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是追求目标的筹码:访步步高公司董事长段永平 —— 《中国MBA》杂志2004年第1期

文 / 本刊记者 陈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人观点,更不代表段永平先生的观点。)


段永平,平实的表情掩盖不了他澎湃的斗志。他说:财富本身带不来乐趣,快乐是自己设定的一个又一个目标,是追求目标的奋斗过程。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诚信。企业的诚信就像是一个大厦的基础,如果地基没打好,就不可能建一座高楼大厦。至于他解释为什么要读MBA?因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

段永平,看似平稳,朴实,其实充满斗志。

他,就像一个暖水瓶,外表平常,内心却是火热、滚烫的。

企业在他诚信的“安全带”上健康发展。他和他的企业一直就像他的产品”步步高”,势不可挡。

段永平很真实。他说,当初读MBA不知道要具体学什么。就像进中欧的第 一天,老师对同学们说:“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

“这跟我当初学EMBA的想法是一致的。企业就是这样,你知道的你总是有办法解决,很多是你不知道需要去学的。”

中欧的课堂,让他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加深了对企业的理解。他读EMBA,感觉收获最大的,是对企业有了整体的观念。以前都是在实践中支离破碎自己悟出来的,是很朴素、很原始的想法。做对了也不知道,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知其所以然最大的好处是知道未来该怎么做。下一次做时偶然性就会降低,做不好的机率就会下降,积小胜为大胜。

有些课程他感觉讲得非常好,比如第一堂课:企业概论。他说自己反复听了三遍。为给企业注入新鲜血液,他把一些课程搬到了公司,集中几天培训员工。


他更看重实践,读MBA也许是班上惟一不要证书的

段永平读书,更看重实用。他不感兴趣的书一定看不进。只有目标很明确,比如高考,效率会突然提高。

他很少看一本完整的书,因为悟性比较好,一般只看标题和概论。如果书中的论点对自己有帮助,就不再看他的论据。

有本关于品牌原则的书,厚厚的,他只花了十几分钟来读。讲的是长期的竞争最后只剩下两块品牌,第三名的生存能力就很弱。

他说,许多人读书有乐趣,还能背出原文。他只读感兴趣的,记住的是实战中要用的。

他还说,做企业就像游泳,如果你不下水,就永远学不会。老师不可能从课堂上教会学生游泳,老师只能教授基本的常识。比如,假如不会游泳就下海,那是会淹死的。如果没有老师的告诫,一些人看到别人会游以为自己也行,一头扎下去后果不堪设想。OK,老师后面教你基本的方法,如何换气等等,但不到水里去你还是不会。最重要的是去实践,从实践到读书再到实践,比单纯的工作、读书,是完全不一样的。段永平说,有机会去学EMBA,是很值的。

段永平听课有限,但对他有帮助的课必到,其他课虽然很好,但他已比较了解,再听意义不是很大。

他说:“我可能是班里惟一不要毕业证的,文凭对我来讲没有意义。有人说,你牛你不需要。其实不然,我读研究生就没拿学位,因为我不喜欢写论文,又不愿意请人代劳,所以干脆就不要学位。上大学就差点没拿到毕业证。”

中国企业家目前还是“业余选手”

“中国企业家大多属于半路出家,没有经过企业管理的基础训练,他们的基础素质是勤奋、努力。在企业规模不大的时候,这些已经够用了。但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对管理者的要求就越来越高。我攻读中欧学院的MBA,其实是为本企业管理层进行再培训开了一个头。其实这对于不断发展进步的企业来说,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只不过现在老板级的人中参加再培训的少。与国外大企业相比,我们的企业家在层次上的差别非常大。人家是职业选手,我们是业余选手。正因为没有受过基本的训练,所以我们的企业经常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而这些错误对职业选手来说,是不可能一再出现的。我觉得,整个中国的企业家目前都是业余选手。加入WTO以后, 我们不得不面临与职业选手的对抗赛。企业家不可能永远保持业余水平,你不出去人家还要进来。所以不断学习是对企业家的基本要求。

我是步步高的创业者之一,主要还是管理者。别人老是把“步步高”和“段永平”连在一块说,是因为不管在企业内还是在企业外,我都被大家当作了一个符号,一个旗帜。做好了是团队的合作好,做不好还是由于我的错。在中国创业者和管理者通常无法分开,而在国外就不同了。一个有上百年历史的企业,不可能总由原来的创业者管理,所以职业的管理层就容易出现。现在进入全球500强的国内企业能叫企业吗? 管理者的薪水低,企业经营得好坏与已无关,企业垮了都不用心疼。真正的企业,管理者的责任和效益是连在一起的。其实目前有些企业提出的“进入全球500强”的说法很无必要,因为在一两年的时间里赶超国际企业,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就和中国篮球天天说着要赶超美国“梦之队”一样。冲出国门与人家交手的结果多难堪。早知如此何必一定要丢人现眼呢?奇怪的是目前中国的企业界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

当记者谈到记者认为目前华人企业家的职业高手比如有包括李泽锴与柳传志时,段永平说道:“如果说李泽锴的成绩与柳传志比,那还是要差一些,他头上老爸的光环很大,如果没有这样的家庭背景,他搞什么“资本运营”也没人理。其实媒体对待这个“华人小神童”应该要爱惜一些,不要三棍两棍又打死了。但李泽锴不是企业家里的业余选手,他受到的是系统的专业训练,是专业选手中的初级选手,而柳传志就不一样了,他是业余选手中段位很高的一位。联想发展10多年来路子走得比较正,是在认认真真地做企业,我很敬重柳传志。”


做企业就像在高速公路上开车, 不是开得越快的车就越好

企业如何更好的发展,段永平自有观点。

他说,中国文化有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现象。人们都希望看见一个企业或者某个人,他是如何快速地成长。快速不一定就不好,但它往往反映一种不太好的心态。企业要做长久,自有它的发展规律,而不是一蹴而就。

段永平说:“我们做企业讲究的是本分和平常心。本分,是诚信为本;平常心,就是理性,反对急功近利,做事情一定要有规律。虽然有些事看起来是可以投机取巧的,比如买彩票中了几十万,但很多人买了未必能 中。绝大多数人都是要按部就班去做事的。”

“企业要以安全、合理的速度去发展,才能健康运行。就像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不是开得越快的车就越好。快,就肯定危险,一次事故就足够了。所以,开什么车在什么路上,以什么样的速度前进,是由你来决定的。这要看企业的状况和所处的环境,要有一个很安全的,达到企业的发展速度。”

至于谈到“平常心”的时候,面对记者质疑其是否过于保守,段永平说:“这是我平常心的概念,你说平常心是否意味着保守,我感觉不是。如果没有‘进取心’就很难有平常心,所以,有进取心这不能算是保守。”

这个世界在变,我们也跟着在变,但惟一不变的是诚信!所有世界500强企业的CEO都有一个共同的品质:就是 — integrity (正直、诚信)

北京电视台曾邀请段永平做节目,主题是“危机时刻”,当主持人问他对主题有什么想法,段永平说,作为企业,如果真到了危机时刻,其实已经无可挽回了。他感觉电视台做节目希望有些故事性,假如企业到了危机时刻,如何力挽狂澜去解决这种危机呀……很戏剧性的。

段永平很朴实。他说:“作为企业,最重要的是要有危机的意识,要防止危机的出现。而不是把车开到200公里的时速,前面有一堵墙,马上就要撞上了,这时你问我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有听天由命了,最多就是祈祷一下。最重要的是不要开那么快,要打好安全带,保持很好的状态,包括车况和人,熟悉路况和周边环境,这才是企业要注意的。所以,这就很像企业的安全意识。”

“我一直铭记着这样一句话: '这个世界在变,我们也跟着在变,但惟一不变的是诚信。

段永平做企业已经十多年。他说,我从开始就提,以诚为本,我们是从本分的角度来做企业的。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讲,诚信是作为一种手段,是做给人家看的。我个人对诚信的理解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我为企业好,让别人相信我,需要做出一副有信誉的样子。”

一个简单的小例子:有人说,你如何能够做的像一个老实人,如何能够装得像一个老实人。大概只有一种办法,你 —— 的确就是一个老实人,装是装不出来的。

一个讲诚信的企业有时候会为信守某种承诺,失去很多眼前的利益,在短期内吃亏,所以,很多企业做不到这一点。大部分企业是“让我吃眼前亏,我才不干”,导致企业做不了长久。

段永平从1989年开始做企业,他过去很多的朋友、同行包括竞争对手,这么多年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很多人奇怪:为什么他们都做不长。

段永平的企业一直都健康地生存着。他说:“别人垮掉的因素,基本就在于诚信。我们之所以走到现在,是因为我们的诚信基础比较好,因为我们对诚信的理解是把它作为一种本分,发自内心的,很自然去做。”

他举例说,我上学的时候,我父亲要向邻居借点盘缠。一般来讲,跟邻居借50元钱, 不会去想:‘这个人我有用,我一有钱后赶紧还他。或我以后不想跟他打交道了,不再跟他借钱,我就不还他了。’这些想法是不会有的。所以还钱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这就是本分,很自然的去做。但现在我们很多企业借银行钱不还,不给供应商钱,打了广告也不付钱,等等。靠蒙一阵,骗一把过曰子,甚至这种事情还发生在一些赫赫有名的企业身上。这种企业怎么能够走得很远,就是真的做成500强,东拼西揍做得很大,也是长不了。

诚信就像是一个大厦的基础,如果这个大厦的地基没打好,是不可能建成一座高楼的。—个很突出现象就是:有些企业从开始就没想过要建高楼大厦。在我国,不管是民企或者国企,普遍存在这种现象。

财富本身带不来乐趣,快乐是自己设定的一个又一个目标,是追求目标的奋斗过程

对段永平影响比较大的事情是高考。

他是77届高中毕业生,那时考上大学是件非常难的事情,绝对有天子骄子的味道。考大学成了他巨大的目标。他学得很辛苦,不到半年的复习时间,他四门功课考了 400多分(满 分是500分)。所以很兴奋。有一天,他终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但就从那一刹那,他开始迷惘。费尽心血追求的理想,原来就是那么一张纸。好像一下没有了目标,人就觉得不快乐。

突然有一天,段永平悟出一个道理。原来快乐是在过程当中,是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已经到手的东西对他来讲已经没有意义了。

段永平感觉,不管什么目标,当你全力以赴去追求的时候,才是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他说,赚钱也一样,赚到钱的乐趣其实是非常小的。当钱不够的时侯,想赚更多的钱。一旦拥有财富,很多人没有反醒一下,到底要干什么,大概早忘了当初想干嘛了。原来的目标想挣100万,挣了100万想挣1000万,挣了1000万想挣一个亿,没有止境。想挣钱本身没 有错,挣钱本身有很多乐趣。但很多人为挣钱而挣钱的时候就悲哀了。

段永平说:”对我来讲,财富本身并不给我带来多少乐趣,最重要的是我能不能够设定一个又一个我想达到的目标。我现在的目标是做投资,我想把我的投资做好。”

段永平笑言:“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如何把这些钱花出去。我发现,花钱比赚钱难。这里不是花天酒地的花钱。比如,我要建立一个慈善基金,把钱用到我想花的地方去,为了社会目标,把钱花出去。”

段永平正在学习非盈利组织管理。他说,非盈利机构不等于不挣钱,挣的钱相对来说利润比较低。比如,建一家医院,非盈利机构,投入其中,持续运转,有了盈利再去做想做的事情。

段永平有了这个目标,很充实,很快乐。他说:“这是我高考学到的,不管怎样,你一定要有一个目标,你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会觉得很开心,很充实。”

全文完。

雪球转发:37回复:17喜欢:79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河阴老丈10-11 23:49

“要防止危机的出现。而不是把车开到200公里的时速,前面有一堵墙,马上就要撞上了,这时你问我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有听天由命了,最多就是祈祷一下。”
段总幽默,智慧

思弦君10-11 19:38

罗永浩那种爱打嘴仗的人,我看到都够了。

铁歌的读书圈10-11 19:30

我们做企业讲究的是本分和平常心。本分,是诚信为本;平常心,就是理性,反对急功近利,做事情一定要有规律
一———非常赞同做企业的人几乎一惊一咋的夸张的离谱的缺信用的,诸如贾会计冯鑫罗永浩等人都失败了。相反踏踏时时做企业做好产品价值的的如段菲特董明珠雷军马云等都是基业长青型的。

竹海散人10-11 11:15

管理层的道德人品靠谱了,企业八成就靠谱了。管理层整天琢磨坑蒙拐骗,薅上市公司小股东羊毛,企业100%不靠谱。

南山之路10-10 08:31

早是挺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