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说:一种与众不同的期待

文 | 国际能源网 /光伏头条专稿

曾几何时,她怀揣着光伏梦,从幕后走到前台,今天她又要开始新的征程,从台前再重返幕后。折返并不是要远离光伏行业,她是希望为国内光伏产业专注地做一些事情;

他迈过了自己的一个又一个山丘,现在他已经白了头,这些年他一直讲在Solar for Solar的绿色理念,他希望光伏+储能可以让世界变得天蓝水清;

他是一位“80后”企业家,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光伏平价上网而努力,他说,逆变器的性能和效率的提升还有空间,往上走哪怕是提高0.05我们都觉得很有意义!11月15日,第四届中国光伏产业论坛上,老中青三代光伏人现场进行“高端说”,除了心路历程,三位光伏人的言语中还充满了对产业发展的期望。

吕芳:为国内光伏产业预警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秘书长

吕芳有很多爱好,其中有一项爱好就是篆刻,她亲手为“高端说”篆刻了印章。有些人在新能源的会议上看到过她担任主持人,有些人也看到过她专注地写着毛笔字……

但这些并不是吕芳的主业。她非常坦诚地说:“我最近有一些新的动态、新的兴趣、新新的任务和新的征程,也许这场活动可能是最后一次在台前跟大家见面,我将来会从台前走到幕后做一点实实在在为大家服务的工作。但是大家放心,我不会离开光伏行业!”

吕芳目前在研究光伏设备无害化处理,据她介绍:“我承担了一项国家重点研发专项,就是关于晶体硅的回收关键技术和成套装备的一些示范研究。”早在“十二五”期间,吕芳已经开始进行相关业务的探索。

吕芳表示:“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生产大国和应用大国,我们在国际上受到了大家的普遍关注,我们生产出来的这些光伏设备,未来在退役之后怎么去进行无害化处理和回收再利用,这是一个大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这个问题中又带来了很多新的问题,比如,有一些光伏材料很难去回收,有一些光伏材料能否循环再利用?我们未来要不要考虑一些绿色生态的设计和制造……”

吕芳还有一个身份是国际能源署的中方代表,她也因此有机会接触到国际能源市场的技术风向变化。她介绍国外光伏产业动向时略显严肃地说:“曾经有一位欧盟的专家告诉我,欧盟在2017年以前就开始绿色生态设计方面的工作,今年年底这项研究报告的成果会提交给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会向欧盟所有的成员国进行投票表决征求意见,时间表已经出来了,最迟在2022年,欧洲市场就会出现关于绿色生态方面进行强制认证,如果国内的光伏企业没有对此做好准备,我们国家的光伏组件、逆变器可能会面临新的贸易壁垒。尽管现在工信部、行业协会已经开始对光伏绿色制造、绿色工厂提出一些质量标准,但国内的光伏企业也同样应该把绿色制造重视起来,因为据国外相关人士介绍,企业要应对相关的认证至少要准备一年以上的时间。”

吕芳表示,美国也在推出类似的强制认证,并且把逆变器也加入其中。所以提醒国内的光伏企业必须重视光伏制造的绿色发展,不要让“绿色壁垒”成为制约光伏跨国发展的枷锁。

李振国:我国电网包容15%-20%的光伏电力完全不是问题!

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裁

李振国是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从热血青年到满头华发,他始终在为我国光伏事业的发展默默付出。站在“高端说”的舞台,他没有去谈创业时的辛酸,没有去谈公司上市成功时的喜悦。他站在舞台上,首先谈的就是“solar for solar”的理念,随后进行了五分钟的视频播放,以此阐述了他对光伏改变世界的决心。

他坦言:“过去这些年我们除了在产业的制造端、研发、生产上去做出一些努力,而且也推动了这个行业的进步之外,最近这几年我确实是在一些国际场合上开始利用各种机会传播我们光伏发展的前景,以及光伏为人类未来能源转型和地球修复可以做出的事情,在传播这种理念。”

从国内走向海外,李振国在每一次与国外客户交流时,都会认真研究客户以及客户所属国家的光伏市场前景。李振国说:“海外光伏市场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在有些地区光伏加储能已经变成刚性需求,比如澳大利亚,由于当地电价比较高,光伏发电发展比较好,几百兆瓦的光伏项目必须配备25%左右的储能;第二是越来越多的能源巨头公司开始介入到光伏产业。因为他们发现光伏发电已经是他们当地最便宜的能源,他们发现光伏既经济又清洁。真正的能源转型,我认为已经开始拉开序幕!”

与国外光伏市场良好的发展前景相比,国内的光伏市场发展情况如何,李振国却感觉好像雾里看花,有些看不清。李振国表示:“海外成长是确定性的,十分确定,而且这种成长是四面开花式的成长,全区域性的成长。”

有人认为光伏发展会给电网造成冲击,李振国对此观点进行了驳斥,他指出:“光伏在中国占比才3%多一点,光伏在德国的比例已经达到了20%到30%,甚至在个别天数光伏可以达到80%的占比,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电网,电力构成中有很高比例的水电,由于水电和光伏可以形成非常好的调剂和互补,所以光伏发电并不会让我国电网面临危机。跟国外高比例的光伏发电占比相比,我国电网包容15%—20%的光伏电力完全不是问题!或许是体制、利益格局导致的问题,但我相信这些因素终归要被消除,这些问题慢慢会被解决。”

作为光伏行业的领军企业的创始人,李振国始终对光伏产业的健康发展忧心,他呼吁:“第一,让光伏行业的从业同仁继续发展技术,继续降低成本,让光伏的经济性进一步提高,与传统能源的竞争力进一步加强。我们还要继续做这个工作,因为如果做得足够好,大家会更加难以拒绝。”

“第二,我希望在‘十四五’制定规划的时候,针对光伏的消纳问题,希望国家相关部门能够制定出更好的政策;”

“第三,希望能源局在制定政策的时候给一些提前量,光伏产业本身要不要补贴不是关键,关键是光伏得有足够大的市场!”希望下一步国家能够给予光伏+储能一些政策支持,因为光伏电站配备一定比例的储能,对未来电网的友好性和柔性会更好,对于今后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起来以后的能源平衡有重大帮助!”

王一鸣:逆变器企业要为系统降本做好准备

宁波锦浪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很少看到王一鸣出席会议活动,作为宁波锦浪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你从他阳光帅气的脸上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位已经在光伏行业摸爬滚打十四年的“老”企业家。十四年初心未变,十四年砥砺前行,王一鸣笃定地说:“十四年来,我们一直没有变,包括我自己,对光伏整个前景和信心越来越坚定!”

王一鸣对于光伏产业发展的信心缘于他十几年来对整个行业发展脉络的把控。他认为:“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从全球的视野和角度来看,其实光伏的市场每年都是个快速增长的过程,只有2013年有一个很小幅的下降,每年从全球角度来看,不管市场热点怎么样,各个国家的规模怎么样,全球都是快速增长的过程。”

光伏产业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经历了2012年到2013年的欧洲光伏政策补贴退坡影响,经历了去年“5.31”过后国内光伏装机的大幅下滑,这一切已经让王一鸣变得宠辱不惊,因为他始终坚信,整个全球的光伏市场不管怎么变,都有一个非常良性、快速增长的过程。王一鸣说:“我们觉得,随着光伏补贴的退坡,在全球各个国家的光伏补贴退出以后,整个市场会有更加良性的发展。所以我们整个团队包括我自己,对接下来光伏的发展都是看好的,我们觉得现在光伏补贴退坡后整个市场是一个新的开始,之前我们所经历的只是在为真正大市场的到来做的准备和积累。”

光伏成本下降的绝大部分在组件,对于王一鸣来说,逆变器企业在降低光伏系统成本方面也决不能落后。他强调:“在降低光伏系统成本方面,我们和组件是一样的。逆变器企业我们自己要做好准备,怎么样才能随着组件成本的下降,争取在组件价格下降的情况下,逆变器售价能保持在组件售价的1/10。我对此非常有信心的,逆变器是可以做到和组件同步降本。尽管逆变器的效率目前已经达到99%,但我觉得逆变器的性能和效率的提升依然有空间,往上走哪怕是提高0.05%我都觉得很有意义!”

对于逆变器未来的发展,王一鸣有属于自己的独到见解,他认为电网友好性提升以后对逆变器的要求越来越多,必须把储能、充放电、能源管理模块加入其中,这个或将成为逆变器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为了应对行业的变化和发展,王一鸣不辞辛劳,他频频出现在全球各个展会上,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了解市场和客户最新的需求,把这些需求准确地带给产品部门,以产品为中心是多年来锦浪十四年来始终坚持的理念,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理念才让锦浪的产品与客户需求高度契合,成功让锦浪在行业风云变幻中占得先机。

来源: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