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安徽鼓励中药,但同时有一个问题:如果站在医保局的立场上看,他们的诉求又是什么呢,包括机构成立的诉求,个人的诉求?如果从医保局的角度出发,又会倾向于何种行为呢?可能这个问题的价值是远胜于合不合理,道不道德的讨论罢?毕竟你是个牌手,别人掌控着规则;你活在现世,而非生于玄幻小说,又何德何能可逆流而上?医保局的成立是一个影响力可长达几十年的重大事件,相逆的批判听的多,想顺的思考却见的少。

比如,相较于体系复杂,差异明显且不透明的传统医学,现代医学由于证据充分,反而更容易推进控费政策?

又比如,医保局的最大诉求是控费,在医保的渗透率见顶,ARPU提升缓慢时,缴费人群和受益群体的剪刀叉,又将如何解决?行业欣欣向荣的时候,各方利益尚好协调,一旦其中有变,各方的多赢是绝无可能的,医保涉及到诸多方面:医院(医生)、群众、药企等,如果非找一个阻力最小的方向下刀,这个方向甚至是无需讨论的;

$中国生物制药(01177)$ $恒瑞医药(SH600276)$ 

雪球转发:4回复:21喜欢:3

精彩评论

守拙银海01-13 10:27

每个患重病的人如果花医保几十万上百万,医保早破产了;另外,有些癌症花了几十万只不过是多拖几个月或1、2年而已,再贵的生物药也根本治不好,病人家庭和医保都吃不消。所以,反正都治不了,开点中药,几百块钱,便宜的解决了问题,是现实所需

全部评论

群兽中的一只猫01-13 20:39

我记得南丁格尔还是谁也说过,很多药物也只是安慰作用

耕耘者199501-13 20:34

我们的顶层设计方案是先消灭“因病致贫”人口,患者如果服用成本就很高的生物药,利润被万恶的资本主义赚走不说,人均寿命提高会带来更大的养老压力,加上年轻人生育率未来断崖式下滑,整个人口结构成了倒金字塔日子举步维艰。中药就不一样了,产业链条长,受益人群广,从种植户到贩子到医生都有“合理”利润,皆大欢喜。如果你不小心有花柳淋病梅毒艾滋什么的,就接受安排吧。

白梅雪香01-13 20:17

白梅雪香01-13 20:17

求求你不要消灭我了

白梅雪香01-13 20:16

说真心话,比如癌症的药物,满足的客观治疗诉求是昂贵且效果不佳的···更多是满足了来自患者心理的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