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者是全能选手

在所有的田径项目中,有两个项目很特殊,对运动员的跑、跳、跨、投、掷各方面的综合能力进行考察,这两个项目分别是男子十项全能和女子七项全能。全能选手相比于专项选手,每个小项的单项能力是没法比的,但是除了专一项,专项选手的其他能力则都是短板。越是优秀的全能选手越是没有非常突出的优势项目,他们的恐怖之处是各项能力平均,没有短板。这很像木桶理论说的,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它最短的那块木板。借用田径的全能选手类比,价值投资者也应该是“全能选手”,决定价值投资者高度的,不是他的长板有多短,而是短板有多长。

价值投资者在某些方面拥有绝对优势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上学时的优势学科,所学的专业,长期从事的工作,对某些事物特别的兴趣爱好等等,均会形成高于常人的绝对优势。就像专项选手的专项能力是让常人望尘莫及的。专业的长板对投资是不是优势?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只能说也是也不是。当你对一个领域里的大大小小、方方面面都耳熟能详,拥有很深的造诣和很广的见识时,你具有的是强大的专业能力。专业知识对相关领域的投资而言必不可少,这不言自明,从这一角度看,专业能力是巨大的优势。然而,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我们立足于这个世界,相对于外行而言,有谁又不具备某一领域里的优势呢?如果专业优势可以在相关领域的投资中顺利变现,那么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在他们的能力圈里均可以通过超常的见识发家致富了。遵循这一逻辑,人人都是亿万富翁了。现实却是残酷的,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因为专业优势在市场里捞到任何便宜。市场里,我们常听到一句话,如果财务分析能力是优势,那么最有钱的将是会计师。同理,这句话可以扩展到任何领域,变成“如果……能力是优势,那么最有钱的将是……师”。

不过,我认为在某一方面能力强总归不是坏事,只能说明单一的专业能力对于价值投资是远远不够的。这是一场全能比赛,专项选手赢不了全能比赛。

专业性在投资领域常常是贬义的,他背后的含义往往是片面、主观和不立体。以专业的眼光看问题,往往难以避免思维定式,产生“锤子倾向”。芒格说,拿着锤子的人看什么都是一颗钉子。当你试图从你所擅长的单一维度去理解一个复杂系统的全部问题,一个有机整体的时候,以偏概全就难以避免。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一条路走到黑,最终犯盲人摸象的错误还不自知。这时你的专业能力越强,看得越深,把握越大,态度越笃定,你就错的越离谱。如是这般,专业性非但不是优势,反而会放大错误的认知。相反,如果将手中的“锤子”换成工具箱,将单一维度切换为多维度,以多元、立体的视角去解决一个系统问题,工具箱里偶尔出现一件先进的“精密仪器”,那对解决问题无疑会锦上添花。这样,专业优势在局部会发挥突出的作用,从而加强对整体的认知。

人类之所以能够站到食物链的最顶端,关键原因是直立行走解放了双手,用双手劳动激发了大脑的进化。发达的大脑让这个跑又跑不快,跳又跳不高,又不能飞,又不强壮的物种最终统治了地球。然而,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为了迁就直立行走和大脑的进化,人类在其他方面做出了很多牺牲和让步。举例来说,为了适应直立行走,人体脊柱形成四个生理弯曲,起到平衡和缓冲的作用,颈椎和腰椎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髋骨、骶骨和尾骨共同参与形成的骨盆,不但要起到关键的支撑作用,而且要容纳并托起更多的脏器,其形状也越来越接近盆状,突出表现为其前后径越来越大。骨盆的结构,使胎儿在母体的发育受到限制,我们的后代就只能在还没发育好的情况下提前降生。所以,我们都是“早产儿”。小狗、小马等高等哺乳动物出生几个小时就能行走了,我们出生时则是一摊“肉球”,没有任何生存能力,本该在母体内完成的进化过程,最后阶段被强行放到了母体外。客观讲,人类的繁殖在“迁就”直立行走。直立行走的意义重大,解放了双手,促进了发达大脑的进化。然而,除了有一个越来越发达的大脑,我们的许多机能是在全面退化的,我们的运动能力、灵活性、消化系统的机能等等都比其他哺乳动物差很多。这些能力的差距还体现在很多其他方面,比如对危险的感知和预测能力。

预测能力是人类完全不具备的能力,但是许多动物却都有。比如很多动物对地震都有预先感知的能力,而人类没有。不知是人类基因在进化过程中做出了取舍还是上苍为了平衡从一开始就没有给人类配备这样的“技能包”,总之人类对未来的预测能力是零。然而,价值投资活动的本质是在预测一个企业的未来,这种预测活动同动物本能的预测感知能力是有根本区别的,真正的预测感知能力是一种本能,结果为确定,对人类而言是一种“特异功能”。人类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只能根据逻辑推测出未来的可能性。这实际上是一种“山寨版”的预测,是在强“人”所难,是在明知不可为而为,预测的结果根本无法保障。另外,商业活动的复杂性更加剧了未来的不可测,变化是商业世界永恒的主题。面对这种现实,就束手无策了吗?

也不是,虽然预测能力是欠缺的,但人类发达的大脑具有强大的逻辑推理能力,合理运用这种能力,对事物的发展前景做出前瞻性的预判则是完全可能做到的。至于结果的准确性虽然仍难以保证,但是经过严谨、全面、客观、立体性的推理,给出保守的结论,并辅以科学的容错机制,犯大错的几率会大大降低。这就是整个价值投资体系的指导思想。由此可见,价值投资这项活动对于投资者的素质要求极高,合格的价值投资者身上必须具备一些特质才能适应预测的工作。

合格的价值投资者是渊博的

"自然和自然律隐没在黑暗中;神说,让牛顿去吧!万物遂成光明。”这是位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正中央的牛顿墓的墓志铭。自从人类开启了自然科学的钥匙,世界便开始飞速发展。二、三百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弹指一挥间,人类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之前几万年都不曾想象过的对这个世界深刻的改造。历经三次工业革命后,现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进入到智能革命时代,这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知识大爆炸的时代。商业作为将知识应用于生活来改造世界的最直接的途径,是各种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知识应用的集合体。我们要投资商业活动,对相关的知识有全面的把握是前提。因为我们是在对未来做出合理的预测,不明白其中的原理,搞不清其中的逻辑,预测也就无从谈起。价值投资者的能力圈是需要不断维护的,变化是永恒的主题,这是一项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能力。相应的,我们的认知需要一个不断更新和迭代的进程。能力圈也是需要不断扩展的,合格的价值投资者不会满足于呆在舒适区,对未知领域探索的脚步不会停歇。每进入一个新领域相关学科的专业知识都需要大量补充。另外,多元化的立体思维决定了仅仅依靠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远远不够。世间的普世智慧和各种知识体系相互交织,相互作用,共同构成了这个斑斓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复杂的,要客观认清面前的世界很难,价值投资的本质是对认知能力的变现。知识掌握的越多,工具箱里的工具越多,才越有可能更靠近一步事实的原貌。认识一个个企业和认识这个复杂的世界并无本质差异,只不过是具体到了一个很小的领域里,多元化的立体思维不会打任何折扣。价值投资者的工具箱里需储备多种多样的工具,在认知事物的过程中可以随时自动调用。这些工具被芒格称为“思维模型”,芒格说能灵活运用100种“思维模型”就差不多够用了。这100种“思维模型”广泛散布在各种学科里,体现出相关学科的核心思想和核心知识点,商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会计学、逻辑学、工程学、历史、政治、艺术……集所有人类智慧的精华于一身,这对价值投资者而言是极高的要求。但价值投资者必须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不断积累,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能力,无捷径可走。

好奇心和求知欲是价值投资者的特质,这些特质是支撑价值投资者孤单前行的动力源。只要还在这条路上追逐,对这个世界的探索就永无止境。日积月累的力量是惊人的,不知不觉中就会塑造一个渊博的你,用知识武装头脑,带给你的是强大的认知能力。知识和认知能力的积累也是有“复利效应”的,越往后越是几何倍数的增长,你会越来越渊博,越来越睿智。

合格的价值投资者是谦和的,懂得示弱

智者和愚者的区别在于,愚者觉得什么都知道,而智者则觉得不知道的太多。置身到投资的汪洋里,聪明的价值投资者越是渊博越是感到贫瘠。因为组成这个大千世界的角角落落里,隐藏着无穷的知识和智慧,无论如何努力也学不完。学的越多会发现不知道的越多,越会对知识产生敬畏,谦和之心由此而生。

谦和的人懂得客观地评价自己的能力,能看清自身的不足,然后会平和的接纳这些不足,努力改善。当不具备某些能力时,会有清醒的自我认知,从而避免在这些领域里盲目“交学费。”谦和的人是懂得示弱的,示弱对于投资而言是美德。我们不会因为示弱而产生任何损失,却可能会因为逞强而尸骨无存。

这个世界太多元,太复杂,我们个人太渺小,大多数领域是我们无法弄懂得。少数领域即便弄得懂,也是在不停变化的过程中,未来本就是不确定的,充满未知。就算我们有能力去推算出一个大概合理的结论,现实又是充满意外的。谦和的人,会平静接受种种不测,因为这本就是投资的一部分。不会因意外而怨天尤人,更不会将话说的太满,不留余地。而会非常细致的为可能的失败找好退路,不至于一败涂地。谦和的人也不会因胜利得意忘形,沾沾自喜,因为每一场胜利本质上都是一场“赌”,只不过胜率大一些,没有出现意外也有运气的成分,运气同投资永远如影随形,该有的谨慎不应因胜利而有半点松懈。

合格的价值投资者具有客观的能力

价值投资者的核心能力是客观的认知能力。认知能力易得,但想做到客观却很难,客观不是一种态度,他是一种最难得的能力。

认知的过程分两步,第一步是发现事实,第二步是对事实进行评价,得出结论。客观的能力是针对第二步。在投资中发现事实容易,而对事实进行客观评价却很难。因此,不同的人面对相同的事实会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这在市场中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这种现象背后的主导因素是什么?

1957年米高梅公司制作了一部优秀的影片《十二怒汉》,该片影响力太大,以致于之后的数十年里,不断由不同国家进行了翻拍。中国于2015年翻拍的影片叫《十二公民》。影片淋漓尽致展现了,十二位陪审团成员,面对同一件杀人案完全一致的证据,得出截然相反的判罚结论的场景。为什么?从影片看,分歧的原因在于部分陪审团成员无法做到根据事实客观分析案情。而这一现象的根源是这些陪审员掺杂了个人的感性思维,无法做到理性,从而导致了偏见的产生。感性思维导致了主观的结论。

市场里的投资者和法庭上的陪审团其实面临同样的问题,感性思维导致失去客观的判断能力。而不自觉的感性思维则来源于过往的经历和情感因素的深刻影响或人性中固有的不理性成分。

过往经历和情感因素导致感性思维不难理解,影片里也展现得淋漓尽致。人性中固有的不理性成分,我们来详细说一下。西方经济学要进行研究,第一个基础假设是理性人假设,所有的经典经济学理论都是建立在理性人假设之上的。但是现实中的人,在经济活动中往往不理性,理性人假设的不合理,几乎动摇了西方经济学的根基,被越来越多人质疑。人往往不理性的现实催生了行为经济学的蓬勃发展。2002年,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家,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把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一个心理学家。行为经济学正式在经济学领域占有了一席之地。之后,2017年理查德·泰勒又因行为经济学方面的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行为经济学作为一门实用经济学,越来越深入人心。人在经济活动中通常是不理性的,这需要用心理学原理去剖析,这里不去深究了。但“人在经济活动中通常是不理性的”这个事实基本上是没什么争议了。将这种不理性固定在金融市场,会被放大很多倍。市场中的不理性随处可见,追涨、杀跌、贪婪、恐惧……我们暂把这些不理性笼统地归因于人性中固有的弱点吧。

那么,要拥有客观的能力,就必须摒弃掉过往经历和情感因素的深刻影响,战胜固有不理性的人性弱点,哪一个都是不容易的。别的能力可以学,可以培养,但客观的能力靠主观努力可能会收效甚微,这更多和性格相关。而性格的形成,取决于生活经历和基因遗传。从这层意义上讲,投资也是需要天赋的。

合格的价值投资者是淡泊名利的

所有价值投资者的最终目标都是为了赚钱。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价值投资者赚钱的“道”无非两条。这里有一个大超市和一个小卖部。第一条“道”,当大超市被市场先生错标了小卖部的价,买入大超市,等价格回归到大超市应该有的价时卖掉,这就是平常说的"价值股"投资;第二条“道”,如果小卖部发展前景良好,有一路发展成大超市的潜力,那么在他还是小卖部的时候以小卖部的价买进,等他长成大超市了以大超市的价卖出,或者在他把连锁店开遍世界每个角落前都不需要卖掉,这就是平常说的"成长股"投资。无论哪一条“道”,我们能做的都只是全力以赴确定值不值得买,以什么价格买。买入之后除了根据后续的经营来验证之前的判断外,只能等。对价格的波动只有无条件接受。既然没有选择权,股价在到达终点前的一切表现均毫无意义,所以忘掉股价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是,多数人做不到。因为股价的上上下下代表你可以换取的钱数的变化,你把账户看成钱包,一会鼓了一会瘪了,换成谁能淡定?其实,你的钱包里边装的不是钱,只是一定数量的股票,你只要不动,股票不会少一张。你买股票时确定未来可以以高价卖出,在没有达到你的预期时,你拥有的就是股票,而不是随时可以切换成现金的东西。忘掉股价,不要让毫无意义的股价波动使你之前所做的大量有意义的工作和付出的大量心血付之东流。巴菲特说,想要赢就专心打比赛,别老盯着记分牌。

淡泊名利是价值投资者需要具备的基本素质。乍一听这句话显得不可思议,天天和怎么赚钱打交道,将挣钱作为最终目标的人要求他淡泊名利实在有些难以理解。但细细琢磨一下,这并不冲突。赚钱仅仅是水到渠成的结果,“挖渠"的本领才是我们永无止境的追求。这世间,凡事越是急功近利越是适得其反。踏踏实实做事情,然后慢慢变富,是这个普遍真理在价值投资领域里的具体路径。我们是弱小的,有限的认知能力只能确保我们在很小的一个能力圈里大致正确的看清一小部分事情的发展方向。我们所做的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放下私心杂念,全力以赴去做,尚不能确保成功,更别说天天盯着虚幻的利益,三心二意了。这一行,要求我们可以爱财但不可重财,取财要有道,否则一切眼前利益都是过眼云烟。不可持续也守不住。

投资带给价值投资者的是一个套餐,除了金钱之外,综合素质是另一份财富。越到后期,赚钱本身在投资带给你的一系列收获里所占的份量会越来越轻,综合素质的份量则越来越重。多元化的思维方式,开阔的视野,远大的格局,对各种知识的求知欲,终身的读书和自觉学习的习惯,抓核心、关键问题的能力,对事物发展趋势的把握,玄妙的预测能力,强大的心理素质都是价值投资带给你的优良品质和强大能力。当这些品质和能力集于一身,达到一定层次,你会拥有一份极平和的心态,处乱不惊。金钱是目标,但早已不是追求。价值投资者最终会成为淡泊名利的饱学之士,散发智慧的光芒。
合格的价值投资者是孤独的

价值投资者走的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这条路荆棘丛生,没有尽头。之所以少有人走,是因为他对投资者的综合素质要求极高,对知识、见识、眼界、思维、心境都有全方位的要求。知识、见识和眼界的获得还相对容易些,思维和心境的修炼则是终其一生的修行。价值投资者对感性思维的摒弃,对人性弱点的挑战,对个性的压抑,对欲望的克制都是反人性本能的,所以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似另类般存在,与这个现实的世界格格不入。我们太理性、太守纪律、太克制、活得太明白,而生活的哲学则是难得糊涂。同样的思维方式移植到生活之中就显得无趣和乏味了,我们很难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即便理念一致,认知也很难统一,在资本市场分歧是永恒的主题,这是交易得以成行的基础。能对自己的账户负责的只能是你自己,所有决策的一切后果要独自承担。孤独感是任何一个价值投资者都无法回避的。接受孤独,习惯孤独,价值投资是一个人的永无止境的修行。

 

渊博、谦和、客观、淡泊名利,价值投资者身上的这些特质是我们终其一生都要孜孜以求的。方向有了,修行的路径就清晰了。我的日常生活是单调、充实和规律的,可以用八字概括:求知、研究、写作、运动。每天学习,让自己比昨天聪明一点点,懂的比昨天多一点点,日积月累。研究行业,研究公司,有步骤的扩大能力圈的范围。坚持将研究成果形成详实的研究报告,每一篇报告的写作过程都是一次深度的归纳、总结和思考的过程,对能力的提升帮助极大。忙碌一整天,一定记得运动。投资的威力在于复利,滚雪球的基础是活得够长。价值投资者拥有平和的心态和海纳百川的胸襟,这为长寿创造了条件。再通过运动摆脱疾病的侵扰,一大把长寿的前辈们已向我们证明过了,价值投资者想长寿并不难。

我日常是这样做的,多年坚持下来,受益匪浅。价值投资者也没有其他捷径可走,脚踏实地地一路修行,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全能选手”。

雪球转发:15回复:17喜欢:28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愿打能挨02-20 14:41

忙碌一整天,一定记得运动。投资的威力在于复利,滚雪球的基础是活得够长。

光芒万丈101-27 12:22

难得一见的好文。在价值投资这条路上,难觅知己同行,虽博学百家之长,但难与众人沟通,普通人畏股市如洪水猛兽,身边人里也大都投机者居多,踏入资本市场5年,时常有种踽踽独行的感觉,闫兄好文采,此文写出了价值投资者心中所感所想。

回龙顾祖2021-12-26 18:42

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全能选手”

闫子衿2021-12-24 16:35

共勉

阳明p6e2021-12-24 11:46

我觉得现在很少有人对价值投资有这样深刻的认识了。我又看了一遍。很多地方有共鸣。有以下几点认识交流一下:一是、关于价值投资人的专与博。很多人都会想当然的问“你不是金融科班出身怎么做起投资了”。其实这中间有几点误解。首先投资与金融本质上是两种业务,某种意义上讲是上下游的关系不可混淆,差异很大,在我国投资机构不是金融机构。狭义上讲后者只负责资金融通,比如投行是金融而不是投资。而投资是以获取投资标的升值后增值收益为目的对标的进行增值潜力价值判断的过程;其次,在中国价值投资没有对应的所谓科班。正如文中所讲,价值投资是一个渊博知识变现的行为。从中国高校专业设置讲,金融系、会计系、经济学系、法律系,这些院系没有一个是专门为培养投资人才而设立的,主要目标只一个就是培养经济建设人才。所以我很厌恶一上来就说**科班理应做投资或不是**科班不能做投资。这都是庸俗的理解。可能有专门的投资系,但为数甚少,因为理论上投资系是前述院系的综合。而且就是因为价值投资所需知识的这种博,投资系的课程设置可能也很难在四年内传授出这样博的知识体系。比如我们想当然认为**师应该很能做投资,不是说**师不擅长投资,我只说**师掌握的是**规则知识,是“规则”,而投资是在这些“规则”下对商业逻辑的理解。所以说掌握“规则”只能说你对游戏规则熟悉,而不一定说你玩游戏玩的很好。裁判员很可能不是运动员出身。但运动员一定要遵守规则。以上是第一点认识。二是、文中“价值投资者的核心能力是客观的认知能力”,这句话我非常认同。“在投资中发现事实容易,而对事实进行客观评价却很难”,我早就有这种体会,但一直没有说出这种话。这句话的本质其实就是“知行合一”。其实大多数情况价值投资的知识逻辑对于从业者讲都是很浅显的。但是知识逻辑一经不同人的感性驱使或私欲诱惑的“价值观逻辑”后就产生出五花八门的结论。比如赵高指鹿为马是为满足个人私欲。马的知识大家都有,但在私欲操纵下得到的结论就是鹿。所以我认为客观认知能力就是“知行合一”,在价值投资判断过程中把一切私欲克制掉才能得到客观公允的结论。价值投资知识思维易,而克制私欲难。淡泊名利其实也是一种克制私欲的过程。能克制私欲的毕竟是少数,所以价值投资者注定是孤独的。以上只是有感而发的一点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