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股份再闯科创板:产能利用率低仍扩产,实控人身负巨额未到期债务

编辑导语:中研股份最新披露的研发技术人员只有32人了。

图/网络

9月16日,吉林省中研高分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研股份”)递表科创板谋求上市,上交所官网显示申请已在受理中。

这是中研股份第二次向科创板发起攻势。两年前,中研股份首闯科创板获受理,但却在去年因主动撤回申请文件而折戟。

此轮卷土重来,中研股份的保荐机构由前次的安信证券改换成海通证券,新增了2个募投项目,与此同时募集资金也增加超2亿元至4.5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撤回上市申请前后,中研股份着手现金分红数千万元,其中实控人落袋近半。而此次,中研股份新增的一项募投项目为使用1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另外,在招股书中,中研股份屡屡表示重视科研投入及核心技术,但其研发投入占比却在逐年走低,研发人员平均年薪仅是销售人员的一半。这对科创板上市的公司来说,无疑是影响顺利闯关的一大不利因素。

 

销售工资是研发2倍

公开资料显示,中研股份成立于2006年,2015年登陆新三板,是一家专注于聚醚醚酮(PEEK)这种特种工程塑料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2019年-2021年,中研股份来自于PEEK的销售收入占比均在95%以上,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比较显著,中研股份在招股书中也进行了风险提示。

从规模来看,中研股份现在的市场占有率为31.45%,是国内该领域内的龙头企业。近三年,中研股份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4.59%、48.33%和47.97%。

而跳转到国际视野,英国威格斯、比利时索尔维是全球前二大PEEK企业,其中威格斯同期的综合毛利率为59.97%、53.53%和53.97%,二者之间差距较大。

事实上,这是产品力和品牌力共同导致的。因为在研发上中研股份跟这些国际PEEK巨头有着更大的差距,所以那些医疗器材企业以及电子精密零部件企业客户,比如iPhone手机生产过程中所有的PEEK材料,都被国际巨头夺去,使得其部分产品毛利率可接近90%。

值得关注的是,从整年度来看,中研股份的研发投入占比,还在持续减少。

近三年,中研股份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9%、6.72%、5.32%。

与此相比,同期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7.07%、5.69%和4.23%,大大高出在研发上的投入,也高于招股书中所列出的可比材料行业公司的平均水平。

具体到研发人员和销售人员的年薪,近三年,中研股份销售人员的平均年薪,约在研发人员的2倍左右。

同时,中研股份的研发技术人员也呈现数量下滑的趋势。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数据,2019年中研股份公布的员工列表当中,技术人员为46人,2020年下降到37人,最新披露的研发技术人员只有32人了。

 

产能利用率低仍扩产

相比两年前,此次中研股份上市募资“胃口大开”,募资额增加了2.02亿元。

招股书显示,中研股份募集资金投资的最大项目是“年产 5000 吨聚醚醚酮(PEEK)深加工系列产品综合厂房(二期)项目”,拟投入募资2.24亿元。

事实上,早在2011年,中研股份就投产建成了年产1000吨的PEEK生产线,但直到2019年,年产量也不过是350吨,产能利用率仅35%。

从今年一季度的产能利用情况来看,中研股份核心产品的产能利用率,最高也仅为53%左右。在此背景下,大规模募资继续扩大产能,究竟有没有必要性?

再次跳转到国际视野,全球最大的PEEK生产商威格斯,产能达到7150吨/年,约占全球总产能的60%。但作为领域内的世界龙头,威格斯去年的营收仅26.68亿元。

这从侧面反映出,该领域的市场天花板比较低,行业内的龙头企业体量上限不高。而PEEK领域内,全球产能已多年过剩,多余的产能都是被闲置的,威格斯和索尔维等全球头部企业,产能利用率均只有50%左右。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的PEEK需求量增速也在逐年下降。数据显示,从2017年开始,中国市场PEEK的消费量增速就连年下滑,从79.49%一直下降到2021年的15.86%。目前,全国PEEK年消费量不到2000吨。

相较PEEK领域内的威格斯等巨头们,中研股份的技术实力和国际市场竞争力是难以比肩的。2021年,中研股份出口金额下降了50%,今年上半年出口额仅444万元,只占国内收入的4%。

可见,若是中研股份这一募资项目真正建设投产,势必会造成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如果消化不掉扩大的产能,那这个项目的意义何在呢?

 

实控人身负巨额未到期债务

在招股书中,中研股份还披露了新增的一个募投项目,即使用1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在募资补流的背后,中研股份近年来却分红不断。

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中研股份并未进行现金分红,而2019年中研股份分红了979.32万元,约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73.6%。

到了2020年和2021年,中研股份又分别分红了1003.86万元、1003.86万元。

从股权结构穿透可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谢怀杰,合计持有中研股份43.94%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而谢怀杰的女儿谢雨凝,合计持有公司1.81%的股份并担任公司董事。谢怀杰的女婿毕鑫直接持有公司0.03%的股份并担任公司董事。

这家族三人合计持有中研股份45.78%的股份并对公司经营管理具有重要影响,因此谢怀杰、谢雨凝、毕鑫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以持股比例计算,通过这几年的分红,三个实控人可以落袋1363.35万元,公司分红近半数被其所分走。

频频分红,或与中研股份控股股东的自身存在资金缺口相关,实控人谢怀杰实控人身负巨额未到期债务。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中研股份实际控制人谢怀杰及其控制的企业金正新能源存在尚未到期的大额负债2081.00万元,其中谢怀杰存在尚未到期的大额负债1081.00万元。

实控人至今身负巨额债务,这也或将对中研股份未来公司经营造成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

原文作者:王元石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