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的前浪与后浪:食利者的挣扎,搬砖人的呐喊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是前浪想继续当食利者,后浪却不甘心一直搬砖。大国崛起的背后,是全球大分工的重新洗牌,是对高端产业链主导权的争夺。

1/5前浪与后浪的战争

大多数家庭矛盾,国与国之间的纷争,都源自经济因素。

古代改朝换代大多发生在小冰河期,小冰河期几百年出现一次,这时很多地方会变得寒冷干燥,种植业和畜牧业受到影响,饥民越来越多,社会开始动荡,游牧部落为了抢夺资源去侵略农耕文明,战争难以避免。如果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是没必要去玩命的。

二战被描述成一场反法西斯战争,但从本质上说,是对全球资源的重新瓜分,是后起之秀对英法等既得利益者的挑战。全球格局大洗牌,美国和苏联成为最大赢家,都以自身为核心建立了生态体系。

苏联采取恶意并购模式,霸王硬上弓,体系内的国家必须严格服从,不服就打,打服为止。

美国采取的是合伙制,小弟们跟我混,我吃肉,大家也喝点汤。把一些苦逼产业转移到小弟那里,自己掌握尖端技术和金融业就好,棒棒糖和木棍双管齐下,让他们为自己打工。但绝不容许小弟们混得比我好,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经济达到巅峰,人均GDP超美国,在半导体领域坐上头把交椅,大哥急了眼,逼日本签了《广场协议》和两份《半导体协定》,此后日本国内经济陷入停滞,很多人不得不去海外寻求投资机会。

第三次工业革命以美国为主导,信息技术为各个行业赋能,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

计算机从军工转向民用,从PC到移动端,打造出一个个“平行宇宙”,作为“平行宇宙”的载体,芯片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华为事件只是大国博弈的冰山一角,本质上是对高端产业链的争夺。全球大分工里面,高端岗位数量有限,中美都在为自己争取更多优质就业机会。

2/5半导体产业的三次迁移

半导体产业上世纪50年代源于美国,后来诞生了英特尔、AMD等大厂。

第一次迁移发生在70年代末,在政府与科研机构的助力下,日本半导体产业崛起,到80年代已占据全球市场的半壁江山。

第二次迁移发生在80年代末,美国为了钳制日本,输出资本和技术,扶持韩国和中国台湾的半导体产业。

第三次迁移发生在当下,中国大陆有性价比更高的劳动力,更大的市场。

产业迁移的背后,是资本在逐利,三次迁移都发生在东亚,这里受儒家文化影响,国民更加勤奋,员工卖命又听话,是榨取剩余价值之良品。半导体是一门辛苦活,产业迭代太快,需要不断研发,国家变富之后,更多的人想从事轻松的行业,想通过投资躺着赚钱,让别人去搬砖。美国人刚开始就是这打算,自己干不如扶持小弟,后来发现小弟太争气,这才后悔莫及,又开始想办法打压,扶持中国台湾和韩国的企业制衡日本,三星和台积电成为幸运儿。

想发展半导体产业,制造业基础太薄弱不行,国民必须吃苦耐劳,劳动力要物美价廉,中国大陆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从全球资源配置的角度看,第三次产业转移是大势所趋。

3/5食利者的奶酪

苏联解体后,以美国为首的生态非常稳固,大家各司其职,不安分的小弟(日本)也受到了惩罚,会卖乖的都过得还行。

二战后,真正从穷国逆袭成为发达国家的,一个手都数的过来:韩国、新加坡、以色列,都在美国的生态圈内。拉美掉进中等收入陷阱,几十年原地踏步,非洲依然是最不发达地区。曾经最有可能逆袭的阿根廷,不重视制造业,经济上沦为欧美的附庸,家门口的马岛都都收不回来。阿根廷具备发达国家的先天因素,人均GDP曾是韩国的10倍,中国的20倍,而现在是韩国的三分之一,几年内会被中国超越。

全球芯片产业链,大家各司其职,其背后或多或少都有美国资本和技术,在美国的长臂管辖之下,一个秩序建立了起来。

其中核心环节,必须由美国人掌控,而在美国本土,从事IC行业的大多是亚裔,这是一门苦力活,欧裔更愿意干金融、管理和销售。

做产业链的主宰,让全世界给他们打工,美国人的算盘打得很好,他们想看到的结局,就是中国变成下一个阿根廷。

用长臂管辖权控制尖端科技,用美元霸权和美债收割全世界,拿强大的军事实力震慑,谁动了他的奶酪,就跟谁急。

4/5继续给华尔街搬砖?

芯片产业试错成本高,研发很烧钱,量产达到一定规模才能盈利。

产品迭代太快,比对手稍慢一步,产品就会大幅跌价,不得不一直砸钱来保持竞争力。

过去很多企业放弃自主研发,是因为直接买更合算,毕竟情怀不能当饭吃,芯片还没研发出来,可能企业就倒掉了。

自主研发不如买买买,买不如租,南美诸国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掉进中等收入陷阱,现在发展停滞不前,黑帮林立、毒贩横行。

芯片这个行业,需要国家意志去做。

我国14亿人口,想发达必须丰富产品线,发展全产业链,消费电子和汽车是最大的两个赛道。在消费电子领域,芯片厂商分的蛋糕最多,从一家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就能看出它的定位,比如小米是组装厂的估值,富士康是代工厂的估值,AMD是IC设计企业的估值。

打工仔收入的提高,源于产品附加值的提升,华为的意义不只在于他本身,他拉动了一整条产业链,还有相关支持型产业,创造了很多高收入岗位。

如果都是代工厂和组装厂,多数人就只有搬砖的份,长期在温饱线上挣扎,大量毕业生只能从事低价值岗位,辛辛苦苦搬砖创造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流向华尔街。

我国不可能走阿根廷的老路,毕竟阿根廷地广人稀,自然资源丰富,土地肥沃,靠农业和服务业就能过上小康生活,我国有14亿人,还有大量贫困人口,发展高端制造才是王道。

很多人吐槽华为的966,压榨员工,这个是行业特性决定的,没办法,电子不是白酒和烟草那种最牛逼的商业模式,慢一步就会被淘汰。科技企业的966,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不再996,不想被压榨,那就去茅台和中烟吧。

5/5全球性杀猪盘

这次对岸的打压一步到位,直接跳过10%的步骤,只要用到美国技术的公司,跟华为做生意要先经过美国商务部的同意,不仅是台积电,国有控股的中芯国际都难以幸免。

对华为影响最大的是用于IC设计的EDA软件,还有5纳米制程芯片的代工。

从底层架构、IC设计到晶圆代工、封测,以及相关支持性产业,EDA软件、半导体材料、设备都亟需国产替代,之前因为“拿来主义”,被人一直惯着,没有重视这些产业的发展。

就好比一个杀猪盘,先宠着惯着,养肥了之后再突然断供,有更大的杀伤力。所以越早打压越好,养的越肥依赖度越高。

都想去搞金融和互联网,网红梦泛滥,销售型人才过剩,研究型人才匮乏,需要有效的机制,引领毕业生从事科技和医疗等行业,人性需要合理的机制去控制,每年一大波名校学霸进银行拉皮条,这本身就是资源错配。

公众号:萌哥的视界

@今日话题 @雪球达人秀 @雪球征文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2

全部评论

胡萝卜很好吃05-18 00:28

最后一段话太真实了。天坑专业转型最好的去路就是半导体,论文灌水严重,研究就是为了发文章失去了研究的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