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kenny小子: 谢谢,想了几天,我认为可以用格雷厄姆的一段话来表述:“普通投资者只需付出很小的努力和具备很小的能力,就可以取得一种可靠(即使并不壮观)的成果;但是,要想提高这一可轻易获得的成果,却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和非同小可的智慧。如果你只想为你的投资计划付出一点额外的知识和智慧,却想取得大大超出一般的投资成果,你很可能会发现自己陷入一种更糟糕的境地。”这段话的是不是用中国版本说就是败而后求胜?或者说,一个切实的收益(超过大多数人)的收益其实是唾手可得的(想起雪球上的一个0收益的组合超过60%还是70%组合的例子),但要取得超额收益,付出和获得将不再是确定的。对一般人来说,追求一个可行且实际的满意收益率,比追求所谓的超额收益更重要。至于是不是一般人,就得诚实面对自我了[想一下]//@kenny小子:回复@理论物理:赐教不敢当了,更多是一起探讨。
对于塔勒布,我觉得他的核心思想是对于复杂系统的认识,以及复杂系统下投资预期无法预测的应对。他采取的方式是长期大比例分散的稳妥收益与,同时寻求小比例的高回报高风险收益(回报远大于风险的风险错配),大比例低风险低回报的投入作为冗余,弥补小比例高风险收益的可能亏损。这种投资方式本质上还是在寻求风险收益错配的市场机会,只是他更重视用冗余去弥补出现极端情况的可能。在市场的大多数情况下,他的收益率并不耀眼,但从长期来看,他的收益率十分稳定,活的更久,也就有了更高幸福感的生活(在他的认知里,我们应该寻找平坦的职业轨迹,而不是大起大落的)。
对于复杂系统的测不准,我觉得很类似于量子力学里面的波粒二象性,某个时间充满着无数种可能,一旦你去观测了,各种可能就快速塌陷成了唯一的现实。对于企业的未来业绩预测也是这样的,你做出来的预测都是根据过去的历史所做出的,对于无限可能的未来它并不充分,只是我们没有更有效的预测途径,不得不依靠于这些数据。明白了这些道理,我越来越倾向于不去做精确的预测了,而是寻求一个高几率可能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尽量寻找一个比较好(而不是最好)的结果。
人是市场交易的最终落实主体,人类意识的不确定性,也造成了短期市场无法预测。不过从心理学研究的角度来说,人的意识个体是随机的,但是群体行为的比例预测,在某些情况下具有很高的确定性,只是我们需要学习更多的内容,关注更多的细节,才能理解为什么市场会在中期走出一个较为确定性的模式。
看了你写的东西,暂时想到这些,有什么后面再补充吧![笑]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引用:
读《随机漫步的傻瓜—发现市场和人生中的隐藏机遇》[美]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一点浅薄认识。 第一章 赚钱的随机性 不靠多头市场赚钱,因此也根本不必担心空头突然降临 / 能赚钱的无知者(隐藏的风险) 我的理解:价值投资首先依赖的是公司本身业绩,而非股票市场的情绪。价值投资是在依赖公...

全部评论

kenny小子07-02 15:52

在我的认知里面,收益率提高到某一程度,风险会快速升高,同时你投入的精力和体力以及其他代价也会快速提高,未必更划算。
至于这个度是多少,我现在也很难明确告诉你,因为我也在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