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富归来,能否帮负债累累的“雨润”扭转乾坤?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雨润旗下两家上市公司$雨润食品(01068)$ 与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央商场(SH600280)$

1月24日,受祝义才归来消息刺激下,雨润集团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雨润食品再次上涨6.54%,两日累涨38%。旗下的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中央商场也连续两日涨停。

1月22日晚间,两家公司均发布公告称,祝义才已回到家中。就此祝义才回归能否解救雨润旗下两家公司在这46个月以来的巨额亏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曾是南京首富的祝义才,是中央商场和雨润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以白手起家到收购50多家濒临倒闭的国有肉联厂发家,祝义才成为别人眼中的神话。

2005年雨润食品在香港上市。一跃成为龙头老大。 2009年,祝义才通过在二级市场举牌收购,成功入主中央商场,成为控股股东 。巅峰时期中央商场和雨润食品加起来,市值超过千亿元。

伴随祝义才多元化扩张,雨润商业版图覆盖食品、物流、商业、旅游业、房地产、金融等众多产业。而当初家喻户晓的雨润食品,此时并不集中。外加双汇大举扩张以及后来金锣的进攻下,雨润集团原先的主业食品地位逐渐被弱化。

在巨额投入给雨润控股带来巨额亏损的同时,对资金的需求也日益饥渴。祝义才开始通过各种手段筹资。利用集团食品项目的资金填补集团非食品项目的投资,而此时的中央商场成为雨润集团背后的资金后援团。

2012年,受大面积的开工建设影响,中央商场及雨润食品和雨润集团同时出现资金压力。彼时13亿公司债无法解决,将祝义才逼上了资本运作的道路。通过拉高中央商场股价,质押股权,实现巨额套现。

随着事态恶化,祝义才贪污案的拖累,雨润也迎来了转折。

2015年,中央纪委派工作小组进驻江苏,调查雨润涉嫌“贪腐”案及旗下地产项目违规。

2015年3月27日,中央商场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同年3月26日,祝义才家属接到通知,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祝义才的被监居,很快引发了雨润集团众多高管离职,同时大量资产被冻结,也引发了雨润食品市值大跌、资金链紧张。

而之后的债务危机,将雨润严重拖垮,曾一度传出破产。

从2015年10月开始,雨润食品在多起到期需要兑付本息的债务中表现出不确定性。 2016年,其总负债近100亿港元,最终无法兑付的数额高达42.18亿港元。 2017年初,银行、承建商、地方政府及政府相关单位纷纷起诉雨润食品索赔。

雨润食品2015年年报显示,雨润食品实现收入201.65亿港元,亏损达29.8亿港元,创下其2005年在香港上市以来年度最大亏损金额。雨润食品还在公告中提到,雨润食品总借款及融资租赁负债为74.58亿港元,其中65.64亿港元将于12个月內到期。

雨润食品公布的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收入167.02亿港元,亏损23.42亿港元,较2015年下滑了17.2%。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193.1亿港元和99.19亿港元,总负债接近目前雨润集团每年的营收。

截至2017年上半年,雨润食品未偿还银行贷款及其他贷款为71.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60亿元),其中,42.19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35.2亿元)贷款已到还款期限。

2016年3月开始,雨润食品因“15雨润CP001”首现债务违约。随后,在2016年5月6日,南京雨润发布公告称,“13雨润MTN1”应于2016年5月13日兑付本息,由于实际控制人祝义才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间接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13雨润MTN1”到期本息兑付存在不确定性。

受此影响,2016年3月15日,新世纪评级将南京雨润主体信用等级由BB下调为C级,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随后,雨润食品又出现债券违约,虽最终偿还了债务,但信用评级失信,融资几无可能。渴望通过变卖资产,向银行借款维系生产的设想也跟着破碎。

在雨润控股风雨飘摇的背景下,2016、2017年中央商场实现增长。其2016年净利同比增长4.85%,2017年净利同比增长101%。或许是基于零售业以及商场所处的黄金地段以及设立的新零售,给中央商场带来了可观的现金流。

但与债务比起来,这些现金流仍然显得微不足道。截止2017年末,上市公司产生的经营现金流5.9亿,背负的债务157.8亿,其中资产总计176.6亿,负债率高达90%。而公司的累计质押比例达55.9亿元,其中控股股东质押数量占持有比例的99.76%。

2018年中报业绩显示经营状况依旧艰难,截至2018年6月30日实现收益61.15亿港元,亏损5.42亿港元,中央商场仍背负着153.4亿元的债务。

无形之中外界已为雨润贴上“破产”的商标。随着掌门人回归,能帮助雨润复苏吗?

就当前股市来看,祝义才归来无非是为企业信心带来很大的提升。要想拯救雨润,祝义才要不断臂求生,要不寻求战略合作。就雨润当前情况来看,要想实现以上两种办法,前提得将债务重组处理好。

雨润能否就此复苏,时间见证。

作者:赵丹

编辑:李雨谦

@今日话题

来源:网页链接

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港股解码(finet_ggjm)

雪球转发:9回复:11喜欢:1

精彩评论

Hayekist-01-24 20:17

斐师兄说的对。这背后的道理都很简单,如果债务约束不强,企业越发有动力过度投资,赌赢了是股东,输了债权占大头。但是中枢的人为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次次滥用宽松的货币政策,鼓励乃至强迫银行放贷。今年又是这景象?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2019年!!!

斐波纳奇01-24 19:58

制度、文化和激励约束机制都倾向于激励企业家冒险,并继续冒险。就拿文中说的这个企业家讲,即使雨润最终破产,祝老板肯定比中国绝大多数人都有钱,比绝大多数人日子都过得好得多。只要能够借到钱,基本上就是赚到了,无论最终企业经营成败,所以经营越差的,越倾向于冒险。

全部评论

Hayekist-01-25 15:41

某前副行长

韭菜非赵西游记01-25 15:18

曾经有位官员这样说:没有坏账,那来的富豪!

老牛sh01-24 22:55

我还以为是你们镇的首富,,,,huazhong

如何当下01-24 22:44

金融学上只要成本收益没过风险即可,类似法律上法无禁止即可行

world10001-24 20:42

比债务更可怕的是亏损,亏损能止住,企业就有很大希望。
这么好的一个企业走到现在巨额亏损这一步,既有当初盲目转向房地产的原因,也有控制人被限制自由后企业处于失控状态的原因。
控制人回归,企业失控可以消除,减亏扭亏还是有希望的。
这种企业受控制人影响太大,不像日产和雷诺的传奇董事长出事后,企业日常经营不受影响,说明国内一些像雨润这样的民营企业的制度建设和公司治理还有很大提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