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华往事

破冰

197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元年。这一年的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中国实行对内改革、对外开放。也是在这一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在一份关于引进合成革的项目文件上批示,“应当作为重点建设项目”,“望快点谈成为好”。这些耗资巨大的设备是英国六十年代卖给日本的,虽然已经是落后技术,但日本还是在转让合同中做出了苛刻的约束:只能转让生产许可证,10年之内不得在国际市场销售产品。尽管这样,据说英国方面得知后,依旧大发雷霆,因为项目中包含与之配套的年产1万吨的MDI设备。1979年,烟台合成革总厂成立,他就是万华化学的前身。从日本引进的合成革项目正是落户在这个厂。这就是我国MDI工业化之路的开端。

上世纪80年代,由于专利权多、投资金额巨大,技术难度高,MDI长期被德国、美国、英国、日本四国垄断,并严禁向第三世界国家和公司转让相关技术。
   烟台合成革总厂的MDI设备,是日本淘汰的落后设备,尽管这样,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MDI产业。1983年8月,MDI装置投料成功,中央领导专程到现场剪彩庆祝。可是,洋专家一走,设备就不灵了。MDI生产过程中需要涉及苯、硝基苯、氢气、氯气、一氧化碳等几十种原料进行化学反应。这些原料无法长距离运输,只能现场生成,生产MDI须“一串”工厂环环相扣,任何细小纰漏都会导致“一串”工厂全部停工,损失巨大。“MDI工厂一百次停工就有一百个不同的原因”,这句话很形象地描述了MDI工艺的复杂性。投产后,由于不掌握核心技术,运转异常艰难,经常停车检修,还时不时发生爆炸,根本无法达到计划中的万吨产量。前3年还能每年勉强生产四、五千吨,到了第6年,由于零部件维护不及时,一年里有一大半时间在检修。而且生产出来的MDI产品质量差、成本高,无法与进口产品竞争,烟台合成革总厂因此一度陷入倒闭的边缘。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内MDI市场却需求十分旺盛。为了缓解国内市场需求,国家批准了4套MDI技术引进,但却因其它国家对华封锁技术而搁浅。最后不得不再次向日方求助,得到的回复却是:“新技术不行,只能转让旧技术,最多只能扩产到1.2万吨”,并且天价的技术转让费让万华望而却步。被日本拒绝后,我国想到用市场来换技术,在兜兜转转一大圈后,最终却被一脚踢开。当时世界最大的MDI生产商巴斯夫驻中国公司总经理直言不讳地说,如果卖出MDI技术,我们很快就会像落山的太阳一样。

这是40年前真实的故事,40年弹指一挥间,当年夹缝里求生存的烟台合成革总厂,40年后变成了今天的万华化学,完成华丽转身,成为全球聚氨酯行业的龙头老大。40年间两代万华人历尽万难,终打造出一个让世人敬仰的万华化学。这中间有一个人的贡献不可磨灭,他就是“中国MDI之父”丁建生。

丁建生毕业于青岛化工学院,1982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了烟台合成革总厂。丁建生全程经历了烟台合成革总厂的这段屈辱历史。“真正有市场发展潜力的技术是换不来的!”“要想不被人掐脖子,就必须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MDI装置!”1993年,当时已是烟台合成革厂MDI分厂总工程师的丁建生明确提出,要自研MDI技术。没有老师,没有技术团队,这在当时无异于天方夜谭。丁建生通过定向委托大学合作培养的方式,组建起10人的科研小组。没有老师,一切靠自己,丁建生和团队在那套旧设备上摸索,很快摸清了MDI设备的机械结构。但是难点在于工艺流程和其中的化学反应控制,丁建生想到了利用计算机来解决问题。当时我国银河系列巨型计算机每秒运行速度已经突破1亿次。丁建生和团队在国防科大、中科院计算机所等多家单位的支持下,成功开发出MDI工艺流程计算机模拟、核心化学反应计算机数学模型……他还联合母校青岛化工学院以及其他高校一起研究MDI生产的核心技术。

1996年,丁建生带领的团队终于突破了技术瓶颈,搞出国内首套制造工艺技术软件包,并且掌握了缩合反应、光气化反应、和分离精制3大核心技术。1996年3月8日,1.5万吨MDI设备试产一次成功。万华终于掌握了完整的MDI技术,这也标志着我国成功打破了西方长达40多年的技术封锁,成为继德国、美国、英国、日本之后,第5个拥有MDI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

1995年,烟台合成革总厂改制成“烟台万华合成革集团有限公司”,32个子公司只保留主业MDI,其余全部剥离。1998年,集中了MDI优势资源和近400名业务骨干的烟台万华化学聚氨酯公司(2013年更名为万华化学)正式挂牌,丁建生出任总经理。2001年1月5日,烟台万华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山东省第一家、全国第八家先改制后上市的国有企业。2001年,万华的MDI产能由1.5万吨扩至4万吨又扩至8万吨,产品质量媲美跨国巨头水平,属于万华的春天快要来了。
    然而,刚突破技术封锁的万华,由于产能低,规模小,没有成本优势。万华与跨国公司竞争,就像“在五星级酒店旁边搭个棚子炸油条。”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引发金融危机,紧接着911事件的爆发,让欧美化工巨头们的业绩雪上加霜。他们纷纷把目光转向了正在高速发展的中国市场,列强们开始对万华进行联合绞杀。他们向中国低价倾销MDI,平均要比正常售价便宜700美元,倾销幅度超过50%,万华毫无还手之力,命悬一线。丁建生果断向国家经贸委申请反倾销立案,这是我国加入WTO之后化工行业第一起反倾销案。在申请反倾销立案同时,丁建生一方面对原有的装置进行改造,确保稳产高产,另一方面,迅速在宁波建设了年产16万吨的MDI项目。反倾销调查,为丁建生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机会。两年后,已经拿到了“筹码”的万华主动撤诉,开始直面竞争,量产一上来,价格一摊薄,就有了打价格战的底气。2004年,万华一举成为亚太地区生产规模最大的MDI生产商。

巴斯夫、拜耳等对手看到倾销策略失效,便改变策略,纷纷到中国国内建厂,产能同时迅速提高。这时,丁建生意识到,价格战若真打起来,万华还是很可能处于劣势,面对全球化经营的欧美寡头,有自主研发能力的万华也同样不能只蜷缩在国内防守,需要主动出击。2004年底,丁建生率先提出国际战略,具体而言就是“第一,先市场、后制造;第二,自主培育渠道,不依靠中间商;第三,主打自主品牌。”为了打赢国际化战争,万华不断学习,努力研究竞争对手的市场布局、资本运作方式,在“战火”中成长。选中的对标企业就是德国化工巨子巴斯夫。

2007年,就在丁建生决定在欧美、中东建厂时,美国次贷危机突然降临。2008年5月,全球第八大聚氨酯企业匈牙利的宝思德化学公司出现告急,资金链断裂,公司岌岌可危。丁建生通过大量买进博苏化学的夹层债,获得了对宝思德化学重组方案的否决权,把对方逼回了谈判桌。经过9个多月的拉锯式谈判,2011年1月,万华以近13亿欧元收购了博苏化学36%的股权。一年后其股权比例提高到96%,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也是当年吉利收购沃尔沃之外,中国企业在欧洲最大的一笔投资。这场收购大战,还被《国际金融评论》评为2010年度最佳重组交易奖。就这样,丁建生在竞争对手的欧洲地盘上,打下了一枚钉子,不仅在海外有了自己的生产基地,而且MDI产能立刻进入全球前三。这时,万华才具有了在MDI领域同国际化工巨头平起平坐的资本。想限制万华再也不可能了,从此万华开挂了……

气质和文化

万华在丁建生的掌舵下,突出重围,“死磕”出了一个世界第一,建了了不朽基业。这一段卓绝的奋斗史,也塑造了万华人倔强的性格和重人才、重研发、重创新的文化,并且写进了万华的基因和骨髓里。丁建生掌舵万华后,首先做的就是重用人才。尽管当时他自己每年只有两万多收入,住的是70平米单元房,但却给加盟万华的博士开出10万年薪,提供150平米海景房的待遇。为鼓励企业创新发展,他还做出承诺,只要研发出新产品并形成利润,就拿出20%-30%的利润作为奖金。一次,一套装置技改后为公司盈利1200万元,按照奖励办法,科研团队的总奖金高达92万元,而当时万华全厂的工资总额才200万元。奖?还是不奖?丁建生当场拍板。以至于得奖最多的项目负责人拿着21万回到家时,吓得家人赶紧劝其去自首。

丁建生奠基了一个不屈的万华,2016年10月28日,丁建生因年龄原因,卸任董事长,将接力棒交到了廖增太手中。但是对人才、对科研、对创新的执着早已形成了创新性文化,融入了万华的血液里,得以传承。

万华建立了完善的激励机制,充分保证全体员工和创新型人才的积极性。万华有完善的科研奖励体系,奖励范围包括技术创新,也包括其他业务创新,研发新产品盈利之后5年内税后净利润15%给个人,一次性技改创造效益部分的20%-30%给个人。设立员工持股平台,激发核心骨干的创业热情。建立了与行政职务对等的研发人员职级晋升体系。公司将研发人员分为首席科学家、资深科学家、科学家、高级研究员、研究员、助理研究员等级别。研发和技术创新是万华开疆破土的法宝,万华以技术创新为第一核心竞争力,构建了集基础研究、技术开发、成果产业化为一体的、能够支撑万华中长期发展的技术创新体系。

ADI是制备高端聚氨酯的核心材料,被誉为“聚氨酯产业皇冠上的明珠”,广泛应用于飞机、高铁、高端装备等涂层。70多年来,全球能生产的,只有区区4家企业。1999年,刚刚突破了MDI技术的万华,便抽调技术骨干、组建团队,着手技术研发。可他们在实验室钻研了好几年,连产品的影子都没看到,实在无法继续,只好解散。后来,万华开会讨论,一致认为,不能就这么认输!万华可以允许创新失败,但决不允许不创新。于是,组建了第二支队伍,经过4年研发,刚出成果,课题组长却被德国公司开出近十倍年薪将其挖走。第二次尝试,又以失败告终。很快,万华又组建了第三支研发团队。前后经历了16年,终于突破了这一“卡脖子”的化工技术。2015年,6万吨装置终于实现稳产。万华成为全球第5个ADI供应商,产能规模排名第二。

尼龙-12是一种应用于高端制造领域中的工程塑料,被认为是最好的3D打印材料,此前只有德国一家公司掌握。生产尼龙-12有四个主要技术环节,万华组建了一支由十多人组成的研发团队,单单一个环节就耗费了5年时间。等到中试装置建成后,前后6年才实现产业化,设备调试两年才正式投产。经过13年的持续研发,万华终于成为全球第二家拥有尼龙-12全产业链的公司,也为企业开辟出一片新市场。

ADI和尼龙-12的例子很具有典型性。ADI和尼龙-12是最近才崭露头角,初露锋芒的尖端产品,但万华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攻坚克难,终厚积薄发。执着和倔强是万华人的气质,这种气质与生俱来,写进基因,传承下来。

同时,万华营造了一个“没有裙带、没有山头、风清气正”的优良文化,保证每个人都能专注、充分的发挥潜能。为此,万华制定了一系列制度,试图建立起这种理想组织。比如,多数国企内部都存在“双职工”“亲属裙带”,但万华明文规定,直系、旁系亲属不得进入万华,除非是企业急缺的人才、并经总裁办公会讨论一致通过。从2007年至今,万华亲属进入企业的总共不超过十个。2011年,万华出台了一项特别规定,内部干部提拔必须要通过绩效考核、英语考试、360度考评等。这立刻在内部引发了激烈争论——有人认为很难执行,有人认为这对老职工不公平……可最终英语考试在万华坚持了十年。有年纪偏大的干部为通过考试,把自己关在单位宿舍几个月,家也不回,天天学到深夜;有的连续考了6次,才达到所在职级的考分标准。万华希望营造一个学习型组织,学习型组织和创新性文化保证了万华具有持续的技术创新能力。

布局

掌握了MDI技术,将产能扩至全球最大,万华完成了从0到1的突破;如何从做大到做强,是万华要迈的第二步。生产聚氨酯有两大原料,一个是MDI(俗称“黑料”),一个是聚醚(俗称“白料”)。突破MDI技术和产能后,万华缺失的就是聚醚。2007年,万华收购了广东一家聚醚工厂,补齐了原料的缺角。可生产聚醚需要环氧丙烷(PO),生产PO又需要丙烯作原料,于是又上马了75万吨丙烯裂解装置(PDH)。等到整个产业规模扩大后,万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生产瓶颈——MDI副产品盐酸无从消化,为此,万华新建100万吨乙烯产能,用乙烯与盐酸做成市场畅销的PVC产品……逐渐的,一心要把MDI做强的万华构建起了两条C3/C4和C2的石化产业链,既确保了聚氨酯板块的生产原料,又解决了副产品消化,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闭环。这两条完整的石化链如果仅提供PO和消耗盐酸,显然浪费,众多的中间产品为精细化学品拓展奠定了基础。向下游拓展精细化工和新材料就成了必须去啃的硬骨头。万华的三大产业链就这样慢慢地、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这是倔强的万华人“自找苦吃”,踏踏实实走出来的发展道路,也是别无选择的道路。

MDI和聚氨酯是基础化学品,上游石化产品也是基础化学品,都属于大宗商品,批量化销售,市场所需要的服务相对较少;转战精细化学品领域后,下游细分市场众多、涉及各行各业,所需精细化工品与新材料的性能各异,呈现出多批次小批量的生产特点,如同定制化产品和标准化产品的区别,不但要提供产品,更要提供服务。

万华凭借聚氨酯打入下游冰箱市场,聚氨酯发泡后可作为保温材料填充在冰箱四周。此前,万华技术人员认为,只要聚氨酯质量达标、发泡均匀,确保保温效果即可。可一旦进入到冰箱自动化生产线,才第一次发现,聚氨酯发泡的市场应用还有一个重要的时间指标。最初,万华将聚氨酯填充在冰箱模具内,发泡填充时间为320秒,可国外竞争对手只需260秒。时间缩短,就能大大提高冰箱工厂的生产效率,缩短交货周期。市场倒逼着万华不断进行技术攻关,目前已将发泡时间缩短至80秒以内,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一辆轿车的车内内饰、座椅等几乎都是聚氨酯材料制成。汽车生产对更换原本成熟的供应商向来十分谨慎,万华进入这一市场,也经历了漫长的过程。生产大宗化工品是以厂家为导向的,而精细化学品市场完全是用户为导向的。汽车内饰对新材料有着舒适、环保、寿命长等特殊的要求。一个产业新进入者想要说服厂家试料,往往就要耗费很长时间。一旦试验中发现问题,就要赶紧回去攻关、调整。试料会影响汽车厂家的正常生产,第二次试料还要再次长时间的沟通、等待机会。万华耗费了五六年,才批量应用到汽车产业,可一旦进入,就会形成长期稳定的市场关系。

2008年,万华开始进入冷藏集装箱。由于集装箱在海上长期运输、路途颠簸。这对产品保温的可靠性有着严苛的要求。以前,中集、马士基等均与国外品牌长期合作,为挤入这一市场,万华与大型船运公司反复沟通,寻求试料的机会。有时试料因一点瑕疵无功而返,等到技术改进后再次寻得机会,一年就过去了。直到2018年,万华用了整整10年才真正在这一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尽管进入下游市场需要大量的投入、漫长的周期,但这一市场技术含量更高、附加值更高、价格更稳定,市场前景也更加广阔,也是全球手握MDI技术的几个化工巨头普遍的技术路线。尽管万华与已经布局了数十年的外资巨头尚有差距,目前新材料与精细化学品虽然只占总收入的约10%,但以万华的技术创新能力和百折不挠的意志,新材料与精细化学品未来必将超越其他业务,占据主导地位,代表万华的未来,是万华最终的归宿。

雪球转发:37回复:52喜欢:89

精彩评论

舍得才是大智慧04-30 19:02

最好找找万华的劣势和盲点

全部评论

花开万隆09-08 21:04

没想到丁建生董事长毕业于青岛化工学院!我的母校。虽然我当年入学时青化已改名为青岛科技大学,但当时,青化的塑料化工专业确实已如雷贯耳!

中庸生活09-08 15:32

2888.88亿,啥意思,5个发

三叶虫投资09-08 11:03

万华往事,常读常新!

自上而下的行者05-08 13:30

呵呵,有点“百二秦关终归楚”的感觉

龙井茶long05-07 10:17

安烟台的企业。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