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见财经界——段永平

嘉宾:段永平 主持人:秦朔

旁白:全世界第二富有的人,美国股神巴菲特每年都通过竞标午餐的方式,为旧金山的一个慈善组织募款。今年竞标的中标者是中国商界的风云人物,曾经打造了小霸王和步步高两大品牌的段永平先生,他以62万美金的价格竞得了这场天价的午午餐,同时也成为社会的焦点人物。会见财经界,今天就请到了段永平先生。

主持人:阿段,我们很多年都没有见面了,我也是最近看到这个报道才又想起了你,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关注到这个竞拍?因为这个竞拍好像是2000年开始,你是2001年移居美国的。

段永平:大概两三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但是觉得自己的语言能力不够,所以呢就一直没有想去,那么今年觉得主要是想通了一个事情,就是说我的语言再如何进步,也不可能进步成像美国人讲的那么好,听得那么好,所以我想其实也不会有太本质的差别了,我现在觉得自己也过得去,所以就决定今年去。

主持人:今年的这个午餐的竞标其实竞争很激烈,我们感到就是有拍了一共九天,一开始的起价是25000,也有不少人参加,最后62万美金,这个过程中你是在哪里操作这个过程。

段永平:我其实只放过两次价钱,那么ebay的规矩就是你放一个你自己的最高价,人家只要不超过你的价钱,之前呢无论他出什么价钱,ebay会自动的加上一百块钱。那么我就放过两次,就是我自己认为他应该值得价钱。

主持人:第一次你放了多少?

段永平:第一次我放的时候是50万,那第二次就放了65万。所以所谓激烈这个都是一个故事了,因为跟我就没关系,我放完我就不管了。

主持人:那现在那个竞得以后跟巴菲特那方面联系上了吗?定下来时间什么时候去了吗?

段永平:我还没有最后确认,因为我这边还有很多人,他自己的这个行程呢也都比较忙,大家要抽一个大家都正好有空的时间,但是今年之内肯定会有这么一次聚会,理论上是这样。

主持人:你跟他聚会的时候,你最想问的这个问题是什么?

段永平:很难说有什么最想问的问题了,其实还是有一些,但也不算特别多。因为我自己觉得我对投资的理解其实都已经比较深刻了,那最重要是跟他有一个接触的机会。那么当然也有一些心得的东西想去请教他,因为我觉得有时候投资除了你的理解以外,还有一个心态的问题。那比方说当你找到一个很好的投资目标,你手里没有钱怎么办?可不可以融资?那么反过来讲,当你手里头有钱却又没有合适的投资目标的时候,你怎么办?你一般的人来讲的话,这个时候就很容易着急,有可能乱投。像这两方面的错误其实我都犯过。那么他在投资上面已经泡了好几十年了,所以呢他的理解我就特别想听听他的这个整个呃,现在叫做心路历程,就说他是怎么想这个问题,因为我是觉得这个东西是有点难,因为我做投资时间毕竟还是很短的。

主持人:虽然你做投资的时间很短,但是有媒体报道说你在美国五年投资赚到的钱比在国内十几年做实业赚到的钱还多,是不是?这个成绩的取得跟巴菲特的一些观点理论也有点关系。

段永平:确实有很大的关系,它都不是一点。因为呢最早我们家就是我和我太太决定移居美国的时候,就想到了做投资,但是心里头非常不确定,因为以前从来没有碰过。那么无意中发现有一本书在写巴菲特,然后我看了一下他的投资的理念,我就发现唉这个东西我看得懂。他的这个投资理念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给我确定了一个很大的信心,让我敢去做这件事情。如果我没有看过他的书,我不知道我敢不敢去做投资,或者投的规模会很小,中间会很动摇,所以也就可能没有那么好的回报。

旁白:2001年,新浪搜狐网易等中国概念股纷纷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市,于是中国概念股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不料好景不长,互联网行业便遭遇到了最严寒的冬天,纳斯达克股指狂跌,这些半年前的宠儿被投资者无情的抛弃,而中国概念股也一路狂跌,网易更因为财务问题一度被停牌,股价跌至一美元之下,正是在这种市场情况之下,段永平看准时机大举购入网易股票,显示了他非凡的投资策略!

主持人:国内的投资者津津乐道,你当年在网易一块钱左右的时候买了很多网易的股票,后来网易到现在已经大概有八十多块钱了,最高的时候它接近过一百块钱,那么这个成就应该是很大的。可是也有人说段永平是因为对网易比较了解,了解中国公司,所以我们想问你除了网易以外,在美国有没有投美国的公司也很成功的。

段永平:那么我另外在美国买了一家拖车公司,其实类似的情况也是这样。

主持人:叫什么公司?

段永平:叫做you how。就是专门租车,我买的时候我记得当时的股价是五块多钱,那么我一个朋友推荐给我的,说我觉得这个东西好,那么好的理由就是这家公司它的净资产有50多快,但净资产不一定是现金了,但是呢它是扣掉债务以后的东西,所以当时我们算了一个很简单的账,就如果将它的净资产就算是打七折卖,你也值30多块,达五折卖你也值20多块,所以五块钱这个好像有点离谱。所以花了半年去调查去研究是不是确实如此,然后查了查去确实如此,而且也很幸运的是它的价格一直没有变,所以那时候开始买的时候呢,其实我也是尽我所能了,因为后来买的买它就涨上去了,就没有再继续买了,但也可惜应该多买一些。

主持人:你当时买了多少股?

段永平:我们整个盘子反正是买了不少了,一百多万股吧。差不多你买的时候大概就是五块多钱,这个后来它涨到多少最高涨到过一百多,现在是因为最近股市掉的比较多,嘛所以它受大盘受一点点影响,现在还有90多吧。

主持人:像这样的这种传奇,大家可能有一种印象,怎么这运气,这些特别好的机会都给段永平抓着了。

段永平:我想这个应该不完全是运气,因为一块钱买网易的绝对不是我一个人,买到一块钱的股票,你可以说是运气,但是你拿到80块钱,这绝对不是运气。

主持人:你买了以后就没有再卖掉过,

段永平:我有卖掉过一点,像这个前两年这个什么百富榜啊,因为我超过五个percent,实际上我就必须要fire,就是要叫什么?要申报给这个SEC就是美国证券证券在证证券管理委员会,那么5%以下你就不需要了,所以我一看被人盯上了,我就把它卖掉了一部分,就是说包括我还捐赠了,其实我现在大部分股票,像网易的股票,我都是捐到我的这个慈善基金会里头。 所以那个其实你也可以说我自己并不多了,但是股票本身并没有卖都还在。

主持人:阿段,你介不介意把你在美国的这个股票的一个基本投资组合跟我们中国的投资者介绍一下。

段永平:我想没有必要吧!

旁白:作为一个成功的实业家,段永平到美国后意欲转型投资。可是面对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初期,他有些手足无措,正是基本沃伦巴菲特投资理念的书给了他大量的启迪,而巴菲特所推崇并坚定执行的价值投资理念,给段永平最终的成功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主持人:巴菲特一直都是很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所以他说短期看股市就是一个投票机,长期看是一个称重机。可是我想发现那些能够被称动机经得起考验检验的股票,确实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你觉得你是怎么去发现这种股票的?

段永平:首先我觉得是你要对巴菲特这个投资的理念是要有一个最基本的理解。巴菲特他并不是所谓价值投资的发现者,他只是一个很坚决的执行者,或者说是一个很好的理解者,他理解了以后才可能执行,就是我看到的最基本的理念就是当你买一个股票的时候就跟你买自己的公司一样,所以你对他的公司一定要了解,那了解的是指的是什么?要了解它的价值。价值指的就是一个公司最后能够折现的这样一个东西。那么你去发现公司的话,其实就是要找到一个这个价值和价格有严重偏差的时候,当价格远低于价值的时候,你去买它。那么马克思也说过,所谓的价格是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所以最重要的你去找到这个价值。

主持人:巴菲特也除了价值投资以外,也很强调长期投资,所以他说过一句话

段永平:长期投资,就是当你发现这个价格还低于价值的时候,你就应该拿在手里头。那这个时间你是不知道的,所以有时候时间会很长,因为市场发现或者体现到这个股票价值,它需要很长的时间。那么所以我觉得那个并不值得拿出来一说了,因为时间它只是你投资的一部分

主持人:那么巴菲特他也有一个特点,我们注意到其实它比较集中的去投资,他看中一个股票它会买买很多很多,甚至成为他的很大的股东了。但是呢在我们中国的市场上,因为大家觉得持久发展的好公司并不是很多,所以大家比较喜欢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很喜欢分散投资,你自己觉得呢?

段永平:你首先要搞清楚一个概念,大家是在讨论投资还是在讨论投机,分散那个叫理财,它根本既不是投资甚至也不算投机,他就是理财,理财就是希望大势涨我就跟着涨,所以你就撒胡椒面撒下去,拿个大黑猩猩往墙上扔飞镖,这是最典型的例子,对吧?可能比这个分析师赚的钱还多,那么这个我觉得它不叫投机也不叫投资,投资其实就是说你去找到一个好的公司,然后你把你的钱投到一个你认为最好的公司里头,既然你认为他最好你只投了一小部分,然后把剩下的钱投到你认为不够好的公司里头,这逻辑上就是错的。 所以我投资也这样,就当我觉得,你比方像我投网易的时候,我就是把我当时能够动用的钱,因为那个网易,因为当时你说摘牌这个事儿确实是成就了我,因为大家很多人都怕摘牌,所以有相当长的时间股价都非常低,所以我就买到了好的价钱,如果没有摘牌这个因素,可能很多人他都不一定肯卖给我。

主持人:巴菲特他在选定他看好的公司的时候,他是非常大胆和很持久,但同时他也特别提醒要注意安全的边际问题,所以他经常说你坚持载重量有3万吨,但事实上你只允许1万吨的卡车来穿行,就是他非常注重安全。

段永平:这个呢其实就是我刚才讲这个价值和价格的问题。就只有当你这个价值是远高于它的价格的时候,你比方说你认为这个价值值十块钱,现在它的价格是五块钱,你就有足够的空间了,对吧?那么你有五块钱东西去买十块钱价值的东西,你当然是合算的,那它的空间相对也大,空间相对也大的意思,就是说它向下的空间也会小。这是其一,其二的当然它还向下,你还可以再继续买了。所以投资和投资者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说,你是在动用很小部分钱,还是在动用很大一部分钱,这是其一。其二呢这个当股价下跌的时候,你看他们的态度正好是两个相反的,如果作为真正的投资者,当你投的股票在跌的时候,你往往会感到高兴,哎,我还有机会再买到更便宜的价钱,如果我还有钱的话,对吧?投机者不一样,投机者这个时候的想法是,哇这公司肯定出什么事了,赶紧动赶紧卖掉跑,所以呢投资者多数是追涨。投资者多数是追跌,所以这个里头差别非常大。

旁白:在任何一个资本市场里都有着大量中小投资者的身影,但在资本面前,他们又是弱势群体更无力去保障自己的利益。段永平近年来在美国资本市场的成功运作,作为一个中国人,他的亲身感受,对于国内的中小投资者而言,也许有着特殊的指导意义。

主持人:投资的成功率的确跟你对这个公司现在和未来的了解的程度是成正比,但是有人可能会说段永平你是一个商界的领导者,你跟很多商界的领导者,还有他们公司都非常熟悉,所以你容易了解这样的公司。而一般的我们的这个比如说中小投资者,他很难有机会去接触到这样的公司,那么你觉得给他们有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段永平:投资最基本的理念,就我一开始讲的就说你投一个股票就跟买这家公司一样,前提是你要买你必须要弄懂它。在国内呢我觉得如果你是好玩,像打麻将一样,你不能要求打麻将一定挣钱对吧?所以你就玩股票去炒股票,你没有挣到大钱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你很开心,每天很忙,生活很充实,但是投资的概念是你要把它搞懂,因为你是要赌身家的,如果要做赌的话,所以你要因为投很多钱去,成败对你来讲会有很大的影响。这个时候呢你必须要把它弄懂。我的建议很简单,我认为大多数人不适合做。就是说大多数人不适合真的做投资,但是作为玩呢,这个无可厚非,就像买彩票一样,谁能保证买彩票一定赢呢?绝大多数买彩票都是亏的嘛,

主持人:就是从做实业到做投资,其实你都做的非常成功。当然也有人觉得实业跟这个投资之间其实有很大的差别,那么你自己觉得这两者之间有哪些是共通的,或者哪些是不同的?

段永平:就回到我说的,做事情的最重要的是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那么做对的事情这个角度来讲,它没有什么差别,它都是一样的,就是说你做任何事情,首先你要确认这是一件对的事情,然后你把它做对,这个地方它是一个能力问题,能力是可以通过时间通过学习来得到提高的,所以我觉得做实业也好,做投资也好,其实没有本质的差异,做投资是要跟像做实业一样去做,对吧?那做实业就跟做投资一样去做,其实它没有什么特别本质的差异。

主持人:那你觉得就是无论是做实业还是做投资,要想取得成功,有哪一些基本的法则是都可以借鉴。

段永平:就像一个木桶一样,你缺什么什么重要? 那么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就是首先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对的事情,那么然后你要有能力把它做对,首先你要判断是件对的事情,本身这里面就需要有很多能力,经验啊、知识啊、包括心态啊,那么你到底缺什么,缺什么什么重要?你比方说你最后什么都挺好,就没钱,钱就最重要。

主持人:就这次参加这个竞购的时候,你的那个名字叫fast is slow就是快的又是慢的。这个到底是一个什么原因?你用这个名字

段永平:也不叫快的又是慢的,就快是慢,它其实就是欲速不达,他原意是叫too fast is slow就说太快了就等于慢了,这个呢例子很简单,你开车,对不对?你说开得快好还是开的慢好,所以你太快了,肯定你就要出问题。我们做企业也好,做投资也好,你是每天每时每分你都在开车,所以快是没有意义的。你只要合理的速度,你再能够驾驭的速度去开,那我做企业这么多年,我们用的是这样一个原则,我做投资也是一样,这最重要,你能够驾驭你的这辆车,你的路况,你的自己的精神状况,对吧?有很多种因素,而不是去盲目的追求别人。

主持人:那我们再回到这次的这个竞购上,花了60万美金进购了这样一个机会,当然也是为慈善去做事情,你原来的初衷是想保密还是公开?有没有想到这个影响这次会这么大?

段永平:第一呢,我自己因为没有在eBay上竞争过,因为我这个fast is slow这个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我平时习惯用的ID就用这个,因为这是我的一个哲学。所以很自然很多时候我都用了。结果一用呢,这一次一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就盯上我了。所以就找到说这个人应该就是这个人,因为我在很多地方包括在Yahoo到处我用的都是这样一个ID。所以我想这是一个意外吧,加上这次影响大,主要的原因是正好碰巧今年巴菲特他捐了370个亿出去,那么巴菲特这件事情就被大家炒得很火热。那么我觉得是个意外。

主持人:所以就是巴菲特捐了370亿的时候呢,现在国内也在讨论一个问题,就是说富人赚钱需要多大的本领,花钱其实也需要多大的本领,就是要学会不仅聚财,也学会回馈社会,学会散财。所以他们说这个段永平也应该去向巴菲特咨询一下,如何回馈社会,如何做慈善事业。你对这样的这个质疑是怎么来看?

段永平:就是做慈善其实已经做了很久了,不是说今年才开始做,但是国内这个慈善环境不是是特别理想,因为他这个也是需要很久了。那么因为美国以后,我们你像我很多赚钱的股票,我其实

都捐掉了,我捐出去的金额其实是非常大的。从比例来讲,从年龄的角度来讲,我远远是高过巴菲特在我这个年龄捐出去的比例,我想不是高一点点,甚至高过比尔盖茨,就是从身家的角度来讲,那你不能说到他这个年龄,你要我也也捐370个亿,我没那么多,这是其一。其二呢我不希望我到70多岁的时候才想起来做这件事情。所以我其实早就在做这件事了。

主持人:你未来在国内就是这个虽然我们现在的环境还不够好,但是你还是准备要做一些事情,那么做这些事情主要的呃捐款的领域你是集中在哪里?

段永平;我相信主要会是在教育当然我们还希望能够在环保领域,但是环保里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去用什么方式去做,难度还是挺大的,包括医疗等等对吧?那么到底做什么?我现在其实并没有想好,你包括我在浙大我这次开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先例,其实我在浙大我也没有想好做什么,除了给他们捐了一个图书馆以外,那么剩下的我们捐了一个叫做配比基金,就是别的校友别的社会有关人士,他向浙大捐钱的时候,他每捐一块钱,我从那个基金里头配一块钱给他,以他的名义去捐,我们并不出名。所以这个基金以后就是以这个比方说类似于像竺可桢基金这样的形式存在。

主持人:巴菲特说他的原则是第一不犯错误。第二,永远不要忘记原则,如果你有原则的话,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则跟他的一样?

段永平:其实就差不多这个意思,要做对的事情。第二呢还是要做对的事情。错的事情呢你当然也可以说。第二是错,发现错了赶紧改我是有这种说法,就是说呢要坚持做对的事情。如果错了马上就改,不管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这个东西很多人不太理解,就说你比方说我现在这个东西有钱赚,对吧?我要一改我就没钱赚了,好,你现在赚的越多,你将来亏得会更多。那你现在改掉呢你付出的代价其实就是你最小的代价,我想我们做产品做企业做投资,其实基本的原则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其实也就像沃伦巴菲特讲这件事情就不要犯错,做对的事情,在发现错误的时候立即改正,用正确的方式去做对的事情。

主持人:成功的道理看起来都是非常简单的,但是简单正如段永平所说,不代表容易,成如容易却艰辛。无论是做实业做经营,还是做投资,我们都需要更多的耐心,韧性和平常心。谢谢段总,谢谢。

@大道无形我有型 @雪夜读奇书 @思弦君 $贵州茅台(SH600519)$

雪球转发:23回复:11喜欢:36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开往春天的subway2019-12-13 19:48

重大事件影响杰出公司时造就的非一般的价格,但是如果不了解文化,没有信仰是把握不了这种机会的

卜筮涨涨2019-12-11 17:43

哈哈哈哈哈。人才。我学习了。

行-知-行2019-12-11 17:35

我们搓的不是皮肤,是精神,是企业经营,是价值投资,是大道

行-知-行2019-12-11 09:34

一起学!

行-知-行2019-12-11 09:34

大兄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