。但另一方面,如果公司有比较强的议价能力,他就可以把这些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这样即使成本上升,其利润则未必下降。然而,公司转嫁成本的能力是有限的,再强势的公司,也不可能无限制向消费者转嫁成本。从历史上来看,如果平均通胀率位于温和水平(5%以下),那么对于股市是利好的。但是如果通胀率持续高企(高于5%),那么股市的回报则会被拖累。结合上文关于债券的分析,如果通胀率持续长时间高企在5%以上,则有可能发生股债双杀的情况。

下面我们来看看美国目前的通胀率。最近一年,美国的通胀水平不断升高。2022年1月,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CPI指数同比上涨高达7.5%,创下了1982年以来,也就是过去40年的最高值。这个数值,让很多人感到吃惊和担心。要知道,在短短一年前的2021年2月,其通胀率还在2%以下。

为什么美国的通胀率突然在最近上涨这么快?综合来看,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为了应对COVID疫情,美国政府在过去两年推出了史无前例的财政刺激。截至2021年年底,美国政府提供的COVID财政纾困款项总额接近6万亿美元,占到其GDP的26%左右。当然,美国并不是唯一一个推出COVID财政纾困刺激的国家。事实上绝大部分国家都推出了各种COVID救助措施,其中有些国家的力度更大,比如日本、德国和意大利的财政刺激力度分别达到了其GDP的54%、35%和31%。

但美国这一次的财政纾困计划,有一个和以往截然不同的特殊之处,那就是政府选择直接把现金放到企业和个人手里。比如2021年拜登政府推出的1.9万亿美元“美国救援计划”,其中有近1万亿是直接或者间接发到居民个人手里的现金。这些现金发放,维持甚至提高了民众的消费欲望,让他们在疫情之下,仍然保持买买买的信心。

其次,COVID疫情给全球贸易供应链带来了极大冲击。举例来说,在中国制造的产品,从出厂到抵达美国的仓库,平均时间从2019年的40天,增加到现在的76天,几乎翻了一倍。各行各业都需要的芯片,进货等待时间从2019年的11天,增加到现在的22天,也翻了一倍。从亚洲到美国西海岸的集装箱运费,从2019年的平均每柜1300美元左右,上涨到现在的每柜16000美元左右,整整上涨了11倍。供应链受到冲击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各种原材料和半成品价格节节高升。

第三,一些大公司有能力把上升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理论上来说,由于供应链受到冲击,各种公司的原料采购成本应该上升,进而拉低他们的毛利。但事实恰恰相反。2021年第四季度,标普500公司的平均净利率达到12%,稍稍低于第三季度12.9%的平均净利率,但还是高于2020年第四季度的11%,可见这些公司的利润空间并没有因为成本上升而受损。这背后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有能力把上升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让消费者付出更高的价格。

举例来说,2021年,麦当劳汉堡的价格平均上涨6%,同时其营收达到了5年以来的新高。保洁公司(P&G)对于其生产的各种消费品(如婴儿产品、护发产品等)普遍涨价,但同时公司的利润创下历史新高。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沃尔玛亚马逊星巴克等公司,都成功的通过涨价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从而保护了自己的利润。当然,消费者的容忍度也是有限的。在市场上议价能力再大的公司,也不可能长时间无限制向消费者转嫁更高的成本。上面提到的这些公司,不太可能持续以每年5%以上的速度涨价,因此不断上涨的成本,早晚会开始侵蚀他们的利润率。

由于以上这些原因,美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在最近一年连续创下新高。同时,到目前为止,大型上市公司的利润率还没有受到很大影响。在过去2个月,虽然股市有所下跌,但考虑到去年一年美股(标普500指数)上涨了29%,因此目前的回撤并没有让投资者感到有多痛苦。然而展望未来,全球的供应链不太可能迅速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再加上最近的乌克兰危机推高原油和天然气价格,短期内各国会有更大的通胀压力。如果通胀率继续保持高企,那么市场很可能会期望联储更早和更激进的升息。而这样的期望,恰恰可能同时对股市和债市形成下压。虽然现在就预测2022年的股票和债券回报为时过早,但投资者需要认清形势,做好可能发生股债双杀的心理准备,通过多元分散和严控成本的投资原则,尽量降低投资组合的非系统风险,以长期坚持的心态度过这样一个动荡的时代。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雪球转发:2回复:2喜欢:6

全部评论

韭菜1园长03-08 15:39

谁也想不到大宗商品牛市会持续那么久,在伍老师之前一篇贴子里我说过赌清洁能源应对能源价格上涨带来的通胀的方法也在最近的市场行情中应验了,光伏股也跌的比大盘少

作业必须抄03-07 22:14

股票 债券 双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