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判虚增119亿,是真造假?还是“围魏救赵”?

“康得新四年虚增利润119亿”。

这颗雷搅动了整个资本市场,7月8日星期一,大盘大幅下挫,许多股评人士认为康得新的造假事件是其中原因之一,权威机构言辞凿凿的确认,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市场一片嘘嘘声,本博作为一个市场参与者,我非常理解康得新给予资本市场带来的负面效应,也非常理解那些坚定地要求严惩造假者,要求康得新退市股民的心态。然而,大家在崇信监管层公正严明地执法的同时,是否冷静的思考过,这样一个国内高分子材料领先的平台公司,一个先后取得预涂膜世界第一,光学膜国内第一,裸眼3d\sr虚拟技术全球第一,碳纤维产业打破日美垄断的先驱新材料企业,一只市场公认的白马股,怎么一个晚上就变成“老鼠”呢?这些难道是一纸公告就能够解释得清楚的吗?市场是否会有更深入的分析和解读?而我们刨根问底的研究又能够为我们带来哪些启发和深思?

其实,作为康得新的股民,我们对康得新的看法和理解与众不同,因为,我们(15万康粉)从康得新的危机初始,就几乎是24小时全天候盯着事件的发展变化,我们没有错过一个信息,同时我们几乎是全身心的参与到公司的各种公开活动中,我们有别样的感受。因此,我们对此次监管部门的调查结论是有疑惑的。

一、真的造假了吗?

“康得新四年虚增利润119亿”。这个结论我们无法接受。

我们现在设定15---18年财务造假,按公司造假的模式,我们进行一番推论。公司4年扣非净利润合计59.7亿,营业收入377.3亿,净利润率(剔除18年非标)19.7%。按照这个设定的年报制作的模式,我们可以得出一组数据,即:虚增119亿净利润,净利润率19.7%,营业收入应该是:600亿。也就是说,要虚增119亿利润,需要同时虚增营业收入600亿。净利润率越低,虚增的营业收入会更大。而现在实际的情况是,四年年报总收入只有377.3亿,退一步说,就是康得新4000员工天天躺着公司草坪是睡觉,公司的生产线生产的是空气,公司一切地面上的东西都是海市蜃楼,他的报表也虚增不出600亿的营业收入啊。谁能够告诉我,这119亿利润的假是怎么造出来的?需要怎样的高超技巧?

复杂的会计准则我不懂,我只知道许多浅显的道路,就如我知道姚明很能长高,但他不能长到天上去一样。“三人市虎”或许会信,而一人市虎我怎么能信呢?

二、谁又是“围魏救赵”的“赵”?

康得新的危机,是从大股东承认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22亿由此导致15亿短期债券违约引起的,深交所发问询函,要求公司对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进行说明,经过公司管理层的一系列排查工作,最后确定公司有122亿现金存放在北京银行西单分行,公司就此发了三个有关公告,确认大股东通过与北京银行签订的违法违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占用上市公司122亿资金,并在商务函和律师函中明确指出,大股东与北京银行确定的协议自始违法无效。在股东大会和电话会议上,多次说明,北京银行的122亿就是康得新的,而且以19年一季度1.4亿北京银行返回的利息进行佐证。这就是本次康得新危机的核心,也是监管部门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的理由。

然鹅,我们从立案调查结论中,却找不到在122亿的影子,也找不到对大股东占用巨额资金的说明和处理意见,对北京银行的行为也没有只字评说,见公告语言:

“将协议下子公司账户资金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北京银行 西单支行 3258 账户,如需付款再从母账户下拨。各子账户实际余额为 0,但北 京银行提供的银行对账单上不显示母子账户间自动上存下划等归集交易,显示余 额为累计上存金额扣减下拨金额后的余额。”

“,实质上 系康得新向关联方康得集团提供资金、康得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的行为, 构成康得新与康得集团之间的关联交易。 ”

上面两段文字中,我们得知:

(一)、北京银行是不是姓“赵”?

对北京银行的《资金管理服务协议》没有定性,是合理合法呢?还是非理非法?不知道。但当我们仔细地琢磨这几句话后,我们会有一系列的疑问,如果再深究下去,我们会如见洞天。

“实际余额为 0”,康得新的银行账户上余额为零,钱呢?在大股东的账户上,怎么去的?划拨。

“显示余 额”为累计上存金额扣减下拨金额后的余额。什么意思?就是会计年审时查账,发债券给投资者看,这时显示账面是有钱的。

现在问题就来了。我不清楚国内大小银行有多少提供了这项服务,也不清楚3000多家上市公司有多少进入和参与了银行的这种服务模式,如果康得新遇到的这种情况存在普遍性,那结果会是怎样?

(1)、会计事务所,审计事务所都是通过向银行发函证确定上市公司的银行现金存款的,现在银行回复年审会计师的数据是显示金额,而不是“实际余额0”,并由此得出上市公司现金存款是真实的结论,并出示无保留意见。如果1.5亿股民查看上市公司年报的货币现金都是这种情况,报表数据的真实性何在?审计系统的信用何在?证券市场的基础何在?投资者买入股票的依据何在?

(2)、康得新的中短期债券都是北京银行发行的,发债时,北京银行展示给投资者的康得新货币现金是185亿,这是债权人对公司信任的基础,而真实的数据并非如此,债权人看到的是显示余额,而实际康得新银行账号是资金为零。如果这在上市公司是普遍现象,而且当债券投资者得悉了这一真相,那投资者还敢不敢投资上市公司的债券呢?上市公司的发债系统如何维持?

(3)、康得新发行了国外3亿美元的债券,现在已经违约,在发行债券的时候,相关国际审计机构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一定是做了严格的审计的,孰知,那些顶级的会计师、审计师见到的也是北京银行出示的“显示余额”,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中国的银行会有这么出乎意料的“玩法”。在他们以此类推中国上市公司和银行都有这个“绝活”的时候,国外投资者还敢与你“恋爱”吗?国际发债系统还能够维持下去吗?

人无信而不立,北京银行的两手把戏,一手是实际余额,一手显示余额,要钱没有,要数据靓丽,如果这件事情大白天下,而且带有普遍性,那银行系统,证券市场,发债市场将会有何等的“震撼人心”啊?

康得新的股民已经有了体会,当我们发现自己的全部资产归零时,你还敢对父母妻儿言明吗?我们只有暂时瞒着,慢慢筹钱垫上,等过一段时间再慢慢透露,我想,这是好办法。而北京银行的《现金管理协议》的震撼力不会亚于你的“资产归零”,这是颗“核弹”啊。

《皇帝的新装》中,那个大喊“皇帝什么也没有穿啊”的小孩,是不对的,你应该等皇帝游完街回到宫中穿好衣服再喊。

北京银行或许就是那“赵”和那没有穿衣“皇帝”。

(二)、大股东是“有心栽花”还是“无心插柳”?

大股东行为定性为“关联交易”,我百度了一下“关联交易”,理解范围多达13种情形,如果解释权在大股东手中,足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现在我们虽然还找不出确凿的证据证明大股东在这次调查结论中有什么非分的动作,但我们肯定大股东是最大的收益者。按动机论分析,我们无法排除大股东是推动上市公司退市的“元凶”。

从我们对调查结论的这几句简短文字的琢磨,我们有一些疑点:

1、虚增的119亿为什么与122亿如此接近呢?就差两个季度的利息2.8亿。两者是否有内在的关联?

2、调查结论大股东与上市公司的资金往来关系定性为“关联交易”,而关联交易13种情形中,“贷款担保”是最严重违规的行为,难道这122亿真的还在北京银行账户上,是因为大股东用它担保,从银行贷款了?从康得新一季度收到1.4亿利息的情况推断,这122亿还真的有可能至今躺在北京银行大股东3258账户上,因为此段时间,大股东的账户全部冻结,他也没有能力偿还1.4亿利息。这是唯一可以解释的理由。

3、康得新即使退市,难道大股东占用的122亿就不要偿还了吗?

4、为什么调查结论偏偏避开122亿不提?这可是立案调查的起因。

5、退市对大股东的好处究竟有多大?

6、退市真的可以将大股东与北京银行签订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规避《上市公司管理准则》的有关条文规定,转变为合理合法的?从而把大股东和北京银行解救出来?


总之,康得新股民对调查结论充满疑虑,只有一点是大家非常确定的,那就是股民投入的资金破产归零。

可怜的康粉,我们是真正的“魏”了。

雪球转发:33回复:151喜欢:15

精彩评论

wesleycas07-10 00:04

顾胜先生的观点就是精辟!

上善若水漫金山07-09 23:54

赌场有人出老千,赌场老板反倒把众赌客罚个底掉,赌场要这么开还有人敢玩吗?大A连赌场都不如。

不明真相de投资者07-09 23:44

调查的起因就是那122,调查结果却只字未提,滑天下之大稽

h666678007-09 23:36

st抚钢造假8年不退市   如此区别对待是对法律的践踏

全部评论

無為mtm07-15 15:34

不明白你说的“市场的声誉、社会的公平正义”是什么?KDX是谁在财务造假?是否真的连续四年亏损?所谓造假和亏损是否真正坐实了?!既有多年连续做假及亏损,此间为什么会审批通过市场增发,此间为什么会批准通过海外发债。就凭江苏证监局几个月的初步调查,就能全盘否定过去年份监管层所做出的决策。这么做的结果是让中国股票市场及监管层蒙羞,还是你所说的维护“整个市场的声誉”?!
如果真有财务造假,上市公司本身的造假动机是什么?真有造假也只是大股东造孽,KDX退市保护了大股东的既得利益。把本应受到惩罚的不道德行为保护起来,惩戒广大无辜的中小股东,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社会的公平正义”?!
想想吧,别脑子发热,你这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胡小白073107-15 13:39

拯救的不是“没有价值的中小投资者”,而是整个市场的声誉,社会的公平正义!我不知道你所说的价值是什么?!

Gaofei49807-15 11:10

从一开始你就是一个搅屎棍,动辄几百亿的碳纤维投资,老钟在妄想绑架谁,又在欺骗谁?

财经真相07-15 10:45

当然不会

熊猫是个宝07-15 10:38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
第五条 当企业与客户之间的合同同时满足下列条件时,企 业应当在客户取得相关商品控制权时确认收入: (一)合同各方已批准该合同并承诺将履行各自义务; (二)该合同明确了合同各方与所转让商品或提供劳务(以 下简称“转让商品”)相关的权利和义务; (三)该合同有明确的与所转让商品相关的支付条款; (四)该合同具有商业实质,即履行该合同将改变企业未来 现金流量的风险、时间分布或金额; 3 (五)企业因向客户转让商品而有权取得的对价很可能收回。

由于康得新存放在北京银行的存款是被大股东给所实际占用的,所以销售商品的对价是无法收回的,是否就是因为不符合“企业因向客户转让商品而有权取得的对价很可能收回。”而判定康得新虚报收入呢?$*ST康得(SZ002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