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国鹭)2019年下半年以来,这18个月行情特别分化。刚才我们在分享中也从各种数据、各种角度体现出来,这种分化是三四个标准差这样很小概率的事件。2019、2020年是2016到2018年的延续。

2016年1月份熔断的时候,白酒股估值不到十倍,这是中国最好的商业模式之一,但那个时候很便宜,然后2016到2018年回报都很好。经过这个强化,同时又伴随着QFII海外资金的进入,机构投资人,不管是公募还是私募,都得到了迅速成长。这个过程中,A股的机构化和理念的长期化开始形成了一个趋势,这个趋势在2019年得到了强化,但在2020年强化得有一点过头了,不管是机构投资人创造的相对指数的超额收益,还是抱团的集中度,或者是一些优质行业的平均估值已经达到十年来的高点。

现在的问题是它会不会收敛?会不会像美股纳斯达克泡沫那样极端之后出现5、6年的回调?还是说现在虽然已经很极端,但它还是可以从3个标准差变成4个标准差的事件,在极端事件已经出现的前提下,是否会有更极端的可能性?现在高估的这些本身就是优质资产,低估的那些是有瑕疵或者产业已经处于生命周期的后期的资产,这个时候怎么做抉择?

我认为还是要回归到本质,搞清楚回报是来源于企业的利润增长,还是来源于市场之间不同主体的博弈。我们认为去年有很大一部分抱团的超额收益是来自于一次性拉估值。而拉估值这个事情能持续多久?春节后抱团是不是就此结束?一般来说改变一个趋势需要非常强大的外力,现在政策的边际退出是否足够,短期我们不知道,太难的事情我们不去做判断,但中长期方向是很明白。

其实终局思维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方法,我们做投资肯定要看中长期前景,但是现在二级市场变得VC化之后,以选赛道的思维想着五年后可能怎么样,然后直接折现回来。我们说不要“三岁看老”,三岁时你怎么知道他以后能不能成功,至少要到25岁,他大学毕业、研究生读完、找了工作之后才可能看得出来。但现在越来越多人三岁看老,甚至刚“怀孕”就看老了,都不用等到“生”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未来一定有很强烈的、很大维度的纠偏,这个偏离度目前看来肯定是3个标准差以上的事件。纠偏是一定的,只是时间是不确定的。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6

全部评论

景行谦行04-16 23:39

邱老师明白人,说的很有涵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