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业淘宝”不香了?房多多(DUO.US)上市三年,家道中落

买房,是许多中国人一辈子的人生大事。如果能用互联网模式赋能房地产行业,解决销售链条冗长、交易流程复杂、营销获客难的问题,是否能够产生一门千亿级的生意?

对于这个问题,11年前的$房多多(DUO)$ 创始人段毅给出的答案显然是肯定的。2019年11月,在房多多诞生8年之后,这匹“黑马”迎来了赴美上市的“高光时刻”:发行价13美元,总市值接近10亿美元。在其背后,不乏鼎晖投资、方源资本等明星股东的身影。

遗憾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上市还不足3年时间,房多多股价就已经跌至2.53美元,市值跌去八成。昔日的“产业互联网SaaS第一股”,如今却走到了退市边缘。

上市即“变脸” 毛利率创新低

从往年财报来看,房多多的业绩走势实属“上市即巅峰”,在2019年于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前,营收一路增长,净利润也扭亏为盈;而从2019年当年开始,公司再度转为亏损,营收也逐年锐减。

2021年,房多多营业收入约为9.42亿元,同比下降61.56%;归属母公司净亏损为11.71亿元,亏损同比扩大约432.27%,基本每股收益为-0.58元。

在盈利指标方面,公司毛利润从2020年的4.14亿元下降至2021年的1.07亿元,同比下降74.15%;在2019-2021年期间,毛利率分别为21%、16.9%、11.3%,均有大幅度下滑。

在财报中,公司解释称,收入下降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包括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持续低迷、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以及开发商信用风险的上升,为了应对这些挑战,房多多战略性地缩减了物业交易服务规模。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房多多的收入主要来源于物业交易服务和其他增值服务,当房地产买卖双方通过平台完成交易时,公司赚取基本的佣金收入。报告期内,房多多平台促成的闭环GMV为822亿元,较2020年下降54.6%。这是自2018年以来闭环GMV首次跌破千亿元。

房多多称,开发商的信用风险有所加剧,因此停止了与信用风险较高的开发商的合作,导致其平台上服务的新房项目的数量从2020年的5825个减少到2021年3118个。

值得一提的是,在营收缩水的同时,公司各项费用却大幅增长。其中,仅有研发费用在2021年有所降低,从3.014亿元降至1.675亿元;营销费用、一般及行政费用都几乎翻倍,其中营销费用由2020年的3802万元升至6491万元,一般及行政费用由3.011亿元升至8.314亿元。

进入2022年以来,房多多曾数次传出大范围人员优化、总部退租搬家等传闻,似乎从侧面透露出公司财务状况不佳。截至2021年12月,房多多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4.92亿元,短期投资615万,受限制现金为2413万元。公司资产负债率则逐年上升,截至2021年年底资产负债率为84.13%。

房地产SaaS神话破灭?

市场对房多多的认知,大多来源于其上市之初,打出的那个“房地产界淘宝”的口号。具体而言,房多多试图通过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工具,为开发商、经纪公司、买房卖房者搭建一个O2O房产交易平台,利用SaaS(软件即服务)赋能中小商户。正因如此,房多多也曾被称为“产业互联网SaaS第一股”。

结合房地产与互联网模式,这样独特的商业模式一度让房多多受到资本市场疯狂追捧。2015年完成2.23亿美元的C轮融资后,房多多估值超过10亿美元;上市仪式上,公司创始人段毅表示,经过8年努力,房多多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房地产交易平台,服务全中国超百万房地产经纪商户。

然而,房多多的SaaS梦想从未真正落地。2021年,房多多包括SaaS解决方案在内的创新举措和其他增值服务收入为1.2亿元,同比下降47.4%,占收入的比重仅为12.78%;而作为一家以SaaS业务为重点的公司,上市以来历年研发费用也逐渐缩水。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房多多SaaS业务针对房产经纪推出了“多多卖房”(提供在线网店、房屋估价系统、经纪人信用评级和信用验证系统等服务)、“多多云销”(通过系统可以查看订单、佣金结算等情况)两大产品,针对开发商营销部门则推出了“房云SaaS”产品(全场景数字化营销解决方案)。

虽然听上去很美,但在地产SaaS这片蓝海中,前有用友、金蝶等更加专业的通用型SaaS服务商堵截,后有广联达明源云等建筑房产垂直SaaS服务商追赶,房多多离成为行业龙头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根据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中国房地产产业链软件解决方案市场由2015年约125亿元增至2019年的277亿元,预计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到954亿元,开发商以外产业参与者的软件解决方案市场将由2019年约169亿元大幅增长至2024年的58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8.2%。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2019年,中国房地产产业链软件解决方案市场渗透率仅为0.10%,远低于美国市场的1.55%,也远低于中国其他行业。

而从市场集中度来看,按2019年的合约价值计,前五名参与者约占39.4%的市场份额,经过几年的发展,至今仍然没有诞生出地位较为稳固的行业龙头。

为了寻找其他增长点,2020年前后,房多多还曾经尝试拓展地产金融等其他业务。但在房产中介金融业务受到监管后,该部分业务也大幅萎缩。

时至今日,房多多依然对SaaS业务念念不忘。不仅在2021年财报中强调称,“将继续采取新的业务计划来引入更多SaaS解决方案”,还发布了全新“313战略”:连接三类用户,构建一个平台,实现三大业务。

简而言之,公司将以数字化交易平台为基础,通过互联网产品房云APP、房多多APP、多多卖房APP,广泛连接卖家、买家、服务者,以实现新房交易业务、房云SaaS业务和二手房交易三大业务的落地。

然而,随着房地产行业遭遇变革、市场环境趋紧,在这个各大房企都忙于降本增效、开源节流以便合乎“三道红线”要求的时期,与房地产业紧密相关的房产SaaS业务显然也将利润承压。

房地产SaaS业务玩出更多花样,能够挽救房多多大厦将倾的颓势吗?从短期来看,房地产业的回暖趋势或将为公司业绩带来一定利好,但着眼长远,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样的故事还缺乏一些吸引力。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