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投资大热,传统宏观策略没落了吗?

宏观基金经理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市场了。

Mark Spindel是一名宏观基金经理人, 关注经济趋势、外汇波动、政治及政策已经三十几年了。但现在市场上更多地充斥着波动率交易、算法交易等新型交易法。 他表示:“在政治和经济混乱日益加剧的情况下,我更加难以预测市场的走势。 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研究货币政策,但现在它变化的太快以至于我无法及时捕捉到所有信息。”Mark 最终放弃挣扎,选择关闭了由他创建并管理了9年的对冲基金公司,位于华盛顿的Potomac River Capital。 今年,传统宏观策略基金的日子尤其难熬,他们的基金回报甚至比一些便宜的指数基金还要逊色,因此许多投资人也都撤资离去了。

即使是高盛的前合伙人Andrew Law执掌的Caxton Associates上半年也蒙受业绩亏损,并且创下了其基金管理历史中的最大损失。 业界老手路易斯·培根(Louis Bacon)也没幸免于此。就连索罗斯的儿子罗伯特上个月也承认,他的家族企业也基本不使用基本面策略交易了。

但在中央银行改变了货币政策之后,同时各种新型算法效果不明确的情况下,宏观基金经理不禁考虑:在这个新的时代,这种经典的对冲基金风格还可以卷土重来吗?

曾经的不透明市场

当市场透明度和有效性不高,以及获取市场信息的渠道十分有限的时候,宏观基金赚取了高额回报。 因为价格趋势更容易判断,杠杆使用的更多,并且竞争对手更少。但现今,宏观基金面临着技术革新的猛攻。这些技术可以更迅速和广泛地传播信息,一些算法能够即时发现和捕获价格异常,并且使用这些技术去追踪市场趋势的成本更低。

对冲基金研究公司(Hedge Fund Research Inc.)的数据显示,宏观基金经理在2017年上半年的平均回报不到1%,在过去五年几乎没有赚钱。 而今年整个对冲基金行业回报则为2.6%,而过去五年平均年回报为1.9%。

虽然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选举胜利之后,宏观基金大赚了一笔,但是随着美元和石油下跌,股市不断上涨,同时还有巴西政治危机的爆发,宏观基金的收益也差不多被耗没了。股票和货币市场的波动也下降到几年来的最低点。即使受央行鹰派作风影响,最近国债收益率升高,但是还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投资者渐渐得对这种策略失去了耐心。HFR数据显示,在第一季度,投资者从宏观基金中撤离了约38亿美元资金,连续第五个季度资金流出,但是基于电脑算法的宏观基金的资金量反而增加了49亿美元。

多年来,基金经理们把未能获取丰润回报怪罪在央行的政策上。他们说,全球低利率使得他们难以从国家之间的利率差中赚钱。同时,随着可以运用概率预测经济和市场走势,计算机算法同时导致了更短和更不稳定的投资周期,传统的宏观策略很难生存。

断节的市场

在上个月访问纽约之行时,Mark Spindel忆起了当年。他曾数次准确地捕捉到了经济动态,即使市场的预测与之相反。Spindel 的基金曾在2007年到2015年7月的年均回报率达到11%。但现在,Makr Spindel正努力寻找宏观策略失效的原因。他表示:“市场变化与经济和政治越来越脱节了。在希腊要退出欧元区和英国退欧这两次黑天鹅事件中,这种分歧感更加明显。”两年前,在希腊闹着要退出欧元区时,他就开始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了。再加上对中国的货币贬值和英国脱欧的错误预测,导致他一败涂地。此外,监管制度的加强和费用压力的增大使得他运营7.6亿美元的公司变得更加困难。 在去年9月份亏损12%后,他把资金都返还了客户。

自欺欺人

总部设在波士顿的Cambridge Associates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亚当·邓肯(Adam Duncan)说:“自欺欺人的是,由于政治和经济事件,宏观策略在过去七年里做得很好。但现在,却没有人赚到钱。但只要市场还在运行,机会还是存在的,不是吗?“在过去两年中,英镑对美元汇率跌至三十年来最低水平,加拿大元跌至2003年以来的最低点,黄金下跌至五年最低点。邓肯认为,基金经理要敢于增加风险,更加频繁地进行交易才有可能获利。一些基金公司创始人不得不重新考虑他们的运行模式,特别是那些拥有数十名基金经理的公司。

基金表现

Paul Tudor Jone,都铎投资公司(Tudor Investment Corp.)的创始人,也看到了客户的流失。去年,他告诉投资者他会亲自操盘,并要求他旗下的经理承担更多的风险。 截至6月份,该基金今年亏损了2.5%。 而Caxton Associates管理公司负责人Law早已自行管理大部分资金,并称不再使用动量交易策略 。 截至6月份,该公司今年已亏损了10.4%。路易斯·培根(Louis Bacon),运营摩尔资本管理(Moore Capital Management)的基金经理,表示在赌对特朗普选举胜利后,他很久没有那么激动过了。截至今年6月22日,他的基金仅亏损2%。

尽管目前的传统宏观基金表现不佳,但仍存在表现优异的新星。一些年轻的管理者队伍,例如杰夫·塔尔皮斯(Chris Talpins)和克里斯·罗科斯(Chris Rokos)等,已在今年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新投资 。同时,专注于新兴市场的宏观基金Glen Point Capital的收益远远超出大盘。

以下是彭博提供的部分宏观基金业绩:

@今日话题@肖磊@价值at风险@陈小邪美股投资 @证券市场红周刊@黄建平 @余晓光@今日财经评论 @轩言全球宏观 @股市要闻直播间 @财经网 @市值风云 @HTSC金融研究 @邓立君 @环球外汇网 @雪球选股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