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酒扩产项目曝新进展,吴向东重燃“帝亚吉欧梦”?

编辑导语:吴向东对珍酒寄予厚望。

图/百度百科

近年来随着消费的不断升级,白酒行业也随之进入了扩产潮。

今世缘山西汾酒贵州茅台等先后宣布扩产后,其他酒企也有纷纷有所动作,就在前不久,有媒体消息称,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下称“珍酒”)2020年12月签订的扩产项目有了新进展。

据了解,赵家沟升态酿酒区建设正在进行中,目前已建成约1.8万吨,占建成后总产量的60%,该项目占地面积1108亩,拟投资总额110亿元,预计建成后酿酒产能为3万吨,制曲产能为7.8万吨,红粱库3万吨,计划在2025年全部建设完成。

投产使用后将大大增加珍酒的产能,与此同时外界对此也充满质疑,毕竟现如今各大酒企都在扩产,产能是否浪费成为外界最为关心的重点,而珍酒董事长吴向东却对其信心满满,甚至在前不久的公开场合上首次明确珍酒到2023年销售达百亿的目标。

可见,吴向东对珍酒寄予的厚望,而珍酒这枚被吴向东闲置了数年的“棋子”能否物尽其用?

 

异地茅台”热衷扩产

这并非珍酒唯一的扩产项目,据媒体报道目前珍酒汇川区石子铺老厂区酿酒项目、白岩沟花香酒谷酿酒项目、仁怀市金东珍酒庄园等项目均在同步建设中。

待前述项目全部建成后,珍酒产能将达到酿酒10万吨、储酒40万吨的总体规模,遥想当年产能甚至不足500吨的珍酒,真是令人无限唏嘘。

早在1975年,珍酒在“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中试)项目”中诞生,彼时国家提出了要将茅台产量扩大到1万吨的目标,随后茅台原厂长郑光先率领众多人马开启了实验项目,要求气候、原料、设备等方面都要求与茅台相似,因此珍酒在此前也称为“高仿茅台”或“异地茅台”。

直到1986年,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厂更名为贵州珍酒厂并独立运营,至此珍酒正式诞生,而值得一提的是,1990年前后,珍酒产量仅为500吨左右,远低于同期茅台1300吨的产量。

或许是为了追赶茅台,也或许是为了实现自身野心,此后的珍酒不断借贷扩产,将厂房直接扩建到了1000吨的产量。

可惜时运不济,1998年前后白酒市场供应量增长幅度远超实际需求,加之金融危机、假酒事件及税改政策出台等因素的影响,白酒行业一夜间进入了寒冬,负重前行的珍酒也随之陷入危机之中,甚至濒临破产边缘。

当初扩产追赶茅台的“豪言壮语”自然也无人再提起,与如今境遇相比可谓天上地下两重天。

 

吴向东将珍酒收入麾下

而将珍酒拯救出来的人正是如今珍酒董事长,创立金六福“神话”的吴向东。

2009年,吴向东通过华致酒行以8250万元全资收购了珍酒,并更名为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

据了解,华致酒行为酒品连锁销售品牌,与茅台、五粮液古井贡酒等均有合作,但吴向东并不满足于此,吴向东曾坦言“我以前有个理想,成为中国的保乐力加、帝亚吉欧,后来我发现,这个理想在中国很难实现,因为民营企业不可能买下茅台、五粮液。”同时感慨到,“我们现在还处在帝亚吉欧、保乐力加的初级前段,没有诞生像茅台、五粮液这样的超级品牌。”

正因为如此,在收购珍酒之前已先后收购了湖南湘窑酒业、陕西太白酒业等多家酒企,可谓上下游贯通。

彼时,吴向东收购珍酒时也曾表示,珍酒本来就具有良好的基础,只是缺少资金和市场推广,并表示收购完成后,依托华致酒行的渠道、人力资源、产品开发、品牌推广经验,可以让珍酒在短期内焕发活力。

可惜珍酒时运再次不济,2012年前后华致酒行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刺,但却遭到证监会的否决,彼时证监会认为华致酒行该商业模式存在关联交易隐忧。

无奈吴向东不得不将其收购的白酒品牌剥离华致酒行,划归为华泽酒业集团,白酒品牌的所有与华致酒行的所有几乎完全分开,2019年华致酒行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A股市场“酒类流通第一股”。

只是对于吴向东收购来的包含珍酒在内的白酒品牌来说,这并非一件好事,少了华致酒行这一重要的扩张渠道,走向全国的道路也随之增添了一块阻石,珍酒在被收入吴向东麾下的这些年来似乎也一同与这块阻石闲置。

 

重启珍酒并寄予厚望

近年来,白酒行业逐渐从上一轮三公消费的限制中恢复元气,资本市场上“沾酱即飞” 现象正是恢复元气的完美体现。

郎酒、国台、钓鱼台等一众酒企纷纷抓住这一时机,先后开始大动作,此时拥有帝亚吉欧梦想的吴向东再次将目光聚集在了珍酒,并再次寄予厚望。

吴向东曾在去年11月12日给珍酒写了一封信《我心中的传奇珍酒》,其中表达了对珍酒的喜爱及对珍酒未来的展望,每一个字符都显露出珍酒的重任职肩。

就在前不久的8月10日,吴向东在珍酒所在地遵义向全国大商发出了邀请函,并在贵州遵义大酒店召开了“珍酒全国大商(500席)战略联盟会”,会上吴向东表示将在2023年实现珍酒销售达百亿元的目标,并一同明确了达百亿目标的路线图,显然这些已是吴向东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纵然吴向东拥有金六福的优秀战绩及深耕白酒行业二十余年的经验,但如今外界对其信心却并不足,毕竟与珍酒同年纳入吴向东麾下的太白酒业,至今仍未较大进展和突破,甚至吴向东还曾计划将太白酒业出售,虽然最后计划落空,但据时代周报猛犸工作室此前报道,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吴向东是拿全国策略操盘区域酒企,有些水土不服。

虽然此后一身轻的太白酒业于2020年准备大展身手,但市场给其留下的位置早已不多,对于珍酒来说似乎也同样如此,如今如前述提到的郎酒、国台、金沙、钓鱼台及刚刚从茅台剥离的习酒都在酱酒这一赛道甚至向资本市场冲刺,珍酒与其相比又何止慢了半拍呢?

原文作者:王婷妍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发迹地10-04 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