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航空,会计估计成为修饰利润的手段

8月28日,南方航空发布了一则会计估计变更的公告。因为夹杂在各大上市公司披露半年报的公告里,所以显得悄无声息。

但,这个公告的价值却高达数十亿。公告显示,本次会计估计变更于2020年4月1日期执行,将减少本公司2020年4至6月合并亏损总额约人民币6.6亿元。

也就是说,修改会计估计后,短短三个月,就能"虚增"6.6亿元的利润。粗略换算,一年影响利润超过25亿元!公司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也就30.95亿元,会计估计变更对业绩的影响非常巨大。

一、什么是会计估计

随着獐子岛、康美药业、乐视网等财务造假事件的披露,投资者对于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容忍度越来越低。甚至有些投资者认为,财务处理丁是丁卯是卯,只要错了就应该判刑。

然而事实上,会计核算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有许多需要财务人员根据会计准则进行估算入账的环节。

比如上市公司花10块钱买了签字笔,直接计入管理费用,抵减当年的利润;但如果花10个亿盖了一栋厂房,直接计入成本抵减当年费用,可能就导致亏损了。这种价值高昂比较耐用的设备,通常计入固定资产,然后分期计提折旧计入费用。具体分多少期,是由财务人员参照会计准则来决定的,这个过程就是会计估计。

上市公司常见的会计估计主要有两大项,一是固定资产折旧方法,二是坏账准备计提标准。

南方航空调整的,正是固定资产折旧方法。

根据会计准则,固定资产折旧的计提方法有四种,分别是直线法、工作量法、双倍余额递减法以及年数总和法。

目前上市公司绝大多数执行的是直线法,又叫平均年限法,按照资产总额按照折旧年限均摊到每个月计提折旧。这种方法的优点是便于理解也方便计算,但并不适合一些特殊的行业。

航空业的发动机就比较特殊,设备的寿命主要和使用量有关,根据使用量来计提折旧的方式,叫做工作量法。

从这个意义上讲,南方航空把发动机替换件的折旧方式从直线法变更为为工作量法,虽然"虚增"了利润,但既不违反会计准则,也更符合实际情况。

不过,作为一家上市18年的老牌航空公司,为什么偏偏选择今年调整折旧计提方式呢?

归根结底,还是业绩扛不住了。

二、南航这半年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据民航总局数据,全行业上半年完成运输总周转量 319.1 亿吨公里,旅客运输量 1.5 亿人次,货邮运输量 299.7 万吨,同比分别下降 49.2%、 54.2%、 14.8%。

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89.64亿元,同比减少 46.58%,净利润亏损81.7 亿元。

1、业绩腰斩,业务转型

公司上半年客运收入为287.93亿元,同比减少 56.12%,主要是受疫情影响,旅客出游需求不足,客运运输量大幅减少所致。 实事求是的讲,虽然业绩腰斩,但300亿的客运营收也彰显了公司的实力。

在客运遇到不可逆转的下滑后,公司开展客改货业务。积极组织客改货航班 3771 班,上半年实现客改货货运收入 16.42亿元。

2、资金链紧张,多方筹措资金自保

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史上最差,达到了-44.45亿元,而上年同期为134.84亿元。这意味着公司经营"造血"能力下滑,现金周转困难。

航空公司是重资产行业,高度依赖现金流。仅仅半年,公司通过银行借款、发行中期票据和公司债券,筹款230亿元。

大手笔筹资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确保了公司一段时间的安全稳定发展,但另一方面,也为未来利息支出高涨埋下了隐患。2020年上半年公司利息费用34亿元,推算全年利息费用可能逼近80亿元。沉重的融资成本,对于本来就亏损的南航,无异于雪上加霜。

总体来看,民航业的上半年举步维艰,在全球多家知名航空公司大规模裁员甚至破产的情况下,南航正在竭尽全力活下去。

公司之所以变更会计估计,是因为实际经营情况远比报表中展示出来的更残酷。

三、会计估计是一个财务状况恶化的标志

会计准则给予了上市公司非常大的权限,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修饰利润。从优先级来说,首先修饰不影响任何财务指标的项目,比如通过关联交易或者动员关系密切大客户多采购来调节营收和利润;其次修饰可能影响财务指标但不需要发公告的项目,比如放宽赊销标准带来更多风险较大的应收款,比如较少计提存货减值准备;最后才会调节必须发布公告的项目,比如会计估计中的折旧方法。

如果以上办法仍不能挽回,极个别的上市公司会铤而走险,对会计报表进行造假。南航作为一家国有企业,不会走到最后一步。

让我们打开南航的半年报,一条条的去对应。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公司大幅削减了员工薪酬,较上年同期下降了11.9%,从上年同期的95亿元下降到83亿元。现金流量表中,支付给员工的现金也从上年同期的136亿元降到122亿元,这也是公司十多年来首次大规模降薪。

航油成本、起降费用、餐食费用均同比下降,投资规模较上年同期缩减了一倍还多,由此可见,公司为降费增效做了最大努力。

除了实打实的节约成本,利用财技也成了增效的手段。

1、不影响财务指标的项目。

半年报显示,大客户收入同比增长 119%。凭借和大客户的友好关系,公司通过大客户增加了一部分营收和净利润。

2、影响财务指标但不需要发公告的项目。

由于营收骤降,业务量下滑,公司的应收款项是下降的。

半年报显示,公司28亿元应收款提取坏账准备4200万元;2019年年报中,公司32亿应收款提取坏账准备3600万元。

但金额小并不一定说明公司的应收款都是合理的,半年报中,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上年同期的8.57天激增到了13.74天。这意味着公司的营收质量较往年风险较大,坏账风险增加。

同时,公司的存货的金额和周转天数均有较大幅增加。存货主要包括航材消耗件及普通器材,周转天数从上年同期的5.14天增加到8.33天。这也说明公司的存货减值风险较大,但公司并没有计提更多的存货跌价准备。

公司的应收款项周转天数和存货周转天数均为十年以来最高,公司正面临着比较大的危机。

3、必须发布公告的项目。

通过对比,我们发现,公司变更折旧计提方法是"最后"的修饰利润手段。

四、向大股东输血

在南方航空巨额亏损的同时,公司的大股东南航集团也困难重重。据上海清算所公告,集团半年报营收只有上年同期的一般,净利润亏损87亿元。

南航集团旗下参控子公司包括北方航空、新疆航空等37家,大多数与民航相关。2020年上半年,民航业的不景气导致集团压力巨大。

南航千方百计筹措资金后,优先向大股东南航集团支付了远超上年同期的租赁款。其中,土地租金1.84亿元,和上年持平;飞机、发动机等租金22亿元和20亿元,上年同期14亿元和9亿元。

六、总结

上市公司发布会计估计变更公告,大概率是为了调增利润。一般来说,主要是变更折旧计提和坏账准备计提。

在行业形势困难的时候,很多重资产企业会选择这种方式来修饰利润。比如供给侧改革时的钢铁行业,相当一部分上市钢企都调整了折旧年限,从而延缓了利润压力。

2020年的疫情,对航空行业带来的重创,影响深远,部分规模较小效益较差的航空公司很可能面临破产重组的境地。

作为行业的相对优质的企业,南方航空的公告开启了财技调节利润的先河,很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采用类似的方式来提振业绩。

而调整折旧计提也有不同的方式,延长折旧年限是最简单易行的操作。南方航空选择了相对合理的工作量法,这种折旧计提方法在业务量少的时候会"虚增"利润,反之在业务量大的时候则会"虚减"利润,从这个角度看,公司的财务人员比较尽职尽责。

但是,在公司业绩得到一定修饰后,通过贷款、发债等多种手段筹措到资金,公司不是保证员工工资,而是优先向关联方利益输送,则就存在着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嫌疑了。

2020年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很多上市公司为了业绩绞尽脑汁。对于投资者来说,财务报告尤为需要认真阅读,特别需要留意特殊项目,比如交易所的问询函、公司的变更会计估计的公告,为投资做出精准的辅助决策。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