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总这个经历很让人敬佩了。大家对“逆袭”津津乐道的原因是:这些白手起家的人提供了一种可模仿复制的路径,而不是说“逆袭”比二代更容易;毕竟投胎是个技术活啊!
二代们常常给人一种精神分裂的感觉,一会儿“何不食肉糜”;一会儿“你们这些掉民,有饭吃有衣穿就应该感恩戴德,感谢时代;哪尼?其实呢,国人信奉的始终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既是创造力的来源,也是不稳定潜在因素;大佬们得瑟的时候收着点,没准哪天就没了啊[摊手]
iPhone转发:0回复:1喜欢:0
引用:
大家想看看我人生最惨的时候,今天就真心实意的满足你们一下,不带任何凡尔赛。 我记忆中最难熬的阶段是初中和大学阶段。 初中住校,每周回家一次,学校离家约8公里,靠走山路。学校没有食堂,每周带一罐咸菜,驼一袋米,带一个小瓷缸,每顿都是自己把米洗一下放在小瓷缸里,然后所有学生的小瓷缸...

全部评论

笨笨的交易者04-12 18:05

评论很深刻,有思想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