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换掌舵人,汇丰怎么了?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在公布中期业绩的前两分钟,已拥有150多年历史的$汇丰控股(00005)$宣布,集团行政总裁范宁(John Flint)退任行政总裁及董事一职,而这距离他于2018年2月21日接替退休的欧智华履新才过了一年多。与此同时,集团常务总监祈耀年将担任集团的临时行政总裁,直至确定继任人选为止。

从临时由常务总监接替职位这一举措来看,行政总裁的离任很突然。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为汇丰服务三十年、从国际见习培训生逐步晋升至集团行政总裁的范宁在这个时候离开?不得而知。不过范宁在公告中提到:“期待迎接个人的新挑战”,不知算不算基于个人理由。

主席杜嘉琪在分析员会议上也提到范宁离职并非不赞成集团的策略,指全球市场的挑战增加,所以集团和范宁都需要改变,以迎合市场的发展。

另一方面,汇丰的财务董事邵伟信也在电话会议中确认,集团将裁减不超过2%的员工,或接近5000人,以高层员工为主,遣散成本将高达6.5亿至7亿美元。

那么,从汇丰的角度来看,范宁短暂的CEO生涯有何建树?财华社带大家回顾一下这一年汇丰的发展。

范宁策略

范宁1989年加入汇丰,协助设立和扩展汇丰的亚洲区业务。2018年2月正式执掌行政总裁一职后,范宁于6月发布了主题为“重拾增长、创造价值”的策略,表明下一阶段的策略是加快汇丰具优势之业务的增长,尤其亚洲区业务,并致力于开发新科技。

八项有限策略分别为:1)加快亚洲的业务扩张,强化在香港市场的优势;2)完成在英国设立分隔运作银行的工作、扩大市场份额和客户基础、改善服务;3)扩大国际市场份额并实现增长;4)将美国业务扭亏为盈;5)将资本调配至回报率较高的业务以提升资本效益;6)增加对业务增长及科技的投资;7)投入资源发展科技,尤其投资电子银行业务以改善客户服务;8)精简架构。

其目标是在2020年,有形股本回报达至11%以上,美国财政年度的经调整收入增长均高于支出增长,同时维持派息水平,并在适当情况下回购股份。2018年至2020年的财务目标是保持中单位数的收入增长、低至中单位数的营业支出增长,每年约1-2%的风险加权资产增长,并期望在2020年之前,将列账基准收入占列账基准风险加权资产平均值比率由2017年的5.9%,提高至大约7%。2018年至2020年期间的普通股权一级比率企稳于14%以上。

范宁这一年在任成绩如何?我们来看看以下图表,对比一下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业绩与范宁履任前2017年以及他设定的目标。

从表中可以看到,2019年上半年大部分指数已经达标,有形股本回报率(RoTE)甚至已经超越11%的目标,收入增幅达到了7.64%,而营业支出则同比下降了2.28%,经调整收入增幅与支出增幅之差(jaws)高达4.5%,与此同时,一级资本比率保持在14.30%。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这不由得让我们回想起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在其2018年财务报告中曾提及无法达成一项指标的可能性,指由于衡量标准对收入及成本轻微变动高度敏感,认为这会增加管理层为达成目标而凌驾监控之上的诱因,也就是说这项指标容易受到收入和成本轻微变动的影响,可能诱使管理层误报。

无论如何,在范宁离职之前,他所提交的成绩还是不错的。

汇丰2019年上半年业绩表现

几天前公布中期业绩的$渣打集团(02888)$认为其上半年业绩表现理想,那么,汇丰2019年上半年的实际业绩表现如何?

2019年上半年,该银行集团的零售银行及财富管理业务进步显著,同比增长11.7%,至119.19亿美元,占总收入的41.83%,主要受新客户增加和贷款增长,另一项表现理想的业务还有工商金融业务,同比增长9.5%,至78.16亿美元,主要受到各项产品和地区收入全面上升带动。但是,环球银行和资本市场收入轻微下降,抵消了部分增幅。所以上半年集团经调整收入同比增长8%,至284.95亿美元,而列账基准收入同比增长7.64%,至293.72亿美元。

经调整除税前利润同比增长6.76%,至125.16亿美元,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应占利润同比增长18.60%,至85.07亿美元,平均普通股股东权益回报率提高了1.7个百分点,至10.4%,显示股东回报有所改善。汇丰宣派中期股息每股0.31美元,与去年同期相同。

与渣打相比

与同为香港发钞行的渣打相比,汇丰的表现又如何?

2019年上半年,净利息收入渣打增幅占优,而营业收益方面,汇丰整体表现较为优胜,汇丰的股东应占利润同比增幅达到双位数,渣打则有所倒退。渣打期内的有形股东权益回报提升了88个基点,至8.4%,而汇丰的同一项指标则提升了150个基点,至11.2%。总括而言,除了净利息收入较为优胜外,渣打的各项收入和盈利指标都低于汇丰。

从地区市场来看,大中华及北亚地区市场贡献了渣打大部分收入和收益,该区域的2019年上半年除税前基本溢利同比增长3.1%,至13.29亿美元,占总溢利的50.94%,其中香港继续为其带来最大的盈利贡献。

另一边厢,汇丰的地区市场中,亚洲和中东及北非地区贡献了大部分除税前利润,占比达到92.82%,其中亚洲市场贡献的税前盈利同比增长4.26%,至97.8亿美元,中东及北非市场税前利润同比大增1.08倍,至17.36亿美元。

按当前的股价来看,汇丰的股价与每股有形资产净值之比为1.1倍,渣打则为0.7倍,汇丰的估值稍高或归因于其较佳之资产质素以及较庞大的资产规模,截至期末,汇丰的普通股权一级比率为14.3%,而渣打为13.5%。从股息收益率来看,汇丰最近12个月的股息收益率高达6.55%,颇为吸引,而渣打为2.77%。

汇丰在中期业绩中表示拟推出10亿美元的股份回购计划,而渣打的10亿股份回购计划已经进行了四分之三,从以上范宁目标的图表可以看出,汇丰这次的股份回购规模小于往年。

展望与风险

香港是汇丰最主要的市场,英国次之。截至2019年6月底,香港的客户账项占比为35.36%,英国的客户账项占比为28.9%,而其一直想扭亏为盈的美国市场客户账项占比为5.96%。汇丰预期美国业务的有形资本回报率难以在2020年前达到6%的目标,而未来,该集团将积极掌控营业支出及投资开支。

展望2019年下半年至明年,汇丰预期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业务的市况将回升,并维持2020年有形股本回报率超过11%的目标,但不会作出有损集团业务长远稳健发展的短期决策。汇丰的财务总监邵伟信在电话会议中预期未来18个月有非常低单位数增幅。

但是,正如我们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的,汇丰最近宣布从2019年8月1日起取消香港“个人综合理财户口”的最低全面理财总额要求及低额结存服务费,以抵御数字银行的竞争。鉴于香港的客户账项占比最高,该集团或多或少将受到数字银行竞争以及取消手续费的负面影响,下半年至明年初的表现或不是太乐观。

从汇丰和渣打这两家“港股100强”公司的上半年业绩来看,确实有许多可圈可点的地方,但是踏入下半年,经济和政治形势已经发生变化,全球贸易形势不确定、英国脱欧、地区局势不明朗,都将影响到其业务前景,尤其最近香港的经济已经出现倒退,汇丰在这个时候易帅,将令这家银行集团走向何方?财华社将继续跟踪报道“港股100强”公司的表现,敬请留意。

作者:毛婷

编辑:彭尚京

@今日话题

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