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看康得新,造假乎?退市乎?(三)

前言

我已经“被清仓”康得新股票,也即将退出股市,从此结束十年的煎熬,然康得新让我刻骨铭心,不甘心就此即去,正值年报问询函回复之际,本博日夜反复阅读,细心琢磨,不肯错过一字一句,似拨云见日,茅塞顿开,一个危机中真实的康得新呈现在眼前,本已“高高挂起”,但又“欲罢不能”,踌躇之间,不禁“抛砖”也

康得新的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是公司对自危机以来的一系列问题的集中梳理和表态,由于这次回复是在监管部门调查期间进行的,而且是时任董监高全员退出之后的工作,所以,我认为这次公司高层所披露的问题的来龙去脉应该近乎“真相”,也会无限接近证监会的调查结果,甚至本博认为,公司的回复内容可能正是以证监会的调查摸底情况为“蓝本”,从现任高管的个人名利是非的角度分析,我们也应该相信回复内容的真实性。

正文

四、9起未披露的担保,掩盖了惊天的秘密。

自康得新危机以来,还有一件事情是公司高层讳莫高深的,虽然股民千呼万唤,仍手抱琵琶全遮面,不肯露出庐山真面目,这就是“援顺公司”。本帖就是要试图揭开她的“红头巾”。


(一)、注意以下时间点

19年1月11日,网络上传出援顺公司与光电公司联合签发的“告知函”,其内容显示,援顺公司对张家港康得新光电公司的往来资金进行“代收代付”;

1月16日,网络信息表明,援顺公司在工商银行单独建立账户,以承接“代收代付”的资金往来;

1月15日,康得新公告15亿短期债务违约;

1月25日,康得新公告其包括5个主要账户的几十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股票“带帽”,危机正式开始。

危机爆发后,由于银行账户冻结,包括光电公司在内的康得新的所有子公司资金流动性枯竭,这意味着什么?大家非常清楚。

(二)、19年一季报重要信息

“15. 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20.03亿元,主要系报告期内周转贷款所致。 16. 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35.46亿元,主要系报告期内周转贷款还贷所致。”

危机是1月25日正式开始,流动性枯竭,然而,一季报却明确显示借款收到现金大幅增加20.03亿,而偿还债务支出的现金更是同比增加35.46亿,这是非常奇怪的现象,投资者一头“雾水”。公司究竟是有钱还是没钱?银行账户是冻结还是没有冻结?生产经营是正常还是不正常?这一系列问题我们无法解释,也看不透。

(三)、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给我们传递了什么信息?

年报问询函第5个大问的第二小问中给了我们寻找答案的蛛丝马迹。

请看:请 说明你公司对外担保未履行审批程序的具体情况。

公司回复:,共发现 11 笔未能履行审批程序的对外担保,详见下表:公司在表格列举了明细后,进行了说明,说明有两层意思:

一是上述第 1-9 笔担保应 由公司董事会决议同意后提交股东大会进行审议方可实施,但是由于债券违约,银行 债权人委员会要求实施资产抵押担保,同时政府协调担保公司为公司提供融资担保, 并要求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提供资产进行反担保,为了缓解当时公司的偿债压力,时间 紧迫,上述第 1-9 笔担保并未履行上述规定的审议程序。

二是第 10、11 笔对外担保,在公司 2019 年 5 月 20 日收到(2019)京 04 民初 458 号案件的应诉材料之前,公司现任管理层对该两笔担保并不知情。

下面我们分析一下1--9笔未履行程序的担保。

(1)、一年期对光电公司的直接担保有三笔(危机发生期间的担保贷款)

19年1月11日:1.68亿;

19年1月16日:1.5亿;

19年2月1日:0.5亿; 三项合计:3.68亿。

(2)、政府协调担保公司为公司提供融资担保, 并要求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提供资产进行反担保,有两笔,一年期

19年1月16日:1.5亿;

19年1月16日:1.9亿; 两项合计:3.4亿。

(3)、5年期为光电公司的大额担保贷款,两笔;

19年1月15日:3亿;

19年1月15日:25亿; 两项合计:28亿。

除去一笔18年11月16日的危机前担保和19年1月25日的短期补充担保(公司已经专门公告)其它7笔担保贷款合计为:35.08亿。

以上信息分析:

(1)、其中28亿5年期贷款,这个信息在1月16日左右就流传出来了,当时网友是从公开信息栏中截图的,但公司没有披露,当时我们是半信半疑,本次回复公告是第一次正式披露;

(2)、在此之前,网络上有一条信息,苏州市向援顺公司注入纾困资金,但这条信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也不清楚纾困资金的具体来源,从列表中,我们可以找到3.4亿资金来源,与网传信息比较接近,即政府协调的融资。

(3)、其中1年期3.68亿是直接为光电公司的担保贷款,具体情况回复公告没有说明。

(4)、注意35.08亿担保贷款的时间:

这7笔总额为35.08亿的贷款,时间跨度是19年1月11日--------1月21日,即10天之间。这10天有何特殊的意义呢?这10天是援顺公司告知接管光电公司、建立工商银行账户、宣告康得新主要账户冻结的“间隔空挡”。同时,我们已经从北京银行事件的公告中得知,冻结康得新在北京银行主要账户的不是别人,正是各大银行在张家港市和苏州市的分行。这其中有何深意?各位不妨大胆地去推论。

本博在此暂且不去深究其中的奥秘,我只想弄清楚这35.08亿贷款会落到哪里?

我们首先可以确定,这些钱不会落到光电公司在北京银行的账户上,也不会落到康得新的其它主要账户上,因为那些账户不是被张家港和苏州市银行冻结,就是被1月15日违约债务债权人冻结,如果贷款资金进去了,结果一定是违约短期债务偿还和北京银行账户解冻,危机全面解除。这或许是某些利益集团不愿看到的。那贷款资金流哪里了?我看,唯一的去处就是援顺公司在16日开立的工商银行账户。

这样,我们就可以解释19年一季报有大额资金流动的原因了。

我现在可以初步得出结论:

康得新缺钱,导致许多除光电公司以外的子公司资金断裂,致使子公司倒闭,破产、裁员,而光电公司由于受托于援顺公司,得到28亿---35亿的资金支持,因此能够维持正常生产经营。这也是康得新公开信息中反复提及的而投资者始终疑惑的:公司生产经营正常(持续)。这个结论,以前我一直是推测,而现在基本上就是“确定”了。因为公司的回复公告给了我们的确切的证据。

(四)、如何看待19你一季报的营收?

一季报的营收问题,是投资者预测康得新全年业绩的基础,也是判断康得新投资价值的一个重要标准,尤其是危机期间,更是推测康得新是否会退市或破产的一个重要考量。这个问题,自季报出台之后,本博一直不愿谈论,现在既然话到嘴边,就顺便解剖一下,以释群疑。

1、一季报营收5.37亿,同比下降84.87%。

2、我从两块来分析:一块是光学膜,另一块是预涂膜。

(1)、光学膜

援顺公司是1月11日告知接管光电公司,那从1月1日到1月10日10天的时间,光电公司的营收在光电原账户上。除去1月1日元旦假期,实际营收时间为9天,而一季度总计90天,那么,进入光电公司原账户上的营收比例是10%。

18年一季度营收为:35.5亿,19年一季度我们按照营收下滑20%左右计算,为约28亿。(光学膜下游产业19年下滑15%---20%),9天(10%)的营收为:2.8亿。

(2)、预涂膜

18年预涂膜全年营收12亿,19年我们按照下滑20%左右计算,月10亿,按照平均值,19年一季度营收2.5亿。

(3)、光学膜一季度营收2.8亿+预涂膜2.5亿=5.3亿。(与一季报的5.37亿营收非常接近)

这个推算有一个确定的前提,那就是:一、19你1月1日到10日,公司危机没有爆发,对光学膜生产没有影响;二、预涂膜生产北京基地始终没有受到影响,危机爆发初期康德菲尔影响也不大,后期虽有影响,但公司及时把订单转移到了北京功能,现在预涂膜北京基地由原来开机一条线到现在三条线满负荷运行,按18年产能情况推论,北京功能产能为:9亿---10亿。

(五)、援顺公司营收和利润是否并表?

当深交所第一次发问询函,要求说明援顺公司的事情开始,我就认为这是公司最难回复的问题,果真如此,至今,康得新的任何高管也不愿意涉及此话题,这里面有一个两难逻辑。

1、援顺公司接管光电公司是否构成违规?

按照上市公司治理规则,上市公司应该保持业务、人员、机构、资产、资金财务的独立性,而援顺公司是张家港保税区政府单独注册成立的一个独立性的公司,其与康得新或光电公司没有任何股权和业务联系,哪问题就来了,一个政府的下属独立公司,凭什么完全接管一个上市大众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呢?这与法律和规则完全不合。如果这件事情公开了,那我相信会有许许多多法律人士言辞凿凿地定性为“侵占”,媒体也会大作文章。

但站到政府的角度,我认为这又是合情合理的,政府有维护,支持,保护下辖企业责任和义务,也有保就业、保税收的的权利和责任,对于一个面临危机的企业,政府出面接管也是其权利的延伸,特事特办符合惯例。

所以,张家港政府的行为,虽有违规违法嫌疑,但又合情合理,这件事做了但不要宣扬,对公司高管,只看莫说。这个问题特敏感。

2、如果援顺公司并表,是否构成财务造假?

现在有两个铁定的事实摆在面前:一是援顺公司是独立的法人公司,与康得新和光电公司没有任何关联;二是,光电公司的业务资金往来,包括人员调整的补偿费都是有援顺公司支出,这些流水账没有一分钱在光电公司的账户上,全部在援顺公司的工商银行账户上。

假设并表了,那年审会计师如何从光电公司账户上查找这些资金进出的凭证呢?即使你让年审会计师去查援顺公司,那会计师会让你出示光电公司与援顺公司的关联法律凭证,这个凭证康得新拿得出吗?

假设并表了,光电公司银行账户中又没有这些资金的流水,没有营收数据,没有支出凭证,也没有资金寄存,结果年审会计师只能认定光电公司在一季度时段虚增营收、利润、资金。这不是财务造假又是什么呢?

当我们搞清楚了光电公司与援顺公司的两难逻辑,那这件事情公司高管始终缄默不言就能够理解了。你现在还会认为援顺公司并表了吗?

(六)、百猜不如一见

这次股东大会,有20名股民会后参观光电公司的厂区,反馈的信息基本上印证了我的推论,下面列举几段,作为旁证。

1、参观路线:1.增量膜,正常生产,以前最忙时同时开18台,400-500人,现在开6台,现在300人,今年春节后产能和人员开始缩减的 2.保护膜,k的客户切小后个供应手机厂商,正常生产,2条线都正常,工作人员介绍2条线对应2-3亿产值,产能和员工没变化 3.仓库,整体码货情况不错,看不出萧条的样子,昨天发那张图为证 4.激光雕刻机,k最6b的没备,各种功能用光学膜都是靠它刻的加工滑轮模具,比如棱镜膜3D膜等,正常运转 5.车窗膜参观窗口因扩产能被封没参观,工作人员说产能和人员只增不减。

(我的评论:光学膜产品中,电子显示行业占40%,窗膜占40%,其它占20%。现在从员工人数可知,电子显示膜减少30%左右,(现在是淡季),而窗膜还在扩产,有增无减,这说明中美贸易战对康得新的窗膜积极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未来在电子膜行业也会有积极影响,这种影响有两方面,一是产品价格会提升,幅度在20%左右;二是市场份额会增加,国内高端窗膜只有康得新可以与美国企业抗衡,贸易战的结果是,康得新大幅占领国内市场。窗膜已经打败了3m.)

2、进去以后,先在一楼厅,比较平淡,失望。随后转入二股会议厅,其富丽堂皇的装修就能看出公司曾经的辉煌。我来自大的集团,场面见的不少,这种会议室真不多。我上了个厕所,其手纸、设施一应俱全,洁净度象新的一样。随即见四辆大吧送职工下斑。
后来我又参见了生产车间(前有)只能说百闻不如一见!






雪球转发:10回复:120喜欢:21

精彩评论

越王之子06-09 18:45

在中国做股票投资的如顾胜这样的研究基本面真的是凤毛麟角,但是如此用功分析的能因此而赚钱的真的又是屈指可数,我可以断言:可能许多证券公司的评论员也没有他的水平----最起码他的心是真诚的,他的分析的过程是认真的!

乐观生活每一天06-09 20:54

我为什么说@吾是顾胜 此人“钟玉第二”呢,一言以蔽之,因为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钟,你还相信过往业绩的真实性,还大写特写,一篇接着一篇,是脑子进水了么,肯定不是,而是装傻,说是自己研究,实质是别有用心,祸害他人,跟钟玉有何区别!!

佐7fh06-09 21:15

就一呆子,傻孓。加不了书字。他如果受过高等教育,不会如此缺乏对信息的甄别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及逻辑性。不仅弱智,且无自尊,不停地被打脸,还不停地出来丟人现眼。

乐观生活每一天06-09 20:29

他根本不是代表个体,是个有组织的代言人,他以为拿些专业名词或无从证伪的数据使场内或场外投资者相信,这叫“砖家”,其实也是生活中常见的骗子伎俩之一,让人们失去对本真的常识性回归,他先是以一个“受害者(康粉)”身份来获得其他真实受害者的同病相怜,再通过些无法拷证的数据和信息用美丽的文笔加以润色逐步获得他们的信任,在人品上,他就是“钟玉第二”,他根本不管晒“顾胜”真实交易记录,因为他是个虚拟的人物

扬州金门高粱酒06-09 19:35

自始至终,你对康的分析都是错的,要咋说你才会懂呢?你的数据都是來自康得新的讯息,以前是这样,现在是如此,所以只会是错的,不会是正确的,保重吧!还有,上一次当学一次乖吧! $*ST康得(SZ002450)$

全部评论

烟雨平生yxl07-19 07:55

顾胜,文章写的很好,是下了功夫的。质疑合理。给予支持。

扬州金门高粱酒07-18 21:06

顾胜们,你们又被骗了,不过沒差,股票停牌,不算利空 $*ST康得(SZ002450)$
这下还有人会相信康得新吗?

扬州金门高粱酒07-07 09:44

你们这些人很奇怪,说的比ZJH还多,唉!我只能说,意淫也要看情势,別再用一堆自以为是的分析來自我安慰了,保重哈

亚军的心07-07 09:17

可怜人 可恨人

康为07-07 09:11

关于财务造假的逻辑分析:根据披露的15-18年虚增利润总额、报表营收和利润指标、关联交易金额综合分析,得出以下结论:1、这几年公司的采购和销售绝大部分都是走关联交易通道。2、zjh认定关联交易都是虚增的,几乎把报表营收和利润全部抹掉。3、zjh认定的119亿虚增利润总额应该是指关联交易毛利,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利润总额,所以才会有远超报表数据的所谓虚增利润总额。
如何自证清白:1、公司在申述中必须力证关联交易是真实的交易,有物流作支撑,而非通过走账的虚拟交易。2、提供关联方对外采购、对外销售的真实数据,力证交易链条的真实性。若如此,则可洗脱财务造假嫌疑,问题只是关联交易的信披违规,避免退市。即使zjh认定造假并退市,只要证据充分,依然可走司法途径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