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的行业巨变:高费率模式走向尽头?

导读:长期以来对冲基金的问题是,如何为Alpha收费“正名”。过去在索罗斯和卡拉曼的推动下,对冲基金取得了极高的收益率,那么“Alpha”回报肯定是昂贵的。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冲基金收益率已经不如低费率的指数基金,这给对冲基金的收费模式带来了巨大挑战,即便是最大的对冲基金,高昂的管理费也不再是常态了。除了极少数的对冲基金大佬以外,这个10亿美元富豪俱乐部,正在出现一场大洗牌!

文章来源 | Bloomberg Businessweek

作       者 | Nishant Kumar,Demetrios Pogkas and Hema Parmar

时       间 | 2020年7月27日

对冲基金费率的直线下降是行业受挫的新现实

在新冠病毒席卷全球市场之前,对冲基金的费用就已经在下降了,如今更是每况愈下。

伦敦增长最快的一家对冲基金正通过放弃业绩提成来吸引新的投资者,直到投资收益达到关键阀值。香港的一位基金老板则许诺承担所有投资损失,如此让步在这个高高在上的行业中几乎是闻所未闻。著名投资人凯尔·巴斯(Kyle Bass)告诉客户,只有在他新成立的基金获得三位数的回报时,他才会像往常一样收取20%的利润分成。

长期以收取高额费用“闻名”,规模达到3万亿美元的对冲基金行业所管理的投资组合通常只对机构和富裕人士开放。新冠疫情造成的损失和困扰行业多年的投资者加速流失,使行业为吸引新的资金殚精竭力。世界上许多最杰出的基金经理已经意识到: 如果想要扩张,他们需要颠覆几十年来固定不变的“2% - 20%”收费模式。而对于一些较小的基金公司来说,目标则不是增长,而是生存。

巨变

费率最低的公司市场份额增长也最快

“对冲基金行业处处是尚未规模化的小型基金的残骸“,安德鲁•比尔(AndrewBeer)说到。他是纽约Dynamic Beta Investments的创始人,他的公司试图以较低的成本战胜对冲基金的业绩。“行业的费率仍然是应有水平的两倍。”

在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和赛斯•卡拉曼(Seth Klarman)等知名基金经理的推动下,对冲基金在20世纪90年代获得了极高的回报率,使对冲基金能够收取不菲的费用。2%的年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 (也被称为绩效费或激励费)成为大多数公司的标准,即使是出身不起眼的初创基金也不例外。这其中的一个卖点是对冲基金拥有灵活性,能够追求其他基金经理无法付诸的投资策略。他们可以在资产价值的上升和下跌中下重注,甚至可以在市场波动中赚钱。

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行业的平庸表现引发了投资者的不满。如今,即使是最知名的基金经理也开始意识到为了保持竞争力,他们需要做出一些让步:行业巨头如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大卫•哈丁(David Harding)和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近年来都削减了费率。

显然,这当中也有例外。亿万富翁杰夫•塔尔平斯(Jeff Talpins)的Element Capital Management去年将业绩提成提高到40%,管理费即便是经过打折也只是降至2%的行业标准。而D.E. Shaw & Co.把自己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的业绩提成提高到了30%,年费提高到3%。当然,如今他们都是少数。

高级俱乐部

即使是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高昂的管理费也不再是常态

在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市场崩溃和混乱中,一些对冲基金利用期待已久的大幅波动提高了收益回报。但许多公司在3月经历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月份,包括雷•达里奥(Ray Dalio)和迈克尔•幸茨(Michael Hintze)的基金公司。

在深受打击的投资者评估新冠疫情所造成的投资损失之时,严峻的统计数字也在不断涌现。数据跟踪机构EVestment的数据显示,客户在2020年上半年从对冲基金中撤出了55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这至少是10年以来的最大规模。数百家公司在第一季度倒闭,这是四年多以来的最快速度。新成立的基金数量也降至接近历史低点的水平。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基金经理表示他们已经做好准备免除固定费用,同时提供其他额外福利。

诸如给予客户机会接触他们最为看重的研究,允许客户与对冲基金一起进行独家交易的共同投资,甚至在客户承担任何一分损失前先投入自己所有的钱来冒险,这些一下子都出现在了给客户的菜单中。

SelwoodAsset Management是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对冲基金,由Sofiane Gharred管理,规模为35亿美元。在公司获得的一些新客户的投资中,基金如果没有达到“高水位”(即之前的价值峰值)之前不会进行业绩提成。而Selwood对其主基金通常收取13.5% 到30%的业绩提成。

扎卡里•斯夸尔(Zachary Squire)在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和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的支持下,创建了总部位于纽约的对冲基金Tekmerion CapitalManagement。Zachary表示,公司“以CTA (一种投资顾问) ”方式向机构投资者提供的研究是一种“真正的差异化”,能帮助那些内部自身没有研究能力的客户。

此外,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的Bass提出:他的新基金只有在净回报率超过100%时,才会收取传统的20%的业绩提成。他还提出在收取2%的预付费用于覆盖初始成本之后,不再收取年度管理费。但投资者需要和他一起在两年内坚持押注港币崩盘。

保罗•辛格(Paul Singer)旗下经营了43年的Elliott Management Corp. 也降低了收费,以换取更长时间的资本锁定。总部位于纽约的Elliott)邀请一些客户转投股票类别,以便将管理费从2%降至1.5%。作为交换,投资者取出他们所有的资金需要18个月的时间。总部位于香港的Infini资本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Tony Chin提供100%的损失保险,也就是所谓的全额损失保险。作为交换,它将收取利润收益的一半。

超级投资明星

对冲基金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但只在过去20年才发展成为主流。一些人认为著名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是现代世界的第一位对冲基金经理,他曾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押注于货币、大宗商品和股票。还有人说,这一荣誉属于阿尔弗雷德•温斯洛•琼斯(Alfred Winslow Jones),他在1949年创建了自己的基金并创造了“对冲基金”(hedged fund)一词。最近,索罗斯 (在1992年因迫使英镑贬值而使英格兰银行破产而闻名) 和达里奥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 所经营的公司成为了超级明星。

由于回报丰厚,数千亿美元的资产流入了对冲基金行业。这些财富充实了对冲基金经理的金库并且创造出了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们在奢侈的生活方式上挥霍财富,购买昂贵的艺术品和运动队,并资助政治竞选。财富的增加也为书籍、电影和电视剧带来了灵感。

爆发式增长

“镀金时代”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结束。各国央行向市场注入大量廉价货币,颠覆了资产类别与经济数据之间的传统关系,对冲基金收益率随之大幅下滑。随着市场进入史上最长的牛市,市场的波动性减弱,许多基金经理难以从做空股票中获利。在过去的十年里,对冲基金创造的年度收益还不到股票的三分之一。

在2020年上半年,对冲基金下跌3.4%,跌幅略高于标普500指数(包括股息在内),对于一个向来在不景气时期对损失承诺保护或对冲的行业来说,这又是一个令人失望的表现。

业绩掉队

自金融危机以来,对冲基金回报率一直落后于标普500指数

在金融危机之前,“2%-20%”这个概念根深蒂固,很少有人真正关注对冲基金的费用。尽管回报率开始逐渐下降,但对冲基金仍能从巨额资产带来的管理费中赚取大量资金。但这也削弱了收取高额费率的一个重要前提:客户付出的高成本只有在基金的表现优于其他投资时才是合理的。

2014年,美国最大的养老基金决定完全退出对冲基金,也象征着对冲基金行业的衰退。加州公共雇员退休系统(California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以复杂性和成本为由,退出了4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投资。就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后来也加入了这场论战,指责高费率的基金管理人以牺牲客户为代价收割利润。

为对冲基金提供资金的Musst Investments的创始人萨利姆•西迪奇(Saleem Siddiqi)说:“一些对冲基金变得就像在苏伊士运河上缓慢巡航的巨型油轮”。“资产水平下降将减少基金经理对管理费的依赖,可能使他们重新专注在业绩上。”

费用的计算方式

AlbournePartners是对冲基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之一,提出对对冲基金的收费结构进行彻底改革,以使基金经理的利益与投资者的利益更加一致。在Albourne所谓的“1% - 30%”模式下,基金经理可以在景气年份获得30%的收益,同时不收取年费。而在糟糕的年份,他们可以收取1%的管理费,从第二年的业绩分红中扣除。这一模式自2016年Albourne首次提出以来,逐渐得到更为广泛的接受。

Albourne为280多名客户提供咨询,这些客户已将超过5500亿美元资金配置到另类资产(对冲基金等复杂投资的总称)。该公司表示已有77家基金采用了这种费率结构。Albourne合伙Jonathan Koerner表示,这一数字不包括大量通过私下谈判和“补充协议”实施的这类费用安排。在最近对391只基金的调查中,63%的基金经理已经提供或愿意实施这一费用安排。

铸造亿万富翁

对冲基金行业多年来为投资者创造了巨大的收益。LCH Investments的数据显示,对冲基金总体上创造了近1.3万亿美元的利润。但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 在一个拥有8,000多只基金的行业中,前20位基金管理人几乎创造了这些利润的一半。

如今超越基准的回报率变得越发困难,能赚钱的基金经理大多仍旧是坐拥数十亿美元资产、每年仍增加数亿美元净资产的老前辈。尽管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旗舰基金去年出现亏损,创始人达里奥的净资产还是增加了4.8亿美元。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 Index)估计,达里奥的身价达到了154亿美元。

对冲基金行业的费用收入催生了数十名亿万富翁。《钱比上帝多》(More Money Than God)一书的作者塞巴斯蒂安•马拉比(Sebastian Mallaby)指出,2016年高盛集团时任CEO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获得了5,400万美元的奖金。同年,前三名对冲基金的收入分别超过10亿美元。据彭博社收集的数据显示,去年有5位对冲基金经理赚钱超过了10亿美元。

赚钱大师

世界顶级基金管理人为他们的投资者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

但除去这个特定圈子之外,对冲基金经理们正面临着新的现实。

对规模较小的基金公司和新成立的对冲基金来说尤其困难,它们无法再靠募集足够多的资产来实现盈亏平衡。一些公司加入所谓的平台——提供像交易和合规等方面后台支持的公司——以降低成本。Mirabella Group就是这样的一个平台提供方,自2017年年中以来,它的客户数量翻了一倍多,达到67人,资产规模几乎是三倍,达到约170亿美元。另一些人则完全放弃了建立自己公司的计划。例如,Citadel的基金经理克里斯•惠勒(Chris Wheeler)曾经计划过创立自己的对冲基金。但去年他的一位关键投资人退出并重新加入Citadel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大洗牌

近年来,关闭的对冲基金比成立的更多

还有一些老将,比如马丁•泰勒(Martin Taylor)去年复出了,在伦敦创办 了Crake Asset Management。这位基金经理在1995年至2015年期间为投资者创造了6,400%的累计回报率。他并不单是靠过去的业绩来吸引投资者,他的新基金只收取传统费率的一小部分: 就募集资金的前半部分收取0.5%的管理费和10%的业绩提成。剩下的部分收取1%的管理费和12.5%的业绩提成。2019年,Taylor为这家欧洲最大的对冲基金初创公司筹集了16亿美元的资金,超出了他的预期,后来他进一步降低了费用。再之后,他的基金在两年时间内不再接收新的资金。

“Martin认识到这个行业已经变了,”Caron Bastianpillai说到,Caron投资了Notz Stucki & Cie的对冲基金和泰勒的新公司。“他改变了常规。”

在去年摩纳哥举行的年度对冲基金会议上,抵达摩纳哥附近的法国城市尼斯的450名代表中,大多数人都没有乘坐140欧元(163美元)的直升机前往阳光明媚的摩纳哥公国。从令人叹为观止的法国里维埃拉(Riviera)到摩纳哥的7分钟的飞行成本并不算昂贵到让人望而却步——就连出租车的价格也超过100欧元——但参会者对日照光感到担忧。

与会者之一的斯图尔特•麦克唐纳(Stuart MacDonald),是Bride Valley Partners管理合伙人,帮助基金筹集资金。他说,你可以看到,参加这次活动的好些基金经理偷偷地计划乘大巴车返程,这与过去的辉煌岁月形成了鲜明对比。MacDonald说: “过去在对冲基金会议期间,你几乎看不到摩纳哥的天空,因为直升机一架接一架地把这些冲基金的高层人士从尼斯带过来。”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