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看康得新,造假乎?退市乎?(四)

前言

我已经“被清仓”康得新股票,也即将退出股市,从此结束十年的煎熬,然康得新让我刻骨铭心,不甘心就此即去,正值年报问询函回复之际,本博日夜反复阅读,细心琢磨,不肯错过一字一句,似拨云见日,茅塞顿开,一个危机中真实的康得新呈现在眼前,本已“高高挂起”,但又“欲罢不能”,踌躇之间,不禁“抛砖”也

康得新的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是公司对自危机以来的一系列问题的集中梳理和表态,由于这次回复是在监管部门调查期间进行的,而且是时任董监高全员退出之后的工作,所以,我认为这次公司高层所披露的问题的来龙去脉应该近乎“真相”,也会无限接近证监会的调查结果,甚至本博认为,公司的回复内容可能正是以证监会的调查摸底情况为“蓝本”,从现任高管的个人名利是非的角度分析,我们也应该相信回复内容的真实性。

正文

五、122起诉讼有多“可怕”?

我们从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得知:截止2019年4月16日,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涉及诉讼案件共122起,其中被诉金额 5000万以上的35件、劳动纠纷59件、其他小额诉讼18件。累计涉及影响金额550,673 万元。

我对35起5000万以上的进行了一下梳理:

1、3月11日披露:24起;

2、3月19日披露:7起;

3、4月12日披露:4起。

总计35起,涉及金额53.23亿。

(不包括5月20日公告的3起,8亿和5月21日公告的1起14.73亿。最后这两次含对大股东担保18.97亿,一、二期短期债券2.64亿,康得新与钟玉共同债务1.15亿)

对这35起共53.23亿的诉讼清单,我们得知,大都是银行1年期和半年前的短期借款。我们再从一季报翻看,公司短期借款53.39亿。

从这两个数据比较看,我们是否可以得出判断:康得新在银行的所有短期借款,都被追着要偿还?只是什么原因?我想可能是银行出于风控的有关规定,虽然借款没有到期,仍然要跟风起诉。

同时,我们从一季报发现另一组数据,让我们无法理解。

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18年一季度:21.4亿;19年一季度:41.45亿;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20.03亿元,主要系报告期内周转贷款所致。

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18年一季度:12.1亿:19年一季度:47.55亿: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35.46亿元,主要系报告期内周转贷款还贷所致。

我们从公司公告中得知,自19你1月25日起,公司包括5个主要账户的几十个银行账户都冻结了,从具体时间甚至可以提前到1月15日前(公司公告15亿短期债券没有偿还的原因是:账户冻结)

那我们就有无法解释的疑问:

1、康得新19年一季度的借款和还款远远大于18年正常情况下的借款和还款,这说明公司的资金流动更充足,这些钱从哪里借的,又还到哪里去了?

2、既然银行的账户(含5个主要账户)都被冻结了,那这些借款和还款是通过什么渠道运作的?

3、18年底,康得新短期借款总计59.8亿,按照19年一季度周转贷款还贷47.55亿,我们是否可以得出一个推测:18年底的短期借款80%被周转了一番?

4、从19年一季度与18年一季度公司贷款周转率比较,康得新的实际还贷信誉比以前好多了,为什么这些起诉仍然不依不饶呢?他们是真的想让康得新的短期借款为零?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或受到某些利益集团的统一操控?

5、我们从公司的回复公告中还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即:除其中两 起大额案件(2019)苏0508民初1176号和(2019)苏0508民初1177号总计9000万以外,其他案件没有实质重大进展(这是截止6月10日)。这是“围而不攻”?还是“围魏救赵”?

公司在“挖雷”,尤其是扔雷的技巧高超,再配合“肖玮”等媒体的配合,二级市场妖雾笼罩,股价被打死了,股民亏死了,而那些“诉讼案中的资金流动”却风起云涌,好不热闹,担保借款和大额偿还从来也不披露,这让我们投资者如何相信新一届董事会和那些持股为零的高管们?

122起诉讼有多“可怕”?我认为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那些利用操纵这些信息以达到自己利益最大化目的的集团和个人。

五、“放假”了,利弊何论?

康得新“员工放假了”,媒体铺天盖地的,“肖玮”等人似乎中了六合彩,不吃不睡的扛着行旅去采访,他们的一切努力,就是要证明一点:康得新破产了,而且执着的要所有的股民相信:康得新要破产了。我猜测,这是否也是“肖玮”的哥哥“肖某某”所非常乐意看到的结果?

下面我想以我对康得新的了解和至今获得的信息,解读一下员工放假以及相关子公司破产的实际影响,

两个子公司破产:

1、康得新的香港全资子公司智得国际

这个子公司只是公司的一个资本运作平台,没有实质性的业务,也从来没有证据显示其为康得新创造过利润。当前运作的就是2亿美元的理财业务,这个公司或许与大股东的资金内外流通有关。

关于2亿美元的理财问题,早在18年下半年,就有财经专业人士质疑3亿美元被大股东通过香港子公司康得新智得国际转移到了康德集团,理由是,这个专业人士查到了康德集团有一笔21亿的信托资金来源,但没有公布具体的信托名称,这笔资金很神秘,当时这位人士写了一篇文章,发布在雪球,我当时看过这篇文章,但后来据这位人士透露,他接到了康得新的律师警告函。我当时非常担心,这是一个很大的雷。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透露。直到公司公告,得知2亿美元落到了中融国际,而且是通过理财的方式借出的,19年9月5日到期,我这才放心。

言归正传,我认为,香港智得国际的破产,对康得新没有影响,如果说有些许影响,也只是少了一下管理经费的支出吧了。

2、康得新德国慕尼黑的汽车轻量化部件设计公司

康得新现在的业务原本就没有碳纤维,所以,康得新德国的这个子公司完全是钟玉套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和资源,为康德集团子公司康德复材的产业链而设立的,钟在与股民的交流会上曾经提到过,说这个公司会从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盈利,但我想,它是永远不会盈利的,因为它压根就是为康德复材服务,所以,这个公司破产,除了会减少康得新的部分研发、人员、场地经费支出外,对康得新几乎没有负面影响。

暂停生产的几家公司(或生产线):

1、康德菲尔

康德菲尔生产线暂停,影响营收9亿,预涂膜的业务全部转移到北京功能基地。

我们从18年报中得知,公司预涂膜生产量已经从17年的4万吨缩减到18年的3.5万吨,销售量从17年的5万吨缩减4万吨。这个业务是康得新的传统业务,与光学膜相比,是未来可能要逐步淘汰的业务。公司也在前期剥离了一个生产线,回复公告中担保计提的6120万就是这个预涂膜子公司的遗留问题。

现在的情况是,据有关公开信息显示,北京功能的预涂膜有三条生产线,18年只开通了一条,产能约3亿,现在由于康德菲尔生产线暂停,预涂膜的合同生产全部转移到北京功能,北京功能现在三条生产线全部开通,而且满产,预计全年产能9亿。基本是能够满足市场需求,从18年报中得知,预涂膜存货控制的非常好,印刷包装类用品库存量同比减少65.18%。

因此,康德菲尔暂停生产线,影响预涂膜营收最多也就是20%左右,这不光是产能的问题,也是整个行业市场萎缩的问题,令投资者放心的是,预涂膜由于前期产能控制得好,库存较少,不会给光是造成负担。

2、裸眼3d生产线

从一些公开信息得知,康得新张家港光电的裸眼3d的k3线已经暂停,同时,裸眼3d在其他城市设立的子公司也暂停有关业务,如:分别成立于2016年、2012年和2013年的康得新智能、上海玮舟和南京视事盛。对此,投资者认为董事会是要中断这一新兴业务。

其实,现在关闭的3d生产线,是康得新2.6代k3线,虽然是当今最先进的,但应用层面已经过时,康得新已经研发成功了3.0代产品,可运用于0led柔性屏上,这项技术是与三星联合研发的,光二项目的3d是k6线,主要运用于大屏。康得新已经与华为合作推出运用于8k大屏电视屏幕的3d产品,这项产品有一个条件,就是需要在5g信号源的支持下才有较好效果,因为3d\sr技术会损耗50%的分辨率。接下来OPPO、vivo也将运用康得新的3.0代技术,原计划就在今年下半年。
虽然k3线暂停,但有关研发人员和研发线还是保留了下来,据肖玮的采访报道,外地三家裸眼3d公司的研发人员的合同已经转移到了本部,这是康得新重生崛起的“种子”。

同时,也有许多投资者会担心,3dk3线停下来了,那这些设备是不是就闲置报废了?其实,这个问题投资者在17年就在交流会上提出了,当时由于大家担心二期一亿裸眼3d线如果遇到市场不及预期,这个投资是否会有风险的问题,钟玉明确告诉投资者,裸眼3d生产线与其它光学膜生产线是可以通用的,裸眼3d线可以生产其它光学膜。没有生产线闲置和报废之虞。

公司董事会这次对公司的机构、人员、生产进行的重大调整,是一个去臃从简,增收节支的过程,是借这个机会的一个精兵简政的策略,这些举措有利于公司在危机时段有力地保障核心生产的正常运转,同时,也为公司走出危机后重生更加轻松、有力提供了良好的内部条件。

“放假了”,对于这次被裁减和被休息的员工不利,对二级市场的舆论影响也呈负面,但实质上,对公司短期营收的负面影响非常有限,对公司的长期发展的积极影响确是深远的。

雪球转发:2回复:48喜欢:4

精彩评论

吾是顾胜06-16 21:39

你是现在难得一见的老康粉,老朋友了,你还在,我非常高兴,我可能没有你幸运。但我会把研究康得新的工作继续下去,它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面镜子,也是中国企业自主发展,勇于创新,敢于挑战的一杆旗子,同时,在它身上,我同样也看到中国证券市场制度以及执行力的欠缺,体会到“诚信”在社会的每一个行业中的重要性。
康得新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最精彩的部分还没有开始,我作为一个曾经深陷其中的投资者,作为未来的一位观众,我会一直跟踪下去,并通过对康得新的解剖,深刻理解中国的证券市场,理解中国的企业,理解人性。

全部评论

郑创成07-07 21:25

明明已经实锤造假了,你还执迷不悟。康得新债务危机,大股东质押奇高的时候,我就全部清仓出逃了。中国的好公司多的很,没必要在一家垃圾公司身上吊死,碰到垃圾人,垃圾公司第一时间应该是逃跑,而不是和它辩论讲道理,那是自寻死路。

清扬220006-19 13:09

留着

求知若渴-06-18 21:23

大股东开始反击了,海尔兄弟来了

吾是顾胜06-18 09:29

6月6日的股东大会,围攻了肖玮,质疑了肖鹏、否决了议案,对背后的利益集团还是有明显的震慑效果。

吾是顾胜06-18 09:22

这个帖子写得好,应该单独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