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投资的根本理解:便宜、预期、业绩三要素

关注我的朋友首先要明确我覆盖的公司范围:中高速增长成长股、周期股与逆向投资,主要介入方式是依据行为金融学和市场博弈论的方式,随时依据市场情绪撤退,不建议三年以下新蔬菜跟随。公众号:铸剑西湖,《投资基业长青》每周连载中。

首页是索引文章

(1)投资价值观与决策观:

谈冯柳的决策观:选择大于研究 ;体会与思考冯师《术规律的总结与体会》

笨小孩的大智慧;  慢慢变富的知难行易与自我认知

杂谈中国交易者结构:A股网游论

(2)行为金融学与市场案例研究

市场有效与投资者行为偏差反身性理论的假设、实际运用与案例研究

市场资金的蠢与聪明

行为金融学专栏1:为什么股票交易员喜欢行为经济学?

行为金融学专栏2——神经元:为什么知行很难合一

行为金融学专栏3:为什么很难控制冲动?

行为金融学专栏4:基因和环境的错配

行为金融学专栏5:有限注意力偏差

行为金融学专栏6:掌握好消息能赚到钱么?

行为金融学专栏7:为什么我们喜欢追涨杀跌?

行为金融学8:锚定效应的危害

行为金融学9:过度自信想到底是好是坏

行为金融学10:过度自信:自信到底是好是坏?

(3)逆向投资

春秋、海底捞与第二层思维 ;逆向投资本质、赔率与春秋航空

(4)成长股

鼎峰对成长股的理解1

评鼎峰对成长股的理解2

(5)其他

上涨的非对称性和所谓抱团取暖


多年参考巴菲特、格雷厄姆、林奇、索罗斯、冯柳等人的投资哲学、逻辑、假设与案例,总结出我的个人投资三大要素:便宜、预期、业绩。

(1)便宜是硬道理

便宜从绝对的角度来思考,主要参照PE和PB,部分股票还有PS.

便宜为了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投资的风险问题,只有买的便宜,估值很低,具有相当的安全边际,才能够降低投资的风险;

第二是为了解决赔率的问题,只有买的便宜,未来才会有慢慢的价值回归,甚至戴维斯双击。

我经常琢磨沃尔玛的创始人山姆·沃尔顿的一句话“只有买得便宜,才能卖得便宜”。

背后的逻辑是只有买的价格足够低,背后代表的是赔率足够高,才能获取超越平均市场的收益,否则在高位接盘高市盈率的个股,哪怕该企业如期长期增长百分之30,也只能赚到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但往往极少有企业能够保持稳定的长期的增长,一旦增长不及预期,高市盈率下的“多杀多”是极为恐怖的。

但是过于重视便宜,有时候会错失已经被市场认可的(这时候会表现出高估值),但依旧长期增长的公司。

比如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时,20多年里面沃尔玛一直保持20-30%营收增速。

PE高企,无数的资金都看好沃尔玛,巴菲特一直看好沃尔玛,却一直下不了手重仓。因为PE很高很高。他一直忍到2005年才重仓沃尔玛,这时候增速下来了,pe也下来了,巴菲特后来沃尔玛投资只获得9%年化收益。他错过了沃尔玛发展的黄金几十年,黄金几十年里面资本市场已经有一致预期,一直高pe,不给你后续资金重仓下手机会。

这背后是投资信条的双面逻辑,一旦你认可便宜是重要的要素,并且照此投资,必然会放弃一批已经被市场认可的高成长的公司,他们发展的很好,但是估值很高,、。

这何去何从,基本要取决于投资者对自身的认知,以及是否能接纳自身投资假设与逻辑的不完美之处,甚至回到一个哲学问题:你是希望拥有一个完美的策略,还是拥有一个有用的策略。


(2)情绪与市场预期:市场预期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预期,是从市场的角度思考,是为了理解市场,尊重市场,用市场的群体智慧来帮我们理解股票走势的进程,从而反思自己的逻辑是不是正确,从而可以减少风险,甚至拿到一个非常好的入场点。

思考预期其实是一个思考投资者行为的过程,也是结合了金融行为学和经济行为学的逻辑与假设:人的非理性不可预测。

比如一个公司(13年的茅台)跌倒了15倍PE,年增长率为30%,看起来非常便宜,甚至董宝珍说低于1500亿就去裸奔,但是这样就能够买入了吗?

首先要考虑市场对她的认知,也就是预期,如果市场预期这个公司甚至是整个行业都会继续萧条,那么价格还会继续下跌,15倍PE还能跌倒10 PE,还能跌倒8 PE,一直到非常低估的地步,十八层地狱。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港股一直暴跌的缘故,也是我一直看空云蒙的银行股,银行股不涨不在于其质地不好,而在于其预期被破坏,在于没有乐观人的进去抬轿子。

当然这里不代表说所有的银行股不涨,其中还是有大量的比如杭州银行宁波银行等等具有差异化定位独特的竞争优势的公司会有局部的市场预期,设想如果整个银行板块需要预期提升,需要多少资金量?恐怕是千亿级别,所以整体的银行的巨大行情,基本很难再现。

反过来说,一个公司涨到了50倍PE,年增长率为30%,看起来非常贵,但是这样就可以卖出了吗?

也要看市场对他的预期,如果非常乐观,高估可以更加高估,就比如2020年年初的芯片股,动辄100倍的PE,当年15年的互联网行业暴风科技、乐视网,2000年左右的美国网络泡沫,这都是高估可以更加高估的案例。

但你卖飞一个又涨了好几倍的高估的公司,内心其实是极为崩溃的,也会对自身产生巨大的后悔和怀疑,但其实这很正常。因为人的不理性是不可预测的,要拥抱这种“不可预测”带来的红利,而非去傻乎乎做空它,卖掉他。

市场有时候非常疯狂,可以跟随“反身性”的疯狂让净值飞翔。


预期还需要研究,预期差,也就是市场平均预期与真实的发展之间的差距,没有预期差,则没有利润。思考预期差,也就是思考我比市场到底思考的深度在哪里,也就是回归到投资者根本的自身竞争力的问题。

这里补充一个牛顿在南海泡沫的故事,也作为参考:我可以计算天体的运行轨迹,但无法计算人的疯狂:

英国南海公司在1711年创立,是一家专营英国与南美洲等地贸易的特许公司。1719年,英国政府把一部分年金投在南海公司里面,然后这些年金转成了南海公司的股票。这个公司其实基本面是非常清晰的,能算出来。根据当时的基本面,这个公司的价值大概应该是每股100英镑左右。但是在1720年初,南海公司炒作它在西班牙南美洲的殖民地贩卖奴隶的垄断权,以此来抬高股价。

但其实当时西班牙政府是不允许贩卖奴隶的,而且西班牙正好跟英国在打仗,所以客观来讲这个权益其实没有太多价值,不能够产生很高的现金流。但是,当时南海公司做了很多广告,通过各种炒作,比如说当时很多社会名流都持有了南海公司的股票,很多媒体都在报道这个公司,使它一下股价狂涨。

当时牛顿也持有了这个公司的股票。牛顿当然是当时非常有名的科学家了,基本上是最聪明的人。他进场的时候股价大约是100英镑左右,这个价格基本上是接近基本面的,涨到三四百英镑的时候,牛顿一看这个基本面明显没那么高,股价太疯狂了,所以牛顿全部清仓了,挣了挺多钱。以现在的面值来讲,应该是100多万英镑左右。

牛顿清仓之后,股价并没有跌,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虽然股价已经很高了,但反而直线继续往上涨,涨到快1000英镑。这个时候牛顿就坐不住了,因为他看见身边的朋友都挣了很多钱。身边朋友当然都比他笨。

当你看到身边比你笨的朋友挣了很多钱的时候,你是很难淡定的。如果是你的敌人挣了很多钱,说不定你反而可以淡定。这个时候,牛顿基本上是用尽他一生的积蓄重新买入南海公司的股票。

结果他进入的时候正好是顶峰,然后股价就狂跌,这也导致牛顿同学基本上亏得倾家荡产,按现在的钱来算大约应该是500多万英镑。后来牛顿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就是 “我可以计算星球运动的轨迹,但是不能够预测人的疯狂程度”。

人的疯狂程度就是非理性的程度,是非常非常难预测的。


这里的预期和情绪,其中要观测整个市场的情绪周期,一个类似于钟摆的周期。这里借用霍华德《周期》中的论述:

证券市场中的情绪波动,就像一个钟摆的运动一样。这个钟摆来回摆动,形成一道弧线,弧线的中心点完美地描述了这个钟摆的“平均”位置。但是事实上,钟摆待在这个弧线的中心点位置的时间极短,一晃而过。相反,钟摆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走极端,弧线两端各有一个极端点,钟摆不是在摆向极端点,就是在摆脱极端点。但是每当钟摆接近极端点的时候,不可避免的结果是,钟摆会反转方向摆向弧线的中心点,或早或晚,反正肯定会反转。事实上,正是钟摆摆向极端点这个运动本身,为钟摆后来反转方向回归中心点提供了能量

投资市场也形成了类似钟摆一样的摆动:

• 从兴奋到沮丧;

• 从为利好事件欢呼庆祝到为利空事件忧虑不安;

• 从价格过高到价格过低。

这种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摆动现象,是投资世界最确定的特征。投资人心理像钟摆一样,很多时间都在走极端,要么走向一个极端,要么走向另一个极端,投资人很少停留在中心点上,很少走令人幸福快乐的中庸之道。

推动市场涨跌的经常是“贪婪和恐惧”。市场就是买方乐观派和卖方悲观派双方的拔河比赛,可是在比赛的紧要关头,会有很多人突然叛变,从绳子这头的队伍退出,加入绳子另一头的队伍。这会让绳子的一头拥有压倒性优势,贪婪或者恐惧统治整个市场,结果让市场急剧变化

观测周期又很多方法,这里暂时不展开论述。


(3)业绩就是一切

业绩,业绩,业绩!如果一定要总结三点哪个最重要,业绩是最核心的点。再怎么强调业绩也不为过,这个业绩指的是长期增长的业绩,而不是长期不变的业绩。

无论是周期股、缓慢增长股、高速增长股、困境反转股,都需要看业绩。

无论是垄断行业,大行业小公司、小行业大公司、“月明星稀”、“一超多强”还是“数一数二”的行业竞争格局,红海赛道、蓝海赛道还是红蓝交杂,只要能提供巨大的业绩增速,并且是长期健康的增长,这个公司就非常值得关注。

有了业绩,再差的投资者预期都可以更改。

换个角度再进行分析,为什么很多夹头买的价值股就是不涨,其原因不在于低估,也不在于便宜,而是根本在于业绩无法实现长期的增长,这也就导致了没有风险偏好更加高的投资者关注,公司将处于并将长期处于低估位置,直到公司出现长期的业绩增长或是整个牛市来临,整体风险偏好高的资金开始入市,填平低估的银行股。

业绩为王,长期的业绩增长更是大于天。

林奇当年一直长期持有一批低估值,但是盈利增长非常迅速的股票,这些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人问津,但是在他们的行业内却爆发性增长,后来终于被市场认可,一年内就翻了好几倍。

一个低估的股票可好多年无人问津,但是一个业绩长期高速增长的企业,永远不可能多年无人问津。


(4)风险控制因素。

这是作为一个否决机制,也是我们仿照华为的“蓝军”机制设计的,包括财务的风控、创始人风控、市场整体风控。这里面有比如管理层诚信问题,老板的价值观问题,政策风险,大股东的输送关系,现金流,核心竞争力缺失,单一大客户或者供应商依赖等等等,还有包括一个比较难识别的黑天鹅风险与灰犀牛的预判等等,是一个比较系统的风险决策和控制体系。

这个机制因人而异,会不断根据不同人的偏好,以及风险承受能力去选择和逆向选择。比如我们比较难接受大股东有诚信问题,及时赛道和业绩比较好,我们觉得依然有很大的风险,但是很多人觉得只要公司经营没问题,照样可以买,这就看个人的偏好。

雪球转发:34回复:28喜欢:111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陈玉城03-06 22:45

好帖

生活的哲学01-12 13:39

非常认可您的理念!

反转地球2020-12-20 19:05

铸剑大师牛逼啊

北京飞歌2020-11-22 07:16

自古以来好货不便宜,过去好股便宜的时代一去不复了。除非是表面便宜的股票。

Jinzon2020-11-18 20:04

请问海澜之家可以戴维斯双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