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合集团要换帅!高管年薪居业内首位,天价报酬却拉不动业绩?

编辑导语:除了业绩下滑、业务发展遇困外,健合集团还是个负债高企。

图/百度百科

9月27日,健合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Laetitia Albertini(安玉婷)女士因“个人原因”将于今年12月31日起离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公司将正式着手寻找继任者。

据悉,安玉婷在业内的年薪居首位,但其在位期间的业绩却难言乐观。

在安玉婷卸任的前一年,公司的净利润出现腰斩,创近7年的新低,其上任以来股价更是直线下滑。

同时,健合集团的核心业务发展也疲软,核心市场更是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

再有,公司的负债规模也急剧攀升,资产负债率在上市乳企中也是名列前茅。

业绩下滑、核心业务疲软,负债压顶下,不知谁会接手这一大“摊子”?

 

安玉婷年薪居行业首位,业绩却不佳

据悉,安玉婷在2018年成为健合执行董事并于次年被委任为健合行政总裁。也就是说,安玉婷执掌健合集团长达5年。

在2021年,其个人年薪收入高达3453万元(不包括股权分红的税前所得),远超伊利董事长潘刚、蒙牛总裁卢敏、飞鹤董事长冷友斌的年薪,在国内乳企高管年薪收入中排名第一。

然而,与高位年薪相比,其在位几年的业绩却难言乐观。

从不久前公布的半年报来看,今年上半年健合集团实现营收59.6亿元,同比增长9.8%;净利润同比下降5.2%至4.75亿元;经调整可比净利润4.83亿元,同比下降26.9%。

可以看出,其最新业绩是增收不增利。

往前来看,自2018年至2021年末,健合集团各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7.8%、2.47%、3.15%;这样的增速和2016年高达35.01%及2017年24.42%的增速来比,降低的不是一星半点啊。

不过好歹营收的表现还在上涨,净利润的表现相对就比较曲折了。

从安玉婷2018年执掌健合集团后的首次表现来看,其净利润从2017年的9.28亿元下滑至8.43亿元,虽然之后两年其净利润创了历史新高达到11.37亿元,但就在去年,健合集团的净利润直接腰斩至5.08亿元,要知道2016年以后公司的净利润就再也没低过8亿元。

健合集团去年末的净利润数据创了近7年的新低,受此影响公司股价不断走低。

这样的成绩,安玉婷的2023年超过200亿元的目标怕是很难实现了。

而就在这样糟糕的成绩出炉后的第一年,健合集团宣布安玉婷辞职了,今年将是其出任的最后一年,不知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核心业务疲软,市场面临挑战

从业绩来看,中国市场虽然仍是健合集团营收的最大贡献者,但占总收入比例却由2021年的78.7%降至如今的73.8%,并且其业务发展上似乎也遇到挑战。

在健合集团的三大业务板块中,婴幼儿营养与护理用品业务(BNC)实现营收31.8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一半以上,是营收的主要战斗力,但此业务的营收体量却同比下滑了3.5%。其中,婴幼儿配方奶粉、益生菌补充品和其他婴幼儿产品营收分别为24.62亿元、4.94亿元和2.28亿元,增速分别为-3.1%、6.4%和-22.5%。

另外,成人营养与护理用品业务(ANC)和宠物营养与护理业务(PNC)分别实现营收20.5亿元和7.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14.9%和35.4%。

可以看出,作为核心业务的的BNC业务增速表现乏力,颓势已现,这样的现状可不妙。

对于核心产品婴幼儿配方奶粉的收入下滑,健合集团表示,主要系出生率下降、需求受限及来年初新国标实施前市场竞争加剧。

比起出生率下降等客观因素,行业竞争才是健合集团要面临的大挑战。

在如今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越来越多的奶企选择了进军高端市场。

目前,飞鹤、伊利、蒙牛和君乐宝等大牌奶企皆向着高端化冲击,作为商家必争之地,这代表中高端市场在成为主流市场的同时,竞争也会逐渐白热化,而高端市场恰恰是健合集团的核心市场,其核心产品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失速就可初见端倪。

同时,由于国产奶粉的强势崛起,消费者的选择也不再唯“洋奶粉”至上,这也代表健合集团将严峻的竞争挑战。

五年的发展,不仅没有让健合集团稳步上升,反而核心业务陷入了竞争、增长困境,核心市场的防守更是面临着巨大压力。

 

债务规模攀升,商誉激增

除了业绩下滑、业务发展遇困外,健合集团还是个负债高企。

据悉,公司旗下宠物营养与护理用品领域的Solid Gold、Zesty Paws等大多数品牌都是对外收购而来,不断的并购扩张导致公司流动比率从收购前的3.42下降至0.8。

而在频繁并购的举措之下,健合集团的商誉也高速增长,从2014年的0.76亿元涨至今年中期的75.82亿元,超过公司净资产,占总资产比重高达38%。

而商誉过高会存在巨大的减值风险,同时上市公司一旦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将导致业绩变脸现象,损害投资者利益。

另外,健合集团的收购扩张也使得负债规模的走高。

2022年上半年,健合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为69.23%,集团负债总额为137.83亿元,同比去年中期的104.01亿上涨了32.52%,上涨幅度较大,并且如今的负债规模也是安玉婷自上任以来中期负债总额最高的一次,其上任前公司的中期负债总额从未超过100亿元。

涨幅巨大的负债规模中,主要由非流动负债组成,为100.29亿元,同比去年中期的74.50亿元上涨了34.62%;另外流动负债为37.53亿元,同比上涨了27.18%。

同时,健合集团的长期借款也在逐年增加,自2016年开始,其长期借款便突破0记录,从22.43亿元升至如今的62.30亿元。

在业绩下滑,业务发展遇困,负债规模攀升的情况下,各大评级机构也对健合集团纷纷下调评级,并直言公司利润率恶化和短期内去杠杆困难。

健合集团似乎在逐渐陷入泥潭,就不知道谁会接手这个“摊子”了。

原文作者:天一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在眼里更在心里09-28 13:53

联想之前也是这样。拉动业绩增长,让企业发展起来做大做强才是好的管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