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阿胶(SZ000423)$ 皮特·泰尔(Peter Thiel)今年40岁,掌管着一个总资金达3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他是一家新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人,这家公司近期成为了硅谷谈论的焦点;他还在早期获得了价值50万美元的Facebook股票,现在的价值已经达到约10亿美元;他几乎投资了所有领域,包括餐馆和电影,被称为“自由市场”的天才;他驾驶着一辆价值50万美元的麦克拉伦超级跑车。
迈克斯·莱文(Max Levchin)今年32岁,运营着图片共享网站Slide,这是全球最热门的网站之一,每月平均访问者人数达到1.34亿人;他近期刚刚在Pacific Heights附近购买了一座价值500万美元的豪宅;不过,他平时穿的衣服几乎全部是免费赠品,包括伊利诺斯大学的免费夹克,完全不搭配的短裤,以及印有希伯来字母的T恤衫等等。
九年之前,泰尔和莱文首次在一起共进晚餐,地点在斯坦福大学附近的快餐店。莱文当时有一个新公司的创意,而泰尔则希望投资。两人一拍即合,不久之后就都成为了PayPal联合创始人。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的想法改变了互联网的进程。出售给eBay之前,PayPal的用户人数已经超过2000万人,并消耗了1.8亿美元投资。
2002年,eBay以15亿美元收购了PayPal。这一交易完成之后,PayPal的重要员工都陆续从eBay离职。不过,他们仍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经常聚会,并将自己的团体命名为“PayPal黑帮”。过去五年里,他们创建了多家投资公司、慈善组织和太阳能公司,一家电子汽车厂商,一家旨在开发火星的公司,当然还有多家互联网公司。
除Facebook和Slide之外,Yelp、Digg和YouTube也同“PayPal黑帮”有着密切的联系。泰尔和莱文预计,“PayPal黑帮”共创建了数十家企业,总价值达到近300亿美元,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总而言之,他们在各行各业都崭露头角,掌握着新一代的财富和权力,是硅谷成功人士的代表。

为何成为创业者摇篮

综上所述,PayPal堪称是创业者的摇篮,为何如此呢?原因也许要追溯到PayPal早期的招聘阶段。PayPal创建之后,泰尔和莱文开始尝试招聘身边每一个人。泰尔回忆道:“我们最初主要招聘自己圈子里面的人。我招聘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好友,而莱文则招聘来自伊 利诺斯大学的好友。”他们都在努力寻找特定类型的员工,标准是勇于竞争、知识渊博和掌握多种语言,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要精通数学。
泰尔和莱文不希望他们的员工是MBA、顾问、兄弟会成员、或者运动员。莱文回忆道:“曾经有一位应聘者来公司面试,我问他有什么爱好,他说自己喜欢打篮球。我随即表示,‘我们不能招聘这个人,在大学期间,我认识的每一位喜欢打篮球的人都是白痴。’”换句话说,他们在招聘与自己类似的人。作为一位精通两种语言的乌克兰移民,莱文的父亲是一位剧作家,母亲则是一位物理学家。他精通数学和乐器,但运动细胞十分有限。
泰尔出生在德国,拥有法学博士学位,曾经担任过一段时间的企业律师。但投资才是他的真正特长,机构投资者曾将他管理的对冲基金Clarium Capital评为2005年度“环球宏观基金”(global macro fund)。值得注意是,泰尔曾经是最顶级的21岁以下国际象棋选手,但他放弃了在这方面的发展。他回忆道:“当时我的国际象棋水平遭遇了发展瓶颈,每前进一步,都会导致我在其它领域的发展受到较大影响。”

与谷歌的不同

谷歌也在努力追求各个领域的人才,但PayPal并不是谷歌。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的执行合伙人、曾经担任PayPal首席财务官的罗勒夫·巴萨(Roelof Botha)表示:“PayPal与谷歌的最大不同在于,谷歌希望招聘博士,而PayPal则希望招聘那些放弃博士学位的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当然,PayPal的企业文化并不是反政府,而是反主流思想。
泰尔的反传统体现在很多方面,例如他向Methuselah基金会捐赠了350万美元。Methuselah基金会是一个人类寿命延长研究组织,由备受争议的科学家安贝·德格雷(Aubrey de Grey)创建,这位科学家相信人类寿命有朝一日可以达到1000岁。此外,他还是人工智能研究所的董事会成员。泰尔的领导风格也别具一格,在PayPal期间,他采用了一种完全开放的方式,让所有员工看到客户记录、营收流、欺诈损失、以及资本支出等方面的数据。
网络公司Geni的创始人、曾经担任过PayPal首席运营官的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表示:“好的决策源于细节。我们从来不认为管理者是特殊阶层的员工。”萨克斯曾险些在PayPal招聘中落马,可能因为他在麦肯锡工作过一段时间。不过,泰尔最终认为他是非常重要的“不同声音”,可以让PayPal更加专注。
事实证明,泰尔并没有看错人。萨克斯为PayPal建立了“不开无必要之会”的政策。简单来说,他变成了一名“会议警察”。一旦发现公司内部开会,萨克斯就会旁听三分钟。如果觉得没有价值,他会立即中断会议。在这种企业文化的影响下,PayPal的管理者数量大为削减。他说:“在PayPal,衡量一名员工地位的依据并不是他管理多少人,而是有多少人可以阻止他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LinkedIn联合创始人、曾经担任过PayPal高级副总裁的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也是PayPal企业文化的坚定支持者。他是硅谷最有名的天使投资者之一,曾经投资过60多家创业公司,包括Facebook和Digg。他说:“PayPal到处都充斥着这样的声音,‘这是我们的论点;这是我的看法’,而不是‘按照我的经验’。
iPhone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