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生物(SZ300138)$ 我想明白一个事情 辣椒是会上瘾的。
 巴菲特买糖 本质上也是投资于上瘾性这个词!
我学习巴菲特 买辣椒精 这个idea 如何?

巴菲特的“甜蜜投资”FT美国副执行主编西尔弗曼:甜品行业是巴菲特的一大投资主题。甜品和香烟相似:制作成本低,容易让人上瘾,但甜品不会像烟草一样引发政治抵触。

收藏

更新于2015年2月25日 07:01 英国《金融时报》美国副执行主编 加里•西尔弗曼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让投资者受益巨大。这也是在巴菲特执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半个世纪之际金融界许多人对他赞不绝口的原因,因为巴菲特把这家纺织公司转变成为一家无可匹敌的综合企业。

但是,这位“奥马哈先知”(Oracle of Omaha)也极大地帮助了牙科医生——我认为,在我们盘点这位让价值投资成为如今资本主义经典信条的人物时,这也是他值得考虑的一面。

巴菲特投资生涯中比较耐人寻味的一个主题是,对糖的持久吸引力的大笔押注——从甘蔗到玉米再到炼糖的其他原料。尽管他的投资组合覆盖银行、保险、铁路、制造业和能源公司等各个领域,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对糖果、冰激凌、口香糖、软饮料以及番茄酱这类重甜味调味品公司的持股。

1972年,巴菲特以2500万美元收购了时思糖果(See’s Candies),展现了他对投资糖果企业的金融胃口。从那之后,他称这家加州糖果制造商为“梦幻企业”的说法常被引用,而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它不需要很多新资本就可以提升利润,因此可以腾出现金用于伯克希尔的其他投资。

在最近一份投资报告中,巴菲特的“甜蜜”投资清单还包含对含糖饮料制造商可口可乐(Coca-Cola)的持股;口香糖和糖果公司箭牌(Wrigley);番茄酱霸主(至少在我家是这样)亨氏(Heinz);以及Dairy Queen——一家自述为提供“满足渴望的美食”(包括其传奇般的软冰激凌)的美国食品商。

从公众健康的角度来讲,巴菲特显然能够找到更好的投资选项。糖可能会对人的健康有害。吃糖过多可能会造成人们肥胖,增加患心脏病及2型糖尿病的风险。如果你不像妈妈过去常教导的那样及时刷牙,可能造成蛀牙。


但是巴菲特从未以通过新技术、灵丹妙药或诸如此类的事物改变世界为己任。他有一颗社会公德心,他把大部分财富献给慈善的行动可以表明这一点;但在进行资本配置时,他通常会避免已故的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曾在竞选造势时提出的问题——“有人看到已发生的事,问‘为什么’?而我梦想的是从未发生的事情,问‘为什么不呢’?”

相反,巴菲特的伟大——任何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把某件事做得像他一样好的人都是伟大的——在于对他所发现的世界本来面目的接受。

他在人类现实环境(尽管不尽如人意)以内工作,为人们提供他们想要的东西,只要他认为自己能够超然事外。

他能够取悦大众,拥有对大众心态的精确感知。他思想的微妙之处,可以从《门口的野蛮人》(Barbarians at the Gate)一书中的一个经典场景中看出:当时作为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董事和主要股东的巴菲特,被这家投资银行的董事长兼CEO约翰•古德菲瑞德(John Gutfreund)问及对竞购香烟及食品公司RJR纳比斯科(RJR Nabisco)的见解。

那是1988年,巴菲特当时表示,他认为这对所罗门来说是一笔好交易。“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喜欢香烟行业,”巴菲特是这样对古德菲瑞德说的,“香烟的成本只要1美分,但售价可以达到1美元。香烟让人上瘾。而且香烟拥有不可思议的品牌忠实度。”

但是巴菲特决定不用自己的钱来支持这项竞购。巴菲特认为,这对他来说是笔糟糕的交易,因为在当时的人生阶段他不想为拥有一家烟草公司而烦恼——6年后在伯克希尔的年度会议上,他详细解释了当时的立场:这样的投资“充斥着与社会态度相关的问题”,还要应对克林顿当局的刁难。

从这层意义来讲,对巴菲特来说,投资生活中常见的甜品行业是鱼和熊掌兼得的一个方式。就像时思糖果多年前就教会巴菲特的,甜品和香烟有着相似之处:它们制作成本都很低,而且让一些人难以抗拒。但糖果不会像烟草一样激起政治抵触,可以让人愉悦地适量享用——84岁的巴菲特本人的例子就是证明。多年来,他显示了自己对樱桃味可口可乐的极大喜爱,在这个投资上,他的口味与投资品味保持一致。

狂饮汽水同样也没有损坏巴菲特的形象。我们都有自己的不良嗜好(我的一个不良嗜好是喝咖啡太多,但我会顺其自然),每次巴菲特在公开场合满足自己的糖瘾时,他看起来更像普罗大众、一个能与共和国的其他公民扯上关系的普通人。

对于美国议员的儿子兼亿万富翁而言,这是一项卓越的成就。但是巴菲特确实做到了。他已经变得像是我们从温情的电视广告中看到的那些人物一样,能从一瓶汽水或者一块口香糖中感受到平静、爱意和理解。尽管我们试着去抗拒,但他们看起来总是有几分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