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重返巴黎协定,光伏行业影响几何?

2020年11月4日,美国正式退出《巴黎协定》,成为唯一一个退出该协定的国家。

《巴黎协定》于2015年达成,2016年11月生效,是继《京都议定书》后第二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巴黎协定》指出,各方将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努力。

自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来,白宫始终力推化石能源产业发展。2020年11月7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总统大选中率先赢得宾夕法尼亚州270张选举人票。根据美国大选规则,若是最终结果确认有效,拜登将成功当选美国第46任、第59届总统。而拜登早在参选之初就曾承诺,一旦当选,上任第一天就会签署行政令,宣布美国重返《巴黎协定》。

拜登提出的“减排”关键数据"有哪些?

100% 

确保美国实现 100%的清洁能源并在2050年之前达到净零排放

63%

到2035年,美国电力部门实现碳中和。所产电力和产品将只有63%来自于化石燃料,其余为可再生能源和核能

100%

2030年底之前部署超过50万个新的公共充电站,确保新销售的轻型和中型车辆 100%达到零排放

1.7万亿

“气候与环境正义提案”将在未来10年中向联邦投资1.7万亿美元,并将利用额外的私营部门以及州和地方的投资,总计超过5万亿美元

4900亿

计划到2030年花费4900亿美元,另外还有3.6亿美元用于减税以促进清洁能源成本减少

1倍

建立有针对性的计划,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目标在 2030年实现将海上风能增加1倍

拜登当选对美国能源产业的五大影响

拜登向美国选民提出了与特朗普截然不同的能源政策观点,重点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威胁。他的目标是让美国走上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道路,并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但共和党人很有可能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这将限制拜登能够实现的议程数量。

在联邦政府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各州的政策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塑造美国能源行业的关键因素很可能是市场力量,就像奥巴马和特朗普执政时期一样。但联邦政府的更迭将产生一些重大影响。根据Wood Mackenzie美洲副主席Ed Crooks的说法,以下是一些最重要的影响:

1.大力发展海上风电。特朗普政府已经放慢了审批海上风电的进程,并提议关闭美国大西洋沿岸从佛罗里达到弗吉尼亚的一段。拜登政府将加快行动,支持寻求发展海上风能产业的州和公司。

2.石油和天然气开发受到限制。开采油气的水力压裂法不会被禁止,但拜登已经承诺终止出售公共土地和水域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新租约。对于陆地开采的影响将微乎其微。在海外,影响将更为显著,尽管它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出来。如果永久禁止新的租赁,这将意味着到2035年美国近海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将比租赁销售继续时下降30%。

3.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项目面临新的障碍。有关基础设施项目联邦许可的决定,将考虑其对温室气体排放和气候变化的影响,为油气储备项目和出口设施的开发商设置新的障碍。

4.支持电动汽车。拜登计划实施更严格的燃油经济性标准,这将有助于电动汽车的销售。根据这些标准,到2030年,美国道路上将有400万辆电动汽车,比特朗普政府的规定生效后多出近60%。然而,这十年对美国燃料需求的影响将是微乎其微的。即使是400万辆电动汽车,也只占预计2030年美国道路上行驶的2.75亿辆汽车总数的1.5%。

5.不会迅速放松对伊朗的制裁。尽管拜登一直强烈批评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伊朗核项目国际协议的决定,并承诺改变做法,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迅速放松自2018年以来实施的制裁。有关可能续签协议的谈判最早也要到2021年6月,也就是伊朗大选之后,才能开始,而且不能保证两国能达成协议。

美国太阳能产业向拜登提出6点希望

11月12日,美国太阳能行业协会(SEIA)发布了一系列政策和行政措施,要求当选总统拜登和新当选的国会在上任后的100天内采取行动。包括:完成太阳能愿景的第一部分以推动太阳能和储能部署以及遏制气候影响的政策为特色。这些措施包括改变太阳能税收框架、碳定价、公共土地上的可再生能源开发、研发等。

为了确保有基础设施和劳动力来实现气候目标,第二部分重点支持服务不足的社区、劳动力培训、低收入者获得太阳能、输电规划、电网升级以及其他关键的太阳能+组件,如制造、电动汽车和远程许可。

最后,强调公平的市场准入、公平的税收待遇、公平的贸易、公平的监管制度,希望为充满活力的美国太阳能产业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随后,SEIA首席执行官Abigail Ross Hopper又向拜登提出:取消特朗普对进口设备加征的关税;通过立法来延长一份针对太阳能产业的、关键性的联邦税收抵免政策;取消以公平和公正为优先考量的气候主管官职;任命那些理解美国能源变革和价值竞争的人员去充当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担任委员;确保美国内政部在负责公共土地上进行可再生能源开发的承诺;投资本土制造业等六项建议。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