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平、黄宏生、胡松华谈 “MBA,中国与世界” —— 2001年《羊城晚报·财富周刊》


时间:2001年10月14日

地点:中山大学叶葆定堂

嘉宾:段永平/黄宏生/胡松华

主持人:孙玉红

嘉宾背景

段永平:有人说,MBA是真正的企业家考不上,考上的都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企业家。段永平先生是个例外,他不仅亲手创造了小霸王和步步高两个知名品牌,成为中国知名企业家,他本身也是上海中欧MBA学员。他每月去学MBA,雷打不动。


黄宏生: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黄宏生先生,他是中国第一位呼吁培养高素质职业经理人的企业家。今年初,在人民大会堂,黄宏生先生召开了一个中国职业经理人制度研讨会,邀请了中国第一流的企业家和经济学家,探讨如何培养第一流的职业经理人。


胡松华:中山大学岭南学院MBA教育中心主任胡松华先生,留美经济学博士。他在美国有5年的MBA教学经验。

主持人:正值金秋季节,我们可以看到一批又一批的MBA学员走进各个大学。MBA被许多人当作进入职业经理人的一个敲门砖,甚至是点金石。我们知道今年报考MBA的学员就达5万人,而录取名额才几千。这种竞争比高考还激烈,所以我们说,“MBA在中国已形成热潮”这一说法并不过分。于是今天我们请来的非常有代表性的嘉宾来探讨一下这个话题。请我们的嘉宾谈一谈,怎样看待中国目前的MBA热?

中国需要35万高级经理人。

黄宏生:MBA为何热?为何是好事?我认为:中国人往往只记得孔孟之道的勤奋,效率较低。其实在当今的社会里,光勤奋是不够的。MBA涉及综合管理、财务、组织等,能培养综合能力。这是我一个深刻感受。我们看到欧美人逍遥自在,好似清闲,但他们往往创造世界性奇迹。

胡松华:我觉得,这个“热”将会越来越热。在中国,MBA实际上只算是刚刚诞生的婴儿,国外著名大学的MBA已成为权力与财富的象征,成为进入高层管理阶层的一个重镇。据统计,全球500强里面有一半的老总是MBA。目前,国内大致有4.8万家大中型国有企业,有近1万家有一定规模的民营企业,还有30多万家外商投资企业。从这个数目可以推测,中国将需要有35万以上的高级经理人。MBA学员应该是潜在高级管理人的最好的人选。而现在中国MBA每年毕业生大约只有两千人,现有的MBA的总量也不过1万多人。从这个现状来看,前景是激动人心的。

最重要的是老板对你的信任。

主持人:刚才胡教授提到中国需要35万职业经理人,而我国每年毕业的只有2000多人,加上现有人数,MBA人员达到饱和需要多少年?170多年时间。面对这个现状,我们几位嘉宾有什么好的见解?

段永平:我个人认为,中国还其实没有达到胡教授所说的那种热切需要MBA的境界!职业经理人蓬勃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必须要有一个较完善的法律环境。在目前法律不够完善的情况下,作为MBA学生一定要很清醒地认识到,进入一个用人单位时,你会发现经验、能力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所谓的老板对你的信任度。这个信任度需要靠时间来建立,而且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我发现,绝大多数的学生都等不到这个时间。其实,对于企业而言,最重要的不是你的合格性,而是合适性,即你要能努力融合到这个企业的企业文化中去。当然,中国缺不缺精英人才?当然非常缺,即使再过170年也不能达到那个需要度。西方社会发展的水平和企业认识与中国相比,差距远不止100年。(掌声)

黄宏生:我深刻同意段总的观点。一方面,是我们MBA毕业的人找不到工作,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真的。另一方面,企业也非常需要这种国际化管理人才。我认为,MBA人员的第一误区是,对自己评估太高。说什么,我都学过啦,我都知道动作要领啦。我就告诉他,我知道你学会游泳了。可是我要的是世界级的冠军。学过游泳与冠军是两个问题呀。实际上,每一个企业都需要冠军。全世界来讲,生存的企业只有前五名。第六名起的企业通通都会在市场上消失,被并购,被淘汰,剩下的就有前五名了。MBA最大的使命就是要当企业的世界冠军。第二个误区是,MBA同学经不起艰苦的磨练。要知道,十年树人。企业里面的员工,包括后补人员,都有一个艰苦成长过程,像足球队员,你若不是断过腿,伤过筋,动过骨,你很难成为世界级优秀的运动员。

MBA品德重于技能。

黄宏生:读MBA的都想获得成功,成为优秀的管理者,其实,最根本的问题并不是你的能力。MBA成功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那就是品德、品质。顶尖的管理层,他的操守,对企业的承诺是最重要的。

段永平:中国企业与西方企业的差距在什么地方?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中国人很想知道那些CEO的绝招在哪里?都想知道他的技巧在哪里?其实,企业成功不是靠什么点子技巧的。若执迷于点子,那他一定是不懂企业的。外国人常说,企业应该坚持诚信。我认为,中国企业很少有坚持诚信的。从上市企业到你所见到的,有多少企业是真正能坚持诚信的?若能达到坚持诚信,他至少能多赚一半钱。企业彼此之间建立一个信任度非常难。这东西不是说出来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行动去守信用。耍小聪明是没有用的。企业不是短跑,而是一个长跑式经营。另外,我还有一个观点,那就是,前五名是生存不了的,你至少得进入前三名,典型的例子就是世上只有两“乐”,可口可乐和百氏可乐,在全球很难找到第三个还在“乐”,别的都“乐”不起来,就他们两个在“乐”。

主持人:你的意思即是说要么进入已经前三名的企业,要么就得把现有的企业做到前三名?

段永平:对!我说的这个差距,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在座的很有机会,因为我们太落后了,你才有机会。

胡松华:我觉得品德是很重要,而实际的技能同样重要。从美国MBA的情况来看,起初,美国MBA并没有受到企业界的欢迎。他们最初就只强调一个气质和品德。后来,他们才逐渐认识到,仅仅靠品德和气质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实际的技能,在强调了这方面教育之后,就受到了企业的热切欢迎,就蓬勃发展起来了。所以,我说,这两者是同样重要的。

MBA进入企业水土不服?

主持人:下面继续围绕MBA来探讨一下,中国的MBA从国外引进来不会超过10年,而在美国已有近100年的历史。美国是按西方市场经济来设计的一套MBA,那么,引进中国后,是不是就适应中国的环境?

段永平:我觉得是有用的。一般来讲,MBA课程都是一些基本规律的东西,但MBA并非雪中送炭,它只是锦上添花。你听得懂就有益,听不懂还是不懂,你一定得去悟。对于MBA学生,哪怕是工作过的,如果没在某个位置上呆过,那么理解起来也不一定很容易。

主持人:清华、人大、岭南的MBA都直接用国外的英文教材,有人便说,这哪儿是在给中国培养职业经理人啊,这压根给美国培养职业经理人。

胡教授:显然,从国外引进MBA,在适用中国情上是存在一些问题的。我打一个比方说,如果你在美国,从美国坐飞机回来,在广州刚下飞机时,就会感到片刻的不适应,过一阵子就自然好了。这里面有一个时差问题。

主持人:很多人担心从西方的市场经济发源出来的MBA的各种理念、手段,来到中国,如段总所说,企业与西方还差100年,那这怎么能衔接?我们的MBA毕业出去是否会水土不服?

段永平: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法律环境。中国的MBA学生要想有所成就,一定得比西方MBA学生学习长。一开始,我就说了,中国一个MBA学生要想融于一个企业中,他至少需要两至三年的时间,一年不到,企业可能当你是外人,可能中国文化就这样。在我们公司,我可以用MBA学生,但他一定得从基层做起。我很难让一个说是在微软什么地方干过的人直接来做老板什么的。那样做,我觉得成功的概率是很低的,不信你走着瞧。我们做事情一定要让他从基层往上走,这样,成功概率就非常高。胡老师说得非常有道理,这里面有一个时差。这个时差,或许不像坐飞机一样短:两天、三天、两三个星期,这个时差,大概要两三年。

企业愿为MBA开价几何?

主持人:我想告诉大家一个对于MBA教育可说是振奋人心消息。某大学MBA毕业生招聘会上创造了一个天价,83万人民币年薪。你们认为,中国的MBA学生值多少钱?

段永平:我很难具体讲。我只能说,我们公司里一个经理人员的收入比一般人想象的要高。很多MBA毕业时一般最想去外资企业,去大的公司,但就收入而言,民营企业其实要比那里高。而且工作两年后,在民营企业你的提升速度将远远超过跨国企业。所以我认为,学生在MBA毕业后,对起薪的重视度应该稍微弱一些,对企业前景、对未来发展则应该更重视一些。

主持人:黄总,你愿意为MBA学生付多少钱?

黄宏生:实际上,中国民营企业给领导层的待遇是很高的。一般管理层,比现在MBA水平的人的年薪要高,这是肯定的。现实中,往往有才能的人,刚开始就设立门槛,这就是一个职业风险。在没有了解你之前,企业其实也不少顾虑:第一,中国人眼里工薪是能高不能低的。开始给你定位高了,以后就很难下来了。对不?第二,他会破坏性打击企业原有的文化和一些骨干,对原有员工是一个否定。因此,作为决策者,很为难。

非30万起薪不嫁?

主持人:我听说,岭南MBA教育质量非常高,有一个班的学生,非30万起薪不嫁!(众人大笑)其实,他们也是维护自己的一个品牌,因为他们认为所受的MBA教育质量非常好,是值这个价钱的。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段永平:我觉得,这样定价,说明他们对企业不够了解。30万其实不是一个高薪。在很多行业中,中层人员薪金都不止这个数。但是,对于一个新人,一定不会给你这个数。对于我来讲,就一定不会。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坚持,我就只能不聘用。

主持人:我在想,为什么我们MBA学生坚持一个起薪呢?因为走出校门第一次选择很重要,就像嫁人,不能说多试几个再说我不要。所以,嫁人要起薪,一来维护学校品牌。

段永平:他的起薪也不是很高,但能够让你接受,因为很多人认为他的未来发展比较好。对于去微软还是去我们公司,当然,后者风险较大。但你真的有信心,有能力,真想干一番事业,我想,到我公司可能比在微软做的机会更大一些,这是相辅相成的。

黄宏生:比喻为出嫁,这比较形象。有分析说,女孩子嫁人,与男同志不一样,女士买未来,女人嫁先生看他的未来,未来能不能发达。男子找妻子则要现货。(笑声)

主持人:企业就想拿来就用,不愿意培养你七八年。教授是我们今天这些女孩子的家长了。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要聘礼还是不要聘礼?

胡松华:收一定的聘礼,否则显示不出她的价值。

MBA是经理人的入场券?

主持人:最近有的报纸在讨论这样一个命题:MBA是不是做好一个优秀企业经理的必要条件?

胡松华:我很赞成段总的看法,MBA教育应该是做好职业经理人的重要条件,但不是必要条件。MBA的教育大大提高了一个人成为成功经理人的可能性,因为MBA环境提供了塑造成功经理人的有力条件,比如说,故事性的课程、实践性的教学、实效性的模拟训练,建立联系的网络。当然学MBA,并不能保证你成功。

观众与嘉宾互动问答。

观众:大家好,我是岭南学院MBA的一员,有些关于制度和人才任用问题想和段总印证一下。刚才您提到一个观点,说中国的MBA毕业生大部分之所以选择外资企业尤其是大的跨国公司,而不是首选民营企业,可能跟起薪点和耐性有关。你这个观点我基本赞同,但是我觉得不是很完全,我觉得我们之所以首选跨国公司,应该是有两个最主要的原因。一个是远虑,一个是近忧。从长远来说,在MBA我们只是学到一些理论、一些模型和一些概念,这些东西我们希望有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在以后的工作中应用起来,然后互相印证一下,跨国公司在这一点上应该说提供了一个更好的机制。近忧是,不是所有民营企业的管理水平都像你们步步高那么优秀。很多企业人才的任用、提拔、考核、奖惩的机制还不是很完善,也没有在人力资源上下工夫。如果我去了民营企业,我就像一根蜡烛在燃烧,烧完了可能就没有了,而在外资企业的感觉就像一块电池在充电,充到一定的时候,找到更适合的机会,我又转过去把我的电能输送出来。不知段总赞不赞成?

段永平:我不反对你的观点。我刚才这么讲也没有说认为MBA的学生就只想去跨国公司,它其实是一个统计数据显示的结果。我刚刚也提到,未来对中国企业最大的威胁其实就是在人才的竞争上。那么我想提醒大家的就是不论你进到微软也好,英特尔也好,还是思科也好,你能真正从个人角度讲有所作为的机会不大,但是在我们这种企业里头就非常有机会。如果现在你还很年轻,你不妨到正在成长的企业一试。如果你现在已经是要考虑到孩子呀,你需要有眼前利益呀,你可能需要追求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环境,能够进得了大公司当然是很好的。不论你要进哪一个企业,你对这个企业事先了解一定要非常清楚,冷静,而不是简单的凭它的名气,凭它的规模,你就糊里糊涂进去了。所以我觉得其实我们两个人的观点并不矛盾,而是大家站的角度不一样。谢谢!

观众:如何让MBA去定位?我刚刚在转型,到新企业,企业让我做一个制度,我做了一个制度,雄心勃勃后在实践中确实遇到了一些挫折。我想MBA的学生都会遇到从理论到市场这样一个转变过程。你的企业会在什么样的程度上给人才以成长的机会?因为这样对企业来说也是个成本。

黄宏生:我们是会给时间给机会让他熟悉不同的部门,然后看他在哪一个管理部门非常有特长,要给他定好位,这点企业是一定愿意这样做。但上升到管理部门,说老实话都有一定的淘汰率。淘汰的时间表如果用一个简单的数字来讲,可能会给一年的成长考验期。在这一年内,行就行,不行的人就是不行的了。(笑)

段永平:你提方案的时候也要很慎重。按我个人的观点,其实假如我是个MBA的学生的话,头两年什么方案都不提。这样你才有机会去适应这个文化,去适应这个环境。谢谢!

观众:段总提到很多关于合适性和合格性的问题,要加入者努力融入企业文化,而不是改造企业文化,不愿看到这种空降兵来你的企业来做。但是我有一个相反的观点。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到目前为止99.99%的企业还没有资格谈所谓的核心文化、价值观和企业本身一些理念,起码要20年或50年以后才能谈这个问题。中国目前不管是民营也好,国有也好,除了那些垄断的企业,还没有资格来谈我希望某些人来融入我的企业文化,或适应我的核心价值观。我觉得一个企业假如像段总说的那样一定要适应原有的企业文化,这样中国的企业再过10年跟美国企业的差距不再是100年而是120年了。我觉得民营企业应该有包容心,要容纳我们这些MBA,容纳职业经理人的创意和创见,而不应该说你们来了,你们慢慢从最基层做起,你们有两年或三年的适应时间,你适应了我的企业以后我再让你做CEO,我适应了你的企业可能就不会有太多的创见了,我已经完全被你的所谓核心文化观给同化了,我不会再有新的见解了。

段永平:关于什么是核心价值观,我不敢给大家上这个课。合适性和合格性并不是从我这个企业来的。把它运用得最好的是微软和思科。微软招人最重要的并不是看你的技术能力,它会跟你聊,尽可能聊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它要看你这个人有没有创新能力。任何一个企业必须要有一个核心价值观才能向前走。否则,大家可以想,一个企业当它达到很大的程度以后,它没有一个文化的话,它是没有办法率领这么多人继续往前走的,就像布朗运动一样,每个人都朝不同的方向随机运动,这样的企业肯定会乱。

观众:我非常认同两位老总说的职业经理人应该把道德放到首位。我的问题是两位老总知不知道广西喷施宝事件?它的职业经理人因为坚持自己的诚信,结果跟他的老板发生了冲突,最后被拘留所关了8个月。事实上,他们没有达到双赢,而是双输,应该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最失败的结局。我请问两位老总,假如你们是他你们会怎么做?谢谢!

段永平:我认为他就不应该去!他为什么要呆在那个地方?合适性是对双方的。不是说企业一定要强加一个框框在你头上,你发现这个老板的合适性和你不吻合的时候,你要寻找一个离开的办法。

观众:假如你不进去的话,你根本无法发现它财务上有问题。

段永平:那你应该马上走啊。如果你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在那里做了很久都不知道它的财务有问题,我看你的职业经理人再也做不下去了。我撇开你本身这个例子不说。诚信有时候是要吃很多眼前亏的。我跟很多人讲过什么叫守信誉,守信誉就是当你要付出代价的时候你还坚持你的承诺。

观众:但是这样的话,老板可能就会对职业经理人产生怀疑,说怎么MBA都这样,光挖我的家底,还把我的家底给曝光了!

段永平:如果职业经理人事先知道,还选择进去,那就……将老板的家底曝光我认为不一定是对的。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你是代表他的利益的。因为老板请你去是为了他的利益,而你却把老板的利益给出卖了,那么我觉得是不合适的,至少你要选择离开。而很多人要曝老板的光,其实并不是为了他的诚信,而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或者说是要挟,从这个角度看肯定是不好的。中国的企业多多少少都会有问题,如果大家要采取这种办法的话,大家最好不要到企业去。

黄宏生:我相信很多同学在校园里是比较理想化的。到了社会上才意识到中国的企业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中国,有问题的公司是正常的,没有问题的公司才不正常。它有了问题,如果它是一种违法的,真的是严重违反了国家法律,那你告它喽!如果不是这样,而是管理上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你要不就是留下来帮他,跟他共同奋斗。可能当家的会很感动,说我要寻找的就是这样的MBA。

雪球转发:18回复:11喜欢:37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清湾老李10-10 09:38

学习。
平实,理性,接地气。

有所不为有所为10-07 09:01

诚信赢天下。

希望201909-29 16:47

怎么找到这么多历史资料,厉害

蛮牛09-28 23:17

阿段

顺其自然不强求09-28 23:13

我该谢谢你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