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做空百济神州?官方回应:公然造假!投资人:警惕被做空成常态

昨天,一份指控百济神州销售数据造假的报告引起业内一阵波动,百济神州股票随之下跌。今日,百济神州、投资人纷纷发表看法。

 

“百济神州没有未来,我们认为其管理层深知这一点。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公司正在伪造销售数据。”9月5日,一家名为J Capital Research的研究公司发布对百济神州的做空报告,称该公司可能“伪造”了接近60%的销售额。

受此影响,百济神州5日美股盘中股价一度暴跌逾13%,截至当天收盘,该股跌6.78%,报131.03美元。6日,百济神州在港股市场亦一路下跌,最高时跌幅超10%,最终以77.5港币收盘,跌幅达9.2%。

百济神州则于6日下午以上市公司公告的形式紧急回应,表示该做空报告“失实、毫无依据”,且旨在对百济神州股价造成负面影响,从而满足做空机构的私利。

而一位医药行业的投资人则向E药经理人表示,如果仅从这一事件本身来看,在做空报告对于百济神州的诸项指控被真正坐实之前,除了二级市场上的一些短期波动,并不会对百济神州本身带来实质性的影响。但要注意的是,对于当前日益崛起的这类以研发创新为主的初创型生物医药公司,随着逐渐的被国际市场,尤其是国际资本市场所关注,类似的“做空”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

01.做空报告:伪造1.54亿美元营收

在这份报告中,大量的篇幅集中在对于百济神州“伪造销售数据”的指控,并表示此结论是通过对百济神州总经销商和两家二级分销商的高管、15位百济神州和其他竞品公司前销售人员、两位百济神州前高管、主要医院的10位肿瘤学家以及少数中国监管机构人员等进行访谈而得出。最终结论是:百济神州从新基所购得药品药物在市场上并不畅销。

对于如何进行数据造假,该报告认为由于市场需求不够旺盛,与新基签约时承诺的产量不匹配,因而百济神州从分销商买回了部分药品,并认为一部分回购的药物被储存起来,而一部分可能被销毁。报告估计大约有60%的销售额是具有欺诈性的,百济神州将其销量夸大了约33%。

报告认为自2017年第四季度接管新基制药的药物在中国市场上的销售业务以来,百济神州已经伪造了超过1.54亿美元的营收,夸大了133%。而百济神州2018年年报显示,其从新基购得的三款药物2018年销售额为1.3亿美元。

报告指出,百济神州还有一家没有没有披露地址或业务的子公司,并产生了6980万美元的“成本”,J Capital据此认为这些成本或被用于掩盖伪造的财务数据。

此外,报告还提出百济神州在配备三家工厂且无产品获批的情况下投入第四家工厂、研发费用高于同类企业、收购已签订10年合约租赁的地产项目、研发的“me too”药品在拥挤的赛道中失去优势、高管套取大量现金等问题,并对其一一进行了质疑。

02.谁是J Capital

发布这一报告的J Capital公司官网显示,其成立于2010年,总部设在香港,在北京、上海、纽约、悉尼分别设有办事处,服务的客户主要是来自美国、欧洲、香港的机构投资者。

J capital官网显示,这家公司提供的主要服务除了中国宏观经济研究、行业追踪问卷以外,还包括定向研究和尽职调查,即根据客户具体的项目需求制定相应的研究策略,出具调研报告,包括公司业务调查、造假调查、重点事件追踪、供应商及客户访谈、实地走访等;同时可对上市或者非上市的公司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包括存档、历史数据、管理人员背景、市场竞争格局、风险因素、政治因素等方面内容,以帮助客户做出最终投资决策。

针对百济神州的这份报告署名为Tim Murray,官网显示其为J Capital联合创始人,研究专长是资源、消费者、电子商务以及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在中国生活19年,精通中文,在加入J Capital之前,是一家瑞士媒体的中国公司总裁。

这并不是这家机构第一次发布类似的做空报告,也不是第一次针对生物医药企业。

2018年3月,J Capital发布报告称,正在研发CAR-T疗法的美国生物科技公司Sorrento Therapeutics已处于危险的经济处境,内部存在分歧,并可能放弃了唯一一个有希望的可以商业化的药品等。当天该公司以7.2美元开盘,以6.3美元收盘,第二天收盘时更是跌到了4.6美元,第三天开始,Sorrento Therapeutics的股价开始回升。

今年4月16日,J Capital发布报告称,中国二手车交易服务商优信夸大汽车交易量40%,向投资人隐瞒实际债务,创始人戴琨从公司挪走2.8亿美元。当天优信股价大幅波动,遭遇两次跌停,一度跌超50%。但第二天优信开盘大涨,一路上行。

2011年至今,J Capital先后对中国绿色农业、京东、泛华金控等中概股发布做空报告。但随后,该机构所做空的股票都在短暂下跌后回升。

此外,J Capital联合创始人Anne Stevenson-Yang还曾多次唱衰中国经济。

03. “会成为一种常态”

今日,百济神州针对这一报告,发布公告称:报告中的指控为公然造假。其内容失实、毫无依据且具有误导性指控,称其旨在对百济神州股价造成负面影响,从而满足做空机构的私利。

一位熟悉医药行业的投资人向E药经理人表示,报告中提及的回购药品问题在国内的一些医药企业包括外资药企确实存在,药企通过压货的方法,使财务报表显得“好看”,但一般通过压货增加的数额不会过大。

上述人士认为,做空报告的出现会给百济神州带来一定影响,但这一影响在一定范围内波动。但如果报告内容一旦坐实,股价波动会比较剧烈。同时,如果留下不良记录,对百济神州未来二次融资或者并购都会造成困难。

该投资人表示,实际上做空在资本市场中已是一种常态化的手段,而这背后多是对冲基金借助一些机构发布做空报告,继而通过迅速买入卖出股票来进行盈利或进行恶意收购。2011年,中国绿色农业在遭受狙击时,该公司总裁李涛便表示,做空在美国也是一种盈利模式,一些对冲基金往往会采取不择手段的办法来取得不当利益。

但在中国医药领域,类似的做空案例却并不多见。上一次引发行业较大关注的是金斯瑞。2018年9月27日,做空机构阎火研究发布报告称,怀疑金斯瑞CAR-T数据涉嫌造假,最终估值仅为每股3.29港币,强烈建议卖出。该报道亦引发了金斯瑞股价的迅速下跌。但经历了几轮多方与空方在资本市场上的较量之后,该事件亦逐渐平息。

但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做空案例在中国医药市场有可能会越来越多的出现。一方面,国内目前类似于百济神州这样的公司还有很多,这些公司往往研发投入金额巨大,短时间内没有明显的自有产品销售收入、公司成立时间较短、各方面体系尚不成熟,而这些大多都是此次做空机构针对百济神州进行质疑的要点。

而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医药市场逐步与全球市场接轨,尤其越来越多的创新型医药企业也被境外的资本市场或是投资机构所青睐,自然而然也会受到更多来自各方面的关注。上述投资人表示,对于这些企业而言,短期内并没有有效的方式去避免被做空机构盯上,在长远来说,打造自己的合规体系,才是培养自身应对风险能力最需要下苦工的地方。

实际上,中医医药企业在向世界级企业迈进的过程中,无疑还有许多的挑战需要去面对。尤其是在奠定全球医药竞争格局地位的关键期,中国医药企业如何进行战略选择?与世界级药企比肩还存在多少差距?在10月8日即将于北京雁栖湖举办的“2019’中国医药企业科学家投资家大会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医药产业发展成就展”中,方源资本董事总经理吕明方、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复星国际联席总裁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将共同开启“启思高峰对话”,共议中国医药企业迈向世界级企业之路。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会↓

*本文版权均属E药经理人所有,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