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个不禁想起大学时的一桩往事。

大一时院系内足球比赛一场决定1、2、3名的关键比赛中,对方左边卫跟我在场上打了起来。我是右边锋,瞅准机会从他脚下断下来一个球,并射入了球门,这小子之后就一直在场上刻意照顾我。各种黑拽黑肘黑脚,踢过球都懂的。
最终有一次爆发了,我们在场上刻意的冲撞继而由他恶意把我推倒在地演变成了动手。他比我高近一头,毛估估比我重40-50斤,我在这次冲突中处于完全下风。当然我们很快就被各自的队友们拉开了。
队友们说,球场上冲突很正常,过去就算了,毕竟大家还是一个院队的。在大家看来,你处于下风基本等于被那个小子欺负了,他那个身板全院估计也没一个说能打的过的,认了吧。
我下午照常上课,吃饭。晚自*的时候请假早回了宿舍。背着我的包,去他宿舍找他。开了门,他轻蔑地看着我说,你干啥来了。我从包里抽出空啤酒瓶子就砸了上去,两个。之后又是一场混战,最终还是被大家分开了。
我眼睛被打肿,被送回宿舍休息。那晚几乎全院只要踢球的人都来宿舍看我,无一例外表示服气。院队队长说,借我一个胆我也不敢去找他单挑。
至于那个小子,以后见我也是客客气气,再也没有那股嚣张劲儿了。
当然,那两个酒瓶子砸的地方我都有数,只会见疼不会受伤[大笑]//@江涛:回复@forcode:我刚打赏了这个帖子 ¥1,也推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