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愿意慢慢变富

 


几乎没有人料到2020年的开局竟如此梦幻,庚子年头注定还是磨难多。

 

2020年新年伊始,A股鼠年的第一个交易日,市场便有超过3000多只股票下跌。新年其乐融融的氛围,莫名伴随着丝丝恐慌。即使在至暗时刻,远在大洋彼岸的美股,也不甘示弱,在其往后的日子里,美股十天内发生了惊心动魄的四次熔断。

 

2020年3月9日,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一”,触发熔断,历史上第二次熔断。2020年3月12日,美股触发历史上第三次熔断。2020年3月16日,美股触发历史上第四次熔断。2020年3月19日,美股迎来历史上第五次熔断。当真是春色满园关不住,四次熔断穿墙来。美股凭借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在熔断的领域内,独领风骚。对此,大A也只能是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3月8日前,人生第89个年头的股神巴菲特只见过一次美股熔断,那还是在遥远的1997年。然而11天过后,全世界陪着老爷子,又见证了四次美股熔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五次熔断暴跌流。网络段子有云:从前车马慢,行得远,股市少熔断。零八跌一半,用了一年半。现在有新冠,欧美腰斩,只需两周半。

 

2020年3月,这是充满希望的春天,也是让人绝望的冬天。在这段时间内,全球股市处于惊慌失措的暴跌中,看上去仿佛1929年的“黑色星期二”。

 

面对如此剧烈的短期市场波动,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然而股神巴菲特却年复一年地告诉全世界的投资者:投资没那么复杂。你只需要学习两门课,首先第一门就是如何看待市场波动。

 

不过,也正是因为市场短期的无序波动,所以才会有股市的魅力所在。之所以说它是“无序”,是因为自股市诞生几百年来,无数理论和实践证明人类没有能力掌握股价的短期波动。我们无论如何花费心血,都无法获取确定性收益,结局也总是躲不开亏损和破产。

 

因此,如何看待市场波动成为投资中第一重要的问题,因为它大概率能区分出赚钱和亏钱的两类人,它解决的就是赢和亏的问题。在市场波动面前守得住的人,他们坚持用市值和内在价值差去衡量投资,他们用这种投资体系去对抗市场的无厘头波动,最终走上赚钱的康庄大道。

 

然而,市场如同一个钟摆,总是从一端摆向另一端,它无时无刻不在跳动,让身处其中的人备受煎熬。在这个过程中,令人更心寒的是,“精神病”市场先生经常会重奖错误的行为,反而极其考验正确的行为。这很容易导致夜深人静时,怀疑人生,怀疑自己。

 

面对市场先生如此这般行为,如果我们被影响了情绪,那么我们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因为我们跟一个“疯子”较劲,我们本身也是一个“疯子”。因此,我们要时刻明白,对于市场先生这个“疯子”只能是充分利用,不能给予尊重。一旦我们真正明白了这点,即使完全不懂得给企业估值,照样不耽误捡钱。

 

当然,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你只有在寂寞中耐心研究企业,至少应该抓住企业未来发展的关键逻辑和企业最核心的运营点,那么等机会降临时,你才能下得了重注,才能拿得稳当。

 

付出巨大的时间和精力,以客观的折扣买入内在价值低估的企业,在大部分时间里对付自己蠢蠢欲动的欲望,以较强的心理素质保持无聊的状态,孤独地坚持下去,然后等待花开的那天。

 

学会给企业估值,是投资中第二重要的问题,也是股神巴菲特所说的关于投资学习的另外一门课。

 

如何给企业估值,这是股票投资中相当困难的地方,诚如马化腾也曾打算贱卖过腾讯,企业董事长尚且看不懂自己企业的未来和价值,何况无德无能的我们?但这不就是它有趣和有挑战的地方吗?而且,这个例子只是证明了某种类型的企业很难被认识,并不包含全部。

 

我们回到正题,估值,就是大概估算一下这家公司值多少钱,因为即使是好公司,也需要一个合理的价格,这就是估值。估值的要点,是搞懂你所能理解的企业,是否处于明显高估的状态,或者是否处于明显低估的状态。

 

为了在市场里活着,无论是投机还是投资,都需要知道一些估值的方法,或者用来赚钱,或者用来壮胆。

 

现金流折现法是唯一能在逻辑上说得通的估值方法,简单理解就是一家企业值多少钱,要看从现在到它消失的全部时间段里,我能从中拿回多少钱,这些未来可以拿到的钱折合现在的钱是多少,然后通过总数和我要付出的金钱对比,看划算不划算。

 

现金流折现法是一套完整的投资体系,它告诉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股票,应该规避什么样的股票,在什么区间进行买入,在什么区间进行卖出。但现金流折现法更多的只是一种思考方法,它只是筛选投资者能够理解、产生大量自由现金的高确定性企业的工具。

 

估值追求的是“大概的对”,准确估值其实并不重要,巴菲特把这种“大概率的对”认为是模糊的正确胜过精确的错误。

 

如果你觉得很难对一项资产的未来产出做出哪怕是大致的估算,那就忘了它并让自己走开,没有人可以对所有项目都能做出准确的评估。

 

无所不知是不需要的,你只需要知道你自己正在干什么就可以了。

 

至此,投资基本就算完了,投资就是这么简单,没那么复杂,你只需要找到一些你掌握很多信息并能理解的公司,然后和这些公司绑在一起就行了,就是这样。这也是我花了六年的时间和亏了六年的金钱才最终领悟出来的道理。

 

然而,正如股神巴菲特所说:投资很简单,但并不容易。贝索斯问巴菲特:“你的投资体系这么简单,为什么你是世界第二富有的人,别人也不做和你一样的事情?”

 

巴菲特回道:“因为没人愿意慢慢地变得富有。”

 

巴菲特太老,我们太年轻,以至于大多数人都等不及像他一样用剩下的时间来慢慢变富。因此,即使我们度过前面的难关,仍然不免还要遇到来自于始终保持不可缺少的耐心和纪律的挑战。

 

资本市场,一个争夺利益的残酷战场。在这个场所里,邪恶的金钱诱惑,让无数顶级聪明人沉醉于此,也迷失于此。在这里,波动的市场似乎提供了可以“赢利”的机会。

 

人性使然,很多“聪明”的投机者开始怀着迅速致富的侥幸心理,将自己的关注点放在资产价格的短期变化上,将自己的精力和热忱放在这无形的战场中。然而,他们都忘了,赢家之所以会赢,是因为他们关注的是比赛,而不是记分板。

 

因为博傻效应,顶级“聪明”的投机者可能在冲入的短时间内,就可享受到天天赚钱的巨大快感。这种高峰体验后无与伦比的感觉,我们可以从人类古老的传承活动中略窥一斑。这种感觉,一边令人难以忘怀,另一边让人忘乎所以。

 

如果说预测未来是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那么预测市场几乎就是投机者百年来的梦想。因为预测意味着改变和控制,而拥有改变和控制市场甚至是未来的能力怎能不让人迷醉?怎能不让人疯狂?

 

然而,连伟大的物理学家牛顿都曾经发出过感慨:我可以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无法预测人性的疯狂。由此可见,预测别人的想法毫无疑问是难于上青天,甚至更难。也正因为人性的难以预测,研究人心理的心理学有时仍被称为伪科学。

 

因此可知,投机是一个不太聪明的做法。

 

投机之人,一方面深深痴迷于高峰体验,另一方面又自以为拥有预测市场的能力。这两种复杂的东西交织混杂,孕育出地狱的烈火,在死亡的光明中,等待着“飞蛾”扑火。

 

对于投机,马克·吐温有句既幽默又极具讽刺的名言:“一个人的一生在两种情况下不应该投机,当他输不起的时候,当他输得起的时候。”

 

格雷厄姆说:“投资这件事有个特点,门外汉只需少许的努力和能力,便可以达到令人敬佩的结果;若试图超越这唾手可得的成就,便需要付出无比的智慧与无数的精力。”

 

这里聚集着全世界最聪明的人群,都想在最短时间内,用最少的金钱获取最大的利润。竞争当然残酷,甚至残酷过世上绝大多数生意。

 

论智慧,没进清华北大;论勇力,手无缚鸡之力;论外貌,没有盛世美颜;论财富,常常饔飧不济。这样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我,在投资领域,只能是规规矩矩跟随先辈们有逻辑支撑,有无数成功案例,已经走通的坦途——价值投资道路,照猫画虎。

 

不过,投资体系没什么高下之分,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只不过我选择的是我性格上可以接受,也最容易成功的一种体系。最后附上我的今年的收益图:

 

以上是读者的投稿,文笔很不错,对投资有一些自己的感悟。

建议阅读文章《小白如何系统的学习价值投资》,文章完整版在公众号:百年财商

 $贵州茅台(SH600519)$    $海天味业(SH603288)$   $片仔癀(SH600436)$  

 #价值投资#     #今日话题#   #学习老巴好榜样#   

雪球转发:14回复:15喜欢:35

精彩评论

慢慢变富才能稳住08-20 21:31

谁跟我唱反调来的?

一直做简单的事08-20 21:13

尽管你说的头头是道,如果你单调一只股,你就不叫投资。格雷厄姆在证券分析早就阐述过,投资是一组组合操作。包括巴菲特,费雪,彼得林奇,卡拉曼等等大师没有一个买一只股票的。那是神仙才能干的事。

全部评论

仓佑嘉錯08-25 12:31

慢慢变富?等七八十岁了钱再多有什么用,看见美女也只能干瞪眼

江湖至简08-21 16:37

方圆海盗08-21 16:30

学习

谭伟强wp008-21 15:35

没人愿意,人生区区几十年,等不了,慢慢富起来的人都快死了要钱有何用

feibiao108-21 08:41

很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