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只说到点一。两种思维方法对应就有两种认知错误,楼主只说了归纳法的错误。而演绎法同样有问题,因为一切逻辑的演绎都有必要的前提,无法演绎过程多么正确无误,而前提本身只无法证明的,你只能选择是否相信。
所以演绎的问题在于:1、忽视了逻辑的前提,把逻辑推广到不适用的地方,所谓“刻舟求剑”是也
2、不能区分证明与证伪,在不能证伪的问题上耗费功夫去证明,比如鬼神。
3、核心逻辑无法证明,只能证伪。但专注于证明,而对明显的证伪的信息视而不见,所谓“屁股决定脑袋”是也。
从目前我的认识来说,只有怀疑主义毫无问题,绝对正确,但一切都怀疑,人是无法生活的。所以必须选择一些东西来相信。而用怀疑主义对经验进行审视,剩下可以相信的东西就是常识,比如周期早晚会来,树不会长到天上去。用怀疑主义对逻辑进行审视,剩下不得不相信的东西就是先验逻辑。//@51nxp:回复@TOPCP:数学有两种思维方法,1是归纳,2是演绎。投资也一样。归纳有可能犯经验主义错误,因为这个时代在变化。我2019年11月准备从高端白酒的盈利部分撤一些资金布局2018年被集采压了一年的生物医药股,我选了天士力就是犯经验主义错误,我没有万总的能力去分析公司的研发管线从而去推断公司的创新成色,我看的是研发费用投入以及公司的业务和长期股价在底部。经验容易被颠覆,特别是集采导致整个医药行业都在变化,仿制药不行了,中药注射剂更不行了,中成药的空间也被压制了。
演绎是逻辑的推理。万总是理工男,在球友推荐我看了他的第一篇帖子后,我就深感佩服,没有想到能将投资做成这样专业的。文中写信立泰的逻辑让我信赖,做投资,归根结底是心理的一种决策,完美的投资是正确的逻辑和大局观,万总这篇文章写出了我的心里话-----我们投资信立泰,需要相信信立泰尚未被证实的创新药商业模式,必须拥有来自逻辑的推理得到的信念,才能不惧各种利空的冲击,坚持到远景实现的那一天!$信立泰(SZ002294)$
Android转发:0回复:4喜欢:1
引用:
$信立泰(SZ002294)$ 99年我大学毕业,华为到我们学校招聘,当时华为的营收是朗讯的65分之1,华为当年的宣传片也不夸大,只是说国内通信设备自己占比不到5%,未来希望能占到3成以上,成为国内最大的通信设备企业,争取超过外企。 现在,华为有多少倍营收增长不知道,但是肯定超过朗讯,基本把朗讯...

全部评论

51nxp03-22 16:47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史蒂夫乔布斯传,太有个性了。

冰海渔夫03-22 13:54

据说乔布斯之所以能成为乔帮主,其中一点就是他能把你的观点骂成是一坨翔。但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是对的,他会马上毫无愧色的把这坨翔吃下去。
据说和真正聪明人共事的最大优点就是,不用在为维护彼止面子的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

冰海渔夫03-22 13:47

我不是乐观主义者,我是怀疑主义者。我只选择相信那些我愿意相信,又不得不相信的东西,换句话说,是有条件的相信,而不是绝对相信。
一切观点都是由事实和逻辑组成的,我发现那些牛X的投资大师都是,一方面努力学习新的逻辑,然后用新的逻辑来看待原有的事实,比如芒格的多元思维模型。另一方面,敏锐关注新的事实,并试图用新的事实来推翻自己原有的观点。从这方面来说,投资确实是反人性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既不愿意学习新的逻辑,也不愿承认对自己观点不利的事实,更没想过要试图努力推翻自己原有的观点。所以投资永远是少数人获胜的游戏。从这方面来说,世界其实也蛮公平的

51nxp03-22 13:24

是的,你说得对。但是我们投资者,首先是乐观主义者。所谓乐观者从大的方面说就是相信国运,从小的方面看就是相信企业的管理层。而且要获得高收益,你还得在市场形成共识前买入,比如说2013--2014年买茅台,而不是今年2600再去追茅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