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80后对互联网投资的理解

■本刊记者 袁园

英国留学5年,东方港湾磨练4年,本期《红周刊》、雪球网与手机腾讯网合作的《投资人物专访》栏目嘉宾80后余晓光2014年5月创立泽诚资本。“我深刻感受到属于我们80后的时代来了,我肯定要义无反顾地去编织属于我的事业,不求最后结果,但求不愧对自己的人生。”
  余晓光的英文名字是“Benjamin”,“我从初中就开始读巴菲特、索罗斯、本杰明·格雷厄姆的书,英文名字就是那时借鉴巴菲特老师的名字给自己起的”,而余晓光接触阅读更早是从记事就开始的,以人物传记、历史为主。“青少年时代的烙印成年后成为一把常伴身边的钥匙。股票市场有很大的欺骗性,如果要以此为业要尽快认清自己的能力。人只有在做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才会不求回报地投入,这样反而更容易得到全面的收获,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收获丰富而饱满的人生。”
  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政府有形之手很难触及的一片绿洲,其中诞生的商业模式领先于世界,加上中国巨大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互联网投资大潮中,勇于接受新鲜事物的年轻人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80后余晓光把所有精力和投资集中在海外市场,让我们一起听听年轻人对这个新潮世界的投资感悟。
  投资是一场没有监考的考试
  《红周刊》:“这几年在投资和生活中的一个感触就是:当你一开始选择一个很难的起点,那么后期是轻松的;而当你选择一个轻松的开始,后期往往是残酷的。”你在生活中践行了这句话,在投资中如何理解?
  余晓光:投资就像是一场没有监考的考试。抄作业比自己动脑子写作业轻松多了,但是轻松的开始往往带来残酷的结局。作为职业投资者,安身立命于市场的“资本”是独立思考、努力经营自己的投资能力圈。
  独立正确判断宏观大势、选择具体的标的、分析过滤、解决关键问题、持续跟踪;耐心等待合适的时机出现、买入后跟踪业务发展、在业务发展遇到瓶颈或者大趋势改变前离场——这都是需要自己通过长时间磨练去雕琢的投资技艺。威尼斯一个玻璃师傅需要15年才能出师,而投资看似简单的一买一卖,背后所蕴藏的知识需要自己终其一生去精进。
  《红周刊》:“当细分行业里的龙头发生商业模式的改变,或者涉足一个全新的大市场的时候,值得特别留意”,能否以例子来说明?
  余晓光:海外的例子就是美国的绿山咖啡,它之前是一家做咖啡豆经销的企业。但是当绿山咖啡发明胶囊式咖啡,给用户提供更加便捷的饮用方式的时候,商业模式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后来股票最高涨了100多倍。还有2012年就投资的奇虎360,也是从上市时候的页面导航广告业务加页面游戏业务,进化到搜索市场和移动分发领域。
  这几年国内的例子就是广州药业,之前一个传统的药企本没有什么想象空间,但王老吉的回归让一个快消品注入到了广药的机体内,导致经营结构发生巨大的变化,由此股票价格大幅上涨。
  所以,当企业在传统业务的基础上敢于打破现有发展格局,去开辟全新的商业模式的时候,是值得重点关注的。
  《红周刊》:还有一句您的投资语录——“无论市场处于何种情况,如果投资者都坚守以企业经营为衡量标准的‘商业价值’,那么在牛市中跑输市场是大概率事件。毕竟没有线的风筝(无法传统估值的企业)在大风中会飞得更高。”
  余晓光:市场短期波动很多是投资者情绪的变化。当市场火热的时候,那些故事最动听,发展阶段处于初期,企业无法以传统价值估值方式去估算的时候,投资者会被巨大的发展空间所迷惑。这类股票价格会一飞冲天;但是当泡沫破灭的时候,这些股票也是跌得最惨的。
  发掘更有效率满足用户需求的企业
  《红周刊》:“索尼对理解企业的周期发展很有帮助”——您对科技或者互联网公司的企业周期的理解是怎样的?
  余晓光:索尼是一家乔布斯早期极其崇拜的公司,现在居然沦落到这个样子。一个企业失去了创始人精神就像是失去舵手的货船,因为缺乏一致的行驶方向,最终会在竞争与内耗中把自己弄得支离破碎。
  互联网公司因为极快的商业普及速度和科技自身发展的替代,生命周期相比传统企业会短很多。传统企业20、30年的发展路径,互联网公司一两年就走完了。很多互联网企业甚至是脉冲式发展,在短期用户热捧发家之后,随着用户的迁徙迅速衰落,开心网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所以投资互联网企业更多需要看重企业是否给用户提供长期价值,是否构筑了竞争对手无法进入的软壁垒,让用户长期驻留在平台上,然后在此基础上提供货币化的用户服务。这样的商业模式具备可持续性,但是从长期看依然无法避免被新的平台所淘汰。
  《红周刊》:高科技公司变化太快了,这确实是对投资者来说最大的难点之一,具有哪些素质或者特质的企业更有可能在未来10年中胜出?
  余晓光:从投资的角度,我要去发现是什么样的企业在更有效率地满足用户需求。用户的使用习惯是否在从旧的平台向新的平台迁徙,这其中就蕴藏着未来的投资机会。
  《红周刊》:对于互联网企业,您认为传统的评估方式完全失效,应如何全新认识非传统企业的估值方式和无形资产?
  余晓光:因为美国市场的上市要求并没有那些对传统企业经营的束缚,所以很多处于商业模式初期的企业都上市了。美国等于是让二级市场完成一级市场或者VC阶段企业的资金来源问题。所以很多互联网、医药企业上市的时候根本就不盈利,甚至盈利遥遥无期,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些企业的社会价值。如何估算企业的社会经济价值和隐性的资产价值,决定了投资者是否有能力在早期判断企业的投资价值。
  《红周刊》:对您来说,什么是投资最重要的事?
  余晓光:我一直都认为,让自己处于最佳的投资状态,那么好的投资机会自然会出现。这与运动员是否会取得好成绩是一个道理,能让自己处于最佳竞技状态的运动员,自然就能获得好的成绩,所以我非常看重如何让自己处于投资的最佳状态。
  另外,必须非常努力地去学习、阅读。我这些年都是平均一周2~3本书的阅读节奏,经常去香港买台湾版的繁体书和英文书,所以现在对竖着排版的书也全无压力。要想把投资做好,首先大脑中必须有深厚的积淀,而这来自于平时的阅读积累。我看书很杂,但很少看投资方面的书,因为大多数投资书是对特定环境下技巧性的描述,价值非常有限。而投资本身与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如何更好地理解我们所处社会的运行机理、人类发展的趋势、科技的演变?去阅读相关方面的书籍对投资非常有帮助。
  2014年最看好苹果
  及其产业链上的机会
  《红周刊》:“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会释放长期被政策压抑的制度红利”,如何看待移动互联带给教育、医疗、电商、旅游、广告、招聘等领域的机遇与风险?
  余晓光: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一片免于政府行政干预的绿洲,因为中国用户用惯了盗版,没有付费文化。所以从进化的角度看,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商业模式是世界领先的。像奇虎360这种靠免费杀毒吸引用户,再把用户通过广告来货币化的商业模式也是中国独有。小米手机不但在中国取得成功,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大的影响力。这正是中国互联网模式全球领先的表现。但遗憾的是,最能代表中国经济特色和生产力的互联网公司都在海外上市。幸运的是,我很早就认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把所有的精力和投资都集中在海外市场。
  互联网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是深远的,除了商业价值还有社会价值。比如新浪微博在商业上也许并没有人们预期的那样成功,但是其社会价值无法估量。另外电商、游戏、教育、广告、医疗、服务业等各行业都在受惠于互联网对生活的改变,只是有的改变非常剧烈,获得极大的商业成功,创始人也成为年轻人的偶像。而有的改变显得默默无闻,但渐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质变。通过观察社会的变化,发现潜在的投资机遇,是我这些年来比较有效的工作方式。
  《红周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海外市场,除了上述原因,还有无其他因素?
  余晓光:A股更多的是结构上的问题,同样的企业在海外和国内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定价方式。因为海外市场的规则更符合市场化运作的机理,所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洞察力可以获得应有的回报。而国内市场的运行机理有很多人为的因素,从投资的角度看有太多不可控因素,投入产出完全不成比例。依据公开信息和自己的判断所做的决策,一切投资行为和判断依据都可以放在阳光下,而只有放在阳光下的事物才可以接受别人的检验,才可以更好地做大,这也是我选择海外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
  《红周刊》:“2014年的A股,与智能家电、可穿戴设备沾边的企业都会受益”,现在这个观点是否有改变?
  余晓光:中国传统经济处于世界经济产业链的末端,所以同样的投资逻辑,国内跟海外的选择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的。比如去年苹果就有动作在下一代手机中使用蓝宝石玻璃,我去年就写了一份关于苹果蓝宝石合作企业GTAT的分析文章,等这股风刮到国内A股已经是4、5个月后的事了,而在投资标的选择上也都是些很牵强的企业。直接投资GTAT,我自己和身边的都人获利颇丰,但在国内,我也不知道如何选择。
  《红周刊》:智能硬件创业公司2014~2015年要死一大批?怎么讲?
  余晓光:目前从产业链里了解的情况,苹果的可穿戴设备今年就会面世,并且计划月产量是之前全部可穿戴设备年销售的总和还多。就像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苹果的可穿戴设备因为其软硬件集成优势,势必掀起可穿戴设备的大浪。我之前都建议身边的朋友今年不要买300元以上的可穿戴设备,因为苹果的可穿戴产品推出后,这些东西马上就会成为鸡肋。
  现在国内的智能硬件创业就好像要赶在苹果强拆前抢建一样。大众消费品市场需要苹果这样的企业树立行业标准,标准的土壤上会长出多元的应用,这会是国内开发者创业的新乐园。
  《红周刊》:2014年4月份您曾写过一篇《泡沫的代价》,如何看待调整过后的互联网上市公司?
  余晓光:泡沫最大的代价就是破灭后永远无法恢复到之前高位的风光。具体到投资上就是股票账面价值永久损失的风险。这不只是互联网企业,其他估值过高而后续增长乏力的企业都有这方面的风险。从投资的角度看,今年以来的中概股大范围调整已经释放了相当的风险,普遍跌幅都有30%~50%,但少数优秀公司基本没有下跌,大范围下跌之后正是捡便宜货最好的时机。通过合乎逻辑的分析,如果对所投资企业后续发展得出正面的结论,那么此时正是加仓的大好时候。市场总是在极端乐观和极端悲观之间波动,作为职业投资者需要利用市场情绪的波动,而不是悲观的时候更悲观,乐观的时候忘乎所以。
  《红周刊》:5月您写过一篇关于京东的文章,判断“京东五年三倍的增长空间”,是否还持这样的观点?京东在上市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京东超过阿里是必然。”如何看待几个龙头互联网公司的霸主格局?
  余晓光:京东从长期看会是一笔好的投资,5年之后市值达到现在亚马逊的千亿美金市值我一点都不会奇怪。京东超过阿里目前看优势是在产业链后端建设上。京东的发展就符合之前我们所说的“选择了一个很难的起点,但是后期发展会是轻松的”模式。而与京东同期高调宣布永远只用第三方物流的,已经被市场淘汰了。
  现在互联网的格局早不是BAT,而是ATM(阿里、腾讯、小米),京东会有属于自己的发展路径,毕竟中国电商的市场规模是全球最大的,并且未来会超过第二名美国很多。电商有足够深的水,可以养出几条像阿里、京东、唯品会这样的大鱼。
  《红周刊》:作为你之前看好的A股互联网销售家电类企业九阳股份,2014年2月份股价最高到达约15元,而之后股价大幅下挫,你现在怎么看?
  余晓光:从分红上看,九阳股份已经跌成了一个“理财产品”,股息率6%已经比很多“宝宝”类产品高了,还可以享受一个业务转变的期权价值。九阳股份需要时间去经营,让新品被社会所接受,寻找到除豆浆机之外一片足够大的新市场,虽然九阳是国内利用互联网销售最多的家电类企业,但毕竟目前还是制造业的属性。从专利注册数量上,可以看到九阳管理层的创新能力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我对一个管理层年富力强、持续创新的企业还是持乐观态度的。
  《红周刊》:2014年最看好的机会是什么?
  余晓光:2014年最看好的股票就是苹果和其产业链上的机会,2014年1月1日我在雪球写了一篇文章表达过这个观点,目前看是十分正确的,并且通过投资苹果的期权,今年已经获利颇丰,而这个历史性的投资机遇目前依然有效。
  《红周刊》:资料显示,您本人并没有投资唯品会,现在来看有反思么?
  余晓光:我本人并没有投资唯品会,但是在与其他投资者总结为何没有投资唯品会上,还是努力找出自己的思维空缺。
  唯品会当年作为电商IPO的时候,中国市场上刚刚经历了一波电商、团购的死亡潮。无论是VC还是PE,当时对电商的投资基本全军覆没,对电商模式的公司先天排斥。另外唯品会主要是销售尾货的市场,这与淘宝、天猫上的当期商家有直接冲突。NIKE在天猫正牌店所销售的商品和唯品会上的尾货在使用上会有任何差异么?所以很多已经做得好的电商,也没有介入唯品会的领域,避免左右互搏的尴尬。还有就是中概股当年被SEC调查估值普遍很低,各种因素汇集在唯品会身上,才产生了这个2年来涨幅几十倍的股票。事后深入分析总会增加自己对投资的理解,下一个“唯品会”出现的时候,才能在之前的知识积累上抓住。
  女性对购物有先天的优势,如果实在要说思维空缺在哪里,那只能说性别差距确实占了较大的比重。男性理解女性是人类历史上永恒的话题,这方面的差距只能在生活中充实了。■
雪球转发:95回复:54喜欢:217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