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赚企业成长的钱,还是估值的钱?

 


我们该赚企业成长的钱,还是估值的钱?

大家好,我来了,嘿嘿嘿~

这个问题提出来,熟悉谦和屋的老朋友,一定一闪念,便知道我的答案了。

 

那就是——二者都要~

为什么今天会说这个话题呢?

我先给两篇文章,大家可以好好阅读一下哈,因为,我觉得,含金量十足,是属于底层逻辑的思考。相当于建房子的时候,打基础的这一步。

1:价值投资究竟要不要考虑“市场认知”?——兼谈估值体系进化与估值模型的演进

网页链接

 @价值奇点 

2:价值投资VS“市场认知”--一场很有价值的讨论

网页链接

 @老庄LZ 

好了,我的浅见如下:

其实,我个人是非常非常看重——戴维斯双击的。

那这个理念,我能看到的最早的出处,是在格雷厄姆的书中,但是,最后被老戴维斯发扬光大,并称之为——戴维斯双击。

我看明白这一点之后,立马知道,这就是我要的方向。

我可一点儿也不喜欢——“合理的价格买优质的企业”。

如果我有的选——“低估的价格买优质的企业。”的话。

我经常说,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文章,初学者最好一开始不要从这里学起,会遇坑。我自己当年就经历过。

这么做个比喻吧。

格雷厄姆就像一位“明师”,他教的学生,都是从零开始的,没有什么太多的基础,一点点跟着他学,重要的是,目前看来,学有所成的学生还挺多的,而且,他们那一帮人特别长寿……

所以,格雷厄姆大致知道,一位初学者,从一开始到学有所成,会遇到哪些坑,然后,在教学的过程中,手把手教学生避免掉坑。

而,巴菲特和查理芒格,更像“前辈”“导师”,他们可没有兴趣手把手,从零开始一点点教你,他们有其他的目标。

他们是在实践过程中,把自己的心得,体会,感悟,告诉后来人。然后,你们自己去悟。资质好的,就悟到了,资质差的,掉进去很久很久都出不来的。

我以前的文章,包括喜马的音频《谦和屋说投资理财》,曾经就花了大量的时间,说过这个——用合理的价格买优质的公司,这个逻辑。

我说,对近些年的巴菲特与查理芒格来说,这就是最优选择。

因为,他们的资金量,是没有办法或者没有必要,去一个一个挑选,翻找那些被极度低估的“好公司”的。

钱!太多了!

 

他们能投出去的公司,我估计,咋说都得千亿美元以上的市值吧,100多亿美金的公司,咋投?全买下来?买少了吧,即便翻几倍,对其总体资产来说,还是小得不得了。

但是,各位好朋友们~

在座的哪一位,有巴菲特与查理芒格这样的烦恼?

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选择——“低估的价格买优质的公司”这个选项更好咯!~

这难道不是摆在眼前的答案么?

有人说,优质的公司,怎么可能出现低估的价格。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我就知道,您有什么问题了~嘿嘿嘿~

您的样本量,股票池,是不够的,即,功课做得不够的。

另,把您心中认为的好股票,选出10-20只,去看看过去10年左右的K线图,看看有没有——低估的时候,您便知道,这个逻辑能否成立了。

那么,以此为契,我说一下我的浅见,

价值投资究竟要不要考虑“市场认知”?

我个人认为,肯定要看的,这个是一定要考虑进去的。然而,对应自己的投资策略,则各有各的应对方案。

首先,我跟大家讲一种各位会常见的理念:

我们做价值投资,其实是赚企业成长的钱。

我个人认为,这一点,是不对的。或者说,做不到的。

理由如下:

假设一家公司,你以10.1415926倍市盈率买入。

未来业绩涨了很多很多。

你以高于10.1415926的市盈率卖出,甭管高多少,比如,以11倍市盈率卖出。

那么,请问,这是不是除了赚到企业成长的钱,还赚到了估值提升的钱?

如果是的话,那么,我们又有何不能接受的呢?

我这样理解是不是对的?

只有两种情况,你可以说,我只赚企业成长的钱。

第一种,和买入的市盈率完完全全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第二种,低于买入的市盈率。

那咱这是在做啥?做实验还是做投资呢?

    Ok,假设,您能接受这个逻辑,那么,请往下看。

如果,我们的利润,都是来自于二者,一个是企业利润的提升,一个是估值的提升。

那么,答案便呼之欲出。

——做价值投资,当然要考虑“市场认知”咯~

且,我认为,不敢说“市场认知”更重要,但至少是和企业基本面一样重要的哈~!

作者提到了一个有名的理论,叫做——现代投资理论,有效市场假说。

我很久之前认真的研究过这个理论,我个人对此,是持有相当保留的意见的。

我在我喜马的音频节目中,曾经花较长的篇幅说过两种人。

一种是学院派,经济学家,泛财经作者。这一类人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靠讲课,分享知识等方式来获得利益。他们自己不做投资或者说,收入也不主要来源于投资。

另一种是投资者,他们主要靠投资赚钱,顺便分享。

这两种,是完全不同的。

这个现代投资理论,有效市场假说这类的。很显然,是学院派,研究派搞出来的理论。

这个理论对不对,我其实并没有把握笃定的说结论。

但是,我知道,以我个人的经验,靠这套理论赚钱的话,恐怕我会比现在贫穷得多得多……

你看啊,他先假设一种情况,叫做参与投资的人,是理性投资者,我这么说吧,这种情况,可能我们的有生之年都看不到。

怎么可能会出现全部参与者都是理性投资者的情况呢?

这等于说,我做一个假设啊……

我们要怎么搞好同事关系呢?我们先假设,你的同事都是外星人……

我去,你能做出这种假设,你就不一般啊,朋友……

当假设的逻辑基础错了,或者不成立,以后所有的推演,都是错的,步步都是错的。

你说,你都假设你同事是外星人了,你随后推演的每一步,能不出错么?

这个前提就是错的啊……

还说,靠内幕消息,靠操纵股价不能赚钱。

你看看过去5年,有关部门给出的罚单,看看这些不好的人,赚了多少不义之财。

这种理论,先假设了一个目前不存在,将来我看,在我们有生之年也极有可能不会存在的前提,然后,推演出,投资其实没有必要看估值,交易就得了……

这么个逻辑,我个人是很难认同的。

看完这个理论之后,再去读格雷厄姆的书籍,看看格雷厄姆的理论,你就能感觉到,格雷厄姆那套逻辑的优美,雅致,漂亮了。

就像,你看过很差的财报之后,再看看好公司的财报。你瞬间就明白好公司是什么样子了。

有时候,光给你看好公司,你不知道,不觉得好。

拿个差公司给你一看,一下子,你就觉得,原来那家公司好哇塞!~

格雷厄姆差不多在100年前,就告诉我们——市场先生的存在,然后,给出对策,我们该怎么面对市场先生。

我个人试着解读一下这个对策。

我的浅见是,正确的对策至少有两种。

第一种,是利用市场先生的癫狂。

当他极度乐观的时候,我们把股票卖给他,极度悲观的时候,从他手中把股票买进来。即,高估的时候,卖出,低估的时候,买入。其他时间,持有。

第二种,是不去管他。

高估我也不卖,至少,很长很长时间不卖。低估我也不买,不参与。我无视市场先生。长期,超长期无视。

这二种,我认为,都是可以的。

显然,第一种赚更多。但是,第二种省事啊,省下来的时间精力,我可以做别的事情去,对不,人生更精彩哈!~

天天跟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市场先生打交道,不利于长寿,是不是?

但是,价值奇点先生有一段话,我个人持有保留意见。

——价值投资短期内要忽视“市场认知”,长期看要重视“市场认知”

我个人认为,我会这么选择。

价值投资要重视“市场认知”,不管短期还是长期。

因为,有时候,结果的呈现,就是短期的,有时候,就是长期的,这个我们很难预判的。

 

文中推论的——市场中短期是无效的,这个倒也不尽然。尤其在有些没有涨跌停限制的资本市场,很有可能非常短的时间,股价能从明显低估到明显高估。

这个时间的长短,应该是“天选”的,而不是我们自己预判出来的。

当然,事后看,结果会呈现出,中短期无效居多,长期有效居多。这么个情况。

而且,人各有志,对有些人来说,1年长得像永恒。而另一些人,10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啊~人们对时间长短的认定,也是极为不同的。

以上,是我做的一个补充哈~

我个人是很认同价值奇点先生的——用未来3年(我是用3-5年)的预期利润来做基础,并加以市盈率,再打个折。这个逻辑的。

因为,相对而言,只能说,相对而言,企业的利润较好预测。

我以前讲过一个理念哈,就是,我观察,一家企业,尤其是上市企业,要一年利润下滑50%,其实还真不容易,因为,公司几千人,几万人在努力,在盯着,全社会也在盯着,地方也在盯着,各部门也在盯着。你要来个利润下滑50%,其实,还蛮吓人的。

但是,估值下滑50%,可谓是时有发生,屡见不鲜。

所以,我个人认为,先把握住较为,较为啊,容易把握的基础,是第一步。

把握好了这个基础,再配合安全边际,应该先把输的概率降低。

然后,再去试图,试图啊,把握很难把握的估值这个环节。如果把握住了,便能上一个台阶了。

不过,我在这个推演过程中,做得远不如价值奇点先生这么精准。

因为,我担心我自己一不留神,就会陷入——精准的错误。

我都是用毛估估的方式。

先毛估估,未来3-5年,业绩走向是正向还是负向,是会反转还是不会反转。

如果判断,未来业绩是会走正向的。

那么,我便开始估值。

不同的行业,估值是的的确确有不同的。

 

我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我观察是有这种情况的。

你说,为什么新的行业估值就是高?传统行业估值就是低?我不知道……

而且,很多人有解释,我看了之后,觉得解释得不太能令我接受。

新能源赚的钱,就比较重么?传统行业赚的钱,就比较轻么?还不都是法定货币?

但是,我们的目的,恐怕不是追求为什么,而是追求怎么应对啊~

 

所以,估值的时候,的的确确是需要根据不同行业进行估值的。

这个很难解释。我至今也搞不太清楚。

但,我知道,大概情况怎么应对。

这也真是无解之谜。就像,一般来说,最多5年左右,价值就会回归,为啥回归呢?格雷厄姆称之为神秘的力量。

于是,价值奇点先生这段话:

所以这种估值模型下,严守安全边际的原则可以是

(1)“如果市场认知过去是长期低于25PE的,我一定要好好研究其中的深层次原因,未来3年后的估值中枢我也要充分尊重市场,绝不随便高估为25PE”。

(2)“如果市场认知长期是高于25PE的,我也一定会高度警惕并进行分析,如果真是由于“长期业绩高速增长+稳定预期高确定性”两个因素共同而造成的高估,可以给予30-35倍PE的终值(比如当年的片仔癀爱尔眼科,就是可以牺牲一年利润上车的)”

(3)如果是行业景气度轮替、短期业绩高成长而造成的高估,我最多只能给予25PE的终值(折旧类似于当前的医美、新能源等各种市场先生宠爱的小甜甜),错失交易机会也不在乎,因为长期看等待他们的一定是25倍PE的市场铁锤”

我的浅见如下:

第二点,我持有不同观点。就是,长期高于某个市盈率的,我不见得会去高度警惕并进行分析。我会选择不参与。

 

我是从格雷厄姆的传统价值投资学起的,他那套体系中,没有这一个选项。反倒,他经常提醒我们,——长期业绩高速增长+稳定预期高确定性,这个很可能是水月镜花。比如,著名的化学药一哥,白酒一哥,这一次就以估值大幅下降作为回应。

我认为,安全边际首要的一点,就是不可以付出溢价,甭管未来看上去多稳定,也不可以。

 

底层逻辑在于,对未知的敬畏。

 

这里我多说几句,供各位好朋友们参考。

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恐怕对“老天爷”的敬畏,是不够的。我经常看到很多人赚了钱之后,尤其是较长时间赚了钱之后,都开始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能力超群。并在很多公开演讲的场合说自己从未错过。

我想,这或许是值得商榷的。

雪球达人秀曾经采访了我一期节目。

我开头第一句话就说,我认为,运气是最重要的。这真的不是我谦虚,而是真情实感。

 

我有很多笔投资,都是靠运气赚到的,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我自己是知道的。

谦和屋挂了三块匾,来过谦和屋做客的朋友们都看到了,大厅的正当中,“不欺骗”“不忘本”“不争论”,其中,这个“不欺骗”,包含两层意思,第一层,是不能骗别人。第二层就是,不能骗自己。

投资中,靠运气赚钱,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代表这一段时间,老天爷比较照顾我,对不?

 

那么,投资的时候,把预期打满,对未来的高速增长,稳定性过于有把握,在我看来,恐怕就是对自己以及标的这家公司运气的一种过于自信。

运气,是老天爷给的。不能你我说了算,对不?

你怎么知道未来高速增长会持续呢?万一公司经营出问题呢?万一来个类似早几个月某行业出现的这种全行业几乎没了的政策呢?

我们怎么有把握,这种政策不会或多或少的出现在我们认为的——长期业绩高速增长+稳定预期高确定性这些标的中呢?

我个人是不敢说这个话的。

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况,我的选择就是不参与了,至少现在不参与。

错过,永远没有问题,只要我们投资时间足够久,相信我,错过,才是主旋律啊……

错过又不会让我们变得贫穷,做错了,才会!~

另,我经常说,格雷厄姆的书,要反复看,要重点看。

因为,读完格雷厄姆的书,你会发现,他的逻辑之优美,雅致,漂亮。

你看,当你选择付出溢价,买入高估值的企业的时候,不管未来会不会持续。

你在这场游戏中,角色的定位,已经是棋差一招了。

因为,戴维斯双击中的关于估值的这一击,其实,吃得不多了。

你想啊,80倍市盈率买进去,即便业绩增长吧,你要想160倍市盈率卖出,何其难。

至少,难过20倍市盈率买进去,40倍市盈率卖出吧。

这个选择,是一开始玩游戏的时候,便落了下风了。

别说什么行业不同。

诚实的说,没有人会想到过去人人嫌弃的煤炭,钢铁,海运什么的,这两年能涨成这个样子,对不?

选择高估值,一开始,便选择了不利于自己的一方。

而格雷厄姆逻辑的优美,雅致,漂亮,在于,他教导我们,在玩游戏的时候,一开始,便试图,试图啊,选择利于自己的一方。

并在余生,不断演练这种模式。强化这种思维。

多美!

价值奇点先生在文中举的格力的例子,我个人是持有保留意见的。

因为,是用结果来反推的。

让我们把时间拉长。

格力电器是1996年上市的,如果看1996-2006年这十年的估值,你会发现,是高于20倍市盈率的。

那么,我们在2006年这个时间点,可能就会做出格力的市盈率中枢20倍以上的判断。

同样的道理,2021-2031年,未来这10年,到底用多少市盈率做判断,其实是不准的。这是格力,要是用海运类的,资源类的股票,恐怕就完全没有衡量的标准了。

我个人是对此并没有太好的意见。我也搞不太清楚。

 

我追寻的是,即便在2008年最高点买入格力,至今,跌到这么惨了,还能有8倍左右的收益。(前复权)

而如果有耐心一点,不在2008年1月份格力最高的51倍市盈率买入,而是等到9个月之后跌透了,2008年10月份,10倍左右的市盈率买入,到今天,也有20倍的收益。

这么一套投资体系。

说真的,我职业投资7年了,还是觉得市场估值特别难以把握。

所以,我选择的方式,至少在目前看来,还是比较老派的方式,就是低估,还是低估为第一考量。最多放松到正常估值,而不愿意付出溢价。

有人说,那你永远拿不到眼科,牙科的股票。

拿不到?那便拿不到了!~

接下来,另外一位先生的文章,我说一下我的浅见。 @老庄LZ 

价值投资VS“市场认知”--一场很有价值的讨论

他认为:

我表明观点哈:我认为价值投资不应该过于考虑市场认知。

对此,我是持有保留意见的。

我认为,这二者同样重要。他们在同时影响着我们的投资收益。

 

只不过,一个相对,相对啊,容易,另一个相对难。

难,不代表我们不能去试图把握。

当然,最终的选择,在不同人的不同策略下,极有可能呈现——最终,难的我就不把握了。这种情况。因为,人各有志。

比如,我很多朋友,干脆就买指数,定投。

或者,就买房子,股票不碰。

这都没问题。

但是,总有些人,会试图尝试把握,并成功了的。

老庄lz先生说——我认为,我们不能无视市场,但重心肯定要放在企业本身。只有企业真真切切的创造利润,这个价值才能被市场定价。而市场定价的原理,是企业创造的利润和现金,国债等等资产的比较而来。

我个人认为,这只能代表我们这一派的投资者。而这个市场,并不仅仅只有我们这一派。

原因是,我看到过很多用各种各样方法的投资者,他们就不是这样思考问题的。而且,长期赚钱,巨赚钱。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价值能不能被市场定价格,这件事,恐怕有多种方式。

其中一种,是您说的,只有企业真真切切创造利润。

 

也有很多其他种的,并不相同。比如,著名的亚马逊,我都不知道这几十年,他到底赚没赚钱,到底赚了多少钱。

但是,市场给他定价,定得飞起。

市场定价的原理,恐怕不见得仅仅是企业创造的利润和现金,国债等等资产的比较而来。

可能还有多种方式。只不过,我们这一派并不熟悉,或者,并不知道哈!~

老庄lz先生,文中有这么一句话,我留言做了回答。

换句话说,交易市场的存在不应该影响企业的价值。这就是巴菲特所说的,即使股市明天关门,也不影响我拥有这家公司的股权的含义。

谦和屋的回复:

这段话我个人持有保留意见~交易市场的存在,对企业价值是有着明确的影响的。呐,咱们都投一百万出去,其他指标大致一样,您说,您愿意投上市企业还是没上市企业?我个人会愿意投上市企业,因为,法律保障,流动性,税务等原因。这些都是现实存在的哈~另,上市企业在政策,吸引人才,法规等方面都明显好过非上市公司。这应该算其价值的一种哩~巴菲特的说法需要在中国做一定的调整哈~个人浅见哈~

很多人提醒我的错误,说我误读了巴菲特的意思,在此一并谢谢各位的提醒与指正。感恩感恩。

我想,我还是能理解巴菲特所要表达的意思的哈,嘿嘿嘿~

我这段话,是说给初学者听的。

我一直不建议初学者从巴菲特,查理芒格开始学习价值投资。

因为,他们的智慧是经过高度浓缩的,搞不好,是要掉坑的。

巴菲特说,即使股市明天关门,也不影响我拥有这家公司的股权。

这个巴菲特可以这样说,进阶者也能看得懂。

然而,初学者很可能会误读。

因为,初学者总是会想当然的理解,并没有深入推演。

总觉得,你看,巴菲特都讲了,股票市场并不影响价值,只要我觉得物超所值,我就买,我不去管有没有报价,或者,报价多少。

把脑袋往沙子里面一埋,爱咋咋地。

这是我个人认为,初学者容易掉坑的地方。

首先,巴菲特是真的可能不怕,在他们的法律政策下,巴菲特是真的可以买进董事会,然后,“释放价值”的。你股市明天关门了,我也可以今天就释放价值。

在早期,巴菲特就常干这样的事情哈,这非常赚钱的。

包括现在,这一套,也是相当厉害的。狼王伊坎就是实践者,你看他这外号,就吓你一跳,对不?

他就是买买买,买进董事会,然后,拆拆拆,释放价值。

卡尔.伊坎的年化收益,是远超巴菲特的。

但是,我觉得他个人安全,可能会有点……搞不好需要好多安保措施。

是,在这种情况下,你在乎啥股市关不关门呢?

不关门,我也可以这样做,关门,我还是可以这样做。

这有毛病么?没毛病!~

在中国,你敢?

这是野蛮人,这是害人精啊……

而且,各位投资者,可能我们的资金量目前也不够是不?:)

那么,巴菲特不怕,不担心,你觉得,这种情况下,初学者要不要担心,要不要害怕?

各位,我们不能骗自己!

不能骗自己!

自己最好骗了!

 

我问问你们,有一位算一位。

你们实现收益的方式,是不是和我一样?

股票卖出赚钱,这才是最重要的呢?

有人说,靠股息!

少,极少~!尤其是A股,10%的股息,你10年回本。你股价不涨,赚啥钱?10年收益低的吓人,这种投资各位满意么?

港股有特例,这里不展开。初学者恐怕也是难做到的哈!~

有人说,我长期持续,伴随公司发展。

我就问了,你别说长不长期持股,你就说你卖不卖?

 

你要是卖,你就非得在市场交易,对不?

交易,怎么能不考虑对手盘呢?怎么能不考虑对方的出价呢?

别抬杠说终身不卖,百年之后,传给子孙。那这样唠,就脱离实际了哈~

那么,这段话的理解,在巴菲特身上和普通投资者身上,就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结果啊。

人家是真能不关心股市关不关门。

他有的是方法释放利润。再者,他,他,他真的可能不卖……他都不是传给子孙,他都捐掉了喂……

这个时候,你还觉得,股市关不关门对你的投资完全没有影响么?丝毫不影响股权的价值么?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格雷厄姆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他说的是要去试图利用股市这个市场先生。

 

他和巴菲特是不一样的。至少这一点是不一样的哈!~

老庄lz先生是明确的重于公司本身。

而我认为,在市场上还是要重视,至少同样重视估值。

而文中——换句话说,交易市场的存在不应该影响企业的价值。

我是持有保留意见的。

我个人认为:

交易市场的存在的的确确影响了企业的价值。

 

交易市场的存在,对企业价值是有着明确的影响的。呐,咱们都投一百万出去,其他指标大致一样,您说,您愿意投上市企业还是没上市企业?我个人会愿意投上市企业,因为,法律保障,流动性,税务等原因。这些都是现实存在的哈~另,上市企业在政策,吸引人才,法规等方面都明显好过非上市公司。这应该算其价值的一种哩~巴菲特的说法需要在中国做一定的调整哈~个人浅见哈~

以上的文字,就是对这段回复的一个解释。

太多的理论,我或许讲不清楚。

但是,我们看看实际情况,想想常识。

企业上市了,怎么会不影响企业的价值呢?

这,这,这,这和我看到的世界不一样么?

按这个理论,为啥企业主要拼命的上市呢?既然不影响,大家应该是非常佛系的啊,上不上市无所谓么~

但是,每一个都杀红了眼要上市,都知道上市了,跟上岸了差不多。

上市敲钟的时候,呼朋唤友,笑颜如花。

心里都清楚得很啊!

他怎么就不影响企业的价值呢?

影响啊!各位好朋友们!

最起码,上市之后,融资是不是更好,政策是不是更好,吸引人才是不是更好。这都是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啊!~

你不能巴菲特说不影响,我们就跟着说不影响啊,对不?

第一,在巴菲特的国家,他的实力,对他来说,真的可能不影响。但我们明显不一样啊。

第二,巴菲特是表达这个不要太关注市场的意思,而不是真的不影响。

第三,想想格雷厄姆的说法,关注市场,去利用市场先生。这难道不更香么?能不能利用到,是另一回事,是个人修为,水平的事。

大家去看一本书——《巴菲特的第一桶金》,杨天南老师翻译的。翻译得非常好!看看早年的巴菲特是怎么利用市场先生的。

我当然知道,巴菲特的意思,是股价短期的涨跌,不影响公司的价值。但是,初学者在没有成体系,成系统的时候,面对浮亏50%的账户,恐怕不见得能守到黎明的。

这要配合安全边际的,配合不买错标的,这些巴菲特不用表达,他早已融入血液了。你上来就交易市场不影响公司价值,结果,标的标的买错了,价格价格买贵了,然后,脑袋往沙子里一埋,说股市关门吧,关门都不影响我持有标的的价值。这,这很危险啊……

我当然知道,巴菲特讲的是赚企业的钱,而不是瞄准赚差价。但是,我觉得,要去看看年轻时候的巴菲特,收益开挂的那些年,看看他有没有赚差价。巴菲特为什么不企业盈利的钱与差价都赚呢?事实上,他也都赚了。

有人说,股票内在价值是不随着上市与否而发生改变的。

我想,我是持有保留意见的。

我认为,股票内在价值会随着上市发生明显的变化。

股票没上市,融资难得板来板去,求爷爷告奶奶,一上市,诶,钱来了~这怎么没有改变内在价值?

股票没上市,各种黑的,白的来“光顾”企业,一上市,保护得好好的,这怎么没有改变内在价值?

股票没上市,要去找高级别人才,人不来,一上市,名头响了,股权激励也来了,高级别人才也来了,这怎么没有改变内在价值?

股票没上市,你要做到死,全公司没法变现,一上市,你可以卖卖卖,公司团队也可以卖卖卖,能退出了,这怎么没有改变内在价值?

各位好朋友们,理论要因地制宜啊,理论要结合实践啊!~

 

我们每天看着市场发生这么多纷繁芜杂的事情,我们看着市场变化多端。我们怎么能当做看不到,来骗自己呢?

    好了,又超时了。。。抱歉哈,耽误各位好朋友们的时间了哩~

最后说一下,关于某电商的事情。

我写了两篇文章,其实,还有第三篇啊,但是,因为现在发了“谦和屋一号”私募了,所以,利益相关,合规的要求,不能谈个股了,很多平台也打电话给我,要我这阵子特别注意别谈个股,现在各执法部门联合了,搞不好会惹麻烦的。

所以,大家不要加我微信问这个问题了,别的问题都行,个股问题,您,您就放过我吧……这不是送分题啊,这是送命题啊……

我答应过大家,会有第三篇的,但是,得很久以后了,等一切尘埃落定,结果呈现出来,我错了,我一定认认真真写一篇复盘的文章,思考我错在哪里,我对了,我也会分享对在哪里。

然后呢,有几位“朋友”,我一直记得哈~

隔一段时间,就来调侃我,奚落我哈,嘿嘿嘿,我都截图了,我都拿个小本子记录下来了。我都想不明白,我与人为善,乐于分享,喜马都录了快1000期音频了,您哪就那么讨厌我哩?隔三差五就来骂我两句。

我每次当夜深人静,疲惫不堪,想偷懒休息的时候,我就把这些截图找出来,认认真真的看一遍,再看一遍。

提醒自己,这一辈子,无论如何,不能成为这样的人,太没劲了……

然后,起来继续学习,工作。

别这样,这几位“朋友”们,花时间在调侃我这件事上,没那么有趣~

这只股票,讲真的,做投机的朋友们,7块多,2个月涨了65%,你们投机派的,有无数机会可以漂亮的获利了结,你们没有做到,要自己找找自己的原因。这个收益不低啊~

别投机没做成,被迫转成投资,然后,又不满意,又好郁闷,对不?

另,如果是做投资的,基本面的。

你买一只股票,今年5月份买入的,这都不到半年,买的早,也就6-7个月。你咋这么着急呢?天天喊着价值投资,天天长期持有,天天做时间的朋友。

这朋友,做半年就要换人了啊,时间说,我没你这样的朋友……

大家内心知道,买,就买他的值博率,买,就买他的反转,你不能骗自己不是?

如果企业没有问题,价格能到这个价格?

你既然接受了企业发展有问题,来买反转,你就应该承受附带的其他条件。投资,本来就是一个套餐。汉堡就配了薯条不是?

一边用从高点24块跌到7-8块的价格买入,然后,又说基本面不好,又不肯等待。你说,这咋整?

化学药龙头有没有几乎腰斩?白酒龙头也有40%的跌幅了吧?

化学药龙头的夫妻店,港股打四折了喂~

耐心点,还没有到开始反省的时候吧?才几个月啊,今年年报都没出来啊,年报出来,还得看看新渠道的增长情况不是?还一堆的功课要做哩~

我个人是最不喜欢动不动就反省,动不动就反省。反省这件事,尤其是反省底层逻辑的事,是相当重要,谨慎的事情,是不能轻易反省的,搞多了,人就没有自信了,搞多了,人就彻底颓掉了。

另,用仓位控制风险啊,各位好朋友们,做值博率的股票,这种反转的股票,是需要用仓位和策略来控制风险的啊。别整那种重仓,满仓,甚至加杠杆的搞法啊,会吃大亏的啊~

最后,祝各位好朋友们身体健康,投资顺利。

雪球转发:240回复:636喜欢:682

精彩评论

平常心20191710-08 13:51

我们该娶富婆还是模特?

多巴胺管理者10-08 16:36

这个根本就不是问题,关键是你能确定什么?你能确定估值会提升?你能确定地找到能够成长的很好的公司?到底是吃燕窝还是鲍鱼,问题是一个也买不起!

薛瓦勒的城堡10-08 16:28

股票赚钱需要耐性,锻炼耐性的三种方法:1.养花;2.哄孩子;3.看谦和屋文章。

价值奇点10-08 17:33

是的,格雷厄姆其实就在《聪明投资者》其他章节,也有很多关于成长股的思路,只是年轻时遍地的烟蒂,他没把成长股投资作为主要的研究思路。老了以后,他又致力于简化投资分析、建立投资者好学易上手的投资模式,也没顾上成长股的研究。

下面来自我阅读中文版《聪明投资人》后,自己根据格老爷子原文做的部分读书笔记,可以发现他也提到了好多成长股投资原则的,比如:

1、成长股最大的风险在于未来增长率降低,从而造成“戴维斯双杀”。施洛斯(这是我根据施洛斯访谈补的)认为成长股投资者太过于看重短期的盈利增长,他们的估值太依赖于短期业绩增长。拥有成长股的风险,不在于其增长会停止,而仅仅在于其增长会放缓,从长远看这不是一种风险,而是必然发生的事。

2、公司的快速增长不可能永久持续下去,(行为金融学这句是我加的)行为金融学中人们往往对体现为趋势性变化的“增长”信号,愿意进行线型外推,从而形成成长股的高估值。成长一旦被“Price in”,剩下的就是增速不及预期的戴维斯双杀风险,很难在充分定价的成长股中发掘超额收益。从统计意义证据看,与一般普通股投资相比,对成长型公司股票的分散化投资并不能带来优异回报(但是后视镜看优秀的成长个股肯定有优异回报,但事实上专家也难以在高成长行业选出必胜的龙头股,无法重仓参与)

3、成长股的投资PE最好不超过30倍。成长股的最佳投资时点:(1)短期偶发事件带来的“黑天鹅”;(2)大熊市泥沙俱下的杀估值(此时PE需要和该成长股的历史均值相比较)。

4、对于成长股,公司过去的记录和未来前景越好,其股价与账面价值的联系越小,超出账面值的溢价越大,决定公司内在价值的基础就越不稳定——这种“价值”就更加取决于股市情绪和容量的变化。从根本上讲,股票质量越好(成长股),其投机的波动越大,大多数优秀经常容易出现价格偏差行为,这种因为短期收益未达预期的股价暴跌,并不是表明人们对未来长期增长产生怀疑,其实反应了人们对溢价(来自于股市对企业未来前景的高估)缺乏足够的信心。(这一理论在施洛斯那里,被解释为他为什么偏爱资产指标选股,因为相比资产(PB),盈利(PE)更加不稳定,盈利一旦预测不准确,盈利发生变化带来的价格波动,远大于资产变动带来的价格波动。)

老庄LZ10-08 14:34

感谢谦和屋,话说谦和兄很久没写长文了哈,让我都好生等久了!谦和兄,可以真真切切的说是我的老师哈,喜马拉雅近1000期的音频我都听完了,收费专辑也是期期不落,对于谦和兄真心实意的讲解和唠叨,我是心底里佩服和敬仰的,也视为我人生的榜样。
这次又见谦和兄的长文,倍感亲切。从根上说,我们是一派的哈,遵循祖师爷的教导,哈哈哈哈。
我会认真领会谦和兄说的。之前在文章里,我主要想表达的意思是:在测算企业价值,做企业估值的时候,要少考虑市场因素。我们做投资赚钱的时候,是要考虑市场的哈。我们的追求目标是 戴维斯双击哈!

全部评论

挑战全网金牛基金11-16 18:45

先...然后...

股底炮11-04 20:04

我倒是希望有这样的企业,可是实际中找不到这样的

恐惧贪婪疯狂25011-02 21:19

谦师傅,凯斯公司的内在价值30-130。为啥10块钱才算明显内在价值高于价格。
120元,90元,50元,不是比130低很多吗。
130可不可以理解为建立在预期前景好上的内在价值。

彼岸花海10-21 21:32

错过又不会让我们变得贫穷,做错了,才会!!!!!!

雄州雾列92010-20 14:57

敢问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