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故事会 | 庆泰花炮第一系列:生命守护者——蓝朋友



人民需要我韩红


# 庆泰花炮第一系列


# 生命守护者:蓝朋友

应急工作者,他们是赤焰英雄,应急英雄,亦是人民的守护者。正因为我们身旁有着他们默默守护奉献,我们才得以内心安宁,在这个世界心平气和过着自己一本正经的生活。

应急工作者,他们就似绚烂的烟火,奉献自己,照亮他人的世界,给他人带来幸福安康。我希望将来大家燃放这款手持烟花的人都能想到,能够记得我们身边的“火焰蓝”,希望大家无论在何处遇见“蓝朋友”时都能珍惜敬畏,微笑以对,温柔以待。

——朱淼淼

黄庆泰认真看着庆泰花炮官网后台投递的烟花故事,看到其中一篇忽然放下了鼠标,对郭靖说:“这个故事你看了吧。”郭靖点了点头,黄庆泰又说:“在网上留言抽取的故事中,我们第一站就去滨州见见这个朱淼淼吧。”

拿着笔在纸上记录了些什么,黄庆泰转过头,将纸张递给桌旁的运营总监郭靖说:“你安排一下。”

郭靖看着纸上记录的信息说:“好的,庆总,我马上安排。”


黄庆泰和郭靖到了滨州,来接他们的是一个穿着一身浅灰色麻布套装,背着一个帆布包单瘦的女子,皮肤很白,长的很清新干净,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看不出年龄,约莫二十多或者三十多。

女子见他们放下手中的牌子,微笑着说:“两位就是庆泰花炮的黄总和郭总吧,我就是给你们留言的朱淼淼,您们看到我的留言真的会来我非常意外,也非常荣幸。”

朱淼淼驾车几经辗转,将黄庆泰和郭靖带到了一个小巷子里,一个叫“蓝朋友”的水饺铺前。只见淼淼停好车,熟练地将铺子的木条门一段段打开。

小小店铺装修极简,除了墙上有些消防标语的喷绘外,只有几张简单的木桌椅。淼淼将他们带到一张桌子坐下,只见桌上早早就准备了一壶茶水,几盘饺子和几个凉菜。


郭靖环视店铺,看了看腕表正值晚饭时间,铺子里没有任何人客,朱淼淼也似习以为常,好奇道:“朱小姐,我看街上挺热闹的,晚饭时间店里却没什么人客。”

朱淼淼微笑:“嗯,我这个铺子,经营时间是晚上十点到早晨六点。”

黄庆泰意外:“哦?这个经营时间不是刚好错过了餐饮的旺季。”说着与郭靖对视一眼,默契地想“看样子有故事,定不虚此行,想必能寻觅人间烟火味中特别的一味。”

郭靖饶有兴趣:“看样子朱小姐的故事比留言更加值得期待。”


朱淼淼依然是那个浅浅的微笑娓娓道来:“我父母都是地质专家,我自小就同祖母住在祖父留下的老房子里。九岁那年,一个寒冬,电路老化短路忽然失火,因老房子大都是木制结构,一触即燃,火势一下子就无法控制,半梦半醒间祖母一边唤我的名字一边用力摇晃我,我才清醒。一张开眼只见满室熊熊烈火,我被吓蒙了,只知道大声哭叫,滚滚浓烟吸入让我又咳又喘,祖母慌忙中拿着一条湿毛巾包着我就站在窗口哭喊:‘救人呐,救救我孙女……’"

"火焰噼里啪啦似乎越燃越旺,滚滚浓烟不断向我涌来,‘啪’地一声祖母忽然昏倒在窗边,我几乎吓死了,想过去看祖母,脚却不听使唤根本站不起来,只得歇斯底里地哭喊‘祖母……’就在这时,只见一个身穿黑袍带着头盔的男人从窗户爬进来抓起我就跳出窗外,一边喊:‘里面还有个老人,里面还有个老人……’”


朱淼淼停了停有些颤抖地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茶,她望着不知名处眼睛有些闪烁,沉湎在回忆中,放下茶杯继续说:“那场意外,我被救了,祖母因吸入过量的一氧化碳在救护车上就停止了呼吸。”

“后来我被父母接到身旁同住,初中后我就一直寄宿,我看似每天心平气和,过着一本正经的生活,却没人知道那场意外之后,当时的场景就像无法摆脱的梦魇,每日清晨我都满头大汗从噩梦中惊醒,天气稍热那种火辣辣的炙烤感就会涌上来,空气稍差,那种被浓烟笼罩的窒息感就会被唤醒。”

“为了让生活过得更繁忙,大学我选了新闻专业,毕业后成了滨州日报一名记者,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使然,我刚工作就负责跑消防线。因工作的机缘,我开始走近这些曾经救我生命的英雄们的生活……”


朱淼淼眼神忽然变得很柔和,缓缓接着说:“工作第三年,一次做专题报道查阅资料中,我忽然发现我常去的滨州市阳信县消防大队张鹏队长,居然就是我九岁那年冲进火海的救命英雄。于是,我便常常借工作之由去找他。说也奇怪,每次见到张鹏,我就不再做那个噩梦。"

"后来随着工作的接触,一来二往,我与张鹏逐渐熟络,我对他也越来越了解。张鹏入伍十六年,曾获‘全国抗震救灾模范’,全国消防部队灭火尖兵,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获一等功二次,二等功四次,三等功五次。”

“可在这些奖项背后的张鹏,不仅有严重的风湿疾,手指骨骼变形,一只眼睛失明,一段曾经七年的感情未能走进婚姻殿堂就无疾而终,此后一只孤身一人,就把队里当成了家。为了能够常常见到他,我搬离报社的宿舍在他们队旁租了个房子,常常晚上无事就包些饺子给他们送去,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我要的生活。直到有一次他出警中受了重伤,我赶到医院时泪流满面我才知道,我爱上了这个男人。”


郭靖不禁问:“张鹏入伍十六年,年纪不小了吧。”

朱淼淼缓缓说:“那年我二十四,张鹏四十二。”

黄庆泰忍不住问:“后来呢?”

朱淼淼拿着茶壶轻轻将茶杯倒满:“后来,张鹏出院那日,我向他表明心意,我告诉他,自九岁那年他救我时,我的灵魂就跟着他去了。张鹏却很严肃地拒绝说‘救人本是我的使命,亦是我的职责,不要放在心上,小女娃不要胡思乱想。’”

“我了解他,他这个人,自认自己青春已逝,满身创伤,各种隐疾,加之工作不定时危险性高,怕耽误我,怕拖累我。再后来,我索性就把报社工作辞了,在这里开了这家水饺店,晚上十点营业至次日凌晨,只为他们在深夜出任务归来也能够吃口热饺子。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感动了他全队的同志,感动了邻居,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他,可始终我们还是没能走到一起……”


黄庆泰轻轻说:“我们可以见见张鹏吗?”

朱淼淼震了一下眼泪落下来有些抽泣地说:“非常遗憾,见不到了,他在前年滨州一次特大洪水的救灾中牺牲了……”

黄庆泰一惊未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连忙禁声,感到一阵心绞,唏嘘不已。

沉默了半晌,朱淼淼忽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动作,只见她从桌旁一个盒子里取出几只手持烟花点燃,望着缓缓绽放的烟火忽然用一种种很空灵的声说:“每次看到这个我们一起放的蓝色火焰的手持烟花,我都能在火焰中看见张鹏,还有许许多多‘蓝朋友’。"

"你们知道吗?不了解他们时,我们只知道他们是英雄,他们仿若超凡脱俗一般,能轻易放下人世间的 情感远离亲朋背井离乡,依然满脸微笑面对世界;他们似乎有神功护体,无论面对无情的自然灾害还是毒雾火海,他们都无畏无惧勇往直前;他们好像体魄超乎常人,常常无休无眠随时待命,像神话中的守护神一样的默默守护者旁人。”


“但是,我看到的是,他们很多人都伤痕累累,许多人的皮肤颜色都是不均匀的,风湿疾病,肠胃疾病,骨骼变形,都是稀疏平常,更有甚者在执行任务中落下残疾也不少见,在这个和平的年代,每年都有人牺牲。"

"我了解到的是,他们除了肩上的使命以及骨子里的信仰外,其余都与常人无异,情感甚至比常人更敏感丰富,他们不仅会在午夜梦回四年家乡亲朋,会因工作而没能陪伴的爱人内疚神伤,还会为险情中死去的陌生人伤痛落泪。同活在一个世界,同样可贵的生命,他们却用自己的生命热血牺牲去默默守护世人,给世人安全感,心平气和过着一本正经的生活……”


黄庆泰深呼吸一口气轻轻说:“朱小姐,这个故事让我品味到人间烟火尤为独特的一味,庆泰如你所愿,这款烟花命名权属于你,我们亦会将您的故事记录其中。”

朱淼淼轻轻说:“应急工作者,他们是赤焰英雄,应急英雄,亦是人民的守护者。正因为我们身旁有着他们默默守护奉献,我们才得以内心安宁,在这个世界心平气和过着自己一本正经的生活。"

"应急工作者,他们就似绚烂的烟火,奉献自己,照亮他人的世界,给他人带来幸福安康。我希望将来大家燃放这款手持烟花的人都能想到,能够记得我们身边的“火焰蓝”,希望大家无论在何处遇见“蓝朋友”时都能珍惜敬畏,微笑以对,温柔以待。我希望命名为——‘蓝朋友’。”

临走时,郭靖忍不住问道:“朱小姐,我再冒昧问一句,缘何张队长已经不在了,你依然开着这家水饺铺呢?”


朱淼淼恢复浅浅地微笑轻轻说:“这个铺子而今已经开了十年了,它已经不再是一个水饺铺子,它已经是火焰蓝们夜晚出任务常来的一个地方,亦是他们节假日欢聚,有人退伍时一起吃个饺子一起放放手持烟花忆曾经峥嵘岁月的地方,这里就像他们另一个家。或许,爱一个人最终就是把自己活成他吧,关心他关心的人,爱护他爱护的人,就像依然陪伴在他身边,不是吗…”

撰文 | 周君君

编辑 | 向虹锦 梁唐轶琅

//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