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研发商药明康德,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药明康德(SH603259)$  

10月2日,特朗普被检测发现新冠病毒阳性后,被送到一家军事医院接受治疗。

仅仅三天,他就神速出院,并声称使用了瑞德西韦和再生元的鸡尾酒疗法。

瑞德西韦是一款名气非常大的药物,从年初炒作到年末,中国也曾经走绿色通道进行了临床试验。

从最终的效果来看,这款药顶多算是有效,谈不上特效。中方没有做总结性的宣布,大概率是因为吉利德配合非常积极,给保留个面子。

结合全球的实验效果,世卫组织(WHO)发表了一项关于吉利德科学公司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数据,结果显示瑞德西韦对新冠患者的死亡率以及住院时长影响不大,甚至没有影响。

相对来说,吉利德方面的宣传,比较低调。即便是全网都在鼓吹“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英文名Remdesivir)的时候,吉利德依然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文,称尚无证据证明瑞德西韦有效。

近年来,星空君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一些医药产品已经不满足于在学术圈推广药效,扩大到社交媒体,通过大V的言论来宣传。

这种宣传对卖药有帮助吗?

不会的,主治医师不会看微博开药。

那么,这是做给谁看的?

股民。

推动这些言论的,基本上都是上市公司,通过炒作概念抬升股价,做大公司股票市值,然后呢?

质押、减持,各种花样的套现。

都是套路。

那么,吉利德在中国上市吗?

吉利德不在中国上市,但吉利德的原料药基本都来自中国,差不多有七八家上市公司是吉利德的供应商。

以至于A股有了吉利德概念板块。

热炒瑞德西韦,这些公司的股价打着滚往上冲。

我们今天要聊的,是一家给吉利德做CRO服务的A股上市公司:药明康德。

所谓CRO,就是在医药公司新药研发流程中,将临床试验方案、实验检测、数据统计等外包给专业公司处理。

药明康德通过承接CRO服务业务来盈利,吉利德是公司的前十大客户之一。同时,著名的国际医药巨头默沙东、强生、罗氏、辉瑞等公司,都是药明康德的大客户。

一、缺乏成长性的“伪”新上市公司

2020年8月,公司发布半年报,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72.31亿元,同比增长22.68%;实现归母净利润17.17亿元,同比增长62.49%,其中所投资标的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达到5.88亿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11.31亿元,同比增长13.91%。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制图:星空数据

从公司历年财报看,作为一家2018年才上市的“新”公司,并不像成长性比较高的样子。

原来,药明康德程成立于2000年,经过高速发展,2007年就登陆纽交所。

2015年,公司启动私有化,2017年开始回归A股。

事实上,公司A股上市的时候,已经客户群体稳定,经营模式经过起起落落也已成型,是一家稳定期的公司,而非初创型企业。

对于这样一家现金流充裕、业务稳健的公司,上市的目的是什么?

招股书显示,2016年12月8日,药明康德作出董事会决议,同意G&CV、G&CVII、上海厚燊、上海厚玥、上海厚辕、上海厚雍、上海厚溱、上海厚尧、上海厚嵩、上海厚菱分别与FertileHarvest、BrilliantRich、EasternStarAsia、LCH、宁波弘祺、宁波沄泷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不难发现,公司背后的股权架构非常复杂,资本运作的动机昭然若揭。

二、从经营业务到投资路线大都在海外

据招股书,公司的大客户基本都是国际知名药企。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从营收构成看,公司超7成业务来自海外,其中,绝大部分是美国。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制图:星空数据

甚至连影响公司业绩较大的公允价值变动来源,都是因为公司并购了美国上市医药公司的股价变动导致。

半年报显示,公司当做金融资产投资的医药公司主要有五家。

1、Lyell 是一家创收前的细胞疗法公司,主要针对细胞疗法现阶段未解决的实体瘤治疗。截至2020 年 6 月 30 日,本集团持有 Lyell 约 3.17%的股权,公允价值为人民币 6.65 亿元(占总资产的2.16%)。

2、华领是一家创新型药物开发公司,目前专注于开发治疗II型糖尿病的口服药物Dorzagliatin,

华领已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持有其股权约7.02%,公允价值为人民币4.79亿元(占本公司总资产的1.55%)。

3、iKang(“爱康国宾”)是中国领先的体检和健康管理集团,提供包括体检、疾病检测、牙科服务、私人医生、疫苗接种和抗衰老在内的优质医疗服务。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持有iKang约3.70%的股权,公允价值为人民币4.72亿元(占本公司总资产的1.53%)。

4、Genesis 专注于研发、生产和销售高质量的医疗器械产品。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公司持有 Genesis 14.77%的股权,公允价值为人民币 3.91 亿元(占本公司总资产的 1.27%)。Genesis 立志成为中国最大的医疗技术公司,拥有完善产品组合和强大销售团队,专注于高价值医疗器械领域业务的医疗技术平台。目前 Genesis 已经拥有超过 1,000 名员工,业务覆盖了国内2,500 所县级医院。

这家公司从未听说过,读到这里,星空君特意查了下中国有多少县,数据来源如图。

5、JW Cayman 是一家领先的细胞免疫治疗的技术平台公司,专注于细胞免疫治疗的研发、转化及应用,以引领细胞免疫治疗的全面发展。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本集团持有 JW Cayman 14.19%的股权,其公允价值约占本公司总资产的 1%左右。

这家公司需要额外关注,因为公司因为卖掉该公司一部分股份,确认了3.5亿的投资收益。

半年报显示,本报告期内,由于公司失去对 JW Cayman 的重大影响,将持有的 JW Cayman 股份从权益法计量的长期股权投资转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因此确认了未实现的投资收益人民币 35,149.08 万元。

这种玩法就比较清晰了,和之前星空君分析的房地产的联营公司有点类似。公司广撒网,注资参股大量的公司,业绩不错的,通过调整股权比例实现并表,做大营业额;业绩较差的,则通过股权的调整,剥离出上市公司报表,财报质量变的优秀。

这么操作的根源,在于股权激励

三、业绩增长的背后:股权激励和疯狂套现

股权激励是很多上市公司不花自己的钱还能激励员工的一种绝佳手段,药明康德的股权激励,却让星空君大跌眼镜。

最好的股权激励计划是什么?

综合考核营收、扣非净利润以及市值(比如苹果),达到一定优异水平的,方可解锁。

药明康德的股权激励是什么?

第一个解除限售期定比2018年,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增长额不低于人民币15亿;  

第二个解除限售期定比2018年,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增长额不低于人民币30亿;   

第三个解除限售期定比2018年,公司2021年营业收入增长额不低于人民币45亿。

公司只考核营收增速,其余的一律不考虑。

那么实现这个解锁条件就简单了,不负责任的并购就行了。

在核心员工快乐的数钱的同时,大股东也没闲着。

6月2日,药明康德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股东WuXi AppTec (BVI) Inc(药明康德维京)于2019年12月16日至2020年5月29日,通过集中竞价共计减持3083.4万股药明康德股份, 占后者总股本的1.87%。

根据药明康德发布的简式权益变动公告书,WuXi AppTec (BVI) Inc(药明康德维京)在2019年12月16日至2020年1月20日减持1638万股,在4月30日至5月29日减持1446万股,套现金额约为30亿元。

不仅如此,在港股的药明生物,2020年以来,药明生物控股股东的套现金额即接近190亿港元。

雪球转发:0回复:2喜欢:1

全部评论

股市慎行笃行10-27 09:28

会计核算法从长期股权投资变更为以公允价值计量能理解为卖股份,这是如何的解读呀?不懂别乱理解呀

Timestrisk10-27 08:13

深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