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浅谈(二)

去年我在某一次电话会议时说过一句话:学会与市场共舞,但自己要清醒。

翻译一下就是,可以知行不合一。

比如,以你的判断,一只股票已经在它的价值高位了,再往上就是泡沫了,你的选择有两种,第一种,保持清醒,离场;第二种,保持清醒,继续持有。

我属于第二种。

我通常会把自己个体的判断和市场整体的判断及市场情绪分开来看,也就是我会在“知”上保持自己的观点或者修正我的判断,但“行”上,我会选择跟随市场的选择。

还是上面那个例子,当一只股票已经在我的认知范围的高位区间了,风险必然是累积的,我内心也很清楚如今的股价已经是高估了,但我通常的做法是,继续持有的同时保持内心对股价的高度警惕,而不是选择众人皆醉我独醒所以我先撤。

理由很简单,因为最终的结果无非就两种,一种是证明了我是对的,股价在后来再涨了一段时间后确实见顶了,不过结果是我不如卖得晚的人赚的多(当然了,并不是每个能持有到更高位置的人都是有理性思路的,大部分或许都会被套,从而比卖得早的人更亏,但这就是方法论的问题了,不做讨论。);第二种结果就是,我的判断是错的,股价并未高估,是我的认知错了,那这种情形,谁比较吃亏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这样看来,面对这种情况,最优也是收益最大化的选择就是保持清醒,继续持有,但前提是你必须能理性客观地看待市场行为,绝不情绪化,你得清楚地知道你现在赚的到底是什么钱,除了保持对市场的敏锐度&理解市场本身的行为以外,还得动态去审视自己之前的判断是否存在修正的必要,同时还必须一开始就形成了一套适合自己的交易体系,这样才能保证你大多数时候都能获得超出一般投资者的收益率。

即然是最优选择,那固然不是简单的事情,所以次优选择就是到了自己心目中的高估位置就卖掉。

其实低估也是一样,就拿最典型的港股来说,你能说她没低估么,遍地黄金都说了几年了,年年说年年跌,又有多少洼地被填平了呢?

但那些公司被低估是事实,但不涨也是事实,你说信仰这东西咱咋去评价呢,对市场的信仰和对低估标的的信仰。。

其实说到信仰,我有个不成熟的小思想不知当讲不当讲(还是讲吧),那就是,若你有对一直不涨的市场和标的有信仰,那不是出在情绪化,而是出在认知。

而这种认知,通常是宏观上的认知。

高估的股票不一定马上会大跌,低估的股票也不一定马上会大涨。要获得高收益率必然要兼顾时间效率。全面的思维体系和认知框架会帮助我们更好地择时。

上面说了这些,可能我的思想并不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但也没关系,每个人只要保持好自己最舒服的思想状态就行,彼此尊重是很重要的事情。就像我平时基本不太会在私下和朋友们深聊投资观点,一般会安静倾听比较多。若于我有启发的,当然更好,如果于我有冲突的,我就更不会开口了。主要还是因为我不喜欢冲突和争执,毕竟若对方是成熟的投资者,Ta就基本已经形成了自己成体系的一套思想和交易方案,不会轻易被外界所改变,若是小白,我去解释和争论都显得时间成本太高。既然如此,彼此尊重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我的性格还是有一些自我的,但我更理性客观。我通常觉得,如果市场没有按我的预期走,那就是我错了,是我阶段性判断错误了,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吸取教训马上纠偏改正,不会有任何情绪化。

我当然也有信仰,但我的信仰只有一个,信仰不断学习的力量,信仰自己不断动态调整的投资体系,而从来都不是某一个时代,某一个企业,某一个股票,他们都是阶段性的,而非永恒。

今天还看到一句话,貌似理想的李想说的:“人和人之间唯一的差别就是学习能力和学习速度,其余都是骗人的。”    深以为然。

另外还说一句,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在自己的领域表现优异来证明自己,但在股市里,我觉得证明自己的方式从来都不是通过“证明你是正确的或者你看对了”,而是要证明你有能力持续性获得高收益率。因为,正确与赚钱,有些时候,并不一致。正如一句话,悲观者正确,乐观者赚钱。

努力不断学习吧,因为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有持续性地保持高收益率的可能性,持续性地获得较高收益率才是能力最极致的体现。

共勉!

雪球转发:2回复:2喜欢:3

全部评论

一叶知秋_H06-22 23:45

价值观很一致

高山流水xz06-22 19:07

回答很中肯,难怪VK能赚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