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平于2009年接受《浙商》杂志访问

“中国巴菲特”的投资法则

2009年11月8日,在浙江大学“金融危机下的资产保值”主题报告会期间,段永平向《浙商》记者阐述了其对于投资和实业经营的独到见解。

  《浙商》:您曾在2001年大肆购入网易股票,并获得高额盈利。很好奇您在现阶段会选择哪些投资产品? 能否谈一下您购买GE的思考?

  段永平:和过去一样,我仍然看好互联网领域,尤其是类似新浪、搜狐这样的中国IT概念股。我至今仍持有部分网易股票。在家电行业,4年前我曾入手港股创维数码,近期涨幅超5元(港币)每股,值得进一步看好。此外,最近我大量买入了GE股票,我已经观察GE这家公司很久了。金融危机以来这只股票一路走跌,远远低于其本身的价值。在我看来,入手时它6美元的价格确实非常便宜。 GE(通用电气)是一家诚信的公司,我看他们的CEO讲话是有道理的,不是不可信的那种。GE有这么多的尖端技术,比如环保技术,只要人类发展,就会需要。我在GE30多美元一股的时候就关注过,但觉得有点贵,后来变成六七美元了,比它的价值实在低多了。我一直很喜欢GE的企业文化,它就是我们企业界的老虎·伍兹。呵呵,老虎也有犯错的时候,不过他会回来的。

  《浙商》:为什么选择它们?

  段永平:比如网易的游戏产业,绝对不会亏钱,而且迟早将赚钱;而创维每年的营业额高达100多亿元,且公司负债不多,比较健康,那么13亿元(港币)的股票市值肯定是被低估了;同样,GE我也是关注了很久。总之,就如巴菲特说的:“做自己懂的东西。”至于如何懂,仰仗的是我经营同类企业的多年经验。

  《浙商》:在经历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后,您仍然看好这个行业?

  段永平:可以预见,未来五年,互联网产业中还将诞生出“第二个马云”。

  外界有所不知,步步高也在通过互联网进行着有益尝试。我们在上海出资设立了欧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了一个电器类B2C销售平台——“欧酷网”。目前这个网站的运营已经步入正轨,我们希望将其打造成为一个在线的“国美”。

  《浙商》:您在美股、港股等海外市场均多有斩获,却在国内A股市场涉猎甚少?

  段永平:相较美股,我确实不熟悉A股市场。就整体而言,A股市场在扩容后,总市值超过18万亿元。但是逾18万亿元总市值的上市公司,每年总共只赚1万亿元左右的利润,扣除手续费后的盈利仅为数千亿元。即便这个比例能一直持续,A股的盈利能力也是差强人意。从去年到今年A股大多数股民的收益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

  《浙商》:我们注意到刚才例举的股票都是您长期持有的,请问您如何看待短线投资?

  段永平:我也曾做过一些短线,但仅仅是为了好玩。短线在我看来不是投资,而是投机。投机和去澳门赌博并没有本质区别。不可否认有人通过这个赚到大钱,但那和中彩票一样,是旁人学不来的。但这也无可厚非,这是“for fun or for money”的区别。

  《浙商》:您如何看待投资多元化?

  段永平:投资多元化是个伪命题。所谓投资多元化指的是理财,它和投资是两种不同的游戏。理财是鸡蛋太多,放进不同的篮子里,通过盈亏平衡达到保值的目的。而对于投资而言,一旦认准了好的篮子,就不存在鸡蛋太多的问题。

  《浙商》:长线持有、非多元化,这样的投资理念是否需要极大的勇气?

  段永平:投资不需要任何勇气。投资做的是“两块钱的东西,一块钱卖给你”的生意,这不需要任何勇气,只需要你确信它是值两块钱的。反之,一个投资者,如果需要借助勇气,那么说明他正在恐慌。之所以恐慌,是因为他对投资产品的不了解,而这恰恰是与巴菲特“不做空,不借钱炒股,不做不懂的东西”的投资戒律相抵触的。需要勇气的都是投机。区别投资和投机这两种类似行为的一个有效办法就是,当股票价格下跌的时候,投资者不会感到恐慌和害怕,而投机者会。

  《浙商》:去年以来,市场的波动甚于往常,您是如何从容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的?

  段永平:我遵循价值投资的常识。“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这适用于任何条件下的市场。具体到当下波动频繁的市场,我认为任何临危时刻的反应都是徒劳的。以200km/h的速度冲向墙壁时,再高呼“祖国万岁”和“老婆我爱你”,有用吗?正确的做法是事前系安全带和降低时速。但“保守”和抓住机遇,二者并非矛盾。今年初,大部分投资者都在拼命抛售手中的股票,美股跌幅之大前所未见。在市场由贪婪转而陷入恐惧之时,也就是为先前的保守者提供绝佳投资机遇的时候,唯一要做的就是寻觅与自身合意的、安全的投资产品。

  《浙商》:除了投资,您还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我们想知道您的企业的经营现状?

  段永平:步步高主要经营的业务为通讯、电子教育、家用小电器。其中,类似于丰田和凌志的关系,oppo手机及mp3也属于步步高旗下,此外还有刚才提到的“欧酷网”。业绩方面,步步高这么多年小日子一直过得不错。外界有说我们“胸无大志”,或许和我们的企业文化有关。长久以来,步步高一直秉持“消费者导向”的原则,而非利润驱动。

  《浙商》:这似乎和您所提倡的“保守”的投资策略相似。您认为经营企业和投资有哪些异同?

  段永平:很多人曾问我投资容易还是做企业容易,我想还是做企业容易些。做企业只需关心两点,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而投资多多少少有些不确定的因素,总会受到一些干扰。但是投资和企业经营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外界说这是“保守”,在步步高,我们把它叫作“本分”。

  《浙商》:您现在在企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许多人说您和联想的柳传志相似?

  段永平:柳传志可比我“惨”多了。他前阵子不是复出了么,我是永远不会“复出”的。当然,联想是上市公司,面对的压力更大。虽然我仍参加公司股东会,并担任公司董事长,但是几乎没有真正行使过这一职权。目前我在企业中扮演类似顾问的角色。我对下属的授权之重,相信在国内企业中是罕见的。只有在公司经营出现原则性错误时,我才会出面纠偏。形象地说,我只管做对的事;而如何把事情做对,是经营层所考虑的,我不参与。

  《浙商》:您曾以一句“敢为天下后”语惊世人,这种敢为人后与创新之说是否矛盾?

  段永平:眼下,“创新”已经说得很多,事实上国内企业却鲜有真正的创新者。“敢为天下后”,是指不苛求创新,而专注于满足消费者需求。这其中首屈一指的就是微软,细究它的产品和服务,又有哪一样是它独创的呢?同样的,在步步高,我们许多产品起步都在别人之后,但是比多数同行做得要好。我也一直告诫员工慎提创新,要真正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另外这句话也非我所创,语出老子:“吾有三宝,一曰勤,二曰俭,三曰不为天下先。”

《浙商》:能否谈一下您巴菲特的天价午餐,很多人都似乎在问你值不值。

段永平:很多人关心和巴菲特的这顿饭到底能值几何?我的理解是,在一个人的投资生涯中,他至少值几个自己的身家 —— 如果你能理解他到底都在讲什么的话。很遗憾,我发现这世界居然有这么多人根本就没去认真理解一下。可惜,可惜呀,这可是最地道的赚钱办法呀。和巴菲特聊天时,他教了很多有关投资的东西,但我问的问题主要是我们投资时不应该做什么。我觉得巴菲特在投资上比所有人强的最重要的地方,就是他知道自己什么东西不应该做,尤其是对一个极成功的人来说,这非常不容易。顺便讲一下,这些年我还买了些巴菲特的股票,到目前为止,至少赚了几个饭钱吧。另外,巴菲特在金融危机中也买了不少股票,有的在他买之后还继续跌,但陆陆续续都涨回来了。他买GE,买高盛,却不买雷曼兄弟、AIG,表面看是偶然,其实是多年的功力。他能做到‘不中招’,这是多么深的功夫。

《浙商》:对于外界所知您购买的创维和YAHOO,您的想法是?

段永平:我们当时的确买了接近5%的创维股票,这也是我们迄今为止投的唯一一只港股。本来还想多买点,不过由于要超过5%,我很想和黄宏生沟通一下,以免被误解认为我们在恶意收购。可惜呀,他当时不方便,我们也就算了。投资中总是有很多遗憾,所以也很正常。至于雅虎,我挺喜欢淘宝,觉得马云是个非常不错的经营者,他是我认识的人中对企业文化理解最好的。虽然在淘宝里有人卖我们的假货,不过我相信有一天他会解决这个问题。Yahoo拥有40%左右的阿里巴巴的股份,怎么看都应该有30美元一股以上的价值,市场早晚会反映出来,就像马克思所讲:价格是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其实单从投资的回报倍数看,投资创维数码是很高的。1港元左右买,几年工夫,前段最高涨到8港元多,我们在6块、7块都卖了很多。如果不是黄宏生事件的影响,我们当时会买得更多。

《浙商》:您现在的生活重心主要是什么?

段永平:我现在和太太花不少时间和心思在慈善上。花钱比赚钱难啊。这话可能要招板砖,不过谁要是明白了,谁就真的进步了,呵呵。

雪球转发:46回复:22喜欢:74

精彩评论

投资之光10-06 11:24

段是通透之人,不管是经营企业,投资还是生活。

健康童坤10-07 15:49

看得我废寝忘食。过瘾!

慢慢变富的罗宾逊10-06 18:11

2010年,他将销售电子产品和手机的欧酷做到年营业额数亿元,但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过京东,便果断将其出售。

虽然卖了欧酷,但是黄峥保留了自己精心组建的技术团队。因为他跟随李开复回国开拓谷歌市场时体会到:找到一个踏实肯干、有经验有潜力又有良好价值观的人极其不容易,要形成一个有战斗力的团队更是难上加难。

因此,创业项目可以更换,但是人不能更换。从欧酷到拼多多,不仅是黄峥,而是团队一起学习、逐步进阶的过程。拼多多只有三年多,但他们在一起已经十余年。

依靠这支技术团队,黄峥又创办了乐其,乐其孵化出寻梦,寻梦又孵化出拼多多。

所以,拼多多的核心团队既做过电商运营,又做过游戏公司,黄峥称其为兼具阿里和腾讯思维。

“电商运营是强运营、强执行导向,是阿里思维。做游戏则是学习产品,是腾讯思维。这个商业模式和团队的角度,是大部分媒体和投资人所忽视的,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至关重要。”

所以,他们开辟了一条“Costco+Disney”的新路,将王兴尝试过的社交电商、京东放弃的拼团做成了,还让淘宝变得异常焦虑。

全部评论

冰冻三尺一10-13 15:02

当年预测的第二个马云,没想到是拼多多这种模式,好神奇!

Risking110-09 19:11

好丑

本分和平常心10-09 17:14

新不是本质,满足消费者需求才是本质。

清湾老李10-09 16:51



投资多元化是个伪命题。所谓投资多元化指的是理财,它和投资是两种不同的游戏。理财是鸡蛋太多,放进不同的篮子里,通过盈亏平衡达到保值的目的。而对于投资而言,一旦认准了好的篮子,就不存在鸡蛋太多的问题。
区别投资和投机这两种类似行为的一个有效办法就是,当股票价格下跌的时候,投资者不会感到恐慌和害怕,而投机者会。
遵循价值投资的常识。“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这适用于任何条件下的市场。具体到当下波动频繁的市场,我认为任何临危时刻的反应都是徒劳的。
在市场由贪婪转而陷入恐惧之时,也就是为先前的保守者提供绝佳投资机遇的时候,唯一要做的就是寻觅与自身合意的、安全的投资产品。
“敢为天下后”,语出老子:“吾有三宝,一曰勤,二曰俭,三曰不为天下先。”

童黛围脖10-07 22:51

这跟国美的关系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