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业是否在隐藏“债务炸弹之母”?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研究项目客座高级研究员裴敏欣在The Diplomat杂志发表评论认为,中国的大规模银行融资刺激意在保持经济发展运行,它可能导致经济灾难。

触发金融崩溃可能有不同的直接原因,但它们都可以归根结底都源于同一个本因:信贷爆炸式增长。这条金融灾难的铁律应该让我们格外担忧近年中国的宽松信贷会带来什么后果。2009年初到2012年6月,中国国内银行新增信贷合计约人民币35万亿元(约合5.4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2011年GDP的73%。约三分之二的这类贷款都出现在2009年-2010年,是中国政府刺激政策的一部分。和西方国家以政府赤字方式提供刺激资金不同,中国2009年的大规模刺激主要来自银行信贷(确切地,占比至少60%),并非政府借款。

数万亿元投入经济的确达到了中国政府的主要目标——在全球衰退时期维持经济高速增长。中国政府以其果断和经济成功赢得了全球赞誉,但过度宽松的信贷还是助长了房地产泡沫,为国有企业的挥霍买单、担保地方政府那些不为人看好的基础设施投资。结果是可以预见的:随着金融领域内部开始累积新增不良贷款,多年极力增强中国银行系统的努力因一批不审慎的贷款而化为乌有。

中国央行与银行监管机构在2010年末发出了警告,但为时已晚。那时,地方政府已经因为宽松信贷背负了巨大债务,大多数都浪费在面子工程或者不够经济实用的投资上。中国国家审计署2011年6月发现,截至2010年底,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总计人民币10.7万亿元(约合1.7万亿美元)。但美国西北大学的教授Victor Shih预计,真正的地方债务总额在15.4-20.1万亿元,约占GDP的40-50%。他还预计,地方政府为投资基础设施与其他项目而成立的金融实体——地方政府融资工具(LGFV)在2010年末负债达到了9.7-14.4万亿元。

看到上述数字,对LGFV健康状况稍有了解的人都会吓得打哆嗦。如果说LGFV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是它们可以将大笔资金全无例外地投入一个无底洞。累积了如此巨债只能说明一件事——当LGFV大手笔投入的项目未能带来可观的回报,无法偿还债务,今后就会掀起一场违约大潮。假如这些贷款中有10%变成不良贷款,最保守地估计,不良贷款的总额约为1-1.4万亿元。假如是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不良贷款率比例达到20%,那么中国的银行就必须减记2-2.8万亿元,如此规模的减记必然摧毁这些银行的资产负债表。

对国内的信贷问题,中国政府也意识到这种债务定时炸弹的危险之处。遗憾的是,中国方面运用的解决方法只能拖延时间,问题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发生。2012年上半年,中国政府宣布政策,命令银行将地方债务偿还贷款的时限延长一年以上时间。这一举措很可能是为了在领导权过渡的年份掩盖金融领域正在恶化的问题。可它没能给拆除债务炸弹起到任何作用。

如果说LGFV的债务是已经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那么水平面下的那部分又是怎样?

显然,地方政府不是2009-2010年中国信贷泡沫期间唯一的元凶。在这场大手大脚借钱花的疯狂派对中,还有别的玩家。就像寓言说的那样,潮退时就出现了裸泳者。伴随着中国经济下滑,当年那批玩家纷纷涌现。

他们之中就有那些使用杠杆过多的房地产开发商。这些开发商正挣扎在破产边缘。中国媒体已经报道了多起房地产开发商破产后自杀的事件。一些破产商人直接玩起了人间蒸发。今年5月的《南华早报》刊登了一则消息,称中国2011年有47名企业家不知去向,原因就是躲避偿还银行贷款。

中国的制造业企业,无论国企还是私企,则是下一批信贷泡沫殃及的玩家。他们的利润空间已经非常小。中国经济本已存在产能过剩的系统性问题,经济增长下滑会导致制造业全行业库存量迅速增加,堆积大批待售产品。如果折价消化这些库存就会耗尽制造业企业微薄的利润,财务亏损在所难免。一些在经济景气的时期提供给这些企业的贷款就必定变成不良贷款。

但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影子银行系统,因为金融海啸带来的最大潜在风险就窝藏在那里。中国的银行存款收益率极低(因存款率受到管控),银行间在存款与新收费业务方面相互竞争。因此,近几年中国产生了一种复杂的影子银行系统。它不受监管,在中国迅猛发展。通常影子银行系统会推出一种比银行存款利率高得多的短期金融产品,即所谓“理财产品”。为了逃避监管,这类产品没有反映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评级机构惠誉的著名银行分析师Charlene Chu透露,2012年6月底,中国的理财产品大约10.4万亿元,约占银行存款总额的11.5%。

使用源自理财产品资金的借款者一般是正式银行系统拒绝提供融资的私人企业家和房地产开发商。他们不得不为得到借款承诺支付更高的利息。于是,理财产品的回报自然就增加了。当然,回报更高也意味着风险更大。虽然不可能预计有多少不良贷款借助理财产品支持,但如果用10%的基准保守估计,银行的可能在这方面损失1万亿元。

影子银行系统还有一个功用:向借款者或者活动提供政府法规明确禁止的融资渠道。过去两年里,中国国务院已经推出措施限制银行向房地产开发商贷款,以此极力压缩房地产泡沫。可银行能够规避这样的限制措施,方法就是表面上银行相互贷款,实际上资金最终会流向财务状况紧张的房地产开发商。中国的银行这么做也是出于自身生存的本能需求。假如他们不能有效地向已经大量借款并拖欠债务的房地产开发商贷款,他们就必须宣布这些贷款为不良贷款,承受损失。在中国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这类贷款技术上归为其他金融机构债权类别。华尔街日报最近的报道称,目前中国银行间贷款总额占放贷总额43%左右,比2009年末高70%。

令人不安的是,所有这些巨大的风险都体现在中国银行的财报中。最大的国有银行近来财报均显示收益稳定,资本比率高,不良贷款微不足道。中国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仅占信贷总额的1%。

现在有一件是显然易见的。要么我们不应该相信我们“说谎的眼睛”,要么中国的银行在努力隐藏债务炸弹之母。@Tess@熊熊babybear13@飞刀@那一水的鱼@流水白菜@Mario
雪球转发:12回复:35喜欢:2

全部评论

林本木2012-09-10 12:43

是,当某个风险人人都知道时,出事故的概率就很低了,股价上往往已过度反应了。
另外,平台贷用政府信用做担保,但帐目不透明,银行无法判断政府的信用风险,只会盲目相信政府,如果不控制,迟早也会是麻烦,所以感谢做空的声音,让政府不敢无节制的借钱。

Beice2012-09-10 11:47

评论已被删除

BeyondFeelings2012-09-09 19:51

净息差只有3个点,放贷却有10%的坏账,给我一个理由,银行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说中国的银行都是傻子或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