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股:股票界的英国王室

“优先股近在眼前”,每一次媒体报道相关信息,都会掀起蓝筹权重股的一波炒作高潮。虽然不少散户从蓝筹股尤其是银行股的大涨中赚了不少,但对于什么是“优先股”,优先股为什么是个好东西依然是云里雾里。本文就将结合发达国家的发展情况,让你轻松搞懂何为优先股。

像英国王室一样有舍有得

优先股,从“股”字来看,显然是股票的一种。但是“优先”二字则说明,优先股和我们平常所说的股票即“普通股”,还是颇为不同。

那么不同到底在何处呢?打个不恰当但颇为贴切的比方,优先股和股票的关系有点像英国王室之于封建王室。

欧洲曾经国王林立。国王这个活,做好了当然是一代明君,但是做不好,也有可能像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那样,被送上断头台。在欧洲向现代政治制度发展的过程中,英国王室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选择了放弃实质统治权,成为“虚位君主”。在这个过程中,英国王室虽然“统而不治”,放弃了实质权力,将后者交给了议会和内阁;但是与此同时,英国王室也保住了王室的象征地位,同时今后的开支也由英国纳税人来承担,可谓是有舍有得。

优先股也有点同样的味道。相比普通股而言,优先股一般都会放弃投票权,不参与企业的经营决策,同时也放弃获得跟随企业经营情况而变动的股息的权利;在放弃这些权利的同时,优先股则获得了每年约定派息额和高于普通股的清算优先权。对于普通股,每年是否派息,是由企业说了算,所以在A股中会有不少铁公鸡,常年不派息。但是优先股则会在条款中注明,比如每年按照面额的8%或者10%派息,企业只有在派完优先股的股息后才能给普通股派息。而一旦遇上企业倒闭清算,优先股的清算权限低于债券,但高于普通股。“优先”二字正体现于此。

固定派息,使得优先股和债券颇为类似。但是债券一般有期限,除了按约定收息外,到期还会一次性拿回本金。但是优先股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这点上它和普通股一样,只要出资了,就再也没有主动撤资的权利。



优先股有高收益 稳健投资最爱

优先股这东西,不喜欢的人认为它既没有普通股分享企业成长红利递增的优势,又没有债券到期还本的优势,可谓是股债缺点的混合体。这样的批评有一定道理,但不可否认的是,优先股的高收益则是普通债券和股票所不具备的。

以目前美国投资一揽子优先股的指数基金PFF为例,其最新的派息率高达5.66%,如此高息在美国整体的低息环境下犹如黑夜中的一盏明灯。要知道,在连续多年量化宽松下,美国各类投资产品的收益率都低的惊人,比如S&P 500指数的股息率仅为1.93%,而房地产基金REIT也不过2.98%,30年期美国国债也仅为3.61%。



当然,5.92%还只是市场整体水平。若是在动荡的市场环境,单个公司发行的优先股派息水平还会更高。最著名的案例,当属次贷中股神巴菲特入股高盛的条款,当时高盛用10%派息率的优先股从巴菲特手中换到了急需的50亿美元资金。“高盛每秒钟给我们支付15美元,”巴菲特说,“滴答、滴答、滴答……手表的声音变得如此悦耳。”在2010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这么形容这批优先股。

当然,优先股的优点其实还不仅在于高息。没有表决权这一点,在适当的时刻同样是重要优点。我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9月9日发表的题为《资本市场的多层次特性》中就专门提及优先股,指出“在美国处理AIG危机时,国家需要对AIG开展救助。国家如何介入呢?一些欧洲国家采用国有化、国家注资的办法,但美国人比较反感国有化,认为国有化会影响私营企业的积极性,会影响市场效率,因此就需要一种安排,既体现国家投入资金的成本,又要保持公司的私人治理,防止国家资本干预企业经营。这种情况下,优先股是个有用的工具,在救助AIG时美国政府就采用了这一工具,实现了上述目标,体现了优先股作为一种重要的资本市场工具层次所能发挥的独特作用。”

优先股可缓解银行资本金恐慌

从美国的证券市场发展来看,发行优先股的企业很多,但是行业集中度却颇高。以标杆性的PFF基金持有的优先股为例,36.2%属于多元金融企业;26.69%属于银行;9.62%属于保险,这三者合计就占了超过七成,可见金融业是优先股的主要来源。

对中国证券市场而言,金融股尤其是银行股恐怕也将是优先股发行的主要来源——银行资本金的新规使得银行有着通过优先股补充资本金的迫切需求。

银行业的运作,很多人看来是“空麻袋背米”,从储户那里获得资金,再放贷给有需求者,从当中获得利差。当然,为了确保银行的运作稳健,监管部门会对银行风险业务的规模有所限制,一般会以风险资产与银行资本规模的比例来作为限制。比如早年规定资本充足率8%的时候,就意味着银行有1亿元的资本金,最多可以持有12.5亿元风险资产。而且伴随次贷危机,全球对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要求也是越来越严格,这就迫使银行收缩风险业务,或者募集新的资本金。

2012年,我国公布了《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将银行资本做了重新规定,从原本的核心资本+附属资本两类变成了一级核心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三大类,同时还逐年要求提高各项资本的充足率。



比如对于非系统性重要银行,在2013年末,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5.5%就达标了,但是到2018年底,必须7.5%才达标。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的达标线也是从2013年末的6.5%和8.5%逐年提升至2018年末的8.5%和10.5%。



对银行而言,虽然暂时三项指标都达标,但为了未来扩展业务,就得继续提升资本金。二级资本好办,今年银行已经发了不少二级资本债,而一级核心资本则相对富裕,压力还不大,最令银行郁闷的就属其他一级资本这一类了,暂时没有相应的融资工具,目前银行只能以宝贵的一级核心资本来应付,这对资本结构无疑是一种浪费——要知道现在A股二级市场谈银行再融资就色变,想发行新的普通股可绝非易事。

有了优先股,一切就好办了。优先股可以视作其他一级资本,取代原有的普通股来应对一级资本监管的要求,而同时优先股稳定派息的特性又决定了类似保险、养老金等长期投资会对其青睐,无需从二级市场抽血,发行应该也会相对容易。

对于一直饱受再融资困扰的A股,有了不再因为银行再融资而失血的曙光,自然激动万分,银行股尤其是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的银行股纷纷大涨也就毫不奇怪了。

优先股、普通股、债券一图对比


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169回复:119喜欢:290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windyyong2019-12-11 20:24

测试

jianai0072014-08-10 18:46

转  学习了 谢谢

老马葛格2013-12-13 22:06

如果36个月后可以转为普通股,那优先股就是能分享企业成长的东西了。

投机的投资者2013-11-25 20:36

优先股基础

历史其实很精彩2013-11-11 08:34

学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