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米“表海战术”背后的战略合围

华米有一位程序员,负责写用来检测心脏问题的代码。代码写好后,他第一时间加入了测试队伍,测试结果却显示他的心脏有问题。

他是一个注重健康的人,每天都在跑步,此前从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方面的问题。但他相信自己写的代码的准确率,于是去医院做了检查。医院的检查证明,代码没有错,他的心脏确实有些问题,好在是很早期,及时治疗就可以了。

“这在我们团队是很意外的事情,但也是让我们欣慰的事情。”华米科技CEO黄汪对「商业与生活」说。因为,华米最新发布的使命,就是“科技连接健康”。

2018年的冬天,在北京东城区胡同里的一个酒吧,黄汪组织了一个“务虚会”,优化升级华米使命的阐述。他们讨论了两天,才初步定了一个大概能够表达思考方向的版本,又经过了差不多一年提炼,终于正式确认了这个表述。

关注健康,是华米的初心。从2013年公司成立,华米就在小米小手环1中就融入了记步、睡眠的功能,6年多来,华米又陆续开发了PPG心率监测、ECG心电图分析、跌倒检测等健康功能。此外,还自主研发了智能穿戴领域的全球首款AI芯片“黄山1号”,“黄山1号”集成了心脏生物特征识别引擎、ECG、ECG Pro以及心律异常监测共四大核心AI引擎,并能本地化处理AI任务,提供更高的房颤甄别效率。有了这些功能和创新,华米快速的迭代自己的硬件产品,并与海内外的机构合作,逐渐构建起了一个全球的健康生态。

快速增长的一年

2014年11月28日,正处起步阶段的全球可穿戴产业迎来了一个历史性事件:面世3个月的小米手环1卖出了第100万台。

虽然当时,整个网络都充斥着“可穿戴设备”这个词语,但前一年全球市场的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只有700、800万台。而小米手环1的这个100万台,意味着智能穿戴设备进入了爆款时代。

当时的黄汪虽然很兴奋,但是他也不敢想象卖出1亿台的样子。

这个曾经难以想象的数字,在2019年8月27日实现了。截至当天,华米智能设备累计出货突破了1亿台。而在这个1亿的出货量中,华米科技又创造了很多个“100万记录”。比如,2019年6月21日,小米手环4,8天时间全球出货量就突破100万台;在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华米自主品牌的智能手表AMAZFIT单季发货量突破100万台。

从过去一步步走过来后,再站在当下望向未来,黄汪就非常自信,属于智能手表的1亿台时刻会很快到来。

这种自信不是盲目的。财报的数字显示,华米的出货量增长很快。截至今年前9个月,华米出货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出货量,达到2760万台,同比增长超过50%。营收也同比增长50%,达到37个亿,超过了去年全年。

华米高速增长的背后,是行业的全面爆发。“今年是整个智能手表产业发展的爆发性一年,今年行业的销量比去年得到很大的增长。们在这个产业里耕耘这么多年,所以我们的销量增长更加的突出。”黄汪说。

随着5G技术的成熟,以及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智能可穿戴设备将迎来新一轮的增长期。尤其是5G对产业的推动,未来一个人可能会同时拥有多种IoT设备,包括手表、手环、智能鞋、智能眼镜等。而黄汪也透露,2020年CES上,除了智能手环、智能手表,华米可能会推出新的产品品类。

“智能手表(手环)在有些地方一定会比手机更强大,因为它离人最近,会成为一个健康的入口。”黄汪在2019年年度战略媒体沟通会上表示。

国际知名的投行摩根的分析报告显示,全球健康市场的规模相当于智能手机市场的6倍,仅美国健康市场的规模就相当于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3倍。而IDC也预测,2019年可穿戴设备市场全球出货量有望突破2.229亿台。未来三到五年,这种爆发有望以每年30%以上增长的态势持续下去。

行业的爆发,促使无论苹果、谷歌都把健康看成是未来最重要的战略方向之一,加大投入,另一方面也吸引了众多手机厂商的加入。

在黄汪看来,越来越多的巨头能参与到智能穿戴的市场,这对于华米而言,反而是好事。作为连续创业者,他早期无论进入半导体产业链,还是MP4厂商做产品设计,都很成功。但当他进军平板电脑产业时,却遭遇了挫折,虽然他们做了很多技术创新,但行业的衰退,导致他们的创新最后都没什么用。他反思到,当一个产业不景气的时候,个体无论如何挣扎沉浮,终将难敌趋势。

形势大于人,眼下蓬勃而出的市场需求,也带给了华米更大的成功的可能。

科技连接健康

与墙上贴满“纵情向前”、追求快速增长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不同,在华米的办公室里,随处可见的是,诸如心肺复苏流程、AED的实物以及图片。

随着可穿戴设备市场的不断成熟,智能手表正成为IoT生态中连接人与物的重要一环。IDC可穿戴设备研究团队的研究主管拉蒙-拉玛斯(Ramon T. Llamas)指出,医疗保健将是可穿戴设备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

但和做消费电子完全不一样,健康是一个更严肃的话题,也是一个特别难啃的骨头。从硬件性能、算法、到产品认证门槛(医疗产品中国有CFDA,美国有FDA,欧盟有CE等),打造医疗健康线上线下服务的闭环,每一步都特别难,每一步都要经过一系列的试验,才能面对消费者。

难的事情,恰恰是值得做的事情。

“在医疗健康方面,可能需要更多的耐心,才可以看到更多的成果,毕竟这跟大家的生命密切相关,不是玩着游戏,Game over了再打一盘。”黄汪说。华米的医学专家团队90%以上的员工都拥有医学硕士和博士的学位。

华米的未来愿景是致力于构筑全球健康生态,做用户最信赖的伙伴。因此,合作,以及取得合作伙伴的信赖,就是成了华米能够进步一步成功的关键。

“华米的产品测量准确度比较高,而且性能稳定,比我符合我们的预期。”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的李建平主任说。今年5月份,华米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开展了一项研究,把搭载这一整套算法和数据引擎的产品跟医院里面的12导联心电图同期的诊断结果做了对比,分析了401例的病例。结果显示,通过ECG数据判断它的准确率达到94.76%,通过PPG信号来判断房颤的准确率达到93.27%。

李建平注意到了最近的演员高以翔猝死事件。他提到,业内怀疑高以翔因为近期减肥和感冒引发了心肌炎,最后因过度劳累诱发了猝死。但像心肌炎等心脏疾病的症状,是人们很难觉察出来的。

这正是可穿戴设备或者是大数据为健康、为疾病管理带来的非常意义——它可以在人们发病以前探索到一些蛛丝马迹,从而做到有的放矢的预防,让人们积极主动的去求助于医疗的诊疗。

据了解,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和华米正在合作研究规划多个可穿戴设备项目,包括可穿戴设备在心律失常患者中诊断准确性的验证;基于可穿戴设备数据的人群心血管风险评估与预警;建立依托于可穿戴设备的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疾病预防和筛查、诊疗等。李建平认为,可穿戴设备应该覆盖人类的全生命周期,帮助人们进行多维度的健康数据收集,包括对数据的分析、危险评估、疾病预警、生活方式、疾病随访等。如果通过一系列的大数据分析,可以很明确的提出来比如说心率的管理,达到更理想的心率管理,就可以预防未来避免出现高血压、冠心病等严重的疾病状态。

在黄汪看来,健康产业才刚刚开始。虽然华米已经做了两年的心脏保护研发,但也主要是做了心律不齐和房颤的筛查和甄别。血压、血氧、血糖等的监测以及健康管理,还在研发当中。

而随着华米的海外销量占到总销量一半以上,对于华米而言,不仅仅要实现硬件出海,更要服务出海。因此,海外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同样重要。

“我们看到华米是世界上领先的智能可穿戴设备的开发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生物特征和活动的数据库之一,我们拥有世界上临床验证最充分,以及最值得信赖的个人心电图解决方案。我们希望通过这些生物识别和活动的数据,以及有批准和临床有效性相关服务平台,进一步推进全球的合作。”美国的AliveCor全球销售和亚洲地区负责人负责人JY Lee说。

目前,AliveCor的心电图服务技术和解决方案,已经通过了美国FDA和欧盟CE的审核;华米和AliveCor达成了战略合作后,将面向欧美发达地区推出医疗级的心电图监测和诊断服务。JY Lee期待着与华米携手在2020年向全球市场提供新的ECG产品和服务,能够进一步向客户提供更准确的数据。

提到合作,就不能不提一下华米和小米的合作关系。由于不久前,小米也发布了自己的智能手表,引发了外界对华米和小米关系的一系列猜测。对此,黄汪在战略沟通会上做了解释。他说,并不是小米的每一个智能可穿戴项目我们都会参加。在华米和小米的可穿戴合同的正式协议里,华米和小米的可穿戴战略合同从来不存在任何的独家或者是排他的约定,里面的正确表述是“同等条件下最优先的合作伙伴(Most preferred partner)”,合同本质是双向选择,双方都会衡量自己的取舍和得失,而且这种合作关系是一事一议,很可能在这个产品上合作,在另外一个产品上可能就不合作。

实际上,此前华米推出自主品牌的智能手表时,外界就认为是华米刻意在去小米化,寻求更大的独立发展空间。如今,随着华米产品的不断丰富,以及合作伙伴的不断增加,华米正在构建起独立的健康生态,利用科技创新的力量,真正的连接着健康方方面面。

表海战术背后的战略合围

2019年11月14日晚上,华米供应链例会规划下一代产品组合。会议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凌晨,黄汪在朋友圈里开玩笑称,决定正式命名华米为“表厂”。

4年前,华米自主品牌AMAZFIT智能手表问世时,只出了智能运动、基础智能、旗舰级智能三个系列。今天,已经扩展到了涵盖健康、时尚智能和X系列等6个大的系列,包括了15个在售的型号以及39个SKU。

今年,对于华米智能手表而言,更是里程碑式的一年。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黄汪曾透露,在未来几个月的时间内,华米科技会推出超过十款智能手表新品,以便更好地抓住智能手表的增长势头。

如今,这些产品陆续面世,并取得了不俗的销量。天猫双11中, AMAZFIT系列一小时销量就超过了去年双天的销量,并最终拿下了双11预售榜第一、首日九冠王。在11月5日的京东特惠日大促中,AMAZFIT同样力压群雄,获得了智能穿戴类销量、销售额双料冠军。

但随着华米源源不断的新品问市,外界也难免质疑:这种表海战术能够成功吗?而“表厂”,最早也是业界对华米表海战术的调侃。

黄汪表示,这个思路,外界的人看到的是华米不断面世的新产品,但没有看到的是华米内部的操作系统和芯片平台。在产品研发上,华米用三个芯片平台,实现30多个SKU,6大产品线的做法,就像阿里提倡的“技术中台”。在硬件行业里,这种做法叫做IPD的集成研发,它也是很多电信企业采用的方法。

但智能手表真的有必要出几十种款式吗?黄汪认为,有的。

可穿戴设备虽然是一种新型的硬件产品,但功能上,装饰依旧是其基本的功能之一。华米研究认为,手表品类不像手机,大部人都不愿意自己戴的手饰和手表跟别人一模一样。在装饰品上,人们追求的是多样性,就像有人喜欢Prada,有人喜欢Chanel,有人喜欢钢铁侠风格,有人喜欢运动风格。而华米所做的,就是满足不同消费者的多样风格。

“就是瑞士的Swatch,你会发现它有各种各样的手表,从小孩到老人什么类型的都有。华米的主营业务,从硬件角度来说就是智能手表,我们未来会有更多的品类满足不同喜好的消费者。”黄汪说。

这种海量系列的产品的战术,也被手机厂商使用过,又被称为机海战术。老牌手机诺基亚、三星、摩托罗拉都用过机海战术,在功能机时代,曾经独霸一片天地。到了智能机时代,很多智能机厂商也加入机海战术,力图分食更多的市场,比如小米推了红米系列、redami系列;华为不满足于mate机型的高端市场,又推了低端的荣耀系列,nova系列等等;vivo和OPPO也在推高性价比的iQOO系列和realme系列。一时间新机发布接连不断,你方唱罢我登场,争着占领销售冠军宝座。

很明显,不断推出新手机的机海战术可以满足年轻人的心理,促使他们不断的更换着自己的手机。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机海战术都能取得成功,比如魅族。而分析魅族没能成功的原因,其中一个就是,它没有像华为、小米、OPPO、vivo一样,打造爆款。

而小米手环1成为当年的爆款后,华米的产品,除了手环、智能手表,还包括体重称、体脂称等一直都采用这种爆款打法。

“有些人只看到了表海战术,没看到在数量背后的战略合围。”黄汪说,华米看似做了很多品类,但仍然是秉承单品爆款的思路。在他看来,单品爆款做法的打法有一个优势:能够把产品做的非常极致,也能很好的控制成本。

看似激进的产品策略,其实是一种战略更聚焦。上华米从上市的前一年就开始低调布局增长战略,在研发方面慷慨投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华米研发费用同比增长了111.38%。

而随着自有品牌AMAZFIT的品类和销量双双爆发,以及基于RISC-V指令集的“黄山1号”顺利量产并在产品中落地,黄汪已经带领华米打赢了战略合围的第一仗。但黄汪依旧保持危机感。他在朋友圈里写道:“危机感”是华米核心团队从来没停止过的感觉。华米创办那一刻是死过了一次的重生,而过程一直都是巨头立于侧的恐惧。现在大家看到的是过去的成绩,我们看到的是更大的蓝海和更凶猛的鲨鱼。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