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通预警 | 高管拼命散货,19倍细价股中国互联网投资(00810)“最后演出”来了?

现况市场震荡方向难明,在美股尚乘数科、Magic Empire Globle掀起妖风阵阵的同时,港股市场上的“小鬼”也不遑多让。有一只名为$中国互联网投资(00810)$ 的细价股,6月中旬以来股价扶摇直上,由最低点0.25港元涨至9日午间收盘的4.7港元,曾经一段攀升到4.9港元,涨幅高达19倍。

 智通财经观察到,这只历来无人问津、成交寥寥的股票,近日来股吧中的发帖突然热闹起来,频频出现“收量”、“时间已定”、“对节、对介”(对接)等港股“杀猪盘”即将崩跌前的行话切口(见下图)。

此外,根据港交所的披露,截至7月31日,杨卓光、李国梁、谭旭生、吴志扬、吴翠兰名下的股票已经出完(见下图)。而这几人分别是该公司的行政总裁、执行董事以及三位独立非执行董事。

虽然港股市场一直以宽松的股市环境著称,吸引了许多优质的公司在港上市,但是也造成了一些垃圾股横行无忌,老千股就是一大毒瘤,这些公司的大股东不以做好上市公司业务来盈利,而主要通过玩弄财技和配股、供股与合股等融资方式损害小股东利益。

港交所前总裁李小加曾亲自撰写文章《关于老千股》,剖析其特征,来提醒广大投资者警惕,远离这一类股票。对应香港老千股的几大特征,投资者不妨来看看中国互联网投资(00810)的成色:

特征1:非国企但名字高大上

港股市场有很多小市值企业其实是非国企背景,但名字中却带有“中国”、“环球”、“国际”等字眼,这么做往往是用来掩人耳目,让很多不明真相的投资者误以为是大企业,李逵和李鬼分不清,不幸中了”老千股”的圈套。

如果用搜索引擎查找“中国互联网投资”,可以看到被“碰瓷”的是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乃是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由中央网信办和财政部共同发起。而中国互联网投资股权结构则完全不同,是彻头彻尾的私营企业,无国有企业及社会知名投资机构参与其中。

(大股东完整名单 图片来源:港交所)

除了股权结构,其公告显示的近期业务动向甚至也与“互联网投资”无甚直接关联:

去年11月,公司出售了一艘在香港注册的游艇,注册编号为141833,代价为950万港元。

去年4月,该公司投资了一家澳洲医疗诊断公司Minomic International Ltd,据公告称主要从事前列腺癌医疗设备及诊断仪器的研发、销售及市场推广。该公司的主要经营情况和相关信息的获取,对于一般的港股投资者而言难度比较大。公司还投资了一家在香港注册的直播电商营销平台公司,主要培训艺人及网红,但截至目前也查找不到相关的知名艺人或者网红的公开信息。

特征2:财技手段层出不穷

股票价格低于1元的“仙股”在港股市场上向来有”老千股集中营“之称,而老千股经常通过合股、拆股、供股等令人眼花缭乱的财技手段来圈钱。以致于有业内人士笑称,“不是所有有合股历史的都是老千股,但老千股都有合股历史。”

Wind数据显示,2007年以来,中国互联网投资共计进行了4次股份合并,以及1次股份拆股。

公司最近一次并股是在2021年3月,以每10股合并成1股,合并后的每股面值由0.10港元变为1港元。并股后,公司又实施股本削减,合并股份的面值由每股1.00港元削减至每股0.01港元,且公司法定股本由2亿港元削减至200万港元。同时,增资(于股本削减生效后进行)将涉及公司法定股本由200万港元增至2亿港元。

此外,2007年以来公司配股多达13次,供股3次。最近一次供股是在2021年5月,与合股运作仅隔两个月时间。此次运作,是以认购价每股供股股份0.2港元进行供股,分别通过向合资格股东发行不少于4714万股供股股份筹集不少于约942.8万港元及透过向合资格股东发行不超过4792.106万股供股股份筹集不超过约958.42万港元。

特征3:核数师经常变更

一般而言,如果核数师发现财务报表中有疑问,会在公司发布的报告上,持有保留意见,以证明其独立性;如果发现合作企业财务报表有问题,品牌会计师事务所为珍惜羽毛起见放弃这单业务,辞任核数师。因此,投资者应对“频繁变更核数师”的企业保持一份警惕。

根据中国互联网投资发布的公告,2021年7月28日起,德勤•关黄陈方会计师行已辞任公司核数师,德勤辞任后的临时空缺,由罗申美会计师事务所接替。

特征4:年年亏损,很少派息或基本不派息

业绩方面,中国互联网投资已连续11年未曾盈利,无分红派息记录。

最近的7月21日,公司发布公告称,与2021年上半年的亏损净额约790万港元相比,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将会取得介于约1400万港元至1800万港元的亏损净额,亏幅进一步扩大。

(2012年以来年报净利润数据)

俗话说,“宁错过一千,不宜买错一个”,建议投资者提高警惕,远离老千股和杀猪盘,确保资金安全。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