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咤艺术圈风云的对冲基金经理:整合投资与艺术





(图注2:史蒂文•科恩花费1.5亿美元从赌场大亨史蒂夫•温手中买下梦\The Dream这幅画。)



(图注3:莫奈的“睡莲池”\Le Bassin aux Nymphease)

  对冲基金将投资和收藏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并找到从这二者中获利的有创意的方法从而主宰这个艺术品的世界。

  10月2日的早晨,对冲基金经理丹尼尔·洛布(Daniel Loeb)在他公园大道的办公室中落座——他以一帧由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创作的“万宝路牛仔”的照片装饰办公室——并发出了一封尖刻的维权投资者信件。今年52岁的洛布以向他有意改革的公司——如索尼(Sony)和雅虎(Yahoo)——发起猛烈的批评而知名。这一次,他抨击的是苏富比(Sotheby's)的业绩与管理层,他把这家拍卖行称作“一幅迫切需要修复的大师画作。”

  此时,苏富比的首席执行长兼董事长、58岁的前家具制造商、常年服务于苏富比的比尔·鲁普雷希特(Bill Ruprecht)正身处于地球另一端的香港,他并未能马上了解到这封信,因为他睡着了,没有听到手机铃声。苏富比一名急得发狂的员工拿到了他的客房直线电话号码,打去电话把他叫醒。

  对冲基金经理在整个金融市场中扮演着至关重要但也兼具扰乱性的角色,现在他们在艺术品市场也开始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他们支付破纪录的高价来推高他们所青睐艺术家的价值,抛弃没有给他们带来回报的艺术家,并通过购买一两件可靠的经典之作来抵消他们押在未受检验的当代艺术品上的重注。这些藏家进取、高效,且拥有由报酬丰厚的艺术顾问提供的最新市场情报,他们正在改变在文雅的艺术界做生意的方式。



(图注4:英国对冲基金经理艾伦•霍华德花费4,300万美元买下莫奈的一幅睡莲画作。)



(图注5:肯•格里芬及其妻子安妮他运用与进行投资时相同的集中策略来进行收藏)



(图注6:2006年,投资者格里芬花费8,000万美元从戴维•格芬手中买入贾斯珀•约翰斯作品《虚幻的开始》(False Start),这在当时创下了在世画家作品售价的最高纪录。)

(图片7:2009年,时任苏富比拍卖师的托拜厄斯•迈耶在谈论杰夫.昆斯的《打领结的巴洛克鸡蛋》(Baroque Egg with Bow)。洛布通过苏富比以550万美元将这件装置售出。)

  苏富比回应称洛布的攻击“毫无根据”,但是由于在去年秋季洛布已累积了该公司9.3%的股份,苏富比还是换掉了几名高管,并表示它将在之后几周内发布一份资本配置评估报告,该报告将提出更多给股东带来价值的想法。洛布拒绝就他在苏富比的投资状况置评。

  这一切反映了一个不同于十年前的巨大转变,当时只有洛布和SAC Capital Advisors的史蒂文·科恩(Steven Cohen)等少数华尔街投资者才会去拍卖会,买艺术品的就更少了。现如今,包括新手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在内的数十名对冲基金经理加入了这个行列,他迅速扩充的藏品包括一幅价值4,300万美元的莫奈的作品。艺术品经纪人称,几乎所有的对冲基金经理都会把他们在日常工作中运用的策略运用到艺术品购买上。

  之前一代企业买家持有所购艺术品的时间通常至少为10年。一名曾在苏富比任职的专家称,现在当代艺术品的平均持有期为两年。这段时长足够从一名新星艺术家身上获取丰厚利润,但不足以评判这名艺术家在艺术史上的长远价值。

  尽管在策略层面有诸多争议,但集合起来看,这群对冲基金经理藏家对世界顶级艺术家作品价格及热门程度的影响力之大——这些艺术家既包括如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这样的主流画家,也包括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这样的新兴热门画家——只有酋长和垄断寡头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图注8:对冲基金经理亚当•森德在迈阿密的住宅中展出了克里斯•奥菲利的“Afrodizzia”,之前他在2011年刚将这处房产挂牌出售。)

(图注9:洛布在佳士得以4,600万美元拍下罗思科的《无题第11号》)

(图注10:Paulson & Co.的创始人约翰•保尔森也是一名收藏家,他非常喜爱亚历山大•卡尔德的水彩画。)

  巴诺(Barnes & Noble)书店的创始人、老藏家莱恩·里焦(Len Riggio)说:“我们其余的人只是在一侧旁观,现在去到拍卖会,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名看客——看一看,摇摇头然后回家。”

  对冲基金经理的收藏范围很广,有的收藏邮票,有的收藏鲍勃·迪伦(Bob Dylan)的原版歌词手稿。曾管理苏富比私人销售部门的私人交易经纪人斯特凡·康纳里(Stephane Connery)称,许多对冲基金经理已开始转向战后及当代艺术品,这一趋势自经济衰退以来尤为明显。其中一个原因是,当代范围内的作品及其交易仍旧非常新,其艺术家的价值仍在浮动不定。一小群大买家在拍卖会上争相竞拍艺术家早年作品常常会推动该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飙升。

  巴斯奎特作品价格的近期上涨表明他正当流行。直到几年前,这名艺术家在狂乱的上世纪80年代里创作的另类肖像画或涂鸦般的街景画的成交价还只有550万美元。其作品最高售价的前八幅都是在过去两年中实现的,高居首位的是创作于1982年的一幅名为《瘾君子》(Dustheads)的双人肖像画,去年5月它在佳士得的拍卖会上以4,88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以购买巴斯奎特的作品闻名的艺术品经纪人乔斯·穆格拉比(Jose Mugrabi)将这股涨势归功于对冲基金经理藏家:洛布就拥有一幅描绘一名正在出拳的拳击手的画作。

  穆格拉比称,前不久有位对冲基金经理让他探查巴斯奎特在纽约一家名为“Palladium”的夜店内绘制的一幅壁画。他说:“那个人说,‘我愿意花一到两亿美元买它’。他想得到他喜欢的艺术品,他还记得在年轻时见过它,他能付得起任何价格来得到它。”(穆格拉比说他答应去找那幅壁画。)

  托马斯·塞杜(Thomas Seydoux)原是佳士得的印象派作品行家,现在他是一名艺术顾问。他说几年前一些对冲基金经理同样也在追捧印象派画家和像莫奈这样的现代艺术家。

  肯•格里芬及其妻子安妮。他运用与进行投资时相同的集中策略来进行收藏。

  塞杜称,“危险”在于买家入手拍卖价井喷的艺术家的作品后,倘若日后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卖会上遭到惨败,或者有其他任何迹象表明该艺术家作品的价格已经见顶,那么这些买家会同样迅速地遭遇亏损。最终,这一飞速变化的现象加剧了通常比当代艺术市场更稳定的艺术品市场领域的波动。

  科恩的艺术品交易往往备受关注。他知道藏家以谨慎为贵,不过他偶尔会透露自己入手的艺术品,正如他透露自己的股票储备一般,因为这么做能增强其藏品总体的吸引力。2012年秋季,他以创纪录的1.5亿美元高价从赌王史蒂夫·温(Steve Wynn)手中买下巴勃罗·毕加索的《梦》(The Dream)。不过,在其基金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达成内部交易和解后还不到两周,他买下这幅画的消息就开始在媒体上流传开来。(SEC指控科恩未能恰当监管职员,但他否认了所有不当行为。)

  2006年,投资者格里芬花费8,000万美元从戴维•格芬手中买入贾斯珀•约翰斯作品《虚幻的开始》(False Start),这在当时创下了在世画家作品售价的最高纪录。

  科恩以将投资和收藏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并找到从这二者中获利的有创意的方法而知名。2009年3月,尽管当代艺术品的价值随着经济衰退而起伏不定,科恩的SAC Capital Advisors基金却增持苏富比的股份至5.9%,使该基金在苏富比的股价跌至不到每股10美元之时成为它的第三大股东。几周之后,科恩宣布他将把自己的20件私人藏品借给苏富比,供其在5月纽约系列重要拍卖会之前做临时展览。苏富比对科恩的举动感到非常高兴,还印制了一份限量版的白色真皮裹面展览目录。到了6月份,苏富比的股价涨至14美元上方,SAC随之将股票脱手。 

  去年秋季,由于艺术品价格再次涨至历史高位附近,科恩将另外一批艺术品委托给苏富比拍卖,并以7,700万美元的总价将它们售出,其中包括格哈德·里克特(Gerhard Richter)一幅2,650万美元的抽象画——《A·B·库尔贝》(A.B. Courbet)。这幅画是他于前一年花费约2,000万美元在一个艺术博览会上买入的。

  激进投资者丹尼尔•洛布累积了苏富比9.3%的股份。

  对冲基金经理藏家不会像做空证券一样看衰他们的艺术家,但他们能释放出失望情绪。在经济衰退前,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是在世艺术家中交易较活跃的一位,但其作品的拍卖价随着危机的来临骤然下跌,现在他的作品很少在拍卖会上出现——这表明藏家们宁愿私下出售他的作品或坚持持有以待价格回升。艺术品经纪人称,尽管赛·通布利(Cy Twombly)在艺术史上的地位似乎更稳固,但对冲基金经理藏家对他的热情已有所冷却。

  Richard Gray画廊的合伙人之一保罗·格雷(Paul Gray)说:“这群(藏家)的行为有很大的投机成分。”该画廊为对冲基金公司Citadel的肯·格里芬(Ken Griffin)提供咨询服务。这名芝加哥藏家不会像进行投资那样来交易艺术品——他只卖过一件艺术品——但格雷称格里芬会运用自己在投资时可能采用的“高度集中”策略来进行收藏。他已经拥有出自保罗·塞尚(Paul Cezanne)、莫奈和贾斯珀·约翰斯(Jasper Johns)之手的数十件艺术品,他只想要能与这些作品相提并论的杰作。

  2009年,时任苏富比拍卖师的托拜厄斯•迈耶在谈论杰夫.昆斯的《打领结的巴洛克鸡蛋》(Baroque Egg with Bow)。洛布通过苏富比以550万美元将这件装置售出。

  如果发现了精品,格里芬愿意为之付出高价。2006年,格里芬在音乐巨头戴维·格芬(David Geffen)的洛杉矶住宅中看到了约翰斯1959年创作的一幅文字游戏画作《虚幻的开始》(False Start),之后他豪掷8,000万美元买下了这幅画,这在当时创下了在世画家作品售价的最高纪录。

  洛布在佳士得以4,600万美元拍下罗思科的《无题第11号》(No.11 (Untitled))。 

  有意思的小故事是,格里芬与妻子安妮·迪亚斯·格里芬(Anne Dias Griffin)实际上是受邀去观摩另一幅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画的。格雷说:“看到肯在约翰斯那幅画前站了那么久,我就知道他想得到它。如果你迷上了一幅画,你是没办法隐藏的。”

  在这个珍视鉴赏力而非效率的领域,某些对冲基金经理的花招破坏了他们自己的形象。2006年,Exis Capital Management的亚当·森德(Adam Sender)委托Phillips拍卖行,为其拍卖他在之前五年中收藏的30件当代艺术品,此举让艺术品经纪人措不及防。当时的报告称,森德之前告诉艺术品经纪人,他打算以一个私人博物馆来安置他的艺术藏品。事实是,森德建了一个囊括其所有藏品的在线“虚拟”博物馆,人们必须获得邮件许可才能参观它。艺术品经纪人说,他们本来更愿意那些艺术家的作品在公共机构中展出。森德的藏品在Phillips共拍得1,900万美元,给他的投资带来了六倍回报。

  三年前,森德又以另一方式利用其藏品,以出售其5,000平方英尺(约合465平米)的迈阿密房产。为了吸引那些来到迈阿密参加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艺术人士,他将自己的房子改造成了一个历时一周的展览馆。他有约70件藏品对外展出,其中包括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和普林斯的作品。

  对冲基金经理亚当•森德在迈阿密的住宅中展出了克里斯•奥菲利的“Afrodizzia”,之前他在2011年刚将这处房产挂牌出售。

  森德及其藏品的登记员玛丽安娜·加洛法罗(Marianna Galofaro)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对冲基金经理在艺术界历来实施超越常规的财务举措。Paulson & Co.的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在自己办公室四处张挂亚历山大·卡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水彩画,两年前他发现纽约画廊Berry-Hill有2,600万美元债务即将违约,他并没有像艺术界的其他人一样不予看好,而是大举介入,接手了该画廊的债务——就如他以善于发现陷于困境的企业的价值一样,他看到了该画廊18至20世纪藏品的上行潜能。保尔森通过一名发言人表示对此不予置评。

  私人交易经纪人康纳里称,他的一名对冲基金经理客户在开始寻觅其作品售价在2002年与同代人相比依然“被低估”的大牌艺术家的作品后,发现自己的藏品有了提升。他的藏品名录出现了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和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当时罗丹作品的售价还低于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达利作品的价格也落后于超现实主义画家勒内·马格利特(Rene Magritte)。康纳里称,一两年之内该藏家就收藏了七幅达利的画作和四件罗丹的青铜雕塑。

  康纳里还说:“他说,‘我们买进罗丹吧’,看看后来发生了什么——那些艺术家的市场都迅猛增长。”十年前,没有人在拍卖会上花过500多万美元购买罗丹的作品,现在这位法国雕塑家在拍场上的最高纪录为1,890万美元。达利的作品售价也经历了同样的激升,其作品在拍卖会上的最高价从四年前的570万美元涨至现在的2,170万美元。

  激进投资者往往在波动不定的环境中风生水起,但有迹象表明由于洛布发起了其他攻势,他针对苏富比管理层的攻击已被搁置一边。去年秋季,苏富比采用毒丸计划来阻止洛布的基金增持其股权至10%以上,这之后洛布曾威胁要在今年春季发起代理权之争,不过现在他对这件事已闭口不提。

  迄今为止,洛布还未成功实现他确定的两个目标:获得苏富比一个董事席位,以及将鲁普雷希特逐出高层。不过,这家拍卖行进行了一些内部整改,这包括长期担任当代艺术品部门主管、首席拍卖师托拜厄斯·迈耶(Tobias Meyer)在内的数名高管的离职。去年12月,苏富比董事会宣布任命前古驰(Gucci)首席执行长多梅尼科·德索莱(Domenico De Sole)担任其首席独立董事。该拍卖行还会完成即将出炉的资本配置报告的最后工作,以尝试向股东返回现金。针对可能出售的曼哈顿上东区豪华总部的第二轮竞标将在数月内完成。苏富比内部人士称,实施这些举措一定程度上——但并非完全——是为了回应洛布的抨击。

  无论苏富比的董事会发生什么,洛布仍旧享受他的另一个角色——艺术品收藏大亨。在佳士得上一次的当代艺术品大型拍卖会上,坐在第三排的他竞拍了马克·罗思科(Mark Rothko)一幅奶昔橘色的抽象画——《无题第11号》(No.11 (Untitled)),并最终以4,600万美元成功拍下。这幅画的估价最高,为3,500万美元。拍卖结束后,洛布微微一笑但拒绝说明购买详情。(观鲤台) 

金融界关注艺术投资与收藏的朋友们,如果您想加入“金融界/艺术圈”专业交流群,请即回到对话框/回复后台“艺术”,我们会尽快将您加入到相应的微群讨论组中。谢谢您的光临,大公馆欢迎您!

----------------------------------------------



马特利(Mattioli),曾是华尔街某投资银行高级行政人员,管理上千万美元的资金。随后,他成为华尔街一套利公司的大股东,在套利行业中游刃有余。马特利(Mattioli)曾经入选金融界《who is who》年册中。现在,除了打理位于广州的LC艺廊外,他还兼职于广州华南师范大学,曾经担任金融学及经济学教授,同时也是美国红山资本公司的董事长。进一步阅读请点击页面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
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风流名士2014-08-15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