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行为

股市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人的贪婪、恐惧、急功近利、短视、不劳而获等人性的弱点会被集中放大。所以,一个心智成熟的人一旦踏入股市,完全可能换成另一个没有思想、随波逐流的人。市场先生如此荒唐,客观上也印证了市场中的大多数人在做着同样荒唐的事情。市场由人组成,人性由基因决定,而基因决定的事情都是本能,想改变太难。失去理智的一群人聚集在市场中,群体的劣根性又会强化种种非理性,形成羊群效应,从而放大危害结果。整个市场也因此出现了“1:2:7”的必然结局,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结论,但却是不争的事实。大多数人是错的,只有少数能坚持自我,不从众的人才能获胜。

合格的价值投资者想取得战胜市场的结果并不难,一个理智的正常人想赢一个“疯子”易如反掌。前提是你是正常的,能保持理智,情绪不被市场先生左右。这很难,需要修炼。但这是你必须跨过的坎儿。否则再强大的认知能力,再强大的理解力,再准确的研判,再厉害的战术,落实不到执行上都无济于事。保持独立和冷静,不被市场先生牵着鼻子走,是一切想法得以落实的前提。

不被市场牵着鼻子走,时刻保持理性,说一说何其容易,但要做到何其难。这里最深层的原因,在于很多时候,非理性是人性的本能。换句话说,你的基因决定的人性让你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本身就是非理性的,你却浑然不知,意识不到你的错误和荒唐。知错改错,是不难做到的。但如果压根意识不到做错了,改什么?如何去改?战胜人性的弱点很难,我认为最大的难点在于不知道什么是弱点。人性之所以能成为人性,写进人类基因里,一定是优点更多,更有利于人类生存的自然选择。投资行为上升不到关乎人类生存的高度,因此,我们的基因不会为适应投资工作而做出改变。我们习以为常的人性确实不适合做投资,但在其他生死攸关的重要方面却做得很好,而投资不是生死攸关的。

然而,如果我们非要去做基因决定了的不擅长的投资,主动寻求改变去适应投资工作就是必须的。那么,先要知道人类有哪些无意识的非理性会左右你的投资行为,然后才能寻求解决途径。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诞生了一门专门的学科--《行为经济学》。行为经济学,是一门运用社会学、心理学和行为学的理论及方法,去研究个人或者群体经济行为规律的科学。他对人们各种行为的解释要比传统经济学更加的微妙、复杂,也更加的现实,俗话说就是特别接地气。尤其是针对各种传统经济学束手无策的非理性行为的探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科学理论。下面,我尝试将这门学科里的一些重要理论,应用于投资这一个很小的特定领域,探讨一下投资中一些非理性行为的深层次原因。

1、峰终定律。一段体验给我们留下什么样的记忆,决定因素就两个,高峰时和结束时的感受,而过程当中大部分的体验不重要,时间的长短对记忆的影响很小。

    举个例子,感情很好但是被拆散的恋人,为什么很多年后还割舍不下,藕断丝连?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两人重情重义,而是因为峰终定律。高峰时和结束时都爱得轰轰烈烈,这种记忆会是不可磨灭的。再比如,宜家里面有一些非常不好的体验,店员很少,想询问抓不到导购,顾客需要自己从货架上拿货物等等。但是他的峰终体验很好,购物过程中经常碰到一些物超所值的东西,这些就是能给人以惊喜的“峰”,而“终”就是临走时那个1块钱的冰激凌。一个“峰”和一个“终”就可以让人忘记其他时点的不愉快。再比如,你钟爱的球队,踢得一塌糊涂,被对手暴虐了0:9,如果此时比赛结束,你的整体体验会糟糕透顶。而如果你的球队不放弃,比赛压哨扳回来一球,最后1:9输了,是不是会舒服很多?

    在投资中,是不是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形?现实已经证实错了,股价暴跌,本应该认错,立即止损。但莫名其妙就是不行动,非要等待虚无缥缈的反弹再走。峰终定律就在其中起了作用。刚刚经历暴跌,这个“峰”多痛苦,如果此时戛然而止,剩下的只有痛苦。而如果反弹后再结束,美好的“终”会大幅改善整体的投资体验。

2、“相对论”。人类是喜欢比较的,我们在没有比较的情况之下很难做出选择,特别是在没有能力对一件事物的绝对价值做出单独客观判断的时候。我们的大脑中只有“相对价值计算器”,我们很容易看出一样东西与参照物相比是的好还是坏。而脑子里却没有一个叫做“绝对价值计算器”的东西,没有参照物,无法形成比较我们束手无策。 我们的大脑天生懒惰,能够轻易形成比较的东西我们就喜欢,无法直观做出对比的东西,我们就把它丢到一旁。 比较原本是人类对这个复杂世界缺乏足够认知能力的权宜之计,是非常理性的策略。但是久而久之,掺杂进个人情感因素后,善于比较这个非常理性的优点,逐渐演变成了攀比、嫉妒等非理性行为。

一个人对工资满不满意,不在于他发了多么高的高薪,而在于他的工资是不是比周围的

同事多。一个妻子对丈夫满不满意,也不在于丈夫挣回来多么多的钱,而在于丈夫挣回来的钱是不是比妹夫多。

    在投资中,PE、PB泛滥,明知道公司的内在价值与PE、PB没有丝毫关系,仍要将PE、PB当做唯一的指路“明灯”,一把尺子量到黑。然后,理直气壮地质问市场,都是盈利100亿,凭什么给我1000估值,给他5000亿?这是人性的“相对论”,在投资领域里最典型的体现。

3、比例偏见。人类更倾向于考虑比例或者倍数的变化,对比例和倍数的感知,要比绝对值更加敏感。

你去买同样一瓶饮料,离你近的商店卖5元,离你远一点的商店卖4元。你宁可

多走5分钟的路,也会去买4元的,就为省1元钱;但是换成同一件衣服,一个卖100元,一个卖99元,你就极有可能不会为省1元钱多走5分钟的路了。这就是比例偏见引起的心里偏差,在你毫无意识的时候已经深刻左右了你的行为。比例偏见也可以轻松说明,为什么一个在豪华晚宴上可以轻易地加一道200块钱大菜的人,在便利店买一瓶可乐时5毛钱的折扣也会对他有所吸引。类似的,我们买了一辆20万的车, 再加装个1000块的真皮座椅不会觉得贵。我们已经买了一套几千块的西装,再顺手花几百块买一条领带就很舍得很随意了。

   懂得了比例偏见,我们在投资中的一些“下意识”行为就很容易解释了。你是不是看到一股2000多块的贵州茅台,会不自觉地感慨好贵!而对一股2块钱的股票第一印象是好便宜?还有,为什么对于上涨盈利1块钱的股票很难拿得住,而下跌被套1块钱的股票则拿的稳如磐石?比例偏见能解释部分投资者的此时的心理活动。上涨一定金额,对应的涨幅比下跌同样金额对应的跌幅大,所以对人的刺激更大。

4、锚定效应。人类喜欢对比,对比需要参照物。“相对论”向下延伸就出现了锚定效应。当我们对一个事物进行定量估测的时候,喜欢拿一个初始值作为参考,这个初始值就是锚点,我们会给锚点分配过高的权重,直接影响最后的估测,从而产生锚定效应。

锚定效应在日常生活中的影响随处可见。你到饭馆吃饭,可能会嫌20块钱的土豆丝贵,

从而吐槽半天。但当你走进高档餐厅,面对动辄上千的饕餮盛宴,你会不会对菜单上50元一份的土豆丝感到很亲切?上千的菜品就是一个锚点,他为所有的菜定了个基调,其后的所有判断都会以这个锚点作为标尺去衡量。田径比赛中,田赛是一个人一个人轮流比,如果有人早早地比出一个好成绩,那么后面的比赛就有了标尺,通常整场比赛就会是一场高水平比赛。相反,如果迟迟出不来好成绩,大家会互相“传染”,都发挥平平。考试完,一个十分优秀的学生估分,老师问他能考多少分,他会估计的八九不离十。但是,如果这样问他:“你估计你能考80几分?”,那这个学生可能会告诉你:“89吧?”但实际上他考了99分的接近满分。这个80就是事先定好的锚点,对理性判断产生了莫大干扰。

    锚定效应对投资者的影响也很普遍。一旦买入了一只股票,买入价就形成了一个锚点,不请自来,从而全面影响你之后的思考判断和决策。实际上,公司是好是坏,股票是涨是跌,跟你的买点没有丝毫关系。

5、羊群效应。羊群是一种很散乱的组织,一旦其中有一头羊跑起来,其他的羊也会不假思索的跟着跑,羊群效应就是比喻我们的从众心理。自然界中,在信息不对称和预期不确定的情况下,与周围的行动保持一致,能有效规避风险。人可一点儿都不比羊高明多少。一个能够调动众人的声音,并不是因为这个声音在吟唱真理,而只因为这是大多数人的声音。老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在绝大部分时候,我们所看到的群众不过都是四个字“乌合之众”。人们一旦形成群体,就会出现三个特征,表现出群体的独有的劣根性。一、智力急速下降,只能接受简单明了的口号式的主张,毫无逻辑分析和判断能力。二、信心爆棚,胆大妄为,原来一个人很多事儿是想都不敢想的,一群人凑一块儿就没有不敢干的了。三、极度情绪化,各个都是火药桶,一点就着,一引就爆。

我们去吃饭,不知道哪家馆子好吃,于是都会选择人多的进。我们以为是众口皆碑,但

是实际情况可能是第一个进来的人左右了后面所有人的思想而已。经常有报道,一群人抓住小偷,将小偷群殴至死。如果是一个人,他会考虑防卫过当,但一群人时,所有的人就没有思想了,只会叫嚷着“法不责众”,然后挥出自己的拳头。

股市,是一个羊群效应体现的淋漓尽致的地方。股市具有极强的信息不对称和预期不确

定性的特征,人性认为与周围的行动保持一致,能有效规避风险。于是,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乌合之众”的群体效应很快形成。市场中的多数个体,是没有思维能力的,智力急速下降,毫无逻辑分析和判断能力,信心爆棚,胆大妄为,并且极度情绪化。这就可以解释市场先生狂躁症人格来源了。在股市里,只要人聚集起来就没有脑子,只有脾气。因此,在论坛或者各种群里集体讨论股票,讨论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结论,只会得到偏激、不客观的观点。远离人群,独立思考,借鉴观点而不是争辩,是投资唯一可行的方式。

6、自我羊群效应。羊群效应,是我们跟随别人。但如果我们自己做了任意一次决策,当了一回领头羊,此后我们也会跟随自己,有与此决策保持一致的倾向。这就是自我羊群效应。我们任意的一次决策,成为了引导自己的领头羊,接下来我们自己会像羊群一样,保持与领头羊的行动一致。然后这件事就变得理所当然,也自然而然,最后成为我们的习惯。

假设油价暴涨,一段时间之内你会减少开车次数,但你的生活会受到影响,不便利了。

如果油价长期保持这样,你会慢慢习以为常,你不会认为他不可接受,新的锚点会产生,你以后的参照物就变了。你会为了生活便利再次恢复过去的开车次数,一旦你这样决定了,就做了自己的领头羊,接下来会追随自己,会与自己保持一致,于是习惯形成。消费升级的逻辑也是如此。

    在股市中,不从众、独立思考是巨大的优点,但是由于自我羊群效应,一旦独立做出决策,就有与做出决策时的自己保持一致的倾向。所以,在股市中保持独立的个体,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他们通常很难自省,也比较固执,不容易自我否定,及时改错,往往会不撞南墙不死心。

7、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我们生活的世界当中,同时有两套规则在起作用,一套叫做社会规范,它一般是友好的、界限不明的,而且不要求及时回报的。类似于我们帮邻居抬了一下沙发,帮朋友换了次轮胎,或者顺手帮人家开下门。这种事情给双方都会带来愉悦的感受,而且谁也不计较立即和对等的回报。而另一套规范则与此截然不同,他叫做市场规范。在这里别和我说什么感情,有的是界限明晰,黑白分明的利益交换。工资、价格、租金、利息、成本和盈利这些都包含在市场规范之下。这两套规则在我们的生活中并行,但彼此独立。一旦把两种规则混在一起就麻烦了,社会规范与市场规范发生碰撞,社会规范就会退出。而且社会规范一旦退出就再难重建。

    为什么很多时候,我们伸手帮别人一下会很乐意,但如果给钱我们却不愿意干了?为什么“免费”的性才是最昂贵的?去岳母家吃晚饭,带点水果礼物当然没问题,但是直接给饭钱为什么不行?这些问题都是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的界限问题,一旦混为一谈,就会产生强烈冲突。

在价值投资中,也存在类似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的划分。价值投资者身处市场环境中,

依市场规则行事,说的直接一点儿,就是直接与钱斤斤计较。而价值投资更多的是面对诗和远方,这就是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的强烈冲突。在价值投资领域,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又是天然混在一起的,社会规范与市场规范发生碰撞,社会规范就会退出,社会规范一旦退出就再难重建。所以,很多投资者,心中是“价值”,但眼中是“价格”,就是这个原因。对于投资者而言,这确是两难的处境。眼前是价格,远方是价值,价格触手可得,价值虚无缥缈。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价值投资者选择远方就应放弃眼前,否则什么也得不到。做差价,为什么鲜能成功?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发生了碰撞,你的诗和远方就自动消失了。

8、禀赋效应。我们人性中有三大非理性的怪癖:我们对已拥有的东西会迷恋到无法自拔;我们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会失去什么,而不是得到什么;我们经常假定别人看待交易的角度和我们是一样的。这就是禀赋效应。一个人,一旦拥有了某样物品,那么他对该物品价值的评价要比未拥有之前大大增加。因为禀赋效应的存在,我们在决策过程中,对于利害的权衡其实是失衡的,对于“避害”的考虑要远远大于“趋利”。简而言之就是我们丢了100块钱的痛苦要远远大于捡到100块钱的快乐。所有权改变了我们观察事物的角度,拿走了我们的理性。禀赋效应不仅限于对物质的迷恋。它对我们所拥有的的观点和看法也同样适用。当我们相信并持有了一种观点,我们就会对它过度的热爱和依恋,对他的珍视程度会超过这种观点本身的固有价值。禀赋效应会让我们加持、强化和捍卫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当外力让你放弃的时候,反而会增加你的捍卫程度,因此形成一种僵化并且顽固的意识形态。

禀赋效应在生活中的例子比比皆是。假设你在两件商品之间举棋不定,不知道选哪件好,

说明你对这两件东西的总体评价差不多,没有明显差距。但是一旦你做出决定,买了其中一件,再去评价两件东西,他们在你心里的差距就显而易见了。西方议会制的政坛,议员之间骂街、掐架是家常便饭。都是有头有脸的社会公众人物,却丝毫不顾及脸面,大打出手,斯文扫地。你可能感到不可思议,但了解了禀赋效应,就很容易理解了。你拥有的观点和信念一旦受到攻击和挑战,禀赋效应会让你强化捍卫他们的决心。各种会员特权的免费体验,是为了先建立一种虚拟所有权,然后很快让你面临失去它的痛苦。禀赋效应就会让你乖乖地成为付费会员。7天无理由退货,我们原本以为他的初衷是在保证消费者权益。其实我们太单纯了。这是商家为了降低购买的心理门槛。反正买了不喜欢可以退,可是一旦买回来所有权形成,禀赋效应开始发挥效力。对拥有的变得珍视,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会选择退货的。为什么男孩追了女孩很久,但女孩只把男孩当成提款机,男孩心知肚明,却继续死心塌地当“舔狗”?为什么遭遇连环套路骗的人,一旦上钩,就会乖乖地跟着骗子越来越拙劣的套路一次又一次被骗去越来越大的金额?这都是禀赋效应,付出越多,虚拟所有权越强化,禀赋效应越强,对拥有的就越珍视,越难放手。

    用禀赋效应也能解释许多股市里的现象。为什么多数人会对买入的股票产生感情?为什么客观的能力是极难拥有的能力?为什么志同道合的两个人,会仅仅因为一只股票的分歧吵得不可开交?为什么价值投资者通常都很固执?为什么付出心血越多的股票,越难放手?为什么争辩、讨论对于投资者消除实质分歧毫无用处?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禀赋效应。没有人能确保知识的完备性,而每个人都秉持着自己的价值观和认知,哪怕它是漏洞百出,那也是每个人自己所珍视的。聪明人能自知我不是尽善尽美的,他们以不断学习的态度从别人身上自省,找到那怕只有一点点有价值的部分,拿来对自己进行完善和修补,而绝大部分人则在禀赋效应的加持之下,垒起坚固的围墙尽可能捍卫者自己所相信的东西。股市里几乎所有的争论都不是在争论事实本身到底如何,而只是在向对方证明,我原来相信的东西是对的,我的价值观和认知不容置疑而已。

9、预期效应。主观的预期可以直接影响客观的感受。在体验形成之前,给予对方主观引导,可以实现对其的操控。但是改变预期一定要在客观体验形成之前,在之后就要没有效果了。因为有预期效应,人们的偏见是永远存在的,不同人眼中的事实是完全不一样的,关于是非对错永远不存在所有人都认同的共识。

    一场球赛,对于争议判罚,双方队员为什么会出现截然相反的分歧?都是专业队员,对规则都烂熟于胸,对同一个事实为什么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呢?原因在于预期效应。之所以是争议,那么多数人是不确定真相到底是什么的,在客观体验形成之前,对本队有利的主观预期已经形成,因此偏见就产生了。同理,就能理解我们生活的这个充满偏见的世界了。就算大到国家,依然是这种偏见化思维,这可以说是绝大多数冲突的主要根源。不管是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美国与伊拉克还是印度与巴基斯坦,都是如此。冲突双方的人们可能受到的教育是一样的,认知能力、思维能力都一样,但是对于谁挑起的冲突,是谁的责任,谁应该做出让步之类的问题,双方是很少会有相同看法的。什么才是事实?什么才是真相?人们的偏见性思维越强烈,那双方在事实和真相上看法一致的可能性就越小。

   在投资领域,预期效应更为明显。我们每进行一笔操作,都是有强烈预期的,都希望自己是对的。但是现实情况往往是,预期越强烈,偏见越深。扪心自问一下,我们做过多少次真正的反思?我们有多少次是先有了主观的结论,再去寻找客观的理由。禀赋效应和预期效应共同作用,使多数人对待自己的持仓,严重偏离客观的天平,过于乐观,过于自信,对风险预计不足,对风险的应对迟缓。我们常说的降低预期,根本原因在于预期效应引起的偏见很难避免。我们通常称之为“幸存者偏差”。

10、前景理论。前景理论主要阐释了人类的三种行为倾向。一,大多数人在面临获得的时候,是不愿意承担风险的。二,大多数人在面临损失的时候是偏爱风险的。三,我们对损失比的获得更加的敏感。

假如你中奖了,你现在可以选择要么直接拿走100块奖金,要么就抛个硬币,有50%

的几率拿走200,另外50%就是空手而归。这时你会怎么选择?第二种情景,你在一家火锅店消费了100块,老板说给你个机会,也是抛硬币,50%的几率你要付我200,另外50%你可以免单。你又会怎么选?中奖时你很可能直接拿走100元,买单时你很可能跟老板博一下免单。

    所以,前景理论告诉我们,“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在确定的收益和“赌一把”之间,我们会选择确定的好处,见好就收,落袋为安。而在确定的损失和“赌一把”之间,我们却选择“赌一把”。这就是为什么上涨的股票通常拿不住,急于落袋为安,而对死猪不怕开水烫,注定要赔钱的股票格外宽容,妄想解套的原因。

11、心理账户。人们在进行消费决策的时候,会在心中建立一个个小账户,把钱分门别类的放入这些账户里面。分类的依据有时候是钱的来源,有时候是钱的用途。那在进行决策的时候,每个账户也都是独立结算,互不影响的。

你打算请客吃饭,预算是500元。假设去饭店的路上,你发现丢了一张200元的代金

券,会对你请客的计划产生影响吗?如果这张代金券是一家商场的,和这家饭店无关,你极有可能该怎么请客还怎么请客,没有任何影响。但如果这张代金券就是这家饭店的,你的请客计划很可能会受很大影响,也许500元的预算会减到300元。其中的差别正是心理账户。

    在投资活动中,心理账户无处不在。心理账户不自觉划分的各类收入支出条目,在绝对理性的角度看来,是应该完全一视同仁的,也应该统一做出一致的决策。但是,对每个账户单独核算,不同来源或用途的钱的风险容忍度由于心理因素就可能完全不同了。比如,这部分钱是以前的盈利,亏光了也不心疼,那部分钱是融资借来的,我得小心翼翼的。其次,由于心理账户的存在,会限制投资者的大局观,会将整体的投资组合拆分成不同的心理账户,因为厌恶损失,投资者往往会坚守一些差的标的,卖出不该卖得盈利股票。

 

    简要归纳了一些行为经济学的主要理论,如何作用于投资活动,从而会导致哪些非理性行为的发生。投资人都说要战胜人性的弱点,但对于写进人类基因的人性,谈何容易?这可能是一个终生的目标。想战胜弱点,知道弱点在哪,有挑战困难的意识是第一步的。学一学行为经济学,对认识人性的弱点是非常有帮助的。坦率而言,即使你认识到这些非理性的糊涂行为,再碰到时你大概率还会这么干。因为这是本能,是无意识的反应,类似条件反射。但是,有了挑战他的意识,对做过的决策多反思,做决策时谨慎慢行,培养多元化的立体思维和客观的意识和能力,是面对人性弱点时的唯一可行之路。

雪球转发:12回复:6喜欢:32

全部评论

拉拉被柚子割05-27 09:57

自我羊群效应。羊群效应,是我们跟随别人。但如果我们自己做了任意一次决策,当了一回领头羊,此后我们也会跟随自己,有与此决策保持一致的倾向。这就是自我羊群效应。我们任意的一次决策,成为了引导自己的领头羊,接下来我们自己会像羊群一样,保持与领头羊的行动一致。然后这件事就变得理所当然,也自然而然,最后成为我们的习惯。

在股市中,不从众、独立思考是巨大的优点,但是由于自我羊群效应,一旦独立做出决策,就有与做出决策时的自己保持一致的倾向。所以,在股市中保持独立的个体,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他们通常很难自省,也比较固执,不容易自我否定,及时改错,往往会不撞南墙不死心。

彤杉KO王05-24 21:16

不错啊

Jason-202005-24 11:46



我刚打赏了这个帖子 ¥6,也推荐给你。


" 股市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人的贪婪、恐惧、急功近利、短视、不劳而获等人性的弱点会被集中放大。所以,一个心智成熟的人一旦踏入股市,完全可能换成另一个没有思想、随波逐流的人。市场先生如此荒唐,客观上也印证了市场中的大多数人在做着同样荒唐的事情。市场由人组成,人性由基因决定,而基因决定的事情都是本能,想改变太难。失去理智的一群人聚集在市场中,群体的劣根性又会强化种种非理性,形成羊群效应,从而放大危害结果。整个市场也因此出现了“1:2:7”的必然结局,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结论,但却是不争的事实。大多数人是错的,只有少数能坚持自我,不从众的人才能获胜。

合格的价值投资者想取得战胜市场的结果并不难,一个理智的正常人想赢一个“疯子”易如反掌。前提是你是正常的,能保持理智,情绪不被市场先生左右。这很难,需要修炼。但这是你必须跨过的坎儿。否则再强大的认知能力,再强大的理解力,再准确的研判,再厉害的战术,落实不到执行上都无济于事。保持独立和冷静,不被市场先生牵着鼻子走,是一切想法得以落实的前提。

不被市场牵着鼻子走,时刻保持理性,说一说何其容易,但要做到何其难。这里最深层的原因,在于很多时候,非理性是人性的本能。换句话说,你的基因决定的人性让你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本身就是非理性的,你却浑然不知,意识不到你的错误和荒唐。知错改错,是不难做到的。但如果压根意识不到做错了,改什么?如何去改?战胜人性的弱点很难,我认为最大的难点在于不知道什么是弱点。人性之所以能成为人性,写进人类基因里,一定是优点更多,更有利于人类生存的自然选择。投资行为上升不到关乎人类生存的高度,因此,我们的基因不会为适应投资工作而做出改变。我们习以为常的人性确实不适合做投资,但在其他生死攸关的重要方面却做得很好,而投资不是生死攸关的。

然而,如果我们非要去做基因决定了的不擅长的投资,主动寻求改变去适应投资工作就是必须的。那么,先要知道人类有哪些无意识的非理性会左右你的投资行为,然后才能寻求解决途径。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诞生了一门专门的学科--《行为经济学》。行为经济学,是一门运用社会学、心理学和行为学的理论及方法,去研究个人或者群体经济行为规律的科学。他对人们各种行为的解释要比传统经济学更加的微妙、复杂,也更加的现实,俗话说就是特别接地气。尤其是针对各种传统经济学束手无策的非理性行为的探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科学理论。下面,我尝试将这门学科里的一些重要理论,应用于投资这一个很小的特定领域,探讨一下投资中一些非理性行为的深层次原因。

1、峰终定律。一段体验给我们留下什么样的记忆,决定因素就两个,高峰时和结束时的感受,而过程当中大部分的体验不重要,时间的长短对记忆的影响很小。

举个例子,感情很好但是被拆散的恋人,为什么很多年后还割舍不下,藕断丝连?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两人重情重义,而是因为峰终定律。高峰时和结束时都爱得轰轰烈烈,这种记忆会是不可磨灭的。再比如,宜家里面有一些非常不好的体验,店员很少,想询问抓不到导购,顾客需要自己从货架上拿货物等等。但是他的峰终体验很好,购物过程中经常碰到一些物超所值的东西,这些就是能给人以惊喜的“峰”,而“终”就是临走时那个1块钱的冰激凌。一个“峰”和一个“终”就可以让人忘记其他时点的不愉快。再比如,你钟爱的球队,踢得一塌糊涂,被对手暴虐了0:9,如果此时比赛结束,你的整体体验会糟糕透顶。而如果你的球队不放弃,比赛压哨扳回来一球,最后1:9输了,是不是会舒服很多?

在投资中,是不是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形?现实已经证实错了,股价暴跌,本应该认错,立即止损。但莫名其妙就是不行动,非要等待虚无缥缈的反弹再走。峰终定律就在其中起了作用。刚刚经历暴跌,这个“峰”多痛苦,如果此时戛然而止,剩下的只有痛苦。而如果反弹后再结束,美好的“终”会大幅改善整体的投资体验。

2、“相对论”。人类是喜欢比较的,我们在没有比较的情况之下很难做出选择,特别是在没有能力对一件事物的绝对价值做出单独客观判断的时候。我们的大脑中只有“相对价值计算器”,我们很容易看出一样东西与参照物相比是的好还是坏。而脑子里却没有一个叫做“绝对价值计算器”的东西,没有参照物,无法形成比较我们束手无策。 我们的大脑天生懒惰,能够轻易形成比较的东西我们就喜欢,无法直观做出对比的东西,我们就把它丢到一旁。 比较原本是人类对这个复杂世界缺乏足够认知能力的权宜之计,是非常理性的策略。但是久而久之,掺杂进个人情感因素后,善于比较这个非常理性的优点,逐渐演变成了攀比、嫉妒等非理性行为。

一个人对工资满不满意,不在于他发了多么高的高薪,而在于他的工资是不是比周围的

同事多。一个妻子对丈夫满不满意,也不在于丈夫挣回来多么多的钱,而在于丈夫挣回来的钱是不是比妹夫多。

在投资中,PE、PB泛滥,明知道公司的内在价值与PE、PB没有丝毫关系,仍要将PE、PB当做唯一的指路“明灯”,一把尺子量到黑。然后,理直气壮地质问市场,都是盈利100亿,凭什么给我1000估值,给他5000亿?这是人性的“相对论”,在投资领域里最典型的体现。

3、比例偏见。人类更倾向于考虑比例或者倍数的变化,对比例和倍数的感知,要比绝对值更加敏感。

你去买同样一瓶饮料,离你近的商店卖5元,离你远一点的商店卖4元。你宁可

多走5分钟的路,也会去买4元的,就为省1元钱;但是换成同一件衣服,一个卖100元,一个卖99元,你就极有可能不会为省1元钱多走5分钟的路了。这就是比例偏见引起的心里偏差,在你毫无意识的时候已经深刻左右了你的行为。比例偏见也可以轻松说明,为什么一个在豪华晚宴上可以轻易地加一道200块钱大菜的人,在便利店买一瓶可乐时5毛钱的折扣也会对他有所吸引。类似的,我们买了一辆20万的车, 再加装个1000块的真皮座椅不会觉得贵。我们已经买了一套几千块的西装,再顺手花几百块买一条领带就很舍得很随意了。

懂得了比例偏见,我们在投资中的一些“下意识”行为就很容易解释了。你是不是看到一股2000多块的贵州茅台,会不自觉地感慨好贵!而对一股2块钱的股票第一印象是好便宜?还有,为什么对于上涨盈利1块钱的股票很难拿得住,而下跌被套1块钱的股票则拿的稳如磐石?比例偏见能解释部分投资者的此时的心理活动。上涨一定金额,对应的涨幅比下跌同样金额对应的跌幅大,所以对人的刺激更大。

4、锚定效应。人类喜欢对比,对比需要参照物。“相对论”向下延伸就出现了锚定效应。当我们对一个事物进行定量估测的时候,喜欢拿一个初始值作为参考,这个初始值就是锚点,我们会给锚点分配过高的权重,直接影响最后的估测,从而产生锚定效应。

锚定效应在日常生活中的影响随处可见。你到饭馆吃饭,可能会嫌20块钱的土豆丝贵,

从而吐槽半天。但当你走进高档餐厅,面对动辄上千的饕餮盛宴,你会不会对菜单上50元一份的土豆丝感到很亲切?上千的菜品就是一个锚点,他为所有的菜定了个基调,其后的所有判断都会以这个锚点作为标尺去衡量。田径比赛中,田赛是一个人一个人轮流比,如果有人早早地比出一个好成绩,那么后面的比赛就有了标尺,通常整场比赛就会是一场高水平比赛。相反,如果迟迟出不来好成绩,大家会互相“传染”,都发挥平平。考试完,一个十分优秀的学生估分,老师问他能考多少分,他会估计的八九不离十。但是,如果这样问他:“你估计你能考80几分?”,那这个学生可能会告诉你:“89吧?”但实际上他考了99分的接近满分。这个80就是事先定好的锚点,对理性判断产生了莫大干扰。

锚定效应对投资者的影响也很普遍。一旦买入了一只股票,买入价就形成了一个锚点,不请自来,从而全面影响你之后的思考判断和决策。实际上,公司是好是坏,股票是涨是跌,跟你的买点没有丝毫关系。

5、羊群效应。羊群是一种很散乱的组织,一旦其中有一头羊跑起来,其他的羊也会不假思索的跟着跑,羊群效应就是比喻我们的从众心理。自然界中,在信息不对称和预期不确定的情况下,与周围的行动保持一致,能有效规避风险。人可一点儿都不比羊高明多少。一个能够调动众人的声音,并不是因为这个声音在吟唱真理,而只因为这是大多数人的声音。老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在绝大部分时候,我们所看到的群众不过都是四个字“乌合之众”。人们一旦形成群体,就会出现三个特征,表现出群体的独有的劣根性。一、智力急速下降,只能接受简单明了的口号式的主张,毫无逻辑分析和判断能力。二、信心爆棚,胆大妄为,原来一个人很多事儿是想都不敢想的,一群人凑一块儿就没有不敢干的了。三、极度情绪化,各个都是火药桶,一点就着,一引就爆。

我们去吃饭,不知道哪家馆子好吃,于是都会选择人多的进。我们以为是众口皆碑,但

是实际情况可能是第一个进来的人左右了后面所有人的思想而已。经常有报道,一群人抓住小偷,将小偷群殴至死。如果是一个人,他会考虑防卫过当,但一群人时,所有的人就没有思想了,只会叫嚷着“法不责众”,然后挥出自己的拳头。

股市,是一个羊群效应体现的淋漓尽致的地方。股市具有极强的信息不对称和预期不确

定性的特征,人性认为与周围的行动保持一致,能有效规避风险。于是,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乌合之众”的群体效应很快形成。市场中的多数个体,是没有思维能力的,智力急速下降,毫无逻辑分析和判断能力,信心爆棚,胆大妄为,并且极度情绪化。这就可以解释市场先生狂躁症人格来源了。在股市里,只要人聚集起来就没有脑子,只有脾气。因此,在论坛或者各种群里集体讨论股票,讨论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结论,只会得到偏激、不客观的观点。远离人群,独立思考,借鉴观点而不是争辩,是投资唯一可行的方式。

6、自我羊群效应。羊群效应,是我们跟随别人。但如果我们自己做了任意一次决策,当了一回领头羊,此后我们也会跟随自己,有与此决策保持一致的倾向。这就是自我羊群效应。我们任意的一次决策,成为了引导自己的领头羊,接下来我们自己会像羊群一样,保持与领头羊的行动一致。然后这件事就变得理所当然,也自然而然,最后成为我们的习惯。

假设油价暴涨,一段时间之内你会减少开车次数,但你的生活会受到影响,不便利了。

如果油价长期保持这样,你会慢慢习以为常,你不会认为他不可接受,新的锚点会产生,你以后的参照物就变了。你会为了生活便利再次恢复过去的开车次数,一旦你这样决定了,就做了自己的领头羊,接下来会追随自己,会与自己保持一致,于是习惯形成。消费升级的逻辑也是如此。

在股市中,不从众、独立思考是巨大的优点,但是由于自我羊群效应,一旦独立做出决策,就有与做出决策时的自己保持一致的倾向。所以,在股市中保持独立的个体,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他们通常很难自省,也比较固执,不容易自我否定,及时改错,往往会不撞南墙不死心。

7、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我们生活的世界当中,同时有两套规则在起作用,一套叫做社会规范,它一般是友好的、界限不明的,而且不要求及时回报的。类似于我们帮邻居抬了一下沙发,帮朋友换了次轮胎,或者顺手帮人家开下门。这种事情给双方都会带来愉悦的感受,而且谁也不计较立即和对等的回报。而另一套规范则与此截然不同,他叫做市场规范。在这里别和我说什么感情,有的是界限明晰,黑白分明的利益交换。工资、价格、租金、利息、成本和盈利这些都包含在市场规范之下。这两套规则在我们的生活中并行,但彼此独立。一旦把两种规则混在一起就麻烦了,社会规范与市场规范发生碰撞,社会规范就会退出。而且社会规范一旦退出就再难重建。

为什么很多时候,我们伸手帮别人一下会很乐意,但如果给钱我们却不愿意干了?为什么“免费”的性才是最昂贵的?去岳母家吃晚饭,带点水果礼物当然没问题,但是直接给饭钱为什么不行?这些问题都是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的界限问题,一旦混为一谈,就会产生强烈冲突。

在价值投资中,也存在类似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的划分。价值投资者身处市场环境中,

依市场规则行事,说的直接一点儿,就是直接与钱斤斤计较。而价值投资更多的是面对诗和远方,这就是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的强烈冲突。在价值投资领域,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又是天然混在一起的,社会规范与市场规范发生碰撞,社会规范就会退出,社会规范一旦退出就再难重建。所以,很多投资者,心中是“价值”,但眼中是“价格”,就是这个原因。对于投资者而言,这确是两难的处境。眼前是价格,远方是价值,价格触手可得,价值虚无缥缈。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价值投资者选择远方就应放弃眼前,否则什么也得不到。做差价,为什么鲜能成功?市场规范与社会规范发生了碰撞,你的诗和远方就自动消失了。

8、禀赋效应。我们人性中有三大非理性的怪癖:我们对已拥有的东西会迷恋到无法自拔;我们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会失去什么,而不是得到什么;我们经常假定别人看待交易的角度和我们是一样的。这就是禀赋效应。一个人,一旦拥有了某样物品,那么他对该物品价值的评价要比未拥有之前大大增加。因为禀赋效应的存在,我们在决策过程中,对于利害的权衡其实是失衡的,对于“避害”的考虑要远远大于“趋利”。简而言之就是我们丢了100块钱的痛苦要远远大于捡到100块钱的快乐。所有权改变了我们观察事物的角度,拿走了我们的理性。禀赋效应不仅限于对物质的迷恋。它对我们所拥有的的观点和看法也同样适用。当我们相信并持有了一种观点,我们就会对它过度的热爱和依恋,对他的珍视程度会超过这种观点本身的固有价值。禀赋效应会让我们加持、强化和捍卫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当外力让你放弃的时候,反而会增加你的捍卫程度,因此形成一种僵化并且顽固的意识形态。

禀赋效应在生活中的例子比比皆是。假设你在两件商品之间举棋不定,不知道选哪件好,

说明你对这两件东西的总体评价差不多,没有明显差距。但是一旦你做出决定,买了其中一件,再去评价两件东西,他们在你心里的差距就显而易见了。西方议会制的政坛,议员之间骂街、掐架是家常便饭。都是有头有脸的社会公众人物,却丝毫不顾及脸面,大打出手,斯文扫地。你可能感到不可思议,但了解了禀赋效应,就很容易理解了。你拥有的观点和信念一旦受到攻击和挑战,禀赋效应会让你强化捍卫他们的决心。各种会员特权的免费体验,是为了先建立一种虚拟所有权,然后很快让你面临失去它的痛苦。禀赋效应就会让你乖乖地成为付费会员。7天无理由退货,我们原本以为他的初衷是在保证消费者权益。其实我们太单纯了。这是商家为了降低购买的心理门槛。反正买了不喜欢可以退,可是一旦买回来所有权形成,禀赋效应开始发挥效力。对拥有的变得珍视,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会选择退货的。为什么男孩追了女孩很久,但女孩只把男孩当成提款机,男孩心知肚明,却继续死心塌地当“舔狗”?为什么遭遇连环套路骗的人,一旦上钩,就会乖乖地跟着骗子越来越拙劣的套路一次又一次被骗去越来越大的金额?这都是禀赋效应,付出越多,虚拟所有权越强化,禀赋效应越强,对拥有的就越珍视,越难放手。

用禀赋效应也能解释许多股市里的现象。为什么多数人会对买入的股票产生感情?为什么客观的能力是极难拥有的能力?为什么志同道合的两个人,会仅仅因为一只股票的分歧吵得不可开交?为什么价值投资者通常都很固执?为什么付出心血越多的股票,越难放手?为什么争辩、讨论对于投资者消除实质分歧毫无用处?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禀赋效应。没有人能确保知识的完备性,而每个人都秉持着自己的价值观和认知,哪怕它是漏洞百出,那也是每个人自己所珍视的。聪明人能自知我不是尽善尽美的,他们以不断学习的态度从别人身上自省,找到那怕只有一点点有价值的部分,拿来对自己进行完善和修补,而绝大部分人则在禀赋效应的加持之下,垒起坚固的围墙尽可能捍卫者自己所相信的东西。股市里几乎所有的争论都不是在争论事实本身到底如何,而只是在向对方证明,我原来相信的东西是对的,我的价值观和认知不容置疑而已。

9、预期效应。主观的预期可以直接影响客观的感受。在体验形成之前,给予对方主观引导,可以实现对其的操控。但是改变预期一定要在客观体验形成之前,在之后就要没有效果了。因为有预期效应,人们的偏见是永远存在的,不同人眼中的事实是完全不一样的,关于是非对错永远不存在所有人都认同的共识。

一场球赛,对于争议判罚,双方队员为什么会出现截然相反的分歧?都是专业队员,对规则都烂熟于胸,对同一个事实为什么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呢?原因在于预期效应。之所以是争议,那么多数人是不确定真相到底是什么的,在客观体验形成之前,对本队有利的主观预期已经形成,因此偏见就产生了。同理,就能理解我们生活的这个充满偏见的世界了。就算大到国家,依然是这种偏见化思维,这可以说是绝大多数冲突的主要根源。不管是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美国与伊拉克还是印度与巴基斯坦,都是如此。冲突双方的人们可能受到的教育是一样的,认知能力、思维能力都一样,但是对于谁挑起的冲突,是谁的责任,谁应该做出让步之类的问题,双方是很少会有相同看法的。什么才是事实?什么才是真相?人们的偏见性思维越强烈,那双方在事实和真相上看法一致的可能性就越小。

在投资领域,预期效应更为明显。我们每进行一笔操作,都是有强烈预期的,都希望自己是对的。但是现实情况往往是,预期越强烈,偏见越深。扪心自问一下,我们做过多少次真正的反思?我们有多少次是先有了主观的结论,再去寻找客观的理由。禀赋效应和预期效应共同作用,使多数人对待自己的持仓,严重偏离客观的天平,过于乐观,过于自信,对风险预计不足,对风险的应对迟缓。我们常说的降低预期,根本原因在于预期效应引起的偏见很难避免。我们通常称之为“幸存者偏差”。

10、前景理论。前景理论主要阐释了人类的三种行为倾向。一,大多数人在面临获得的时候,是不愿意承担风险的。二,大多数人在面临损失的时候是偏爱风险的。三,我们对损失比的获得更加的敏感。

假如你中奖了,你现在可以选择要么直接拿走100块奖金,要么就抛个硬币,有50%

的几率拿走200,另外50%就是空手而归。这时你会怎么选择?第二种情景,你在一家火锅店消费了100块,老板说给你个机会,也是抛硬币,50%的几率你要付我200,另外50%你可以免单。你又会怎么选?中奖时你很可能直接拿走100元,买单时你很可能跟老板博一下免单。

所以,前景理论告诉我们,“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在确定的收益和“赌一把”之间,我们会选择确定的好处,见好就收,落袋为安。而在确定的损失和“赌一把”之间,我们却选择“赌一把”。这就是为什么上涨的股票通常拿不住,急于落袋为安,而对死猪不怕开水烫,注定要赔钱的股票格外宽容,妄想解套的原因。

11、心理账户。人们在进行消费决策的时候,会在心中建立一个个小账户,把钱分门别类的放入这些账户里面。分类的依据有时候是钱的来源,有时候是钱的用途。那在进行决策的时候,每个账户也都是独立结算,互不影响的。

你打算请客吃饭,预算是500元。假设去饭店的路上,你发现丢了一张200元的代金

券,会对你请客的计划产生影响吗?如果这张代金券是一家商场的,和这家饭店无关,你极有可能该怎么请客还怎么请客,没有任何影响。但如果这张代金券就是这家饭店的,你的请客计划很可能会受很大影响,也许500元的预算会减到300元。其中的差别正是心理账户。

在投资活动中,心理账户无处不在。心理账户不自觉划分的各类收入支出条目,在绝对理性的角度看来,是应该完全一视同仁的,也应该统一做出一致的决策。但是,对每个账户单独核算,不同来源或用途的钱的风险容忍度由于心理因素就可能完全不同了。比如,这部分钱是以前的盈利,亏光了也不心疼,那部分钱是融资借来的,我得小心翼翼的。其次,由于心理账户的存在,会限制投资者的大局观,会将整体的投资组合拆分成不同的心理账户,因为厌恶损失,投资者往往会坚守一些差的标的,卖出不该卖得盈利股票。



简要归纳了一些行为经济学的主要理论,如何作用于投资活动,从而会导致哪些非理性行为的发生。投资人都说要战胜人性的弱点,但对于写进人类基因的人性,谈何容易?这可能是一个终生的目标。想战胜弱点,知道弱点在哪,有挑战困难的意识是第一步的。学一学行为经济学,对认识人性的弱点是非常有帮助的。坦率而言,即使你认识到这些非理性的糊涂行为,再碰到时你大概率还会这么干。因为这是本能,是无意识的反应,类似条件反射。但是,有了挑战他的意识,对做过的决策多反思,做决策时谨慎慢行,培养多元化的立体思维和客观的意识和能力,是面对人性弱点时的唯一可行之路。"

岳环宇05-23 21:27

学到了

岳环宇05-23 21:27

我刚打赏了这个帖子 ¥3,也推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