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18个月目标失败后再抛新战略,黄光裕却不断减持,年内套现超50亿港元

编辑导语:无人看的戏码,又能上演多久呢?

图/百度百科

港交所一则数据再次将黄光裕及国美零售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国美零售”)拉进众人关注焦点。

据澎湃新闻报道,日前港交所数据显示,大股东黄光裕和杜鹃减持国美零售14.39亿股,同时,令两大股东恒海投资及国美管理也对国美零售进行了减持,前述累计减持约27.37亿股,约5.31亿港元。

事实上,近来“国美系”消息不断,除了大股东黄光裕年内多次减持国美零售以外,在不久前其中关村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国美电器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司法再冻结及轮候冻结。

受此影响,此次国美零售二级市场表现延续了此前持续下跌的趋势,截至2022年9月20日晚间收盘,国美零售以0.165港元/股,跌幅5.714%报收。

遥想黄光裕归来当年“力争用未来18个月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市场地位”的豪言壮语,再看今朝的满目狼藉及黄光裕再次抛出的“1+1+1”的三年战略发展目标,更是引起了外界对黄光裕及国美未来的无尽遐想及担忧。

 

年内多次减持

澎湃新闻报道,9月19日,港交所数据显示,9月14日,国美零售大股东黄光裕和杜鹃减持14.39亿股,股东恒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恒海投资”)和国美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美管理”)减持12.98亿股,前述累计减持约27.37亿股,约5.31亿港元。

据了解,黄光裕为国美创始人,同时也是国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国美零售的大股东,而杜鹃则为黄光裕的配偶,此外恒海投资和国美管理均为黄光裕全资实益拥有,换言之,此次减持皆为黄光裕及其配偶杜鹃所为。

并且,此次减持并非黄光裕及杜鹃年内首次进行减持,据澎湃新闻报道,港交所数据显示,在去年12月22日最后一次减持后,黄光裕及杜鹃持有国美零售股份205.84亿股,但截至9月19日,黄光裕及杜鹃持有国美零售股份153.75亿股。

这意味着,年内二人已至少减持国美零售52.09亿股,除此次减持以外,此前至少减持37.7亿股。

与此同时,在不断减持下,国美零售年内股价也在不断下跌,年初2022年1月3日时国美零售股价为0.67港元/股,而截至2022年9月20日晚间收盘国美零售却以0.165港元/股,跌幅5.714%报收,8个多月时间国美零售股价已累计下跌75.37%。

如此股价走势及黄光裕不断地减持令投资者哀嚎及骂声一片,直言其“不厚道”。

 

为恢复市场地位频下豪言壮语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2021年2月16日时,假释考验期届满,原判刑罪执行完毕,黄光裕正式获释。

稍待休整一日后,于2021年2月18日,黄光裕以国美创始人的身份发表讲话,并表示“力争用18个月的时间恢复国美原有市场地位”的目标,意味着黄光裕正式回归,要知道黄光裕阔别市场时正是线下为王的时代,而其归来时线下市场已逐渐被抛弃转而进入了电商时代,因此彼时外界对黄光裕此此举看法褒贬不一。

为达到目标的同时或许也为自己争一口气,黄光裕在过去18个月中做了三件大事。

一是“真快乐”APP,据了解,“真快乐”APP前身为国美APP,此后更名为“真快乐”,在黄光裕的规划中“真快乐”为社交化的购物兴趣电商,集小红书、抖音、淘宝、京东等多个平台为一身的电商,为此黄光裕投入了大量的资金。

二是“打扮家”APP,据了解,“打扮家”将借助VR、AR等技术为消费者解决装修不省心、价格不透明及预算不可控三大难题,并表示三年内,“打扮家“要做到5000亿GMV,其最终目标是占据30%的家装市场。

三是“折上折“APP,网络资料显示,”折上折”APP是一款以折上折优惠券领用/购买、交易为核心服务,以折上折消费、便宜又便宜为顶层架构理念的折扣消费门户。

此外,据AI财经社报道,一位接近国美的人士透露,黄光裕一年99%的日子都加班到凌晨,他时常召集高管开会,为未来战略和具体工作进行商讨。为了便于讨论,2021年下半年,国美干脆在鹏润大厦34层给高管们安排了住宿,让他们跟上老板的节奏。

可想而知,黄光裕对于重回原来市场地位目标的急切与重视。

 

业绩下滑、现金流承压

然而,对于如今市场来看,并不是努力就一定有结果,对于黄光裕来说也同样如此。

前述提到的“真快乐”“打扮家”“折上折”三大APP表现并未达到预期,仅以“真快乐”APP来看,2021年“真快乐”APP年访问量4.4亿,年活跃买家仅为1683万,与京东拼多多等平台上亿的年活跃买家相比甚是难以启齿。

不仅如此,这些APP还被曝出大规模裁员、拖欠薪资等,在脉脉、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均可看到前员工对其控诉的言论。

“祸不单行”,作为“国美系”重要的上市平台,国美零售仍未挣脱亏损泥潭,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实现经营收入121.1亿元,同比减少53.5%;实现毛利20.88亿元,同比减少33.35%;实现归母净利润-29.66%,同比扩大50.24%。

而同期国美零售流动负债净值约为250亿元,国美零售表示其还有若干应付金融机构逾期贷款,但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同期国美零售仅有24.09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可见其流动性之紧张程度及黄光裕当初豪言的随风而去。

为此,黄光裕曾在8月在国美微信公众号发出了一则公开信,表示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和进展,但相比于未能实现的18个月既定目标,就显得逊色,并抛出了线上线下融合O2O的新模式,计划用“1+1+1”三年分三步落地这一模式,即,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3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同时称将大幅优惠的价格将国美商都、湘江玖号两处物业产权注入上市公司,缓解现金压力。

可就在这一重要的转折点上,“国美系”另一上市公司中关村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国美电器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司法再冻结及轮候冻结,侧面表现了国美的现金压力,并且黄光裕夫妇接连的减持,使外界及投资者也不再对其寄予希望。

无人看的戏码,又能上演多久呢?

原文作者:王婷妍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